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琅琊榜同人/全员搞笑向】营销战争20

 

 

简介:林殊是一个鹰派网络大V,当年因为被人陷害而被梁帝封号。在他抑郁不得志的时候,一位自称为微博自媒体人的“琅琊阁主”找上了他。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叫林殊的大V,而多了一个叫梅长苏的营销号。

连载: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583897

 

 

第二十集  舆论危机

 

“别太相信巧合。当你说出的观点与别人不谋而合时,这个观点或许是被人早就灌输给你的。”

 

——《琅琊传播心理学》作者:蔺晨

 

望着连脚步都踉踉跄跄的誉王,靖王忍不住伸手去扶。

誉王却狠狠的甩开他。

誉王:“七弟,没想到最后赢的是你。”

靖王神色淡漠:“誉王兄,我从来就没有与谁争过,我只是做我自己,只是,做的更好。”

誉王冷笑了一声,顶着一脸血,离开了王宫。

“靖王殿下,学有所得,融会贯通,在下这个西席没白当。”蔺晨拂去那并不存在的汗,笑容可掬。

“大哥。”萧景琰面对蔺晨反而是谦恭的一退,仿佛还是那个跟在明楼身后的弟弟。

“没有什么想问的吗?”蔺晨问。

萧景琰揣摩了一瞬,终于问出他内心深处的问题:“梅长苏在哪儿?”

蔺晨被这意料之外的问题问住了。

良久,他用欣赏的目光打量了萧景琰一遍:“看来是我低估殿下的眼力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梅长苏?”

萧景琰苦笑着摇摇头:“梅长苏不是林殊吗?”

“原来殿下早就知道,却为何不揭破呢?”蔺晨一时心头五味杂陈。

萧景琰却未回答: “大哥今天既然顶着梅长苏的马甲进宫,想必和小殊也是熟识吧。请代我转告他,离赤焰翻案之日,已经不远了。”

蔺晨稍一皱眉,高湛的声音出现在两人身后:“殿下,蔺先生,圣人请两位进去说话。”

 

经历一场大变后,梁帝眉宇间有些阴郁,一瞬之间竟然苍老了数倍。

萧景琰安静的站在阶下,等待着梁帝最终的决定。

梁帝滑动了几下手机,在萧景琰的关注里找到了蔺晨的号,他收起手机,缓缓道:“景琰,朕老了。”

萧景琰没有想到梁帝憋了半天竟然只有这句话,刚要说些什么,梁帝挥手打断他:“这个国家,朕必须交给你了。你回去准备吧,无论你自己怎么想,东宫之位,是一定会落在你的头上的。”

萧景琰立刻跪地叩谢。

“但是……”梁帝指着蔺晨,“我不想让天下人查出来,我的太子与一个营销号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如果你想当这个太子,你就立刻给我取关蔺晨!”

 

誉王回到王府,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秦般若看着焦急万分,左问右问,却不知发生了何事。

誉王处理了伤口,万念俱灰:“般若,玲珑公主是谁?”

秦般若关切的眼神突然变了:“殿下,您知道红袖招的事了?”

誉王:“你们是滑族的复辟力量,想要脱离大梁独立,不是吗?”

秦般若:“的确,但是我选择了您做主子,您不知道为什么吗?”

誉王:“我的确想知道。”

秦般若:“当年玲珑公主助梁帝荣登大宝,梁帝即位之后,当初许诺给玲珑公主的条件一件都没达成,玲珑公主这才率领我滑族人反叛,却被赤焰军一举剿灭。于情于理,滑族一点错都没有,却落得国破家亡,难道我们不该复仇?”

誉王震惊。

秦般若定定的看着誉王:“作为玲珑公主的儿子,您就是我们的希望。”

 

“儿臣。”萧景琰一字一顿,“绝不取关。”

梁帝大怒:“你……”

萧景琰:“曾经有人对我说,我有情有义,为什么就是没有脑子。我想父王也想这么问我吧。父王想说,做东宫储君,未来就是大梁皇帝,当皇帝,要万事以国家利益为先,必要时,就要绝情绝义,是吗?”

梁帝:“你既然知道,为何不做?”

萧景琰:“因为孩儿分的清什么是大梁的利益和自己的利益。如果蔺先生和那个秦般若是一样对大梁怀有异心之人,儿臣绝不悖逆父皇之命。而现在,蔺先生身家清白,私德无亏,只不过是个营销号而已,就算让儿臣名誉受损了,又与大梁何干!”

梁帝:“你的意思是说,朕就分不清了?”

萧景琰这一步踏的极险,他在一步步的探测梁帝的底线,就在这一刻,他双股战战,却咬牙坚持着不臣服于梁帝的威吓。

就这一次,决不能低头。

萧景琰没有再反驳梁帝,只一味重复着自己的决定:“儿臣,绝不取关。”

整个王宫的人都噤若寒蝉,只听得见梁帝愤怒的粗喘声。

高湛也摸不准最后靖王会落得什么样的结局。

突然一个微博提示音打破了僵局,蔺晨不好意思的拿出手机:“抱歉抱歉,我忘了关静音了。”

蔺晨不顾梁帝快要瞪出来的眼睛,迅速翻了一遍微博,扭头就走。

梁帝:“大胆,你去哪儿!”

