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似是故人来【梗概脑洞】【上】【伪装者相关】

天啦po主有新文TT

baixiaorou:

【梗概】


【脑洞】


【OOC】


【CP清奇】




凯凯王是S大学的一枝花。出得了板报,写得了稿件,牵头得了活动,嗓子好脑子也好,同学喜欢跟他一起混闹,老师看见他是又爱又气,常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去了。


但是这一回的事闹大了。


适逢学校的荣誉校友香港某位名绅参加七十周年的校庆,凯凯王在实验室鼓捣,只听一声轰隆巨响,浓烟滚滚,实验室的铝合金窗框‘孜呦呦呦’一声飞了出去,哐当一下砸在名绅脚跟前。


陪同的校领导的脸吓白了。


凯凯王从实验室里摇摇晃晃走出来,脸被熏得乌漆墨黑。


校领导的脸色气得由白转青。


凯凯王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停学三个月,一种是参加学校组织的三个月义务劳动。


凯凯王和朋友们商量了一下,都觉得后者好,就选了后者。


然而,等凯凯王去报道,才发现这三个月的义务劳动没那么简单。




S大学历史悠久学风开明,三四十年代涌现过大量的进步学生,参与了当时革命活动,也为当时的革命斗中做出不少贡献。学校的地下室存放了大量资料。最近重新编纂校史,就要把这些资料整理起来。


凯凯王看着山一样高海一样深的资料,内心是绝望的。


凯凯王人缘好,小伙伴一个两个来帮忙,不过都被老师赶走。


凯凯王认命,挽起了袖子,戴上了防尘口罩,开始登高爬低的整理资料。


地下室没有窗户,一忙就过去了两三个小时,凯凯王腰酸背痛的伸了伸腰,碰掉了一叠档案。


凯凯王连忙接住,一张照片从档案里滑出来,轻飘飘的落到地上。


凯凯王捡起来一看。


照片黑白,纸质泛黄,照片上的男子不年轻,约莫三十来岁,梳着大背头。尽管岁月救援,画面模糊,仍能看见那男子眼角眉梢微微的笑意。


凯凯王想,发明照片的人真是神奇,一张薄薄的纸,竟能够将一个人的音容相貌保存几十上百年。


这张照片要放回原位,凯凯王将档案一盒盒打开来比对,却发现这堆档案乱得离谱。有几张当年上海十一铺码头的船票,有几张舞票,还有一些烧了一半的电报纸,有八九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或男或女或老或少,不尽相同。


凯凯王心里起了疑惑,将这几盒档案专门放在一旁。结束了一天的义务劳动,凯凯王拿着档案盒去咨询老师。


党委的王老师资历最深,看见凯凯王拿来的这盒档案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说,这些不要紧,你放在一边。


凯凯王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些档案是怎么回事?


王老师看了看凯凯王,略微解释了几句。这几盒档案查不到来处,很有可能不是学校的。有传闻说是当年活动在上海的地下党的资料。


凯凯王诧异的说,那应该交给市党委。


王老师说,怎么交?没有凭据没有证明,就这么一堆故纸,人家凭什么收?


凯凯王说,怎么会没有凭据,我手上的就是凭据。


王老师说,几张照片能算证据,还是几张船票能算证据?


凯凯王楞了一下。


王老师叹气,摘掉眼镜站起来,把那叠档案接过来,放在桌上。说,这些东西,我当年当学生的时候也想找过,心有余,力难足。


凯凯王沉默了一会,问,老师,为什么。


王老师把手放在档案上,说,没有证据。当年这些工作都是单线联系,一旦上级不在了,谁来证明,谁能证明?


凯凯王伸手拿过档案。


王老师不无惊愕的看了凯凯王一眼。


凯凯王说,老师,这些资料我能带回去吗,我会保管好的。


王老师沉思片刻,说,三个月,最多保管三个月。三个月以后还回来。


凯凯王答应一声。


王老师又叮嘱,千万不要弄坏了,还有,不要影响正常工作。


凯凯王这时候嘴角才露出一点轻松的笑意,说,老师,放心吧。


看着凯凯王离开的背影,王老师重新坐回,戴上眼镜。他没有劝阻凯凯王是因为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做过类似的事,虽然日后证明了是徒劳无功,但是年轻的时候,人总会有一些冲动,做一些事后看来荒唐,但却不会后悔的事。




凯凯王把档案拿回去,放在床边,早早就睡下了。


室友回来,看见凯凯王的床铺已经放下了遮光用的床帐子,还有些惊讶凯凯王今天这么早就睡下。


凯凯王躺在床上,隔着帐子隐隐约约能够听见室友的交谈声。


那些交谈声离得又近又远,恍恍惚惚,仿佛是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显得不真切。


他一手垫在脑袋底下,一手拿着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一身大衣,剪裁得很好,那他的身家应该也不错。


这个男人看上去很陌生,笑容却很熟悉。


凯凯王睡着了,梦见了自己在打羽毛球。


他想诶,我怎么会打羽毛球的?


