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西游/哪吒X敖烈】莲池旧是无波水(完)

藕烈同人《手》Guest旧文释出

CP:哪吒(非幼体)X龙王三太子敖烈  

有微车


  托塔李天王与龙族不睦。

  

  但同在天庭,有几分同僚之面,如果玉帝做东,硬要两方说上几句闲话,也是可以的。

  

  哪吒与龙族有仇。

  

  便是如来佛祖在此,两方也是半分面子也不肯给,双方只要碰上,便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龙王们见了哪吒,敢怒不敢言,一声冷哼作罢,而那些龙族俊杰,有年轻气盛者,少不得要舞刀弄枪,想为被抽筋剥骨的表兄弟讨回血债。

  

  哪吒上一次天庭,总要打个十来回才肯消停。

  

  又是一年,王母娘娘不知道哪个女儿种了一树仙草,结了果子,据传观其形若潜龙走蛟,见其色朝朱暮紫,微风吹动之时响如脆铃,王母娘娘爱不释手,愿与天庭众臣一一传看。

  

  哪吒听闻此事,冷笑三声:“无聊,恐怕是谁家出了丑事,把咱们一起叫去调停的吧。”

  

  杨戬摸着哮天的下巴,哮天呼噜一声倒了下去,极为享受的眯了眯眼。

  

  杨戬说:“南海龙王一脉的赤龙熬珲娶了西海龙女在前,勾引三仙女在后,如今一笔糊涂账,闹上来了。”杨戬看哪吒毫无反应的模样,“我舅母,当然顾忌女儿名声,想要熬珲娶了三女,休了原配,让西海忍气吞声,那西海龙王家又怎么肯罢休。哪吒,我问你,这熬珲,该如何处置?”

  

  哪吒一双狭长的眸子瞥向杨戬,无欲无情:“我如何?熬珲一介薄情寡义之小人,不问他罪名,倒让他去风光娶亲了?若我是玉帝,定要缚他上斩龙台,剐麟去角,扔下凡界去做条蜈蚣。”

  

  杨戬失笑:“真是哪吒,从不对龙族容情。依我看,这仙草之宴,你还是别去了。”

  

  哪吒唤了风火轮混天绫,踏云而起:“为何不去,我倒要看看南海龙王家的风流赤龙,长成什么样子。”

  

  *

  

  哪吒行云不久,抵达天庭,只听脚下传来争吵声。

  

  “敖烈,我承认,我辜负了龙女,事已至此,你们西海难道真要拗过天庭吗?”

  

  “四妹天生一双珍珠目,泪垂时可化珍珠一斛,为了你,她又何止哭了千斛万斛珠。熬珲表兄,今日我敖烈在此,西海必要讨个公道。”

  

  “你们让我与龙女做那貌合神离的夫妻,我难道会待她好吗?”

  

  哪吒按下云头,冷目一扫,看那臭不要脸的熬珲还如何犯浑,却不由自主的将视线定在他对面那人的身上。

  

  白纹蟒袍,双目微蓝,发色青银,素色腰带将宽松的袍子束紧,勾勒出健壮却不臃肿的腰身,脊背挺的笔直,比被他抽了筋的东海龙王三太子,不知俊逸多少倍。

  

  敖烈听了熬珲这昏话气的发抖,却恭身退了一步:“我不求表哥再对四妹好,表哥听错了,今日西海,是要找天庭要个公道!”

  

  熬珲睁大了双眼,终于不复那傲慢自得的模样:“你想怎样,我是你表哥!”

  

  敖烈负手转身:“无情无义,还不如丢下凡界去做条蜈蚣!”

  

  哪吒一向冷冰冰的脸上,裂开一道笑纹。

  

  熬珲突然目露凶光,袖中抖出一道银光,朝着敖烈脑后而去,敖烈翻手一划,一柄银枪握在手中,戾气顿生。

  

  只听“叮”的一声,一块金砖击在银光上,两粒银钉就落在地上。

  

  敖烈冷笑:“表哥使出这种下作手段,有负龙女在前,谋害同族在后,想必今日王母娘娘这仙草宴也用不着去了,直接随我去斩龙台吧。”

  

  熬珲咬牙,化作一条赤龙,腾空而起,逃之夭夭。

  

  敖烈却没有追,看着地上金砖发愣,哪吒从云层中跃出,敖烈见了他,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哪吒顿时面上冷了几分:“你怕我吗?”

  

  敖烈直直的看进哪吒眼里去,时间长的哪吒都有点尴尬。

  

  良久,敖烈摇摇头:“你不是他。”

  

  哪吒歪头:“我不是谁?”

  

  敖烈:“你不是哪吒。”

  

  *

  

  敖烈见过哪吒一次,那日东海龙王唤了龙族一起兴风作浪,他还是条小龙,连块雨云都布不出来,只能在旁边看着,只见岸边一娃儿双目赤红,仿若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看着这天地,手中寒光一闪,敖烈忍不住喊了一声:“慢!”然后被二哥捂住了嘴巴,敖烈看着那娃儿脖子上一道红痕乍裂,血浆喷射而出。

  

  敖烈说不清自己看到哪吒自戕的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并不是大仇得报的快乐,因为他与熬丙相交甚少,也不是像四妹一样,被血光吓的哇哇大哭。

  

  那一瞬间,他想自己是震撼的,他见过弱小的人类在洪涛面前哀求龙族放过时绝望的眼神,他也见过龙王庙里遭逢久旱的村民求雨时眼中无尽的渴求。

  

