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肯德基X麦当劳】暗算(终于把多年的CP夙愿写出来了)

肯德基里一向喜欢放快节奏的流行歌曲,和麦当劳以及所有的快餐店一样,为了在嘈杂的时候增添更多的噪音,驱赶那些慢吞吞咀嚼食物的客人。但是现在已经将近零点,肯德基里也没有了多少客人,Harland Sanders上校打算放一些自己喜欢听的曲子,然后坐在餐厅里,利用24小时中抽出来的闲暇时间吃一顿饭,等待那个约好的客人。

 

当说不上名字的舞曲欢乐的回绕在肯德基快餐店里时,Ronald MacDonald不失时机跳着轻快的舞步推门进来,玻璃门将灯光倒影反射到上校Sanders的眼镜上,上校不疾不缓的推了推黑色镜架,左手拄着拐杖从硬椅上站了起来,腰挺的笔直,面上带着和煦的微笑,看着红发小丑一跳一跳的到自己面前。小丑将一把氢气球放到了上校手里,从另一个手提袋里拿出了一个双层吉士汉堡、一杯咖啡、一包薯条,还有一对鸡翅,大咧咧的坐在上校的对面。

 

上校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叹息一声:“这是最后一次了。”他将那一把气球栓在靠椅上,慢慢坐下。

 

Ronald假装不明所以,笑嘻嘻的问:“什么最后一次?”

 

“在我的KFC里吃M记食品。”上校仍旧挂上了令人温暖的笑容,或许是他笑的太宽容,脸皮厚到小丑这个地步也不禁有些惭愧。

 

Ronald拍拍上校肩膀:“I know, Iknow.”他从上校Sanders的托盘里拿出一根鸡翅,在他面前招了招,“我吃了!”他大快朵颐,很快将鸡翅和汉堡席卷而空,嘴里嚼着半块面包,“对了,你这边情报怎么样?”

 

“没有新消息。”Sanders上校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当这个不苟言笑的军人卸掉了亲和的伪装,气质依旧锋利如刀。即使步入中年,额间有了皱纹,顾盼之间仍能显出青年时的干练。

 

“哎呀,你真的不如我呀,我可知道了很多事情呢。”McDonald眨眨眼,灵动的眼睛闪烁着狡猾和机敏。

 

上校勉强抬了抬眉:“这次你会得到更多嘉奖,组织大概也会减少你在美国那边的压力的,恭喜了。”

 

“什么压力不压力的,健康组织说我们这些垃圾食品致人肥胖又不是一年两年了,那些男孩女孩还不是照样吃?上司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任由他们骂我。”

 

上校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年轻人。我没你那么无所顾虑。”

 

“Sanders,你老了。”McDonald嘲笑起来,“亏你还是打过二战又打过越战的老兵,越老越不敢闯了?”

 

上校面色一僵,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年轻的时候冒险过了头,老了就要偿还。”

 

Ronald察觉到自己触痛了上校那根布满战争创伤回忆的神经,赶快转移了话题:“我开玩笑的,上校,只是想提醒你。我们可不仅仅是快餐连锁店,我们也是情报收集站,如果总是没有重要的情报收集上去,会被当作弃子舍弃的。”

 

“舍弃就舍弃吧。不怕再被舍弃一次。”上校自暴自弃的说,残疾了的老兵,都是被社会被政府抛弃的一群可怜虫。

 

“说你老了吧!连生活的勇气都没了。”McDonald擦擦嘴上的油,薯条沾了沾番茄酱,往嘴里送,说的含含糊糊,“这样吧,这次情报我跟上面说是咱俩一起搞到的。”McDonald的声音陡然低沉下来,“是大发现,关于白宫那位的。”

 

“他?”上校本能的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人以后,靠近了McDonald,“证据呢?”

