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琅琊榜/全员搞笑向】营销战争——一个网络大v的复仇史01-05

简介:林殊是一个鹰派网络大V,当年因为被人陷害而被梁帝封号。在他抑郁不得志的时候,一位自称为微博自媒体人的“琅琊阁主”找上了他。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叫林殊的大V,而多了一个叫梅长苏的营销号。

 

第一集高手在民间

人们在买商品的时候,买的往往不是它的本身,而是它的故事,它的气质,它所带来的体验。就好像一杯茶不仅仅是一杯茶,一柄剑不仅仅是一柄剑。琅琊阁不仅仅是品牌,它代表了你探寻不到的知识,你无法企及的梦想,还有你无法言说的野心。这些才是我们真正要销售的东西:品牌的内涵。

——《琅琊文化营销》 作者:蔺晨

 

誉王最近很烦恼,按说,他应该高兴才对。他代梁帝巡视江南,差事办的极为漂亮,天子为他加封了两颗王珠。

这两颗王珠伴随而来的是一场赤裸裸的刺杀,东宫的人已经不屑于耍嘴皮子,开始玩硬的了。誉王舔了舔带血珠的手,拍了张照片,发了一条微博。

“练习做菜的时候不小心切伤了手。”

转瞬间下面的评论就数百条——

“誉王大大小心啊!”

“会做菜的男人才是真男人,誉王不要勉强自己。”

“誉王殿下,这是刀伤啊,一定是刺客干的吧,还是让大夫来看看有毒没毒吧。”

看来还是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被刀割伤的,誉王需要这种人。

“一定是东宫干的,追查刺客,追责到底!”

誉王更需要这种人,适时将矛头引到东宫,父皇会注意的。

“般若啊,想好下一步计划了吗?”誉王翻着评论说。

曼妙的女子从帘后踱步而出,福了福身,犀利的眼角夹着一道媚色。

“誉王殿下,我的人已经动手了,再等几日话题发酵一下,红袖招的首页说不定能盖出三栋楼去。”

誉王想跟般若说,以后你红袖招少给我开那些个“理性讨论誉王和东宫是不是相爱相杀?”的帖子,但是想想般若下面那批撕起来不要脸又不要命的妹子,还是算了。

秦般若突然咦了一声,誉王看过去,秦般若说:“北燕六皇子被立为太子了。”

誉王反应了半天:“六皇子是谁?”

 

 

北燕六皇子是一个几近于透明的存在,谁也没指望他能当太子,一个没有身家背景,不拉拢朝臣,不参与权谋斗争的皇子,突然有一天,就成为太子了?

一时间盯着其它几个王府的媒体蜂拥而至。

“太子殿下,请谈谈您的感想吧!”

“啊,本宫现在非常平静,其实本宫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当上太子,当时本宫正在参加婚礼,突然所有人都恭喜本宫……”

“太子殿下,这几年您虽然不出挑,但是稳扎稳打,登上太子之位,可谓水到渠成,请问您有什么秘籍吗?”

北燕六皇子突然袍袖一整,郑重其事的面对镜头:

“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

 

 

“麒麟才子是谁?”东宫太子正为了刺客的失败而发疯,他颤抖着指着谢玉,“这个人,我必须知道是谁!而且我要得到他,不能让誉王抢了先!”

谢玉想了想:“太子,切勿急躁,本侯已经派人去了琅琊阁。”

“琅琊阁是个什么鬼啊!”太子气的跳脚。

谢玉深吸了一口气。

“琅琊阁,尽闻天下之机密,知晓宇内之琐事,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无微博之乱耳,无SNS之劳形。”

 

 

上琅琊阁的,不止太子的人,还有誉王本人,两拨人像是被同一块血肉吸引的鲨鱼,彼此厮打,啮咬,想把对方吞吃入腹,但都拿对方无可奈何。

誉王登上琅琊阁,敲了敲钟。

山顶的琅琊阁主蔺晨舞剑完毕,远眺山峰,此时收到一条新短消息。

“誉王邀请您回答问题:谁是麒麟才子,怎样才能找到他?在线等,急,有重谢。”

蔺晨拨了拨散落的额发:

“谢邀。”

 

 

誉王和太子的人同时得到了答案,但是只能回金陵之后才能打开。誉王和太子的人马快马加鞭的回了京,打开一看。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

誉王把答案往桌上一放,冲秦般若问:“什么意思?”

