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琅琊榜同人/全员搞笑向】营销战争9

简介:林殊是一个鹰派网络大V,当年因为被人陷害而被梁帝封号。在他抑郁不得志的时候,一位自称为微博自媒体人的“琅琊阁主”找上了他。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叫林殊的大V,而多了一个叫梅长苏的营销号。


Warning:全员暧昧向,CP排列组合,无肉,不喜慎点

文章自带tag:#琅琊榜营销战争# 可订阅看连载


第九集  学术明星周玄清

 

“当你买了一件新衣服,你会突然发现全天下都和你撞衫,你买了一双新鞋,就会关注其他人的鞋子配色与你是否相同。你在使用互联网,就有所有人都在使用互联网的错觉。当我们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一件事上的时候,我们的视野就会变的狭隘。”

 

——《琅琊传播心理学》作者:蔺晨

 

谢玉其实很笨,只是他长着一张老谋深算的脸,当他深深望向你的时候,你总觉得他在盘算着什么东西。

但事实上,他用了他人生的大半部分时间在想老婆。

他想,今天来上朝的时候,听说西市刚进了一批南绣的布料,不知道莅阳会不会喜欢,买买买。金陵刚开了一个西疆小馆,抓炒羊肉赞赞哒,哎,莅阳怕腥,算了。南楚使团要到了,啊,听说南楚最近榴莲都下来了,不知道能不能代购,虽然莅阳一直背着我吃榴莲,但是我还是知道了,我要给她一个惊喜。

谢玉一直在神游天外,时不时为了表示自己在听就微笑的点点头。

“臣,弹劾礼部尚书陈元诚,多年来,陈尚书视理法于无物。”

梁帝看了谢玉一眼,发现他在微笑。

梁帝心想,谢侯真是个心宽的人。

“祭礼之上太子应抚皇后衣裙触地,越贵妃虽为太子亲母,但于礼法不合,况嫡庶有别。”

梁帝再看谢玉,谢玉一脸笑眯眯的正在点头。

“谢卿!”梁帝咳了一声,谢玉回神。

谢玉看梁帝,梁帝看谢玉,谢玉看太子,太子看誉王,誉王看自己。

梁帝一拍龙椅。

“你们看什么看,你们是来讨论祭礼project还是来调情的!反正deadline马上就要到了,你们自己看着办!”

谢玉经梁帝这么一点马上知道是誉王用祭礼做文章了,他正想着怎么回话,这时候誉王不阴不阳的说:“我明白太子殿下一片孝心,但是祭礼之上不是过家家,越氏虽为你生母,但是现在也是嫔位……”

谁也料不到,一向狡猾的誉王会甘冒被梁帝厌弃的风险行这一步险棋,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太子竟然动手了。

实打实的,在誉王脸上扇了一巴掌。

如果不是手里没纸笔,谢玉想跪地大写一个“服”顶在脑袋上。

 

“本侯活了40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大脑积水之人。”

莅阳在谢玉门外老远就听见里面摔东西,过了一会儿,停了。

老仆在莅阳身后等着,莅阳回身。

“你找时间跟侯爷说,我刚刚听见他把手机给摔了。你就跟他说,正巧他那土豪金我看着不舒服,下次买玫瑰金的回来。”

“是。”

 

谢玉重重的坐在椅子上,深吸两口气:“还好誉王这次激进了点,把皇上也给恶心了一把。所以皇上定三日之内,在网上举办一场微访谈,让天下大儒来论论礼法。”

卓鼎风:“那我们现在如何?”

谢玉站起来,手掌重重的压在桌子上:“把誉王请的砖家嘴巴给我封死。”

 

“你说什么?”誉王摔碎了茶杯,秦般若跪坐在下首,茶水溅上她的裙裾,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她已经不会害怕,但是她还是心慌。

“我们请的几位公知和砖家,都是学界鼎鼎有名的人物,昨天晚上还都信誓旦旦的保证这次一定倾尽全力,可是离‘微博伦理’还有一个小时了,太子那边的人全都上线了,我们的几个砖家却说,自己的电脑中病毒了,开不了摄像头。”

“般若,我们为此事准备了多久,事到临头,你只有这些能告诉我吗?”

秦般若咬了咬下嘴唇:“殿下先独自撑些时间,我……我去请梅先生。”

 

梅长苏对秦般若的到来仿佛料定了一般,他挂着Q让秦般若稍等,说此事自己成竹在胸,接着就挂了个隐身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秦般若哪里坐得住,连抖了几条信息:“先生,请您解惑。”

对方回话:“美人,别那么心急嘛,笑一个。”

秦般若:“……先生请自重!”