蔺晨:“皇上不看看微博嘛,你的好儿子反了。”

 

誉王发表了一篇社论,将当年玲珑公主与梁帝之事添油加醋的写了一番,声情并茂,宛若当年亲观,这是梁帝最见不得人的一段丑事,竟然就这么被堂而皇之的写了出来,署名的还是自己的亲儿子。

梁帝本打算训斥誉王一番,将他囚在王府几天就外放,像献王一样。毕竟是亲生儿子,梁帝是下不去手的。他却没想到誉王本来就是抱着得不到皇位就鱼死网破的想法,想要将他也拉下马。

誉王的这一篇社论一出,引起整个大梁的轩然大波。梁帝感觉自己这个宝座的四脚,正在被一群疯狂的白蚁啃噬。因为当年玲珑公主一事,他坐上这个宝座的正当性已经被完全推翻,暴露在民众眼前的,是一个靠着女人上位,却忘恩负义的男子。

 

蔺晨回来了,众人纷纷围上去检查蔺晨有没有什么好歹。

蔺晨表情凝重:“誉王反了。”

众人哗然,纷纷打开微博刷新今天的新闻,然后他们看到的誉王的社论。一时间议论声像洪水一样淹没了整个房间。

梅长苏在一片交头接耳声中镇定的看着蔺晨,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计划,众人也逐渐安静下来。

蔺晨比了一个手势:“下面我说三件事。第一,梁帝当初获取王位手段不正,私德有亏,如各位所见,誉王条陈句句在理,琅琊阁向来光明磊落,此时为梁帝辩护,未免落了下乘。第二、现在誉王是企图分裂大梁势力的代言人,无论他怎么有理,这一性质绝不会变。所以,我们必须将舆论必须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要警惕有人别有用心扩大攻击范围,误伤了整个朝廷,尤其是靖王。”

梅长苏明白了蔺晨的意思——必须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梁帝个人,而非大梁朝廷这个组织,否则,这将是一次非常严重的思想倒退危机,轻则让大梁朝廷失去公信力,重则引发内乱,民不聊生。

想要平安度过此节,引导舆论的时间,方式,都要拿捏精准,收放自如。这需要非常强大的舆论操控手腕才能做到。

蔺晨和梅长苏相视一笑。

“这一场战役,就是我们胜利的前奏。”

 

这一场骂战持续了将近一个星期,琅琊阁与红袖招无数次交锋,最后互相都亮了底牌,红袖招挑起无数旧事,揭破梁帝治下官吏贪污,鱼肉百姓之事,直言大梁朝廷无药可救。琅琊阁拿出沈追对私炮房的调查进度,直指私炮房一案为誉王作乱,红袖招早有不轨之心,造成无数伤亡。舆论一会儿偏向朝廷,一会儿偏向滑族,网络硝烟四起,大梁子民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思想混乱之情形。

就在两边都陷入胶着之时,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大梁皇帝欲禅位于太子,而这位太子的新人选,就是靖王。

在这场骂战之中,网民的矛头基本上都对准了朝廷和梁帝,却少有人说半分靖王的不是,不是没有人想扒靖王的黑历史,但靖王在人面前,干净的仿若一张白纸,让人找不到污点。

这一消息,成功转移了大部分人的视线,对于大多数网民来说,主要责任人的退隐,基本意味着整场事件将要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每一个参与了骂战的网民都得到了满足,因为他们认为,是自己推动了大梁朝代更迭的历史。

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每一次发声,说的每一句话,背后都有一双手在操控着,他们如同吊线木偶一样,在台前叽叽喳喳的手舞足蹈,却不知道一切戏码都早已安排好。

 

萧景琰没想到有一天自己面对梁帝时,也会有谈条件的资格。可事实是,他真的有,因为此时梁帝已经退无可退了。

梁帝需要传位给一个继承人来摆脱现在的窘境,而这唯一的继承人,就是他靖王。

当王位唾手可得时,萧景琰却将它轻轻推开了。

“父王,儿臣,有要事禀报。”

梁帝已经不想再纠缠:“说吧。”

“罪犯谢玉被逮捕时,曾招供,当年伙同夏江,栽赃赤焰军,致使赤焰军7万人一夕封号。儿臣这里有谢玉招供原版录音。”

梁帝静静的听着靖王的条陈,满朝文武接连跪地请求梁帝彻查当年赤焰之案。梁帝冷笑看着自己这个儿子,他仿佛看到一只蛰伏已久的幼虎,终于亮出了自己的爪牙。

“太子。”梁帝听见自己的声音问,“你的这些证据,是谁给你的?”

萧景琰已经胜券在握,他亮出了自己珍藏了许久的底牌:“江左盟盟主,梅长苏。”

 

 

评论(6)
热度(517)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