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06-10

第六集

06-1

李熏然开启编瞎话模式,他做警察这么多年,深谙说谎的技巧,真的假的搀着来。

李熏然:昨天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在野外游荡,哎呀,穿得破破烂烂的。

胡八一:对,脚都烂了。

李熏然:披头散发的,全身都臭了。

胡八一:所以我们把他带去洗浴中心了。

李熏然:帮他洗了身子。

胡八一:还洗了头。

李熏然:头发太多,就给他梳了个丸子头。

胡八一没话接了,两手一挥:嗒哒~~~

李局长看两人说相声似的一唱一和。

萧景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桌上的鸭子咽口水,也顾不得李熏然他们说的真话假话了。

李局长和蔼的问:孩子,你是不是饿了,赶紧吃点东西吧。

萧景琰终于吃到了复活后的第一口饭。

他想:啊,这个夏江,人还是不错的嘛。

 

06-2

李局长点了根烟,烟雾缭绕,李局长长叹了口气。

李局长:熏然,虽然你妈走的早,但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妈的事情。

李熏然觉得自己真的挺坑爹的,但是萧景琰的事情真没法用唯物主义去解释。

李局长: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这辈子就你这么一个,真的,你别乱想。

李熏然眼睛红了,默默点头。

然后萧景琰打了个嗝。

萧景琰吃饱喝足:嗯,他不是我爹。

李熏然和胡八一都用小眼刀飞过去,怕萧景琰胡说八道。

萧景琰非常淡定:我也不记得我爹是谁。

李熏然和胡八一觉得这粽子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

看着萧景琰水汪汪的眼睛,李局长一颗慈父之心泛滥了:原来是这样...这孩子真可怜,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你爹。

 

06-3

李局长去阳台给亲戚打电话核实情况去了,看到底是哪家有孩子丢了的,问了一圈下来,全无线索。

李熏然擦着冷汗:总算这一关算过去了。

胡八一问萧景琰:你说那夏江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他不是坏人吗?

萧景琰对李熏然说:你爹是夏江转世。但人转世了,上一辈子的债就应该一笔勾销,是我执念了。这辈子他养大你,算是还了上辈子的债了。

胡八一:都说儿女是爹妈上辈子的债,这句话真没说错。

萧景琰刚端起汤圆。

李局长回来了:都凉了,别吃了。

萧景琰恋恋不舍地放下汤圆。

李局长:我都问过了,我现在认识的亲戚里,没有人丢过孩子,至于谁家有没有私生子,这事我不好问。孩子,既然你跟熏然这么像,也是跟我有缘,这样,我认你做干儿子,你叫我一声干爹吧。

萧景琰看上去整个人都要碎了。

胡八一咬着下嘴唇憋着笑,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06-4

萧景琰呆滞了。

李局长:都快到中午了,一会儿带你出去吃,你在外流浪这么多年,这次吃点好的,熏然最爱吃秃黄油拌饭,你也尝尝。

李熏然眼睛亮了。

萧景琰问李熏然:秃黄油拌饭是什么?

李熏然:就是蟹黄拌饭。

萧景琰扭头:干爹,什么时候走?

李局长喜笑颜开。

胡八一觉得自己小看了千年粽子的脸皮厚度。

 

06-5

胡八一:熏然,我也想吃秃黄油拌饭。

李熏然:吃你的骨灰拌饭去。

 

06-6

萧景琰一路上好奇宝宝一样问这问那,左看右看,看在李局长眼里,觉得现在的萧景琰就像当年的他刚从乡下进城一样,感觉什么都是新鲜的,李局长问了萧景琰不少事,但是萧景琰能搪塞就搪塞过去,到后来,李局长知道萧景琰不愿意讲,也就不问了。

都说饱暖思淫欲,萧景琰酒足饭饱,开始想他的皇后了。

萧景琰趁李局长去结账,拉李熏然的袖子:问你一件事。

李熏然:什么?

萧景琰:你能不能帮我找我的皇后。

李熏然:我也问你一件事。

萧景琰:你说。

李熏然:你皇后真跟胡八一长一模一样?

