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琅琊榜同人/全员搞笑向】营销战争7

简介:林殊是一个鹰派网络大V,当年因为被人陷害而被梁帝封号。在他抑郁不得志的时候,一位自称为微博自媒体人的“琅琊阁主”找上了他。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叫林殊的大V,而多了一个叫梅长苏的营销号。


Warning:全员暧昧向,CP排列组合,无肉,不喜慎点

文章自带tag:#琅琊榜营销战争#  可订阅看连载


第七集  殿下知道鉴门吗

 

社交网络的发展,就如同一支交响乐队的建立,起初每个人都渴望发声,他们希望自己的声音被世界听到,这个阶段,网络是一篇混乱的战场。之后,人们渴望圈子,希望能找到和自己的声音相近的人,于是,网络就有了社交,兴趣功能,就像乐队逐渐分出了弦乐组、打击乐组,但是如果想要演奏乐章,他们还需要乐队首席和指挥,也就是网络权威。

 

——《大梁网络发展史》  作者:蔺晨

 

当网络大V,起名是个学问,见名如见人,名字就是大V的品牌。

靖王殿下在楼之敬案已经进入一片白热化的时候,改了名字。

新名字叫@耿直的靖王,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直脾气,也对这个名字没说什么,谁也想不到,不到一年的时间,@耿直的靖王这个ID已经变成了人们心中刚正不阿,正义纯直的代名词。

#关注靖王正三观#在话题榜上停留了足足有四天,被话题吸引而关注靖王的粉丝最终成为了靖王夺嫡的最大筹码。

靖王只要发一条微博,靖王府第二天就会收到无数的外卖鸡腿,这些鸡腿被靖王手下全都送进了苏宅,梅长苏熬夜熬的狠,向来不吃这些垃圾食品,打包全送进了蔺晨那里,于是蔺晨在被间接投喂之下,身材日渐丰腴,这都是后话了。

 

靖王改名的时机是梅长苏盘算好的。

梁帝新年头疼两件事,一就是楼之敬的案子,谁来审,第二,就是楼之敬的缺谁来补。太子和誉王自然赶紧递上了自己的人选,梁帝心里是门清的,太子和誉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朝臣们也是闻风而动。可是他们好像都忘了一件事,这天下是梁帝自己的,任你东西南北风,梁帝一呼一吸之间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是时候让所有人想起来这件事了,梁帝琢磨。

梁帝翻翻朋友圈,发现静妃刚刚更了一条:【实用家庭推拿——专治朝廷病】

简简单单的“家庭”二字,让早已铁石心肠的梁帝的心间竟然漾起了一丝温情。

“去看看静妃吧。”梁帝说。

 

梅长苏给靖王发送了一份名单:“这上面的人都是靖王可以结交的。”

靖王半天没有反应。

梅长苏:“殿下,靖王殿下?”

还是没有反应。

梅长苏:“萧景琰,你是不是又去偷菜了!你给我回来!”

靖王抖动了一下。

靖王:“没有,刚刚霓凰郡主找我,说谢谢我上次阻拦越贵妃给她私下里传小黄片。”

 

梅长苏舒了一口气,这件事说来话长,但其实非常简单,霓凰郡主招驸马,誉王和太子自然都推荐上自己的人,霓凰郡主一个都看不上,在这种情形下,越贵妃想出当年太后坑了莅阳公主的那条毒计,借着要和霓凰郡主聊聊家乡,把她加进了一个群,给她手机植了“情丝绕”的木马,趁其不备,开始往霓凰郡主的手机里传黄片。

霓凰郡主顿时冷汗如雨,退出退不了,关机关不上,她知道如果片子传成了,再被太子这帮人宣扬出去,即使自己是被动的,以大梁网上这帮直男癌的尿性,一定会说,好女孩不会无缘无故接收黄片,最后自己必定名节受损。

正惊慌失措之下,靖王就在她眼前出现了。

“霓凰郡主为何如此失态?”

“越贵妃。”霓凰郡主急喘,“她给我传黄片,关不了机。”

靖王殿下把霓凰的iphone6拿过来放桌上,掂了掂自己手里梅长苏刚给的手机,在肾六屏幕上一砸,直接戳烂了霓凰郡主手机的芯片。

“没事了。”

霓凰郡主呆呆的看着自己冒烟的屏幕,又看看靖王殿下手里那部毫发无损连块漆都没掉的手机,直接吓跪了。

“你,你用的什么手机?”

靖王殿下:“一款具有工匠精神的手机。”

霓凰郡主:“……靖王殿下,你突然这么会打广告我有点不适应。”

 

靖王殿下当然不是偶然出现在霓凰郡主那里的,是梅长苏让他去的,梅长苏只告诉他:“霓凰郡主有难。”靖王甚至怀疑,是梅长苏策划的一切。

但之后靖王只要提一个“梅”字,会紧跟着说。

霓凰郡主立刻炸了毛:“靖王殿下,梅先生心心念念为你好,从现在开始,你只许对他好,要宠他,不能骗他;答应他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对他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不许骗他、骂他,要关心他;别人欺负他时,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他;他开心时,你要陪他开心;他不开心时,你要哄他开心;梦里你也要见到他;在你心里只有他。你还有话要说吗?”

靖王:“没……没了。我又不是跟他在谈恋爱,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霓凰郡主:“我不管!我是梅先生的脑残粉,他是一个正直的,善良的,有脑子的po主,你要敢说梅先生一句不是,我就去强国论坛去黑你!”

