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盾冬无差】Winderella(童话半AU,完结!)

【盾冬无差】Winderella(童话半AU,完结!)


写在前面:

1、此文为搞笑文,非正剧

2、此文是送给@山羊Eason 校对小天使和@芽藏  总是在跟我逆CP小混蛋

3、po主平时偏冬盾,有梗的时候写盾冬,有CP洁癖的姑娘不要fo我。


Chapter 1

冬兵从一张小破床上醒来,他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自己睡在Steve的身边,尽管Steve的床如他本人穿着打扮的风格一样简约,但是绝不至于像他身下的床这样如此之破旧。


“冬兵!出来打扫房间!”一声高分贝的吼叫从楼下传来,冬兵习惯性的警惕打量四周,他醒来的地方是一个阁楼,木板墙,很容易逃脱。


冬兵站起来,迈了一步,然后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


他仔细的看向那个绊倒自己的罪魁祸首。


一片裙裾。


冬兵眨了眨眼。


一片,裙裾。


“What the.....”冬兵刚要骂出来,他面前破旧的小木门被一脚踹开,一个长着红色骷髅脸的男人提着好笑的裙裾顶着一头金色假发居高临下的用鼻孔看着他。


“冬兵,我叫了你三次!你竟然敢对我的命令置之不理?我们的烟囱需要打扫了,你不会是想把我们呛死在家里吧!”


“……hell?”冬兵完成了整个句式。


时间倒回一天之前,复仇者收到了求救讯号,迪斯尼乐园的动画人物全都活了并且四处给游客捣乱,但截止到收到讯号为止只有骚乱而没有伤亡。


大家齐刷刷的盯着Thor。


“为什么要看我,Loki是恶作剧之神啊,这是他的本职工作!”


“Loki的本职是火神,别想糊弄我们。”钢铁侠毫不留情的把Thor堵了回去。


“伙计们,我们可以在路上讨论Loki到底应该干什么,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收拾他搞出来的烂摊子。”美国队长用他一贯令人信服的语调做出了下一步计划安排。


冬兵甩了甩那条金属手臂,谁敢有异议就准备把他丢出去。


钢铁侠咽了咽口水:“我准备好了,队长。”


“Avangers Assemble!”


他们深入迪斯尼乐园,美国队长一边走一边嘟哝着什么,只有冬兵听见了。


“一定要以后再来一次,不做任务的时候。”


冬兵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轻轻碰了一下队长的手臂:


“你没打算一个人来,对吧。”


队长刚想说点什么,就被Thor的一阵怒吼打断了。


Thor揪着Maleficent(睡美人中黑女巫)的两只犄角,整个人都吊在她的身上:“Loki,我知道是你,不要再隐瞒了!”


Maleficent一边诅咒着这个维京野蛮人,一边使用女人惯常打架的手法,用尖利的指甲挠Thor的脸并且撕扯他的金发。


“你知道你挂在一位女士身上吗,Thor?”鹰眼忍不住扶额。


“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女士!”Thor把头发从Maleficent手里拔出来,“这一定是Loki!你看他们连外形都一样!”


这时美国队长的星盾突然脱手而出,砸中了不远处一直在围观的小丑,小丑倒在地上发出痛哼,露出了Loki的原型。


Thor立刻放开了Maleficent,慌张的道歉:“我很抱歉,女士。”


Maleficent不客气的把自己已经被撕扯成一条条的斗篷从Thor手里拽出来,丢给他一个狠戾的眼神逃跑了。


Loki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


“迪斯尼乐园不会出现小丑,那不是迪斯尼人物。”


“真让我吃惊,美国队长,我以为你这么大年纪的老年人不会看动画片。等等,你是把迪斯尼动画片全都看了吗?”钢铁侠接茬,顺便坦然的接了一记冬兵的眼刀。


“说真的,Loki,你就不能做点好事吗?”美国队长又摆出了那张“孩子你得听我说,否则我就要把你打回上个世纪”的脸。


Loki想了一会儿:“不……难度太大了。”他看了一眼美国队长身后的冬兵,露出玩味的笑容。


“听说你最近公开出柜了,或许我能做一点好事,为了你和你的伴侣。”Loki举起法杖,消失在众人眼前。


一道绿色的波纹在他们周围散开,钢铁侠迅速飞起,却好像撞到了什么屏障一样跌落下来。


“Jarvis!”


“检测到魔法波动,Sir.”


众人眼前的场景变了,他们脚踏的水泥地变成了青草,建筑物变成了15世纪的茅草屋,马车经过他们身旁,轮轴滚出一条大路,大路的尽头,一座巍峨的宫殿拔地而起。


“哇哦。”鹰眼和猎鹰齐刷刷的掉了眼镜,“这是Loki凭空想出来的吗?”


“不,这是仙德瑞拉动画片里的布景,我看过那部动画片至少五遍了。”面对众人质疑的眼神,美国队长干脆的承认,“我就是喜欢迪斯尼,那又怎么样?”


一直没吭声的Thor拍了拍脑袋:“这是Loki布下的幻境。”


“用不着你告诉我们。问题是,怎么出去?”