 

梅长苏泡完茶回来,就看见蔺晨一脸淫笑的对着屏幕,再一看自己QQ上留下了无数蔺晨调戏小姑娘的印记。

“蔺晨,你别忘了你现在顶的是我的皮!”梅长苏扣住蔺晨的脖子前后摇动。蔺晨还不忘发最后一句:“么么哒。”

梅长苏踹走蔺晨:“秦姑娘对不住,是我家萌宠占了我的键盘。”

“萌宠?回忆专用小飞流?”

“哦不,比那个肥一点,现在还没开始推广,等过了4月你就能看到了。”

蔺晨一巴掌拍到梅长苏脑袋上:“怎么说话呢?”

梅长苏一缩头躲过去:“你不是看不上景琰那身衣服,要给他去做形象设计吗,怎么这么闲?”

蔺晨打了个哈欠:“衣服都做完以你的名义送到靖王府了。”

梅长苏眯眼:“我很奇怪,明明和萧景琰一起长大的是我,为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你全知道?”

蔺晨闲适的靠在软垫上,扬眉:“因为我是琅琊阁主,你是我手下的营销汪。”

梅长苏哼了一声:“知道三围就已经够奇怪的了,连腿长和腿内尺寸都知道,喂……你们俩不会背着我有过苟且之事吧。”

“这是试探我呢?”蔺晨微笑,洁白的虎牙上都泛着光,他捏着扇骨,一折一折的展开扇子,“梅长苏,我蔺晨想要瞒着你的事,你就算挖一辈子都挖不出来,所以你用不着再试探了,我只能告诉你,这条路走到最后,一定能为你赤焰军昭雪,你走是不走?”

梅长苏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转过头,避过蔺晨那过于危险的目光。

 

 “谢玉雇了天泉的水军堵了你方砖家的路,而我们完全可以另辟蹊径。”梅长苏打下这行字。

秦般若挺直了身体:“愿闻其详。”

梅长苏:“当我们所有人都在为争夺新媒体网络舆论阵地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忽略一件最显而易见的事。”

秦般若:“什么?”

梅长苏:“信息传播最普及的方式,其实是电视。”

 

誉王被一群腐儒书生围困的焦头烂额,明明知道他们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自己却没有丝毫办法,进,一不留神就会落入语言陷阱,退,对方又穷凶极恶咄咄相逼,誉王死咬着牙顶着,他相信秦般若,他相信梅长苏,更重要的是,他不能低头,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你这次低了头,以后就永远没有抬头的机会了。

突然,秦般若上线了,塞给他一条链接。

“这是什么?”

“大梁科教频道百家讲坛的直播。”

誉王来不及细问,直接把直播粘贴进微访谈里。

然后点开一看。

大梁学界大儒,以品评历史而名震宇内,素有学术超女,百家讲坛三杰之称的周玄清老爷子,仙风道骨的立于讲坛。

周玄清缓缓开口:“今天,我们来讲一讲礼法。大家知道,太子,在祭礼上,一直抚的是越贵妃的衣裙,在礼部的沉默下,这件事从来没有人提出过质疑。”周玄清一顿,阅尽沧桑的双眸爆发出精光,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背景板上的“论礼”二字仿佛迸发出金色的光芒,将这位当代大儒包裹成金身。

周玄清一字一顿:

“杯!具!啊!”

 

太子殿下请来的当代大儒里,也有些颇有分量的,但是有分量的却不如周玄清知名,知名的不如周玄清声望高,毕竟周玄清是百家讲坛上混出来的学术大拿,第一个把晦涩的论文史据讲的如同评书一般精彩的大儒,大梁上上下下有崇拜他的,有讽刺他作秀的,但是再没有一个大儒能盖过他的名声。

誉王好笑的瞧着那群腐儒灰溜溜的败走,想象着太子殿下那知道消息之后气急败坏的模样,觉得此时当浮一大白。

可是誉王忘了,人在高兴的时候,就容易犯错。

 

太子正在气头上,谢玉也不明白,这位早已经不出山的周玄清,怎么会如天降雄师一般,恰恰就在这个当口,论起礼来,还处处捉着他们的七寸打。

就在这时,谢玉收到了一条匿名消息:

“刑部,何文新,替死鬼。”


----

这一章周玄清老爷子的梗,看过百家讲坛的人应该知道……这张标志脸。



提醒一下:此文,用的都是琅琊榜的梗,但是故事走向,与琅琊榜会有不同。

蔺少主,只不过是他真实身份的另一层皮。猜猜他真实身份喽~

评论(68)
热度(781)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