看着霓凰郡主决然离去,一副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的架势,靖王心里憋屈。

 

靖王匆匆浏览了一边梅长苏的名单:“太子和誉王都偏爱招揽段子手和营销号,你名单上的这些人一个都不是?”

梅长苏问:“殿下知道鉴门吗?”

鉴门指的是微博上的一些签约自媒体人,这些人有人居于庙堂,有人身处江湖,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不编段子,不卖淘宝,只专注的干两件件事,凭借自己强大的专业背景知识做鉴定和科普:@金陵刑部在线背后是刑部侍郎蔡荃,专做法律科普,@户部沈追专做金融普及,@道门网-言阙的道家一哥位置无人能动摇,@音乐人纪王贵为亲王,却在音乐界小有名气。

“你让我结交的这些人,粉都不多,对夺嫡有用吗?”靖王不禁问道。

“现在微博是一滩浑水,段子手一时风头正劲,是因为他们会讨人喜欢,喜欢说人们想听的话,让人在闲暇之余,解解乏。但轮到说正事的时候,就没有他们的事了,人们也不会听信段子手的观点,因为他们不专业。”梅长苏说,“殿下记住,能不能左右舆论,不在于他粉丝多不多,而在于他是不是权威。”

靖王心有所悟手指划过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最后停在了一处,苦笑:

“先生,此人,我恐怕是无法结交。”

“谁?”

“@无敌夏冬姐。”

 

悬镜司素来不参与党争,皆是一派清流,大梁的特大级要案,都是由悬镜司来查,好不偏颇,庆国公的案子,就是由夏冬查出来的。虽然都是品性正义之人,夏冬与靖王却如两条平行线一般,永不相交,原因就在于当年赤焰一案的分歧。夏冬认为当年赤焰军行事如暴民豪无二致,奈何自己的夫君是赤焰前锋,夏冬也不好指手画脚,然而赤焰一夕之间全军覆没,自己的夫君也此后再无声息,夏冬悲愤之下,只能将所有的罪责都推给赤焰军。靖王如何肯让赤焰军背这口锅,两人从此分道扬镳。

 

梅长苏知道靖王的难处,他不着急,他知道,只要能解开夏冬的心结,夏冬自然就能变成靖王的人。

“这些名单上的人,不用委屈陛下招揽讨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靖王殿下只要做好一件事,他们自然会依附殿下。”

“什么事?”

“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靖王殿下看着梅长苏给他留下的这段话,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于是靖王麾下小将列战英,经过靖王的房间时,就听到从里面传出的,杠铃一般的笑声。

 

梁帝闭着眼睛,静妃的小手敲打在他的后背上,让他觉得一天的疲乏都渐渐散去,他舒服了,这才想起静妃:“你辛苦了。”

“此乃妾身本分,谈什么辛苦呢。”

这低眉顺眼,温柔体贴的女人,触动了梁帝心上那根柔软的弦。

“你平时在宫里一个人,不像皇后和越贵妃,身边都有孩子陪着,景琰常在外面巡防,没什么怨言吧。”

静妃有些惶恐的低下头:“景琰是什么性子的人,陛下是清楚的,要是哪天您不让景琰出去巡防了,他倒要觉得自己不受重用了呢。”

梁帝听着非常顺耳,忍不住又多拿此事聊了聊:“听说景琰开微博了。”

“是啊,今早还改了名字,叫耿直的靖王。”

“哈!”梁王大笑一声,“是他,这是景琰的作风。”

梁王心想,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正缺一块像景琰这样水火不浸的铁板,牢牢的插在太子和誉王中间。

 

梅长苏知道,萧景琰只要一改ID,过不了几日,梁帝那边必有动静。而他这里,也该动手了。

梅长苏翻开两块牌子“刑部”和“礼部”,敲打蔺晨。

“蔺大阁主,选一个吧。”

蔺阁主舔了舔手指,翻了一页书:“不巧,我也有选择恐惧症。”

“那就得找个没有选择恐惧症的人来帮我们选喽。”

两人相视一笑。

远在教武场与霓凰郡主评点士兵功夫的蒙大统领突然打了一声喷嚏。

 

 

------

 

这集的微博梗用的很多:

@耿直的靖王就是@耿直的MT,环球时报小编,以用华为MT扬名于世,三观奇正,不偏不倚,专注于打造谣公知脸一百年,日本碰瓷老人这事是他一直在追踪,之后才水落石出。当年与肾六小编一起横空出世以其非凡的嘴炮能力、坚定的态度,正义的三观,强大的逻辑折服一干粉丝,还有粉丝给两位小编定了肯德基和零食投喂以资鼓励。

 

鉴门:鉴门这个名词是@道門網-正统道教网站 发明出来的,大家熟知的有鉴定鱼的@开水族馆的生物男,鉴定蘑菇的@赶尾人,鉴定植物的@飞雪之灵,科普金融的@天涯历知幸,科普公共安全知识和专注抢博物鉴定工作的@江宁公安在线,经常被抢工作的@博物杂志,原本博物杂志的CP @中国国家地理旗舰店,气象科普的@大脸撑在小胸,鉴定尸体的@法医秦明

 

@无敌夏冬姐  说的是@无敌饼干姐  也是三观奇正无比的一位交警同志。

 

下一集:梅长苏,你的马甲掉了


评论(76)
热度(1064)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