“Well,well,well,人类们。”空气中一团雾气显出Loki的身形,Hulk怒吼一声扑了过去,但是只穿过那团雾气,重重的砸在地上,“还有怪物。我来解答你们的问题,想要出去的话你们得按照剧本来。”


“当然可以,伙计们我们快点干吧,Natasha去演灰姑娘,我来演王子,这事没得商量,你们得尊重队伍里唯一一对异性恋!”鹰眼咋咋呼呼起来。


Loki大笑了几声:“听我的安排吧,蝼蚁,会有惊喜等着你们的。”


绿色烟雾绕上队长的身体。


“该死,这是……”Steve没有说完那句话,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Steve!”冬兵迅速冲到队长消失的地方,失去了以往的镇定。


紧接着消失的是Hulk,然后是鹰眼、黑寡妇,钢铁侠,猎鹰。


Thor举起锤子,天空闪动着雷电。

“For As——”


Thor消失了。


冬兵看着那团绿雾扑向了自己,紧接着他的视线一片漆黑。


冬兵醒来,身下是一张小破床,身上穿着灰扑扑的围裙,脑袋上的三角头巾把他琐碎的头发都包裹在里面。


当“红骷髅姐姐”出现在他面前并颐指气使的让他去打扫烟囱时,冬兵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看着一眼一脸不耐烦的——天知道他怎么从一张骷髅脸上看出不耐烦的——红骷髅。


“除了恶毒你到底哪一点符合剧本设定了???”


然后他惊悚的看着自己的打扮:


“难道扮演那个倒霉灰姑娘的是我吗???”


Chapter2


“冬兵,给我去打扫灶台!”红骷髅依旧顶着那头可笑的假发对冬兵来回呼和,冬兵翻了翻白眼,认命的走向厨房。前几次他已经吃到了足够的苦头,他曾经把红骷髅从三层小阁楼里一拳打了出去,用一把水果刀插进他的心脏,以及用一根绳子吊死了他,每次他愉快的做完这些事后,他总是回到那个脏兮兮的小床上,然后红骷髅再次踢开他的门,循环往复,终于他明白如果他不按剧情来他就永远见不到Steve了,于是他开始认命的打扫那些其实一尘不染的地板,窗台。


“我亲爱的妹妹,如果你不穿着这条满布灰尘的裙子在屋子里乱晃,说不定地板还能干净一点。”穿着那条黑白条纹交叉的裙子又跑到冬兵眼前来晃悠。


“如果你能别穿的像一只斑马,并且刮刮你的腿毛,说不定Pierce会更爱你而不是红骷髅。”


“你怎么敢质疑母亲对我的爱!”


“闭嘴,叉骨,别用咏叹调跟我说话。”


“母亲!”叉骨尖叫着投入头发花白的Pierce怀里,Pierce非常不满意的瞪视着冬兵。


“汇报任务,冬兵。”


“……”


就在Pierce耐心耗尽准备给冬兵一点颜色看看,而冬兵也打算就算是要回到时间原点也要杀了Pierce时,这个家庭的主人,冬兵在这个倒霉的童话世界的父亲回来了。


“Zola我亲爱的。”Pierce雀跃的奔向Zola,并狠狠的告了冬兵一状。


“冬兵,去后院收南瓜!”Zola皱眉。


冬兵松了一口气,他终于踏出了这间屋子,来到后院。


他和一个长相怪异,红黄相间的南瓜对视三秒——


“钢铁侠,是你吗?”


“哦别跟我说话!万一触动了禁制就不好了!”南瓜发出了Tony Stark的声音。


“什么禁制?”


“我因为和过路人说话结果被重置了三次!”


冬兵左右看了看。


“这里没别人,看起来你和我说话不会触发禁制。其他人在哪里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曾经见到一只绿色的老鼠,我想那可能是Hulk,也有可能是我眼花……看起来你打扮的很像仙德瑞拉。真遗憾,我还以为能当上王子的一定是我,看来王宫里面那个应该是队长了,你还要努力很久才能见到他呢。”


“你现在是一只南瓜,你的实体在哪里?”


“这就是我的实体!”钢铁侠愤怒的说。


“那么你的盔甲在哪里?”


“我被困在盔甲里的时候变成了一只南瓜!我和我的盔甲还有Jarvis合体了。”


“真高兴您能这么说,Sir。”南瓜突然切换到Jarvis的声道。


“好吧,钢铁侠,我得摘点其他的南瓜去伺候那帮九头蛇女装变态,然后去找那只绿色的耗子,别担心的太久了,我很快就需要你的帮助。”


“你只需要我变成一辆车载你去找Steve。”钢铁侠不满的嘟哝。


冬兵挥了挥手,抱着另外两颗南瓜走了。


晚饭他做了点三明治,还有南瓜汤,Pierce一直对他简单的菜样挑挑拣拣。


“你可以自己去做,如果你愿意把整理你假发的时间抽出来一点的话,顺便说,你的发卡难看极了。”


“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Pierce大怒。


Zola轻声安慰他的妻子:“好了,这是饭桌,一家人应该和平的在一起吃饭而不是大吵大闹。”


叉骨把手伸向了三明治,Zola打掉了他的手:“我们还没有餐前祷告呢!”