秦般若微微一笑:“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遥映人间冰雪样,俯首江左有梅郎。”

誉王看着秦般若半晌:“这诗狗屁不通你听不出来啊?”

 

诗是不是通顺,是不是押韵,这并不重要。编出这首诗的蔺晨深知其中的道理,重要的是它传达的内容,几年前蔺晨让琅琊阁将天下奇才做了一个排名,这里面有些人是真的,有些人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被蔺晨编出来的。

负责琅琊阁大号日常更新的小编问年轻的琅琊阁主:“阁主,这样排缺乏现实依据,主观因素太浓了。”

蔺晨皱了皱眉:“你去做点大数据支撑一下嘛!”

“可是万一被人看出了门道……”

“Relax,my friend.”蔺晨微微一笑,“Big data is like teenage sex,everyone talks about it,nobody really knows how to do it ,everyone thinks everyone else is doing it, so everyone claims they are doing it.”(大数据就像是年轻人的性,每个人都谈论它,但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每个人都以为别人已经做了,所以他们宣称自己也做了。这段出自Dan Ariely,所以我就贴原文了。)

 

“这首诗写的真好。”太子凝重的点点头,“但是它说的是个什么鬼啊?”

谢玉憋住了一口老血,避开了太子如一张白纸的脸。

谢玉握了握想要揍人的拳头,用他一向擅长总结的嘴吐出一条金句:

“高手在民间。”

秦般若扬了扬好看的下巴,假装没听见誉王的抱怨:“这说的是,天下奇才榜首,就是江左盟的盟主,梅长苏。”

 

 

第二集琅琊阁,是一家有态度的新媒体营销公司

想要获得注意,你必须把你的产品设计的一眼看上去就与众不同。如果写段子,盗图,打广告,卖淘宝,炫富,自拍已经成为营销号的代名词时,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梅长苏打造成一个最不像营销号的营销号。

——《琅琊营销导论》 作者:蔺晨

 

梅长苏是什么人?萧景睿是可以解答的。谢玉只是归家时提了一嘴,他没想到萧景睿与梅长苏会有交集。

“梅长苏是我的朋友。”萧景睿对谢侯爷说,萧景睿虽然称谢玉为父,但却在他面前总不敢造次。 

谢侯爷惊讶了。

“你什么时候跟一个营销号这么好了?”

谢家家学渊源,世代大V,自是看不起这群草根混上来的营销号。

萧景睿虽然有些怕谢玉,却不想让他看低了自己的朋友:“梅长苏不是普通的营销号。”

“哦?”

“他是男公关。”

“啊?” 

“不不不,是危机公关!”萧景睿赶忙解释,“他救过我的命的。” 

谢玉的一颗心放了下来,又升起无穷好奇心:“怎么没听你讲过这件事?”

“我和言小侯爷一直走得近,两年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挂起一股CP风,大家都说我和言小侯有一腿,我对人说哪有的事,我和他只是朋友。隔天在红袖招的论坛上就被掐了,说我倒贴言小侯卖腐,拔屌无情。”萧景睿有些委屈,“然后经琅琊阁介绍,我就认识了梅长苏先生,多亏他的主意,这才平安度过了。”

“那他有什么主意?”

“他说,这年头妹子们最恨的就是没腐卖腐,只要真腐,自然事情就平息了。”

谢玉终于没忍住最后那口老血,统统喷在了萧景睿的脸上。

 

 

秦般若柔媚的身躯半倚着誉王,跪在他身边给他捏肩。

誉王心想,秦般若这手劲忒小,捏肩捏的像小猫挠人一样,下次还是得换个劲儿大的技师,上次那个江东叫小乔的妹子就不错。但是劲儿大的往往又不如秦般若这般温柔解意又舌灿莲花。誉王瞬间清醒了几分,听秦般若继续说梅长苏的事。 

“这个梅长苏,几年前还籍籍无名,后来突然有一天,一群营销号纷纷开始转发他的内容,分明是众星拱月之势。开始,我以为这梅长苏是琅琊阁主的小号,他蔺晨玩来玩去,不最擅长这种营销号捧营销号的事情吗?”秦般若提起蔺晨就忿忿,一口气堵在心间化不去,抹不开。