萧景琰:对啊。

李熏然:你能废后吗?

 

06-7

李局长回来,发现萧景琰和李熏然哥俩聊得还挺开心,场面异常和谐。

就是萧景琰这丸子头,忒碍眼了。

李局长:景琰啊,我带你去熏然常去的理发馆,给你弄个新造型。

萧景琰眨眼:新造型,什么意思?

李熏然赶紧把萧景琰往李局长身上推:爸,你带景琰先去,我去超市!

 

06-8

萧景琰抱着门,理发师在后面拿着剪刀左右为难。

萧景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剪,不能啊——

理发师一叉腰,指着李局长:你是不是他爸?

李局长:我是。

理发师;能不能剪?

李局长:能,就是剪好看点。

理发师:哎呦,你儿子头我都剪过多少遍了,你说好不好看?

李局长:好看,好看。

理发师:那我先把这个辫子剪了啊。

“咔嚓。”

“啊——”

李熏然抱着刚买的爆米花跑进来:怎么了怎么了,我错过什么了?

 

06-9

萧景琰回到家,霸占了李熏然的床,裹着被子缩成一团。

李熏然:行了,这头你早晚要剪,就算是粽子也得适应一下现代生活啊。

萧景琰不吭气。

李熏然:你不是要找你的皇后吗,我帮你。

萧景琰终于翻身坐了起来:找到了你不逼我废后?

李熏然:陛下,我逼得动吗?

萧景琰想了想,觉得也对:那你怎么找?

李熏然:你骗胡八一下墓,上来以后我捉他个现行,发布全国通缉令,就能找到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了。

 

 

第七集

07-1

萧景琰犹豫。

萧景琰:你是警察吧?

李熏然:对。

萧景琰:是不是跟刑部差不多?

李熏然:嗯一样的。

萧景琰一拍床:你这是制造冤案!我是大梁皇帝,岂能容你...

李熏然:哦,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胡八一为什么从你的墓里出来?

萧景琰:...他去盗墓了。

李熏然:所以我不是制造冤案,我是在他有犯罪事实的基础上,给了他一个二次犯罪的机会。

萧景琰:可是他已经打算金盆洗手了。

李熏然发出低音炮一样的笑声:呵呵呵呵呵呵呵他尿盆洗手我也不信。

 

07-2

李熏然:你干不干吧?

萧景琰:不干。

这时候门铃响了,李熏然开门,胡八一站在外面。

胡八一看见萧景琰。

胡八一:啊哈哈哈哈怎么剪成这德性了。

李熏然啪把门甩到胡八一脸上,转头问萧景琰:你干不干?

萧景琰:干。

 

07-3

萧景琰:胡八一,我想找我的皇后。

胡八一:不是我不帮你找啊,帮你找到了怎么样呢?我有什么好处?看你们俩腻腻歪歪刺激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萧景琰往沙发上一靠,眼珠转了转,胡八一后背凉了凉。

萧景琰朝胡八一勾了勾手指。

萧景琰:胡八一,你知不知道琅琊阁主的墓里有什么?

胡八一想了想:我下去的时候,只见几具干尸,杀了两条怪蛇怪鸟,没见过别的东西。

萧景琰:敢不敢再下一次?

胡八一赶紧后退:不行不行,我不倒斗了。再说了,你那都不是皇陵,能有什么东西啊?

萧景琰冷笑一声,手一背:琅琊阁汇宇内奇英,聚天下至宝,他一座琅琊阁的财力,可顶得上我半个大梁。你觉得这说明什么?

胡八一:原来,你们大梁这么穷。

 

07-4

萧景琰最后一丝愧疚感也消失了。

李熏然在胡八一背后默默点了个蜡烛,心里给他点了个赞。

 

07-5

萧景琰:不是里面没东西,而是你根本没挖到。

胡八一:胡说,我连你都挖出来了,可见是挖到了主墓室,但半个陪葬品的影我都没找到。

萧景琰:因为放陪葬品的墓室机关在我和阁主的棺里,你不摸怎么开?