叉骨不情愿的把双手和其他人一样举高:


“Hail Hydra!”


冬兵:“……”


“我美丽的妻子以及可爱的姑娘们。”Zola笑眯眯的说。


冬兵不想知道他到底眼睛瞎成什么样才能说出这种话。


“我打算明天去一趟城里,需要我带什么回来吗?”


“哦亲爱的父亲,可以帮我带一个能量魔方回来吗?”红骷髅央求着Zola,冬兵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有当场吐出来。


“我想要电击棒。”叉骨也露出了渴求的表情。


“好吧,乖女孩们,我会尽量找找,你呢,冬兵,你想要什么?”


剧本上是怎么写的呢?Bucky基本上已经忘记了童话故事是怎么写的,这时候Zola非常智能的给了他提示。


“需要我把我帽子碰到的第一根树枝带给你吗?”


“是的,谢了,就是那个。”冬兵非常惊讶的说。


Zola沉下脸:“我受够了你阴阳怪调的嘲讽,冬兵,你是在嘲笑我的身高根本就碰不到树枝吗?”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


Zola对冬兵的控诉置若罔闻:“自从你母亲死了之后,你就没一天正常,你甚至都不和我们进行餐前祷告!”


“因为那太傻了!我还是觉得贴面在对方耳边小声说比较好。”


Zola眼睛亮了起来:“对,你说的很有道理。”Zola跟Pierce讨论了一阵贴面对口号的可能性,Pierce不情愿的点了点头,Zola转过头来看着冬兵:“聪明的姑娘……”


“别叫我姑娘。”


“……你为Hydra的事业贡献了非凡的力量,现在你可以得到你的奖励,告诉我,你想让我带点什么礼物回来吗?”


冬兵沉默了一会儿,试探性的问:


“你帽子碰到的第一根树枝?”


尽管Zola非常的愤怒,但是他还是找了一个灌木丛,并折断了他的帽子碰到的第一根树枝交给了冬兵。


冬兵是唯一一个得到礼物的,因为能量魔方和电击棒在15世纪的城市里实在太难找了,为此红骷髅和叉骨没少找冬兵的茬。


冬兵努力回想剧情,在后山终于找到了一个光秃秃的坟头,里面装着他不知名的母亲,他真希望坟里装着一个女的。


他把树枝插在上面,树枝很快长成了一棵大树,冬兵欣喜的朝上看——


“你为什么蹲在那里?”


“你以为我想吗?”Clint怒吼,“我是剧情里那只鸟!为什么你这么久才让我出来!”


Chapter 3


冬兵和Clint面面相觑。


“所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冬兵问。


“为什么要问我,我不是那个把仙德瑞拉看了5遍的人!”Clint甩了甩屁股,仿佛他真的是一只鸟,冬兵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


“你可以找到Steve,问问他接下来剧情该怎么进行啊。”冬兵提议,“反正鸟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哦这太伤人了!”Clint大叫,“我是一名复仇者,可不是一只普通的鸟!”


这时一只绿色的老鼠跑到他们脚边。


“Bruce?”


“Hulk?”


两人异口同声。


老鼠迅速胀大,变成一只——毛茸茸的绿色荷兰猪。


“你好啊,小个子Hulk。你在这个童话里做什么?吃掉冬兵家里的所有粮食?”Clint幸灾乐祸。


豚鼠开始口吐人言:“Hulk Smash!”


然后它一头撞向坟头,显然小小的身躯并没有影响它的战斗力。


鹰眼栖息的那棵树倒了,周围的空间又开始扭曲。


冬兵坠入黑暗。


 


冬兵和鹰眼相互瞪眼,冬兵站在完好的坟前,鹰眼蹲在树枝上。


“你一天不嘴贱会死吗?”


“好吧,我的错。”Clint泄气的承认,“我去帮你找Steve,他会是王子吗?”


“我不知道,如果他不是,麻烦你帮我杀掉现在的那个。”冬兵充满杀气的说。


“……”


 


Clint飞走了,冬兵又过了两天生不如死的生活,终于Clint带着一封长长的信回来了。


“放心吧,Steve是王子,他知道你在这里之后就开始积极的筹办舞会了。”Clint表情有点不自然,看起来满腹牢骚,但是冬兵懒得听,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信。


工整的字迹和熟悉的开头说明那的确是Steve的亲笔信,冬兵匆匆扫了一遍,面色越来越阴沉,直到看到最后Steve写了一句“I miss you”然后用墨笔划掉,然后重写了一遍“I love you”的时候,冬兵才展露一点笑意。


“上面写了什么?”


冬兵把最后那页珍重的收进衣兜里,然后把带有剧情的那几页给了Clint。


鹰眼看完了以后和冬兵大眼瞪小眼。


“你要在坟头上哭吗?”