“你很了解琅琊阁主?”誉王突然感兴趣起来,秦般若从来都是一副从容不迫,老谋深算的模样,很少见她也有情感外露的时刻。

“以前一起玩过网游,他开了个号叫明楼,我和他一起入了一个叫76号的公会,我还叫过他师哥,这个臭不要脸的对我使美人计,而我竟然还中招了!”秦般若五指成勾,在誉王肩头抓了一把,声音狠毒,“蔺晨,我和你不死不休!!!……誉王殿下?誉王殿下你怎么了?般若是不是手劲太重了?”

誉王被秦般若捏的口吐白沫。 

 

蔺晨对和秦般若的这段感情史毫无负罪感:“我没有欺骗她的感情,我对她是真心的,只是我们信仰的主义不同,她领着76号的狗帮着东瀛鬼子做事,我还能跟她一起残害同胞?”蔺晨叹了一口气,“我还记得她死前问我,我到底有没有爱过她,你知道我说了什么吗?”

梅长苏:“爱过?”

“抗战必胜。”

梅长苏消化了足足一分钟。 

“蔺晨,活该你到现在还没女朋友。”

蔺晨抖了抖袖子:“我要女朋友干什么,我有小飞流就够了。”他藏在袖子里的手拿出了一部摄像机,大声叫,“飞流,来看镜头!卖萌卖萌!”

 

“因为江左和琅琊阁的营销号一时间都捧着梅长苏,梅长苏在短短数月中,就吸了百万粉丝,经过这些年的经营,现在已经有了两千万粉丝之众。”太子听谢玉报告,翻着自己的微博,发现粉丝一直维持在300万,堂堂太子大V,竟然还不如一介营销狗,这让太子心中甚是不爽,但是他也明白,他恰恰需要这只营销狗。谢玉咳了两声,太子赶紧把手机收回袍袖中,继续认真听。

谢玉压下对太子的失望,继续道:“梅长苏不同于一般营销号,不做微商,不打广告,不发段子,不讲瘦身,而是针砭时弊,月旦社会,又不同于那些脑残公知,这是一个非常有品质的营销号。自开博以来,他只关注了两个人,一位,是琅琊阁主蔺晨,另一位是一个只有五十万粉的萌宠号,飞流。”

 

飞流是被蔺晨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

这是蔺阁主自己说的,但是大家都知道素有洁癖的蔺阁主远远见到垃圾桶都会绕道走,所以没有人相信过他的话。

但飞流确实是被蔺晨捡回来的。

蔺晨遇到飞流的时候,飞流已经半死不活了,一向喜欢从大街上捡人的蔺阁主破天荒的俯下身去摸了摸飞流的手腕,觉得此娃骨骼清奇,于是妙手回春的就把人给救了回来,但飞流身体好了,脑子却治不回来,行事如三岁孩童,说话只能往外蹦字。

琅琊阁一向不养废人,蔺阁主看着飞流有些惋惜,怎么办呢?

这时下人已经将膳食布好,蔺阁主招呼飞流:“飞流,今天有饺子。”

飞流如一只敏捷的斑豹一样扑了过来,蹲在桌子上开始胡吃海塞,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下人想要呵斥飞流,却被蔺阁主挡了下来。

蔺阁主抚摸着左耳上的银色耳环,笑的像只计谋得逞的狐狸。

 

从那天开始,飞流发现,只要自己一吃饭,蔺晨就掏出摄影机,对着他的腮帮子:“吃,继续吃,小飞流,大家都特别喜欢看你吃饭。”飞流被蔺晨盯怕了,抓了几个叉烧包,落荒而逃,翻出后院刚一落地,就被一群女子拦住。

“是他,就是他,视频里吃的萌萌的小正太就是他!”女孩子们尖叫。 

“他就是‘回忆专用小飞流’!”

“小飞流快到姐姐这儿来!”

 

梅长苏手执白棋,蔺晨稳坐竹席。 

梅长苏落下白棋:“所以,那个‘@回忆专用小飞流’的号,是你叫人开的?”