 

“还要证据?你难道不信我说的话?”小丑神经质的手舞足蹈起来,大红鞋子差点甩出去,火红的头发贴在额前,红白条文在上校眼前晃的眼花,正当他不耐烦的时候,小丑突然从上衣兜里翻出一叠纸来,“前几个月本拉登藏匿位置的情报不是我们发现的。你猜是谁?”

 

“谁?”

 

“绝味鸭脖。”

 

“借刀杀人?”上校的眉眼间冷冽了几分。

 

“那件事以后,我就对绝味鸭脖上了心,果然被我发现了一些好玩的事情。”Ronald急不可待的等着上校示意他继续说,他很年轻,年轻总是藏不住秘密,“原来沙县小吃,兰州拉面和大娘水饺它们都是一伙的,和我们一样负责情报收集。然后这些情报一部分被送往中央,一部分用‘圆通、申通、中通、汇通和韵达’这四通一达送往山东蓝翔、新东方,孔子学院和少林寺,交给那里的特工。”Ronald满意的看到上校脸色忽然刷白,和化了妆的自己几乎没有区别。

 

Sanders接过小丑给他的资料,慢慢的翻看,表情越加的严肃:“你又是怎么得到它的?”

 

“汉堡神偷帮我截了从圆通送往新东方厨师学校的快递,里面就是这个东西。原来我们那位总统就是GCD打入我自由美利坚的特务。”McDonald顿了顿,“他的代号,就叫观海。怪不得中央那老狐狸还送了一幅画给他,叫什么观海听涛,原来是这个意思。”

 

Sanders突然抬头:“还有别人知道么?”

 

小丑恨恨的往嘴里塞了一大把薯条,番茄酱沾在脸上都浑然不知:“你以为我会告诉必胜客么?别开玩笑了,就算他和你一样是Parkson公司的人。但是,我们才是盟友。”

 

“很好。”上校将资料折叠好,看着小丑那副赌气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往兜里翻了翻,掏出一个打火机。

 

“你干……什么!!”小丑看着上校点燃了纸张,珍贵的资料在他手上化成一团火焰。他疯狂的扑上去抢,却被上校轻轻一推就重新跌坐回去,紧接着四肢百骸开始抽搐的疼起来,动都动不得。

 

无数个可能性在他脑中一一闪过。

 

为什么Sanders会烧掉证据,独吞消息么?不对,没有证据这条消息就毫无价值,甚至会引火上身。

 

难道……

 

小丑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你叛国?”

 

“以后还是吃自带食品比较好。”上校将黑色的灰烬丢进了可乐里,冷漠的摘下眼镜擦了擦,“哦,我忘了,没有以后了。”

 

小丑疼的连身体都抖了起来,仍然穷追不舍的问“你叛国了?为什么?”

 

“报复社会。”上校拍了拍已经残疾的腿,语气中的刻毒无论怎么用平静遮盖都掩饰不过去。

 

这个理由已经够充分了。

 

“从……什么时候?”

 

“九年前。”

 

Ronald突然有些恍惚,嘴角已经渗出了鲜血,和画得殷虹的嘴唇融在一起,他喃喃的问:“那么早么……九年前的艾德熊被驱逐,原来是你……”

 

“别忘了,它是你我联手摆平的。若你和我一样叛逃,论功行赏也有你一份。”上校只是微微抬了抬嘴角,笑的很浅,仿佛是讥嘲和轻蔑眼前这个天真的孩子。

 

“原来你一直利用我。”小丑的嘴唇颤抖起来,眼睛变得通红,眼眶周围白色的油彩都被透明液体晕湿,露出了一直隐藏在妆容之下的白色皮肤。

 

很多年前,他们刚刚从美国迁移过来,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上校最先找到他,握住他的手,声音坚定而果决:“我们应该联盟。”

 

他同意了,他为了能够与这位强大的盟友并肩,努力的发展自己,将连锁开遍全国各大城市,有肯德基的地方,必有McDonald。他并不是没有顾虑,在一次双方洽谈会议后,他问上校,怕不怕他反咬一口。那时Sanders上校端着一杯热腾腾的红茶,氤氲的雾气染白了镜片,沧桑的眼睛就隐藏在后面。