 


冬兵流下了两滴眼泪,落在坟上,什么反应都没有。


“你得哭得再惨一点,队长写的是,仙德瑞拉每天都要到坟边哭三次,而且要很伤心。”


“闭嘴,我正在酝酿感情,别让我用扫帚揍你。”冬兵深吸一口气,“这样不行,我得用点特殊手段。


冬兵走了,回来的时候拿着两颗洋葱,一片一片的掰开,过了一会儿,他就泪流满面了,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坟头上。


“我要一套男装,我要一套男装,一套男装……”冬兵许下了他的第一个心愿。


鹰眼正要吐槽这一点用也没有的时候,突然他感觉树枝一沉,一套西装正压在他脑袋顶上的那根枝杈上。


“Holy crap!”鹰眼睁大眼睛,“你能再许愿给我也来一套吗?”


 


冬兵终于脱掉了裙子,换上那身笔挺的西装,觉得浑身舒爽,他跑到粮仓里找到了那只绿色的荷兰猪,把它收为了宠物。他把自己多余的碎发胡乱梳到后面扎成一个小辫,捧着绿色的荷兰猪走进餐厅。


“哦天哪,冬兵你这个变态,你竟然穿男装!”红骷髅高声尖叫。


叉骨被红骷髅的尖叫吓得扔掉了刮毛刀:“别大惊小怪的,冬兵一向是个怪胎!”


“这太失礼了,如果被邻居看到你穿着男装怎么办,他们会在背后议论我们的家教的!”Pierce看着冬兵非常不满的说,“快换回去,然后去打扫烟囱。”


冬兵安抚着浑身炸毛的Hulk荷兰猪:“我保证现在烟囱滑的像镜子一样,Pierce,别指挥我干任何事,否则我就让邻居看看你今天的唇膏涂的有多糟糕!”


Pierce立刻冲进了自己的房间补妆,冬兵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阁楼。


这一天不算没有收获,至少他得到了一套男装。


还有Hulk。


还有最重要的,Steve的信。


冬兵按着自己的左边口袋,安然坠入梦乡。


 


“姑娘们,我带来了好消息!”Zola回到家,掏出一封镶着金边的邀请函,“我们王国帅气多金但95年来一直单身的王子陛下终于要挑选未婚妻了!他将在下个星期举办舞会,挑选一位舞会中的姑娘做他的妻子。”


“哦,天哪,这太棒了,我从上个世纪开始就关注他了。”红骷髅兴奋的跳了起来,挽起叉骨的手开始跳起舞,“我一定会是那个最幸福的新娘。”


冬兵被两个壮汉在客厅里跳舞的场景吓傻了。


Pierce非常欣慰的看着他的两个“女儿”,同时命令冬兵:“冬兵,别傻站着,给你的姐姐们梳好头发,擦亮鞋子,系好腰带,我们要参加舞会了!”


冬兵连连后退:“你休想让我的手指碰他们的假发一下!”


Pierce狠瞪冬兵,但冬兵坚决不妥协。


“我明白了。”Pierce嘲讽道,“你也想参加舞会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把戏。”


冬兵下意识的想反驳,他的Hulk荷兰猪咬了他一口,让他想起来他必须得按照剧情来。于是他狰狞着表情说:“是的,我也想参加舞会。”


红骷髅和叉骨哈哈大笑。


“冬兵,你也想参加舞会吗?王子怎么会看上你这个灰扑扑的脏鬼。”


“叉骨,别以为你穿了长裙我就看不见,你的右腿腿毛没刮干净。”冬兵冷不丁的说。


叉骨大声哭泣着跑向了自己的房间。


Pierce气横了眉毛,拿出一碗豌豆丢进了煤灰里:“你这个只会气哭我可爱女儿的小混蛋,要是你一个小时之内把这碗豌豆都拣出来,我就让你去舞会。”


说完她上楼去安慰叉骨了。


冬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背影,铁臂一拳捶开窗户把一直倒挂在外面看好戏的Clint拎了进来,丢到煤灰上。


“捡你的豌豆!”


“是捡你的豌豆!为什么是我来帮你捡!”Clint怪叫。


“剧情是这么写的,你是剧情里那只鸟,没让你用嘴把豌豆叼出来已经对你够不错的了!”


“……”


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鹰眼终于把豌豆都捡了出来,冬兵瞥了一眼那碗豌豆,冷淡的点了下头。


“你这是什么态度!”


“赶紧藏起来,Pierce要下楼了,别让他看见你!”


Pierce下楼来,看见那一整晚的豌豆,脸青了,他又从厨房里拿出一碗豌豆,把两碗豆子都丢在煤灰里:“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把两碗豌豆从灰堆里拣出来我就让你去舞会。”


说完他又上楼了。


冬兵撞开窗户,把要溜走的Clint一把抓住,再一次拎进厨房:


“干活儿!”


“为什么还是我!你什么都不用干!”


“你愿意穿着水晶高跟鞋和Steve跳舞还跳女步吗?”冬兵眯着眼问。


“那可说不准,我有时候能凹出超级女英雄才能做的造型。”说完他张弓,屁股朝天把身体扭了一百八十度,得意洋洋的说,“跳女步对我来说不成问题。”


“好吧,我写信给Steve,告诉他你要和Natasha分手,并且和他结婚。”


“……”


Clint去捡豆子了。


他捡了一碗豆子之后受不了的大叫:“煤灰把我眼睛都呛疼了,这事我一个人干不来!难道只有我一只鸟吗?我是不是该有个帮手什么的?”