“想常人之想不到,行常人之不可行,做常人之不敢做。”蔺晨一展折扇,自是一派风流,“我琅琊阁,是一家有态度的新媒体营销公司。”

风穿回廊,鸟语花香。

梅长苏看着蔺晨,皮笑肉不笑:

“……你广告做完了吗?”

 

 

第三集梅长苏,是注定成为营销汪的男人

创新,总是发生在边缘,它从最貌不起眼的位置向着核心进发,看起来性质温和,却裹挟着足以摧毁整个传统的力量。创新者往往是异类,当异类需要勇气,它不光意味着要和竞争对手选择不同的道路,还意味着要走整个文化既定规范不同的道路。

——《你的IDEA逊毙了!》作者:蔺晨

朝廷,是一潭死水,就算暗流再汹涌,它还是一潭死水。

梅长苏并不打算做那颗投下去就可以让死水泛起涟漪的石头。

他能做的更多,比如移山填海,大修土木,劈出一条清渠,抽干这潭死水。

梅长苏刚发了一篇《金陵小住,故地重游》的文章,写了些风物人情,不到一分钟,太子在下面赏了3000块,附赠留言:“梅先生,写的大大的好!”

誉王什么都没赏,只在下面留了言:“梅先生文风脱俗,颇有古意,本王这里有几个孤本,但是影印下来上传网盘再分享,未免辱及先人,不如先生来本王家中书房一观。”

梅长苏谁都不理,换了一个苏哲的小号,去看了一眼靖王萧景琰的微博主页。

惨淡。

这是梅长苏的第一感觉。

没有关注,没有认证,只有几百粉丝,有一半还是僵尸粉,只有一条微博。

大大的写着:“不公。”

什么都没了。

看着那短短的两个字,梅长苏眼眶一热。

 

梅长苏其实不叫梅长苏,他的名字叫林殊,是一位著名的鹰派网络大V。

大家提起林殊的父亲,必会赞一句:“林局座真乃国之重器。”

但林殊不是一个单纯的官二代,他手下统领赤焰军七万众,各个是精兵强将,身怀绝技,逻辑满分。彼时没有墙的时候,大梁与大渝经常发生龃龉,一有话题争端,经常见林殊带着赤焰军,像一股红色的海潮一般,攻占大渝所有的社交媒体,最后还在government office的首页上,让红客留下挑衅的赤焰军旗。

林殊自然是不怕麻烦找上自己的,他有祁王撑腰,他还有靖王做朋友,云南穆王府强国论坛的霓凰郡主还与他青梅竹马,天塌下来,大家一起撑着。

于是有一天,天真的塌了。

那天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话:“到了维护国家权益的时刻,梁王屁都不敢放,出去挣面子的,还是祁王和林将军的赤焰军啊。”

这一条po虽然不到三个小时就删了,但转发量已然过万。

许久没有放屁的梁王突然就放了个震天雷:“现在有些网络暴民,该整治了。”

一夕之间,自带干粮的赤焰军就变成了网络暴民。林燮被叫去喝茶,回来整个人都苍老了几岁。

又过了两天,林殊发现自己的号被封了,不光是微博号,论坛号,一切社交媒体的号全被封了。

世间再无赤焰军,取而代之的是一堵高高的防火墙。

这件事,本来是可以掀起一场惊天动地的网络骂战的,却因为赤焰军的集体消失,最终在过了大半年之后,被人们抛之脑后。首页上再一次充满了欢声笑语,话题榜上又是明星的假脸绯闻。

就在这时,一个叫蔺晨的微博自媒体人找上他,把一整套方案推给他,郑重其事的说:

“林殊,你注定是要成为营销汪的男人。”

 

梅长苏关了微博界面,私信注定是联系不到了,QQ加好友也被拒绝,邮件估计也是石沉大海,到底怎么才能联系到靖王呢?

