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楼诚楼/台丽】同一屋檐下

 

Warning:片段,时间不固定,有时在巴黎,有时在上海,有时是明镜死后,然而无论在哪一条时间线,程锦云都从未出现过。

 

1、【一同外出购物】

 

 “先生,核桃……”

“买。”

 “明台,毛毛领。”

“全买。”

 

2、【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明楼: “现在电影院里都播些什么破东西?一惊一乍看的我脑仁疼。”

阿诚:“郭骑云送的电影票,他女朋友演的,给个面子。”

曼丽:“明台,我害怕。”

明台:“不会吧,你怕鬼片?”

曼丽:“不是,我害怕到时候回家说这片子太烂,郭骑云打我们。”

 

3、【大扫除】

  

 “桂姨啊,我和阿诚在书房商量点事,你把明公馆都给清扫了吧。”

 “可是,只有我一个人……”

“阿诚,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桂姨看见书房的门在她眼前重重的合上,里面传出刺耳的笑声。

 

4、【意外的求婚】

 “哥!”再一次彻夜不归之后,明台大早上大呼小叫的牵着一个女孩的手闯进来,“我要结婚了。”

看清了那个女孩的面容,明楼一口牛奶喷了出来。

“她是你的生死搭档!”

“生死搭档就该结婚,休戚与共,死生共存!”明台梗着脖子。

“我和你阿诚哥还是生死搭档,我们都没结婚,你着什么急!”

“大哥你说啥!?”

 

5、【做饭】

“今天吃什么?”

“刚杀过人,手不干净,不做菜了。”

“你不做菜我吃什么?”

阿诚思来想去:“法租界刚开了一家西餐馆不错,去那里吧。”

明楼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西餐馆遇上了明台和于曼丽。

俩人在吃饭,还是烛光晚餐!

明楼摇了摇红酒杯,闻出来是一款12年红酒。

“招摇。”明楼嗤了一声。

于曼丽把头快要扎到桌子下面去了,明台握住她的手。

“不解风情。”明台反唇相讥。

“没大没小。”

“倚老卖老!”

阿诚给于曼丽使了个眼色,于曼丽赶紧以补妆为由溜了。

“你把我老婆都给吓跑了!”

“我让你娶她了吗?”

“娶定了!”

明楼突然脸上绽开微笑,吓的明台全身绷的死紧。

“那就去找她吧。”

明台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小心翼翼的挪着步子赶紧去找于曼丽了。

阿诚眨了眨眼睛,没明白明楼的用意。

“阿诚,明台点了情侣餐又带了好酒,我们帮他解决了吧。”烛光在明楼的眼镜里跳动,映得他清瘦的脸颊多了一丝血色。

 

6、【浏览过去的相片】

明楼和阿诚清理明镜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本旧相册。

“大哥,这是我刚刚入学时候的照片,本来都已经入学晚了,是大哥帮我找的人办的手续。”

“这是我毕业时候的照片,这件衣服还是大哥给我买的。”

“这是我第一次过生日。其实我也不知道生日是什么时候,但是第一次收到的礼物,竟然是大哥送的皮带。”

明楼看着阿诚一张一张翻着,每翻一张都要带一句“大哥怎样怎样”,语气里满是怀念和感激。

明楼突然手指指着一张照片,那是在巴黎两个人的合照。

阿诚有些怀念:“这还是烟缸给我们照的,就这么一张,我给大姐了。大哥是……想念贵婉了吗?”

明楼的手指移向了照片中的自己,点在脖子上。

“这条围巾,是阿诚送的。”

 

7、【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你就知道买,哪次价钱不是我掂量来点亮去的!”