这时一只带着翅膀的庞然大物撞飞了窗户,在墙上留下一个人形大洞,和地板来了一场亲密接吻。


“哦哦哦疼死我了……”黑皮肤的战友收起翅膀踉跄的站起来,“Bucky,Clint?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Clint露出了一口白牙。


“捡豆子,猎鹰,这是你的任务。”


 


Chapter 4


有了猎鹰的帮忙,终于他们在规定时间之内捡完了豆子。


Pierce看着两碗满满的豌豆,非常不满的说:“你不能去舞会,我是跟你说着玩的!”


冬兵把豌豆糊在了Pierce的脸上。


然后他和鹰眼、猎鹰都被重置了。


“冬兵,我要杀了你!!!”Clint看着满地散乱的豌豆冲向了冬兵,冬兵在犹豫要不要接下这一拳的时候,他本能的放出了Hulk荷兰猪,于是墙上多了另一个人形大洞。


鹰眼和猎鹰终于认命的再捡完了一回豌豆,冬兵把Pierce叫了下来,Pierce皱着眉:“你的两位姐姐已经都打扮好了,你就别白费劲了,你没有礼服,不会跳舞,你还是一个喜欢穿男装的变态姑娘。你只能给我们丢脸!”


冬兵想说点什么,这时红骷髅和叉骨穿着裙子从楼上蹦蹦跳跳的来到厨房,在Pierce的面前骄傲的转了一圈。偷偷在外面围观的猎鹰从房顶上掉了下来。不过幸好Pierce没有发现,他眼神差到墙上两个人形的洞也没发现。


Zola驾着马车载着Pierce和他可爱的女儿们奔向了皇宫。


冬兵掏出了Steve的信,看完下一步指示。


“我得去坟头上哭一会儿,鹰眼,帮我拿着洋葱。”


冬兵抱着Hulk猪,从地里把钢铁侠南瓜采了下来,夹在腋下走向坟头。


“一会儿我哭完了,仙女教母就该来了,仙女教母是谁?应该是Natasha吧。”


鹰眼眼神闪烁,没有接腔。


冬兵掰开洋葱,又开始流泪,眼泪滴到坟头上,一股绚烂的光芒冲天而起,地面被炙烤出弯曲的符阵,当光芒散去,一个长发的人影从中心位置显现出来。


冬兵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北欧神——穿着蓬蓬裙,背后挂着透明翅膀,手里拿着锤子的金发男人,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你不觉得你和仙女教母这种生物也差的太多了吗?”


雷神刚刚落地就以为自己受到了Loki的袭击,不断的冲击着这个世界的边沿,因为不合作的雷神,所有人都被重置了三四次,最终雷神平静下来。


“我为Loki所做的一切道歉,战士们,让我们按照队长所写的把这出剧演完,回到中庭去吧!”Thor高举起锤子,天空雷电密布。


“他要干什么!!他要用雷劈我们吗?!”钢铁侠惊恐的大叫,但是打雷声遮盖了他的声音。


“For Asgard!”


一道雷电打在钢铁侠南瓜身上。


钢铁侠南瓜变成了一辆南瓜车。


“南瓜车充电量400%。”Jarvis温情提示。


“不用提醒我刚刚被雷神劈了一次。”Tony虚弱的吐槽。


然后Hulk也被劈中,变成了一匹绿色的骏马。


“别别别,我已经有人形了,不用劈我!”Clint大喊,还是被雷劈中了,头发冒着烟,但是身上换上了一套白色的西装,与他同时被劈中的还有猎鹰。


Thor又举起锤子,冬兵阻止了他:


“听着,Thor,如果你敢给我变出来一套金色的礼服和水晶鞋,我们这辈子就绝交了。”


Thor看起来很为难:“抱歉,我变出来的东西应该都是Loki事先安排好的。”


冬兵想了想,掰开了最后一片洋葱,对着坟头开始哭泣:


“给我107兵团的那套制服,给我107兵团的那套制服……”


树枝一沉,一套制服砸在他头上。


“这不公平!!你刚刚骗我说你要穿着水晶鞋和Steve跳舞并且跳女步我才去捡豆子的!”Clint跳脚,“你在作弊!你应该被重置!”


“别听他的,干得好,冬兵。”猎鹰赶紧捂住鹰眼的嘴,“让我们他妈赶紧演完这出戏!”


“12点前回来,记得。”Thor说完就又伴随着光芒消失了。


冬兵坐在钢铁侠南瓜车里,和光炫的外表一样,南瓜车的内部几乎集合了21世纪Stark的所有高科技,触摸屏上跳跃的线条和读数充满了未来感。


冬兵戳了戳一个沙发垫上的一个凸起


“哦哦哦注意点,你戳到我的乳头了。”南瓜车摇晃了一下。


“……”


Hulk一往无前而势不可挡载着复仇者们奔向了皇宫。


富丽堂皇的皇宫中,帅气多金的金发王子Steve Rogers站在王座下,金发柔顺的贴在脑后,俊俏的脸庞像是被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精心雕琢过,冰蓝色的眼中承载着大海,深蓝色制服非常完美的勾勒出他的身形,胸前挂着数十个勋章,白色的绶带从前胸穿过,红色的腰带勒紧了结实的腰部,亮晶晶的双排扣中间缝制着一颗闪亮的星星。


