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酒茨】球吐症(完)

简介:世界上有一种症叫花吐症,暗恋一个人而不得,便会口吐花朵,最后吐花而死。茨木暗恋酒吞,可是他却吐……

·大纲段子

 

一、

事情发生在某天的早上,茨木睁开双眼,打了哈欠,突然觉得嗓子有点痒。

他咳了咳,突然干呕起来,噗叽一声,一颗毛茸茸的雪白茨球掉在了地上。

茨木看着茨球,茨球看着茨木,并用竹枝打了茨木赤裸的脚丫丫。

茨木方了。

茨木十几天没有出房门,酒吞从大江山上下去狩猎,回来,再下山,取了酒,再上山。

茨木的房间纹丝不动。

酒吞拍了拍门,茨木呜咽的声音从门里传来,酒吞眼神一厉,拍开隔门。

瞬间成千只茨球从房间里涌了出来,把酒吞压在了土里。

酒吞看着茨球,茨球看着酒吞,并且用竹枝戳了酒吞的腮窝窝。

酒吞抓起茨球,噗叽一声扔了出去,从茨球堆里找到了茨木童子:“你到底怎么回事?”

茨木一边干呕一边说:“挚友,吾好像生病了。”

说完他又吐了个茨球,砸在酒吞的脚面上。

酒吞被茨木的茨球焰给砸飞了。

 

二、

八百比丘尼好奇地看着茨球,茨球看着八百比丘尼,并用竹枝戳了她小手手,说:“叽叽叽叽。”

八百比丘尼严肃地点了点头,说:“叽叽叽叽。”

酒吞:“……”

一人一球叽叽了半天,八百比丘尼恢复了那副风淡云轻脸上还挂着姨母笑的模样:“是这样,茨木童子是得了花吐症。”

酒吞拎起茨球:“你哪里像花了?”

茨球很生气地用竹枝戳了酒吞的眼睛。

八百比丘尼及时制止了大江山的鬼王和一个茨球之间的战争:“因为花吐症是人类的病,妖怪感染了这种病,自然病也变异了,所以他吐的是茨球。得了这种病的人,暗恋一个人而不得,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对方一直无法回应他的心意……”

酒吞急问:“怎么样,会死吗?”

八百比丘尼慢悠悠地回答:“他就会变成无情无欲心无旁骛一心普攻的大江山最强妖怪。”

酒吞:“……“

酒吞迷惑了:”这有什么不好吗?”

茨木童子听罢拍着胸脯说:“不行大江山最强的妖怪肯定是挚友你啊。”

酒吞看着茨木急切的样子,犹豫道:“你就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是会被超越的吗?”

茨木义正辞严:“哪个敢超越挚友,报上名来,我出去打死他。”

酒吞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给我的大江山送来这么一个哈士奇。

 

三、

酒吞无言以对只能去问八百比丘尼怎么解决这件事。

八百比丘尼说:“呵呵好办,只要他暗恋的人给他一个真爱之吻就好了。”

八百比丘尼问茨木:“你喜欢酒吞童子吗?”

茨木连说话都结巴了:“不没有老妖婆你可不要乱讲啊我跟你说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八百比丘尼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嗯确实是暗恋。”

茨木:“……”

八百比丘尼对酒吞说:“你可以吻他了。”

酒吞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心里重复着,本大爷这是拯救大江山的鬼将,一个吻没有什么,更何况茨木也曾经喜欢变女人,那唇红艳艳,软绵绵,感觉很好的样子……诶不对?!

茨木和八百比丘尼看着酒吞什么都没干,先给了自己一巴掌。

茨木:“挚友,你没事吧。”

酒吞深吸一口气:“没事没事,闭上眼睛,我要吻你了。”

茨木紧张地咽了咽吐沫,闭上了眼睛。

酒吞离茨木越来越近,八百比丘尼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茨木打了个嗝,一只茨球从他嘴里喷出来怼到了酒吞的脸上,酒吞被击飞了。

酒吞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他暗恋的应该不是我。”

茨木委屈:“不是挚友你听我解释!”

酒吞握拳:“没关系,茨木,为了治好你,我会为你找到真爱之吻!”