 

“我们是盟友。”

 

他一直信任他,他却从一开始就在骗他。

 

Ronald的面容有些控制不住扭曲,他努力的抬起唇角,为了死前的最后一点自尊:“上校,你以为我是艾得熊那个只满足于在大城市开几家连锁的蠢货么,我的店遍布中国。可以足以与你抗衡。”Ronald的笑很凄厉,藏毒带恨。

 

“有麦当劳的地方,就有肯德基,我知道。”上校深沉的目光里带有一丝赞许,只是一瞬划过,但是小丑并没有漏掉,他甚至在那一刻为得到上校的肯定而骄傲,而上校的下一句话却把他打入了地狱,“但是有肯德基的地方,未必有麦当劳。”

 

这句是实话。麦当劳的实力,只能在大中城市与肯德基抗衡。他不是没有想过将店开到全国各地,只是计划实施途中总是遇到各种各样的障碍,如今看来,竟然是自己最信任的人搞的鬼。

 

Ronald的眼神慌乱起来,僵硬的手脚不听使唤,喉咙里涌出的血再也压不回去,顿时一溃千里。他栽倒在地上,带翻了桌上的托盘,还一口未动的咖啡泼在脸上,蜿蜒而下,混合着白色和红色的油彩。

 

Sanders握着那根拐杖,拨了拨Ronald的尸体,把他翻转过来,默然。过了半晌,女子的轻笑打破了沉默。

 

“多亏了上校,这回圆通可要好好谢谢咱们了。”大娘水饺穿着飒爽的红衣,风姿绰约的踱步进来,她轻巧的迈着步子,跨过地上那个碍眼的尸体,绕到上校身后,面般白的手臂轻轻围上了上校的脖子,纤纤十指如葱,勾画着上校刚硬的轮廓,大娘水饺嫣然巧笑:“我那边打烊了,带了点猪肉白菜的水饺过来。一起吃?”

 

上校站了起来,拐杖支撑着行动不便的身体,硬是不让大娘搀扶,面上不悲不喜,语气不卑不亢:“我还有工作,你可以走了。”24小时从不间断,就算是叛了国,作风依旧不改。

 

大娘水饺在餐饮界混的风生水起,最懂得看人脸色,一拍脑袋:“哎呀,我想起来了,兰州拉面约我今儿晚上奔沙县叙话呢。那我就不叨扰了。”说完急匆匆的朝门外走。

 

Sanders背对着她,看着死不瞑目的Ronald,慢慢蹲下身,雪白的袖子触上他的面颊,一点一点帮他擦净了油彩,滑稽的小丑妆下有着一张年轻而俊美的脸,往日舒张的眉毛因为疼痛而拧紧,还带着点孩子气的委屈。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事,在那个记忆都已经遗失的地方,他曾碰上过一个画着浓重小丑妆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气球。那时他坐在游乐场的长椅上,为领不到政府的救济金而郁郁,甚至产生了自杀的念头。那个年轻人却来到他面前,不由分说的把一把氢气球交给他,然后跑去买了两个冰激凌甜筒,分给了他一个:“大叔,谢谢你给我拿着这堆气球,我请你吃冰激凌。”或许是被那滑稽的声音和面容感染,他那一天过的比前几十年都好。

 

上校的手指滑到Ronald的嘴角上,抹去一道嫣红的痕迹,放在嘴里仔细尝了尝。

 

“还是我家的番茄酱好吃。”Sanders喃喃自语。

 

“大娘,等等。”上校突然叫住了开门的大娘水饺,自顾自一字一顿的说:

 

“从今以后,我不叫肯德基,也不叫KFC。”

 

“请叫我……”

 

“开封菜。”

 

 


评论(63)
热度(678)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