“让你掂量了吗,花就是了,这个家里,还是我在赚钱的。” 

“那大哥,我想借点钱,今年冬天我和曼丽去维也纳过了。”

“就你最铺张浪费!”明楼和阿诚把枪口一起对向明台把他打成了筛子。

 

8、【相隔两地的电话】

“大哥,最近巴黎很冷,就别来了。”阿诚在伏龙芝军校里接到明楼的电话,整个一个科室的人都忙着查巴黎的天气给阿诚手势,让他瞒过明楼。

“那种地方,这个季节,我才不去,况且香港的生意还没打理好。”明楼的声音带着香港午后灿阳的暖意,让阿诚稍许安下心来。

“阿诚希望能早些毕业,也好帮上大哥的忙。”

明楼“嗯”了一声,挂下电话。

“完成了这次任务,去看看他不就行了。”王天风递过来一支烟,明楼接过,搓了搓手,看着巴黎阴沉的天空,呼出一口雾气。

“再说吧。”

 

9、【替对方挑衣服】

第一天,阿诚来到百货公司大楼。

“从这里,到那里,一排,这个号码,送到明公馆。”

第二天,明楼长官给百货公司经理去了一个电话。

“昨天那个买了一排衣服的人记得吗?以后按照他的号,衣服要有新出的款式都直接送来明公馆。”

 

10、【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大哥,养个宠物吧?”

“明台死了吗?”

“没有。”

“那还养什么宠物,还不够闹腾?”

 

11、【一方卧病在床】

 

“大哥,今天怎么没有去上班?”阿诚面色有些苍白的躺在床上。

明楼带着金丝边眼镜,翘着腿,目不离书的翻过一页。

“今天没人开车,不去。”

 

12、【午睡】

明楼惊醒过来。

阿诚坐在他身边。

“我刚刚做噩梦了?”明楼问。

阿诚点头。

“叫的谁的名字?”

“我。”

“你不想问我梦见什么了吗?”

“我只知道,在大哥身边,无所畏惧。”

 

13【接对方回家】

巴黎。

阿诚朝自己车走了几步,突然全身都僵硬起来,他迅速掏出枪对着那个驾驶座上莫名出现的人,车窗摇下,从里面伸出来一只手,轻描淡写的拨开了阿诚的枪。

阿诚立刻惶恐的收起枪口,脑子被霹雳炸成一片空白。

“大……大哥?”

明楼哂笑了一声,毒蛇似的眸子盯的阿诚脊背发凉。

“阿诚是不是觉得在学校待的太无聊了,随我回家吧。”

 

14、【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大哥,送给特高课直子的银镯被退回来了,她说让大哥不要在这上面枉费心机。”

明楼看了看镯子,对明诚招招手,明诚还没反应过来,腕上一疼,镯子已经套在了他手上。

“挺好看的,带着吧。”

第二天特高课的直子课长握住明诚的手时,看见他腕子上一抹银光。

“这是……”

阿诚嘴角抽搐。

“先生这是罚我办事不利,送个礼物都送不出去。”

 

15、【探讨人生大事】

“大哥,你为什么不成家?”

“家?家在心里。”

 明楼指了指自己的心,拍了拍阿诚的胸膛。

 

16、【喝醉】

 

明楼从不喝醉,阿诚也不。

但不妨碍他们喝一点酒就开始装疯卖傻。

于曼丽对两位哥哥从来不设防, 三两下就被套出话来。

看着刚刚还在拉着她的手说醉话,现在正襟危坐语带寒冰的两位哥哥,于曼丽冷汗都挤出来了。

“曼丽,别害怕,告诉我们,新年明台不知所踪,他到底想干什么?”

窗外突然一声爆响,震得玻璃直颤。

阿诚飞身抢上将窗帘拉开,之间远处一栋建筑已经化为一片火海。

“是刚刚建好的军需库。”于曼丽细声说。

明楼和阿诚把目光似箭一样的扎在于曼丽身上。

于曼丽为难的说:“明台说了,炸几声,就让两位哥哥给几个红包。”

明楼听着外面跟炮仗似的响声,气的嘴唇都抖了起来。

  

 

评论(57)
热度(923)
  1. 诗酒趁年华琉白evenstar 转载了此文字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