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一份有毒的写手问卷(其实就是同人段子啦)

CP:盾冬盾,锤盾,KonTim,超蝙超,楼诚楼,王耀/读者……

作为一个写手,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在此,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请你们用灵魂作答。

 

准备好了就开始。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盾冬盾】

巴基扶着美国队长来到奇异博士的家。

“我需要您的帮助。”巴基急切的说,“我的朋友,史蒂夫·罗杰斯,您应该听说过,他是美国队长。他……”

巴基深吸了一口气。

“他不再唱歌了。”

奇异博士眨了眨眼睛,看向一直垂着头的史蒂夫。史蒂夫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张,英俊的,无暇的,眼睛的比例占到脸部四分之一的,动画3D脸。

奇异博士倒吸了一口气。

“他是从哪儿来的?”

“迪士尼的动画片。”

“抱歉,我救不了他。”

奇异博士退开了。

“为什么?”冬兵愤怒的咆哮。

“我们画风不同。”奇异博士叹了一口气,“唯一能够救他的办法就是把他送回他的世界。”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Kon/Tim】

Tim漂浮在太空里。

他侧瞰着蔚蓝的母星,辨识海陆轮廓与晨昏的边界。重力消失,喧杂消失,连对讲者在发出指令后都暂时维持着沉默。身处太空舱内时他似乎还能自由转折,在无力场状态中遨游,这会儿他想要移动手脚时似乎陡然间生了障碍。真空中冰点以下的温度环于周身,似乎稍不谨慎就会永葬于此。一个冰冷的宽墓,永恒的寂静。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已经失聪,于是想要嚅动嘴唇自己发声。

然后他看见一道流光。

他缓慢地转过半身,视线也迟滞到无法捕捉住它的一闪而过。它飞速地绕着蓝星转了一遭,折过角度又是一遭,Tim觉得自己看见一道红蓝相间的影子。下一秒那光影在自己面前聚合,成为一副英俊的面目。Tim先于其它所有物事而注意到他的眼睛,看上去天真无污的蓝,却深邃至胜过自己身后的星球。

年轻的宇航员看见这宇行者胸前的S标识,看见他红色的披风在身后柔顺地翻卷舒展。他看上去同样年轻,年轻到不像是一个昔日被怀疑被驱逐过的最强英雄。他探近身凝视宇航员的脸孔,他身后闪烁着遥远的群星。

Tim忽然记起自己想要发声,且知道了自己该说什么。他开口时用着那陌生的语言,发音生疏,然而似乎骤然注入了些许诚挚的温润,它毫不枯涩。

你好。

 

——选自弥撒的《【原创】Oath of Void》

 

以及,是的,Bruce,我们不是孤独的。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SBS】

克拉克·肯特走进韦恩大宅,阿尔弗雷德不在家。

“Alfred?”

“他今天不在。”慵懒的音调在他背后响起,布鲁斯·韦恩穿着一套黑色的,丝绸的……女式睡袍出现在他面前,差点让倒霉的肯特鼻血喷射出星际。

 

布鲁斯·韦恩勾了勾衣襟,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衣。

“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小镇男孩。”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SBS】

迪克给超人发了一条短信,说有紧急事件。超人立刻停下了手里所有的工作,来到韦恩老宅,阿尔弗雷德没有出来迎接,这并不正常。

“阿尔弗雷德?”超人叫了一声。

“他今天不在。”慵懒的声音中有一丝气急败坏的味道,超人回头,立刻被吓的四肢都紧紧贴在了门上。

布鲁斯穿着一身,黑色的,丝绸的……女式睡衣,他恼羞成怒的拍着咖啡机,完全搞不定这精巧的机器到底怎么才能做出一杯能够拉花的拿铁。

超人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

“你,穿着一件,女式睡衣。”

布鲁斯终于回过头来看了还贴在门上的超人一眼,非常不解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你说什么?”

“你身上的那是一件,路易威登最新款的黑色丝绸女式睡衣,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被路易斯拖着去巴黎时装周过了生不如死的一个星期。”

 “真是笑话,克拉克,这是我的最新款制服,你看,里面还有衬胸。”布鲁斯解开了上衣,露出了里面的蕾丝文胸,“04款制服上面的乳头简直就是我毕生的噩梦。”

布鲁斯以一个忍者一样矫捷的身手跳上了沙发,开叉的女式睡衣飘了起来,露出他的小腿。

“你竟然还刮了腿毛,。”克拉克双目空茫的喃喃自语。

“稻草人的变种毒气让布鲁斯以为他一直穿着一套贴身的凯夫拉制服。”迪克端着咖啡走到超人身边,“这就是我说的紧急事件。”

超人木讷的点了点头。

“所以说,你让我来是来帮你看住布鲁斯,不能让他跑出这栋宅子丢脸?”