靖王不上微博,他只在网页上注册了一个号,没玩几天,唯一的朋友林殊就被销号了。靖王留下了第一条微博,从此再也没有上过。

靖王连一部智能机都没有,同样是父皇的儿子,太子连iphone6 plus都用上了,誉王也有了三星galaxy,而靖王,还在坚持用Nokia,平时发发短信,打打电话,再就是砸核桃了。

靖王始终认为,社交媒体的出现,是阻碍了社交的最大元凶。人们习惯于在网上谈天说地,分享交流,即使这个朋友离你千万里,你每天一睁眼,在首页上看到他,还会有他在身边的错觉。

但正是社交媒体阻碍了人去交流的欲望,人们逐渐开始自说自话,开始组成自己的小圈子,开始钻营逐利,为了一个话题榜开始你争我夺,忘记了外面的天空有多大,真实的世界有多美,忘记了正义之道,人心向善。隔了一层屏幕,没了面子上的顾碍,里子里的恶意就肆无忌惮的流露了出来。

靖王讨厌社交媒体,但是他却有一个喜欢微博看天下,朋友圈治国的父皇。对此,靖王不能说什么,他能做到的只有拒绝。

靖王也感谢社交媒体,因为只有在社交媒体上,他才能去凭吊一个再也找不到的故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每天还是有一个习惯,上网,收菜,然后去故人一片荒芜的园子里,对着那一块块荒地点击“拾取”。

这天,靖王突然发现自己的私信上有一个红点,他一般是不看私信的,但是那个红点煞是扎眼,出于强迫症的心理,靖王点了下去。

发件人叫梅长苏。

靖王就算不怎么上微博,也有所耳闻,太子和誉王争相抢夺的风云人物,怎么会在这个几乎已经没有人气的地方,找上自己?

靖王素来不喜欢与这种营销号交流,却忍不住存了试探之心,问:“听说先生有麒麟之才,那么太子和誉王,先生打算选谁?”

梅长苏半分钟之后回了一条:“靖王殿下,我选你。”

靖王睁大了眼睛,整个脑子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一半的神灵在天上飞,一半不做所措的陷入一片虚无。他呆呆的看着屏幕,退出了私信,把到点儿的胡萝卜收割完毕,又点开私信。

“可是,我只会偷菜。”

 

入秋了,秋风秋雨愁煞人,梅长苏与蔺晨坐在一处,点评京中局势。

蔺晨问:“你需要多长时间?”

梅长苏:“两年。”

蔺晨摇头:“不可能。”

梅长苏惊讶:“那就给我拖到两年。”

蔺晨叹了一口气:“京城形势诡谲难辨,飞流你要随身带着,护你周全,黎纲是你江左盟的重将,不日就启程,甄平呢……”蔺晨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终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护心丹,琅琊出品,必属精品。我广告做完了。”

梅长苏拿起护心丹:“你会这么好心?”

蔺晨指甲盖挠了挠桌子,听的梅长苏异常烦躁:“以后你生病的时候,发点自拍照,把这瓶护心单的Logo带上我就谢谢你了。”

梅长苏转了转瓶子,看见Logo上面就是一张蔺晨大大的笑脸,下书:“实力护心,熬夜必备”

梅长苏:“这广告,真是来的猝不及防。”

 

靖王曾经也当过网瘾少年,就在林殊被销号不久,靖王郁闷之下一头扎进了网游,在游戏里起了一个名字叫阿诚。在玩网游的这段岁月里,他是快乐的,有肝胆相照的兄弟,有共担风雨的朋友,现实的愤懑在这里得到了纾解,让他越发沉迷,直到有一天,他游戏里的大姐说:“阿诚,我要去结婚了,不玩了,你也少玩点,你这么不要命的玩,你大哥要担心的。”于是阿诚也慢慢退出的网游。

今天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竟然鬼使神差的再次登陆了进去,还是熟悉的界面,登陆人数却比鼎盛时期少了一半,刚刚上线,靖王发现了一个他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

“阿诚啊。”他大哥在他们一起建的明公馆里正一丝不苟的擦着枪,穿着黑色的大衣,表情波澜不惊,“难得你上线,我们一起出去杀点人吧。”

激战过后,明楼和阿诚一起清理战场,明楼翻了翻尸体,把一把枪丢给阿诚:“这件宝贝还不错,留着吧。”

“大哥,以后我不玩游戏了,这是最后一次登录,你拿着吧。”阿诚说。

明楼没多问,接过那把枪:“阿诚,再见。”

阿诚深吸一口气:“大哥,如果有一件事明知不可为而为,是不是傻?”

明楼笑了两声,拍了拍阿诚的胸口:“我认识的阿诚,心思纯正,刚硬耿直,他认为正确的事情,纵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去做,什么时候又犹豫过?”