  他从未见过哪吒这样的人类,在死亡的瞬间,眼神中爆发的仇恨和力量足以与整个世界抗衡。

  

  敖烈想做哪吒这样的人,而不是畏缩在玉帝脚下的一条虫。

  

  他私下里仰慕着哪吒,听说哪吒化莲为骨肉,重生为神的时候,他欣喜万分,但是在天庭重见时,他见哪吒一双凤目中,空茫一片,如一汪上好的玉髓,却不再有能够震撼他的锐利与气概。

  

  他仰慕的那个哪吒,还是死在了洪涛盖天的岸边。

  

  哪吒见敖烈这样说他,心中有些疑惑,却不再追问下去,反而饶有兴致的盯上了敖烈手中的银枪。

  

  哪吒说:“枪不错。”

  

  敖烈点头,涮出一朵枪花:“六尺二寸,重三千六百斤,西海定海石所铸,骁龙破魂枪。”

  

  哪吒握住乾坤圈:“愿与君一战。”

  

  敖烈抱枪而立:“若输了,小王只想保住筋骨皮肉。”

  

  哪吒短促的笑了一声:“没志气!”

  

  手里乾坤圈激荡而出,敖烈退了三步,稳住下盘,长枪借腰力一扫:“来得好!”

  

  两人在天宫中打成一团。

  

  杨戬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牵着哮天去看热闹了,观战一会儿,摇摇头:“呸,这打的什么架,明明是调情。”

  

  哮天对月嗷嗷叫了两声,被杨戬牵走了。

  

  *

  

  此番过后,四海都在盛传敖烈如何勇猛与哪吒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的故事,负责描述的老龟讲的犹如亲见,什么哪吒小屁孩不守规矩在西海三太子脸上挠了三道爪印,三太子大喝一声在哪吒藕皮上捅了个窟窿眼儿,敖烈听了哭笑不得。而熬珲的事情,压根就没人关心了,这好死不死的混账,听说是被天兵天将抓了,推上斩龙台,剐了鳞,丢下凡界。

  

  三仙女哭的心都碎了,誓要下凡去找郎君,王母娘娘面色铁青将女儿锁在屋里,不准她闹腾。龙女风风光光从南海搬回西海,指着那哭出来的万斛珠,淡漠的说了一句:“填!”那晶莹的珠子就一斛斛的填了海沟,瞬间波光万顷,银粼荡荡。龙女大笑指着那如银河般的海沟:“三哥,你看我多傻,为这等小人竟然哭出万斛珍珠泪。我今后如果再哭出一颗珠来,不如剜了这双眼。”

  

  敖烈长叹了一声,未等他安慰四妹,龙女已经转身跑走。

  

  敖烈将手伸进珠堆里,握了一拳头,长啸一声,直上云霄。

  

  敖烈落在瑶台上,脚下白玉无瑕,晶莹剔透,就仿若哪吒一身皮肉,敖烈甩甩头,将哪吒的形象甩出脑袋,却不想正主直直的朝他走过来。

  

  哪吒看见敖烈:“怎有空到这里来?”

  

  敖烈竖着拳头:“伸掌来。”

  

  哪吒不明所以,却伸出一双白|嫩的手掌,一颗珠子就落在他的掌中,不一会儿,就堆了一小堆,多余的珠子顺着指缝落了下去。

  

  敖烈说:“哪吒,送你一捧西海珍珠泪。”

  

  不知怎么,那天俩人又打了起来,叮叮咣咣的惹人心烦,玉帝使杨戬去调停,杨戬翻了个白眼,踏云而去。

  

  刚落地,就见哪吒一根金索绑在敖烈身上,敖烈挣脱不得,反而越挣越紧,敖烈长吟一声,哪吒踏住敖烈的胸膛,枪尖往前一递,顶在敖烈的喉结上。

  

  哪吒:“认输?”

  

  敖烈:“你三头六臂,打我一个,羞不羞人?”

  

  哪吒笑了:“我祭我三头六臂出来,陪你一人泻火,你不感激我,倒怨起我来?”

  

  杨戬装作看风景,腾云驾雾的落荒而逃,哮天在地上打滚,表示狗眼已瞎。

  

  *

  

  敖烈和哪吒有来有往,多以打架为主,挑衅为辅。看在别人眼里,就是四海之内终于出了个能打的龙族,能和哪吒一较高下,简直太长志气了。敖烈对这些溢美之词全都收下了,背地里再偷偷跑到哪吒那里,转述一下,哪吒往往装作没听见一样的入定,偶尔出言讽刺两句。

  

  两人就这样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过了大半年,西海龙王有一天喜滋滋的跑过来:“敖烈,父王给你定了一门亲事,这次可是王母娘娘|亲自做媒啊。”

  

  敖烈眨了眨眼睛。

  

  “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之女,万圣公主。”

  

  敖烈的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

  

  敖烈脑袋乱成一团,胡乱在天地之间逛着,脚下一顿,一抬头,发现自己已到了哪吒的住处。

  

  “哪吒?”敖烈踏入园中,只见仙气缭绕中,哪吒裸|身赤体,坐在莲叶之上,粉|白莲花处处绽放,散着清幽的香气。

  

  哪吒不睁眼,淡淡的问:“找我何事?”

  

  敖烈化出龙形,跃入池中,在碧潭中游荡了一圈,快意无比,他游到赤身的哪吒身边,上半身化出人形,搂住哪吒精赤的身体,压在他耳边说:“想和你打一架。”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鱼戏莲叶间,PC端可开】

【END】


PS:Lof审核成谜,请点楼上链接看鱼

评论(18)
热度(201)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