但是梦里打的还不错,过了会儿,球网那边的人气哼哼的说,不打了不打了,你们打得好,就不能让一让我嘛。


凯凯王看见自己笑了。


不远处有个声音说,“千万不要让他。”


凯凯王之前像是上帝视角,此刻却像是咻的一声进了这个‘自己’的身躯,用同一双眼睛看着同一个方向。


他看见的地方是一张白色的小圆桌,桌边坐着一个穿运动服的男子。


那男子看着他,微微一笑。


就是照片上的人。


凯凯王一下子醒了。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汗,那张泛黄的照片还握在手里。


自此之后,凯凯王要么在地下室整理资料,要么就是在图书馆翻资料,校图书馆找遍了,就去市图书馆。


有一次在图书馆查资料,由于连日劳累,凯凯王迷迷糊糊的打了个盹。


有人把衣服盖在他身上。


凯凯王睁开眼,发现是那个照片中的男子。


凯凯王一下子惊醒了。


男子笑了笑,说,你醒了?


这是凯凯王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


低沉温润,犹如京城秋阳。


凯凯王看见自己身上披着一件制服,这些天来,他翻阅了大量资料,对于各种制服式样略有了解。


他心中一惊,想问,你是军统的人?


凯凯王一震,醒了过来,身在图书馆,空调发出嗡嗡的运作声,玻璃窗外是明亮而无温度的阳光。


凯凯王垂下视线,看着手中厚厚的资料书籍,伸手翻开了又一页。




凯凯王的小伙伴小梁来到寝室,一进门吓了一跳,凯凯王在拉二胡。


凯凯王看见小梁,说,你怎么来了?


小梁说,我怎么不能来?你这个大忙人,约也约不到,只好我上门了。


凯凯王笑了笑,低下头继续调二胡。


小梁说,你怎么拉起二胡了?你不是想学吉他吗。


凯凯王说,最近觉得二胡也不错。


小梁说,王凯,你小子最近有点怪啊。


凯凯王说,我怎么怪了?


小梁说,怎么约你你都不出来。


凯凯王说,最近忙,没时间。


小梁说,忙什么呢?


凯凯王抬头看了小梁一眼,你替谁来刺探情报的?


小梁嘿嘿一笑,说,替南班长办事。


凯凯王说,哦,小南,她怎么了?


小梁说,还问我怎么了,我还想问你呢,之前你们俩挺好的,这几天你忽然来个人间蒸发,她一个女孩子,心里能不多想吗。


凯凯王说,我有事。


小梁问,整理资料的事。


凯凯王顿了顿,说,是。


小梁说,整理资料,得跑到市图书馆去?


凯凯王笑了笑,说,你调查得挺仔细。


小梁说,你就跟我实话实说,到底在忙什么,别让我们担心。


凯凯王握着二胡,沉默片刻,把这些天以来做的梦,一一的告诉了小梁。


小梁越听越惊讶,听完了之后,想了一想,说,我觉得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凯凯王苦笑,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如果真的是做梦,我怎么会梦见我叫他大哥,我怎么会梦见他的名字叫明楼,我怎么会


梦见他的声音。


小梁说,他真的叫明楼吗。


凯凯王一怔。


小梁分析,你梦见他叫明楼,可能是你最近看的东西又多又杂,难保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两个字,然后就记住了。


凯凯王说,可是……


小梁说,如果不是做梦,你认为是什么。


凯凯王张口,又闭上。


小梁露出‘你看看’的表情,说,你自己也觉得荒唐对不对。


凯凯王抬起手,捂住了左肩,说,昨天晚上,我梦见他对我这儿开了一枪。


小梁说,然后呢,你醒过来的时候肩膀有没有流血?


凯凯王沉默。


小梁叹气,说,王凯,你好歹还是个预备党员,怎么就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真的,就算你是那个什么人的


转世,那你身上总该有一些印记之类的东西吧?都说和珅是乾隆的宠妃转世,那他耳朵上还有个印呢。


凯凯王笑了,说,胡说八道。


小梁站起身,拍了拍膝盖,说,会笑就好了,赶紧着把你的地下室收拾好,熬过这剩下的一个月,就天下太平了。这二胡也别学了。


凯凯王看着手里的二胡,说,小梁,我记得你有个叔叔在市档案处。


小梁说,有啊。


他愣了一愣,说,王凯,你该不会是……


凯凯王说,我就求你一次,帮我这个忙。


小梁叹气,你这是干嘛呢。


凯凯王很坚持,我就求你这么一次。


小梁无奈,好吧好吧,我帮你,你要干什么?


凯凯王说,你帮我查一个人。明楼。


小梁答应了凯凯王,走下寝室,只听见隐隐约约的二胡声在寝室里回荡。


三个月眨眼就到了尾声。


地下室。


凯凯王埋头在故纸堆里。浑身上下落了一层灰,原本就瘦的脸又瘦了一圈,双颊凹下去,眼睛越发显得明亮。


白炽灯不分昼夜的亮着,使人无从知晓时光的流逝。


凯凯王的手机响了,小梁打来了电话,说,王凯,你要我查的有结果了。


评论(11)
热度(339)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