靖王的最后一簇犹豫的火苗被明楼毫不留情的踏灭了,顿时他感觉天高云阔,心情舒畅。

“大哥,谢谢你。”

“阿诚还记得公会口号吗?”

阿诚握住了明楼的手。

“抗战必胜。”

“抗战必胜。”

 

阿诚退出了游戏,明楼摘下他那精致考究的金边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

“靖王殿下,真是个耿直的boy。”

靖王用近乎疯狂的速度点开了农场,把该收的菜都收了一遍,然后点开私信。

“我答应你,你有什么计划?”

梅长苏一分钟后回复:

“靖王殿下,我要助你做大V。”

 

 

 

第四集靖王殿下,加V了

“朋友圈”三个字,给人们一种错觉——微信的社交圈更私密,他们认为人在微博上发表观点,是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而在微信里倾诉心声,是为了获取认同感。当同时有一个人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时,有一个人在你耳边说着悄悄话,你会听谁的呢?

——《传播,从私密开始》 作者:蔺晨

 

答应梅长苏的第二天,靖王殿下就收到了一个匿名包裹,然后得到了他的第一部智能机。

“靖王殿下,这部手机,是最新款的【广告位】,【广告位】镜头,1800万像素,界面用起来很舒服。”

“能砸核桃吗?”靖王端起来看看手机的边角弧线,甚是满意。

“……能。”

靖王点头:“所以这是什么手机?”

梅长苏:“靖王是要当大V的人,所以待靖王殿下功成名就,殿下说它是什么手机,就是什么手机。”

靖王厌烦这样步步算计,但却从梅长苏的提点中,管中窥豹,竟然悟到一些做大V的道理。

大V一言一行,皆是看得到的广告,所以不能随便说话,以免被人占了便宜去。

靖王turn on 了手机。

“下一步呢?”

 

梁帝年轻时意气风发的时候,常常想的是如何开疆辟土,整治山河。然而人老了,曾经的野心早就被打磨的一干二净,想御驾亲征,想平定宇内,只不过徒增遗憾罢了,到这时候,人总是想享些天伦之乐的。然而,这些个儿子却没有人能让他省心的。

 

他曾经最喜欢的是祁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祁王变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他借着赤焰军一案,把祁王打压的再也翻不了身。太子是招人疼的,虽然是个草包,但是,却是一个让他非常喜爱的草包。誉王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他和他的亲生母亲一样,是个妙人,笑里藏刀,却又让人抓不到把柄,那个总是病歪歪的宁王,上不了台面。还有……还有那个谁来着?

 

这时内侍高湛在旁边“呀”了一声,梁帝抬起头来。

“怎么了,老东西,别一惊一乍的。”

高湛拿着手机:“靖王殿下,加V了。”

 

“我让你用身份证来认证,没让你把身份证照下来发微博上!”梅长苏扶额,仰天长叹为什么就没人在他身边能教这个连智能机都不会用的大水牛。

靖王板着脸:“我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梅长苏正准备回话,蔺晨隔空抖了他一下。

梅长苏这边正焦头烂额的跟靖王说怎么删po,没工夫理蔺晨:“有事快说。”

蔺晨:“靖王殿下的身份证照片,挺漂亮的嘛。”

梅长苏灵光一闪:“做个话题?”

蔺晨“嗤”了一声:“我琅琊阁做话题很贵的,去找你江左盟那帮人去。”

梅长苏卷唇:“这样吧,你帮我推一次话题榜,钱嘛,我以后会从誉王那边扣出来的。”

“靠。”蔺晨大骂了一句梅长苏没良心,“你明面上挺誉王,背地里帮靖王的事情别漏出去,痕迹抹的干净点,别和我琅琊阁牵扯上关系,我琅琊阁是个有名望的agency,要是被人知道底下的人拿着大客户的retainer fee,去给别的客户做推广,我蔺晨以后也没法混了。”

“我梅长苏,是你蔺少阁主手把手交出来的。你信不过我,还是信不过你自己?”梅长苏一击直打蔺晨七寸,让蔺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蔺晨哼哼笑了两声,认了栽。

 

三个小时之后,话题榜上多了一个tag:#你敢晒身份证照吗?#

“黎纲,借你微博小号用一下。”蔺晨打电话跟黎纲打了一声招呼。

“哦,少阁主,我小号用户名是“林参谋”,登录密码是……”