“什么?当然不。”迪克掏出手机放进超人的手里,“我是来让你帮我跟布鲁斯合张影。”

“……那我也要来一张。”

“当然。”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不吃盾锤,提米康,其它,一切,都可以拆逆。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盾锤友情向】

史蒂夫双手握住了锤子的手柄,沉稳的吸了一口气,向上猛的一拔,他感觉锤子没有任何反应,而索尔的脸色突然变了。

史蒂夫甩了甩手放弃了,索尔缓慢的松了一口气。

史蒂夫冲索尔招了招手,示意他举起那把锤子,索尔依言听从,从桌子上轻而易举的将雷神之锤举了起来,然后下一秒,史蒂夫抱住了索尔的后腰,把他整个人连带着锤子抱离了地面。

身为战士的索尔丝毫没有感到冒犯的在空中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能举起雷神之锤,而我能举起你,这说明什么呢?”队长把索尔放了下来。

索尔正过身,轻轻用拳头锤了一下队长的心口。

“You worth it。”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楼诚楼】

王天风站在阿诚旁边,默默吐了一口烟圈。

“你知道吗,原来上峰给明楼配的生死搭档是我。结果,你来了。”

阿诚神色不动,王天风继续说。

“明楼是最适合我的搭档,军校里,城里人和城里人搭档,上过小学的和上过小学的人搭档,有见识的和有见识的人搭档,无论哪个方面,明楼和我都是门当户对。”

阿诚没计较王天风的用词不当,斜眼看了他一眼。

“我想过杀了你,这对我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但是我放弃了。”

王天风把明诚当做军校里的孩子一样,慢声慢调的开导。

“我看出来明楼对你有情,情’字是不朽的,所以,它不会绝种。但是,它是人性中的一根软肋。特别是我们这一行,有了情,不会成事。”

阿诚听完笑了,仿佛是如释重负又有一种颇为自得的意味在里面。

“王先生,你知道生死搭档最重要的是什么吗?”阿诚也学着王天风那谆谆教诲的语气,“不是默契,是信任,是情。王先生无情无义,谁都不信,难怪您找不到生死搭档。哦不,您的生死搭档,恐怕只有死亡。”

阿诚抻了抻大衣,把王天风甩在身后。

王天风冷笑一声,吐了一口雾,模糊了表情。

 

【楼诚楼】

 “阿诚,我今天的发型帅吗?”

“真像汉奸。”

“我问你帅不帅!”

“帅!”

下午,在大雨中,明镜一巴掌把明楼精心护理的大背头打成了偏分。

明诚把大姐送回了家,又急着回转到政府办公楼,马不停蹄忘了约好的礼数,推开了明楼办公室的大门。

明楼身上滴着水,头发颓败的垂在额前,明诚看着心酸,忙找来一块毛巾,盖在明楼头上,不敢用力揉,只是轻轻的把水都吸在毛巾上。

大背头早就没了型,黑发软软的趴在头顶,明诚蹲下来,像看着自己毕生追求的信仰一样看着明楼:

“大哥,今天的发型挺帅的。”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坑过很多文,没什么坑品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王耀擦了擦嘴角的淤青,棕色的瞳孔里倒影着这个陌生女孩的身影。

“抱歉把你拉进了坑。”

 他吐出一口血沫,舌头舔掉了牙上带着铁腥味的液体,摘下黑色的手套,将女子脸上委屈的泪拭去。

“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芒刺》没填完,对不起。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这是一张兰斯洛特的脸,请把它撕成两半。】

 

——没错,这是一个欧美圈的解压书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累。不想做文手了,不做文手还能做什么呢?

我想做一只营销狗。

但我不会P图。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不是,爬墙如光速,绝对不是专一型的携手。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没有。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这篇曾经写过的露中文。

http://arwenfox.lofter.com/post/253b2f_80c4eca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Divano_Messiah  【Kon/Tim】Oath of Void

 

@ 神龙独步绿洛客  【超蝙】极端分子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神龙独步绿洛客  

@Divano_Messiah

 

 

评论(7)
热度(54)
  1. 春虫虫窝琉白evenstar 转载了此文字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