舞会上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施展浑身解数,每个人都像开了屏的孔雀一样向95岁的王子炫耀着自己。但Steve不为所动,他一直在等待着自己生命中那个命定的伴侣。


“哦叉骨,你看~”红骷髅激动的捂住胸口,“你看看Steve王子,我上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还像一颗豆芽菜呢,现在他是多么的英俊,只是端着酒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有无数人愿意倾倒在他脚下。”


红骷髅整了整自己的黑色皮裙:“我要邀请他跳……”


他的话还没说完,叉骨已经抢在所有人之前冲向了Steve王子,红骷髅眼疾手快的抓住他身后的蝴蝶结把他按倒在地上:“你这个婊子,别想一个人霸占王子!”


红骷髅和叉骨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一场撕逼大战。


Steve的沉思被骚乱打断了,一名制服上印着神盾标志的卫士跑了过来:


“王子殿下,两位小姐打起来了,请您保护我们!”


“……”


Steve在人群后咳了两声,围观的人群自动分开,就像是一场盛大的舞台剧缓缓拉开序幕一样,红骷髅和叉骨的脸随着人群向后退去,缓缓映入Steve的眼帘。


“王子殿下!!”


红骷髅和叉骨以让人看不清的速度迅速分开,扑向了Steve。


直到很久以后,Steve也为自己的行为而自责,他干了一件令全美国都蒙羞的事情。


当他面对毕生的敌人红骷髅和叉骨的时候。


他逃跑了。


“请求支援!Natasha!”Steve一边跑一边大叫,“别让这两个变态接近我!”


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的黑寡妇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穿着皮裙的红骷髅和穿着黑白蕾丝的叉骨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直到卫士们跪倒在她面前的时候她都说不出一句话。


红骷髅抓住了Steve的肩膀,叉骨抱住了Steve的大腿,两人合力把他压倒在地。


“女王陛下!如果再不阻止的话,王子殿下就要被破处了!”卫士说。


“……你们不是卫士吗?!这时候不应该挺身而出保护王子的贞操吗?”


这时其中神盾卫士露出阴狠的一笑,刺死了另外两名卫士,高举双手:


“Hail Hydra!”


“我受够了!”Natasha崩溃的喊。


红骷髅摸到了Steve的腰上,Steve终于想起自己是个超级战士,回身给了红骷髅一拳,红骷髅吃痛放开了Steve,他本来就已经上翻的鼻孔打的更外翻了。


“队长,听我说……”叉骨抱着美国队长的大腿,“这绝对不是私人恩怨。”


Steve死死的拽着自己的裤子,咬牙切齿的说:“这看起来就像是私人恩怨!”


突然,一道银色的弧光从门口飞来,砸中了刚刚爬起的红骷髅,反弹到王宫的柱子上,然后落在Steve脚边,那是一块银色的盾牌。Steve暂时放开了自己的裤子,拿起盾牌朝叉骨狠狠一拍,终于把叉骨扇到了地板上,晕了过去。Steve脱力的丢下盾牌,向门口望去。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奔流不息的时光在这一刻急速倒流。


仿佛又回到了1940年,Steve和Bucky在博览会分别的那一天。


世界在那一天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而他们却一无所知。


Bucky穿着那套107兵团一尘不染的军服,白色的手套遮掩了他的金属手,贝雷帽歪歪戴在头上,嘴角还带着那令人熟悉的,玩世不恭的笑容,朝Steve敬了一个礼。


整个王宫因为这个人的出现而黯淡下来。


Steve冰山一样的面孔终于绽放出光彩:


“Bucky?”


Bucky向他走来,穿过俄罗斯漫长的冬天,穿过高加索荒芜的山脉,穿过寂静无声的冰海,穿过漫长的时间洪流,最终在Steve面前停住,握住了他的手。


“我好像已经找了你70年,就为了这最后一支舞。”


“不会是最后一支,Bucky。”Steve拥抱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宫廷乐师已经开始奏乐,Steve贴着Bucky轻轻摇摆,“我们的时间还有很长。”


Chapter 5


王子和灰姑娘跳了一曲又一曲,而灰姑娘的两个姐姐只能气的干瞪眼,她们完全没有认出和王子跳舞的像公主一般美丽高贵的姑娘竟然就是她们的小妹妹。


童话里是这样写的。


而现实……


“不!”红骷髅哭泣着,被神盾卫士丢进了牢里,“Steve王子怎么会喜欢穿男装跳舞的变态!!”


“而且那个变态长得和冬兵很相似。”叉骨在他隔壁的牢房里。


“那个小贱人一定早知道了王子喜欢穿男装的姑娘,幸亏我们伟大的母亲阻止了他的野心。”红骷髅想念起Pierce来,突然他发现Pierce和Zola都没在这里,“我们的母亲呢!父亲呢!”


“亲爱的,我们可爱的女儿竟然被神盾粗鲁的关进了牢房,她们没法和王子跳舞了,更不要提当王子的妻子!”Pierce阴阳怪调的说,“这场舞会已经失去了它的意义,让它早点结束吧!”