“不用了,我已经进去了。”蔺晨那边传来噼里啪啦的键盘声,黎纲握着手机,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阁主,我想求点隐私。”

“在琅琊阁,并没有那种东西。”

 

1967年美国社会心理学家米尔格伦提出了一个“六度分离”理论,简单的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五个人你就能够找到任何一个陌生人。”

在微博上,这个理论也能适用,你想把一条信息准确的传达给你想要的人,还要让他感觉到这不是针对他的信息,中间也只需要六个人。

蔺晨连用了三个小号加两个大号的转发最终把靖王殿下的身份证照推到了蒙挚的首页上,蒙挚这个古道心肠的男人惊叹:“哇,靖王竟然这么帅了。”然后顺手点了转发。

于是,靖王殿下的身份证照片在蒙挚这个大V的无意转发下,呈燎原之势,迅速烧遍了整个微博。

已经偷了很多年菜的靖王殿下终于体会到了有粉丝关怀的温暖。

“人生自古谁无死,但求一睡萧景琰。”

“芙蓉帐暖度春宵,醒来身旁是靖王。”

靖王翻着评论,觉得,这画风,哪里不大对吧。

 

后宫一向不太平,甚至险恶甚于朝廷。静嫔在这暗流激荡的后宫之中,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她不如越贵妃那般骄扬跋扈,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更不如皇后身份尊贵,任那些桃李芬芳来来去去,也无人能动她的位置。静嫔一向低调,她是林家的医女,进宫,本就是为了照应祁王的母亲乐瑶的,林氏一案过后,她虽然被人踢出了权利的漩涡,却像一株被人遗忘的蒲苇,在角落里安静的生根发芽。

当皇后与越贵妃的火药味浓到充塞了整个后宫的时候,静嫔那一处,也是安静的,她从不参与后宫的纷争,只安静的煮药,看书,偶尔发些养生的朋友圈,也立刻被淹没在一片信息潮之中。

她刚进宫的时候,倒是经常有些妃子想要与她结交,经常寻摸着问她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姐姐,喝香蕉泡醋到底能不能瘦身?”

“妹妹,早上喝蜂蜜水到底会长胖还是能减肥?”

她经常只温婉的回答一句:“要看个人体质的。”

久而久之,也没人问她了,静嫔也乐得清闲。

 

可今日静嫔却有些焦躁,她一早就做好了景琰最爱吃的点心,巴巴的等在门口向宫门处张望。

待到午后,景琰终于入宫了,静嫔牵着他的手,来到内室,将准备好的汤圆递给他。

萧景琰心花怒放的吃着汤圆。

静嫔终于沉不出气,拿出手机,打开微博,问:“这是怎么回事?”

萧景琰手一抖,汤汁洒出来了一些,嘴唇抖了抖,终于在静嫔逼问的眼神下露出了一丝委屈的神情:

“我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现在的女孩子都这样,我拿她们当粉丝,她们却都想睡我。”

养生大号静嫔差点被一口气堵死。

 

静嫔娘娘深吸一口气,屏退了左右:“景琰,我要你一句实话。今天我去你的地里看了,人参果都没人收,这么多年来是头一次,你是不是不打算偷菜了?”

“是。”

“你想做什么?”

萧景琰猛的抬起头,眼里有光,有火,有雷电。

“我想夺嫡。”

 

静嫔久久不发一语,萧景琰刚想解释,静嫔按住了他的肩膀:“景琰,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娘,不会拖累你的。”

 

深夜时分,梁帝看着桌上的奏折,一封是庆国公侵地案,一封是楼之敬涉嫖案。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背后肯定有他那两个好儿子在捣鬼。

梁王正头疼之际,微信的提示音在桌上响了一声,许久没有过联系的静嫔发来一条链接,附赠一句问候:“秋季无寒暑,一雨便成冬,陛下注意添衣,善用膳食,臣妾给陛下拟了一份食疗谱,请陛下过目。”

梁王顿觉耳目清明,心肺透爽。

 

【第六集-第十集,PC可看】

【第十一集-第十五集,PC可看】

【第十六集-第十八集,PC可看】

【第十九集-第二十集,PC可看】


评论(45)
热度(1888)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