八百比丘尼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四、

酒吞带着茨木找真爱之吻,走过了爱宕山,走过了黄泉,在青行灯面前讲了三天三夜的故事,换取一个吻,结果被妖刀姬招上门砍出门去。然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说话的一目连,实在耐不住请求想要亲一下茨木,结果还没亲上,整个屋子被流星雨砸成了碎片。

酒吞悲伤的发现大家不是在搞基就是搞姬。

酒吞带茨木到了地府,看见鬼使黑鬼使白兄弟俩在腻歪,酒吞刚一开口:”茨木得了花吐…“

鬼使黑鬼使白两兄弟立刻抱在了一起:”哥哥/弟弟我是不会爱你之外的任何一位大妖的!!”

酒吞:“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鬼使黑/鬼使白:“总之,这种无礼的要求就不要提了。”

酒吞:“我还没有开口啊!”

鬼使黑/鬼使白:“茨木暗恋我们任何一个人,我们都无法做出回应的。”

茨木实在忍不了了这么令人生理不适场面,干呕了两声,跑到黄泉边上吐了一个茨球,整个黄泉水都炸开了,夜叉顶着一头炸飞的鱼浮上来:“茨木就算你是个ssr不要以为我怕了你。”

茨木和夜叉打了一架,惊动了整个地府。

酒吞默默把夜叉的名字从小本本里划掉了。

阎魔出来看戏,听完酒吞的解释之后,撇了他一眼:“酒吞,你会审题吗?真心实意,懂?”

酒吞:“请继续解释一下?”

阎魔叹了一口气:“你现在找的人,他们早就把心许了别人,你就算求来一个吻,求不来真心啊。”

酒吞恍然大悟,阎魔露出了神秘的微笑,酒吞一拍脑袋:“就是说得找单身的对吧?”

阎魔一跟头载下了月亮。

 

五、

酒吞带着茨木来到荒川,举着酒葫芦把荒川之主敦敦敦给敦出来了。

荒川之主立在水里,水流拖着他的伟岸身躯,荒川之主像一颗海草海草浪花里舞蹈。

酒吞问荒川:“你是不是单身。”

荒川差点把纸扇柄给捏碎了,皮笑肉不笑地说:“和你有关吗?”

“是这样,茨木得了花吐症,需要一个真爱之吻,我们遛便了全世界,就你还单着。”

噼啪一声,荒川之主抖了抖手里的碎木屑和纸片:“啊没事没事,你继续说,单身很好啊,单身没有人管束,每天还可以和鱼说话。”

酒吞说:“你吻一下茨木,救救本大爷的鬼将?”

荒川之主奇怪地看着酒吞:“你……不吃醋?”

酒吞眉心一皱:”说什么胡话,你吻不吻?”

荒川之主翻了翻眼睛,看着旁边可怜巴巴一直吐球的茨木:“行吧,就一下哈,多了没有。”

荒川之主走到茨木面前,托起他的脸,深情地注视着他。

酒吞握住了拳。

在那一刻,他突然发现一件事,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让别人去吻茨木。

谁都不行。

刹那间,醋海滔天。

荒川之主抬起茨木的下巴,吻了下去,就在双唇接触的刹那,荒川之主被一股巨力敦了出去,一头栽进浪花里,随风飘摇。

荒川正要破口大骂,他抬起头,看见酒吞搂着茨木,吻得热火连天。

过了好久,酒吞才放开茨木,茨木打了个嗝,什么都没吐出来。

茨球没了。

酒吞擦了擦茨木的嘴角:”你暗恋我?”

茨木摇摇头:“没有别听他们瞎说啊我只是想一辈子追随挚友让挚友做大江山最强的王……”茨木在酒吞灼灼目光下声音越来越小,“……好像是暗恋吧。”

酒吞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身边养这么一只哈士奇,自己的智商都连带着降低了。

已经治好了花吐症的茨木和酒吞携手而去。

留下像一颗海草在惊涛骇浪中乐逍遥的荒川之主,无声地流着泪:”单身怎么了,单身就活该遭你们这些人欺负吗,你们把我叫出来就让我看接吻???“

【完】

 

 

 

 

 

 

评论(24)
热度(472)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