Zola很为难,但是他遵从了妻子的想法,偷偷潜入钟楼,把钟表拨快了四个小时。


12点的钟声响起,而Bucky和Steve连一支舞还没有跳完。


“Damn shit!”Bucky痛骂,“我得走了。”


“你得留下鞋子!”


Bucky一边跑一边试图甩脱一只军靴,但是军靴显然不同于水晶鞋穿脱方便,复杂的系带让Bucky根本没有办法顺利的把它拖下来。


“Steve,快过来帮忙,把我的鞋子脱掉。”


“你认为我可以在你一边跑的时候一边帮你把鞋子脱掉吗?!”


连续插手数次而都没有得手,Steve一咬牙,抱起Bucky向外狂奔,让Bucky腾出手来解鞋带。


猎鹰正在走廊里百无聊赖的等着,突然一阵风从他身边刮过。


“On your left。”


“Oh,Come on!”


猎鹰也朝着两人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12点的钟声已经敲了6下,外面的天空开始阴云密布,雷电在盘旋的云里集聚,仿佛要惩罚不听劝告的灰姑娘。


“别颠的太厉害,我看不清鞋带了!”


7下。


Bucky解了几次最终放弃了。


8下。


Steve放下了Bucky,紧紧握住他的左臂,坚硬的金属让他一阵心慌。


9下。


“我不会再放开你,再也不会!”


10下。


“就让魔法失效吧。”Steve单膝跪地,“Would you marry me,Bucky?”


11下。


“I do。”


12下。


天空降下雷电,劈在Bucky身上,蓝白色的闪光让Steve无法直视的闭上了眼,当他再次睁眼,眼前的人已经消失,刚刚的一切都好像留存在上一个美好的梦境之中。


Steve手里握着一只金属手臂。


“……”


Bucky被空间漩涡甩在小屋前,Hulk荷兰猪和钢铁侠南瓜跌落在他身边,鹰眼和猎鹰及时抓住了一根树枝,避免和大地再来一次亲吻。


当Clint回过神来,冬兵正夹着钢铁侠南瓜把他放回地里,Hulk叼着冬兵左手那截空荡荡的袖子。


Clint动了动唇,什么都没说。


猎鹰憋了好久:“他会来接你的。”


Bucky背对着两人点点头,沉默的回到自己的小阁楼里。


与此同时,在灯火通明的王宫里。


Steve拿着那只断臂,急躁的在王座下转来转去:


“我现在就要去找他!”


“冷静点,队长,你想不想早点见到Bucky,脱离这个见鬼的童话?”


“当然!”


“那就按照剧情来。”


黑寡妇嚼着糖,吐了个大泡泡。


Steve艰难的朝王座上的黑寡妇的看了一眼,拿着那只手单膝跪地:


“母亲,我要娶正好能植上这个胳臂的人为妻。”


“哦,我可怜的儿子,我要到哪儿去找这样的人呢?”寡妇深情的念着台词,看起来非常享受这段剧情。


“他的名字叫James ·Buchanan·Barnes,和红骷髅以及叉骨住在一起。”


“好了好了,你把乐趣都毁了,还把我的台词顺序都打乱了。”黑寡妇说,“我现在让人放走红骷髅和叉骨,明天就发布告示,然后你就可以一路杀到Bucky家里去了。”


Steve终于满意的离开了。


第二天,冬兵被再一次的尖叫声吵醒。


”王子发布了告示,要娶能配得上这只金属手臂的人为妻!”红骷髅拿着告示,“这只手臂看上去有点熟悉。我一定能配的上这只手!”


“不,我才配的上这只手!”叉骨反驳。


两人又打了起来,仿佛都忘记他们好像有一个有着金属手臂的“妹妹”。


“我们的计划是,队长来敲门的时候,你冲下去直接从队长手里拿到那只手臂,插在你的左肩上,队长娶你,然后我们就可以从这个见鬼的地方出去了,行吗?”Clint在南瓜地里和冬兵商讨接下来的计划。


冬兵摸出Steve的信,看了最后的一段剧情。


“不,红骷髅和叉骨会先装上那只手臂,和Steve回去。”


Clint一把夺过那封信:“我还要在路边追赶队长告诉他他娶了嫁新娘?为什么跑腿又是我,你到底在这个童话里做什么了,勾引王子并给了他一只无与伦比的左手做定情信物?”


“小心点说话,鹰眼。”


猎鹰突然开口:“冬兵说的没错,我们得按剧情来。该发生的就让他发生吧。”


这时王子的仪仗队出现在小路尽头,来到了冬兵的家里,Zola开了门,Steve四处寻找Bucky的身影。


“哦亲爱的王子,您一定是在找我可爱的女儿们吧。”Zola露出讨人厌的笑容。Steve拼命忍下要把他一拳揍出天际的欲望,拿出了那只金属手臂。


“我在找适合这只手臂的人。”


Zola端详了那只手臂一会儿:“我的两个女儿肯定有一个能配的上这个手臂。”


过了一会儿Pierce带着红骷髅和Zola偷偷摸摸的潜进了后厨,Zola拿着那只手臂,看似很为难。


外面的复仇者们透过门缝看着他们嘀嘀咕咕。


“他们在搞什么阴谋?”Clint不满的嘟哝。


冬兵敲了他脑壳一下:“安静点,最美妙的部分来了。”


“要装上这条手臂我必须要截肢吗?!”红骷髅的脸色被吓得惨白,虽然在他通红的脸上根本就显现不出来。


Pierce安慰她:“如果你当了往后,你还需要手干什么?”


红骷髅想了一会儿,咬咬牙同意了。


Zola拿起电锯,把红骷髅的右手锯掉了,然后把金属胳臂安在了红骷髅的右臂上。


“哦哦哦哦我的眼睛!!!太血腥了!!!!”Clint嗷嗷叫着跑了,冬兵忍着强烈的呕吐的欲望,他甚至不想再要回那条胳臂了。


三分钟后,红骷髅一脸笑意的出现在Steve面前:


“亲爱的王子,我就是你的新娘。”


Steve看起来快要哭了。


“你发现你其实把手臂安错了方向吗?”


“告示里没说这是左臂,我们走吧!”红骷髅开心的要上前挽住Steve的手,Steve率先一步跳上马。


红骷髅只好上了马车。


王子的仪仗队行驶到坟头,鹰眼蹲在树枝上。


“早上好,Clint。”Steve黑着脸说,“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你眼睛瞎了吗,他连手都装反了。”


“我已经告诉过他了,换个理由。”


“Well,你看,他不是Barnes啊。”


“我等的就是这句话,谢了。”Steve立刻拨马回头。


Clint看着王子仪仗队掉头离去,地上留下大片大片从红骷髅右臂上滴下来的血迹:“这简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噩梦,我干不下去了!!我退出!!”


“这不是我找的新娘,让叉骨来试试。”Steve把红骷髅丢回去。


叉骨幸福的双手交叠在胸口:“哦王子知道我的名字!”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叉骨浑身颤抖,大汗淋漓的出来了,原本完好的左臂现在冒着金属光泽。


Steve感谢Zola这次终于安对了位置。


叉骨强笑着:“王子,如果我们结婚了你会送我一支电击棒吗?”


“叉骨,我们不会结婚的。”Steve以执行任务的坚决态度跳上马,直奔坟头而去,Clint因为刺激太大已经不干了,猎鹰接替了他的工作蹲在坟头的树上。


Steve刚要开口,猎鹰打断他:


“信不信你再敢说那句话我就让你把叉骨娶回去?”


“别这样,Sam,快点让我们结束这一切吧。”


猎鹰满意的咳了一下嗓子:


“王子,这不是你的新娘,你看他的左臂在流血。”


Steve开心的调转马头,骏马在原野上快乐的奔跑着冲向冬兵的小屋。


“让冬兵出来。”


看着自己女儿已经疼白了的脸,Pierce露出狰狞的表情:“冬兵是一个喜欢穿男装的变态姑娘,我是不会放他出来见人的!”


Steve一拳打飞了Pierce,Pierce的身躯和他的假发一起落地,Steve看都不看直接跨过他的身体进了房间:


“Hell Hydra。”


“Bucky!”Steve大喊,Bucky从房间后面绕进来,左臂的袖子空荡荡的,Zola不情愿的拿出那只刚刚从叉骨身上卸下来的手臂,Steve挽起Bucky的袖子,金属手臂顺利的接在Bucky的左臂上。


“咔嗒”一声机械校对的声音,金属手臂与Bucky完美的融合,没有一丝缝隙。


Steve冲上前拥抱他的爱人,托住他的后颈,堵住他的双唇:


“You own me a dance.”


Bucky闭上眼睛,任由自己沉浸在Steve给予的甜蜜之中。


空间再次开始扭曲,田地里的钢铁侠南瓜开始长高了,绿色荷兰猪的体型开始变大,鹰眼背后的双翅开始脱落,而猎鹰的翅膀又恢复了飞行器的模样。田野变成平地,15世纪的小石屋又变成了迪斯尼乐园里的糖果屋。


Bucky睁开眼睛。


“我们回来了?”


“是的,我们回来了。”


“其他人呢?”


天空响了一阵惊雷,Thor从云层中冲出来拎着Loki的领子。


“朋友们,我的兄弟为大家带来了麻烦,我会惩罚他的。”Thor严正的说。


Loki看着Bucky和Steve抱在一起的姿势:“这根本就不算麻烦,我看美国队长和冬兵都很享受。”


“住嘴,Brother,回Asgard向Odin解释你的恶作剧吧!”


“当然,我会告诉他你穿蓬蓬裙的样子好玩极了。”


两位北欧神骂骂咧咧互相推搡着在一片彩虹光中消失了。


“你知道吗,这也许是第一次,我觉得Loki说的对。”Steve还紧紧抱着Bucky,生怕他会再次从自己身边溜走一样。


“哪一部分,Thor穿蓬蓬裙好玩极了,还是我们很享受?”Bucky吻了吻Steve上弯的嘴角。


“享受的部分还在后面。”


Steve再次吻住Bucky的双唇。


【END】


评论(12)
热度(120)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