胡八一:我刚一碰你你就起尸了,你还怪我没摸到机关?

胡八一偷瞄了一眼李熏然,压低了声音。

胡八一:我带你下墓,我能拿什么?

萧景琰:这就不好说了,如果挖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我记得我下葬的时候,有一个鸽子蛋大的珍珠...

胡八一抱住萧景琰的大腿。

胡八一:祖宗,我包接送,几点走?

 

07-6

胡八一这个人比较谨慎,他很快就想出来不对劲了。

胡八一:不对,下墓完全可以你一个人下,你一个粽子又不怕尸又不怕死,干嘛要拉上我?

萧景琰很淡定:跟你说过,琅琊阁主擅机巧之术,对吧?

胡八一点头。

萧景琰:所以我会迷路。

胡八一表示活了这么大第一次见过会在自己墓里迷路的粽子。

 

07-7

李熏然晚上非常“识时务”地去加班了,胡八一备好常备工具,捎上两把枪。

胡八一:看好,准星,握把,瞄准,打。

萧景琰一拿起枪,胡八一一个匍匐就倒地了。

萧景琰:何必行此大礼啊?

胡八一:你...你别拿枪对着我,我刚拉了保险。

萧景琰默默地把枪放了回去。

胡八一:祖宗,你反正不怕鬼,还是我拿着吧。

萧景琰:这东西到底干什么用的,为什么这么害怕?

胡八一从网上下了个视频,给萧景琰看。

萧景琰:不行,不能用!万一打到皇后怎么办?

胡八一:你们粽子又不会死,受了伤吸吸阳气不就...不对!

胡八一突然想起来下了墓以后只有自己一个活人。

胡八一:我不跟你去!!!

 

07-8

李熏然在野外等了一晚上。

屁都没等到。

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回家了。

一推门看见胡八一和萧景琰围在桌子前面,看早间节目。

喝着热腾腾的豆浆,吃着夹肉的火烧。

胡八一瞧见李熏然:熏然,我刚买的早点,过来吃点,熬夜加班辛苦了啊。

李熏然愤然甩上了卧室的大门。

 

07-9

萧景琰推了推裹在被子里的李熏然。

萧景琰:别生气了。

李熏然一屁股坐起来:你知不知道——

李熏然想起来胡八一在外面,压低了声音。

李熏然:我昨天一晚上没睡就等你们了,你们怎么回事?

萧景琰:胡八一他怕鬼。

李熏然爆种了:你骗鬼啊!!

 

第八集

08-1

事情就僵在这儿了。

萧景琰琢磨了一会儿,跟李熏然耳语了几句。

李熏然:你不是最讨厌制造冤假错案吗,你能干这事儿?

萧景琰又耳语了几句。

李熏然咬了咬牙:干了!

李熏然从床上爬起来一推门。

李熏然:胡八一!

胡八一:干啥!

李熏然:我们去下斗!

胡八一眼皮开始突突突突狂跳。

 

08-2

胡八一抽着烟啧啧:李熏然啊李熏然,我以为也就我这头大褶子多看起来老奸巨猾像汉奸的人才会去下斗,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

李熏然冷笑:刚才萧景琰跟我说了,他要回去找琅琊阁主,你不陪他下去。他没办法就求到我身上来了。

胡八一:你就同意了?他有没有跟你说...陪葬品的事?

李熏然:说了。

胡八一一敲桌子:连人民警察都陷落了,我为我国的公职人员的素质而担忧。

李熏然:我下斗,就是为了看着你不让你碰这些陪葬品。

胡八一手一抖,烟灰烫了手。

 

08-3

胡八一火速去质问萧景琰。

萧景琰:那怎么办,你又不跟我下斗。

胡八一:你也真大方,知道不知道你的那些陪葬品全都倒出去,你现在就能当亿万富翁。

萧景琰:人要钱,是为了更好地活着。以前我要钱,是为了治理国家。现在我一不算活着,二这个国家也不是我的,我要陪葬品干什么?

胡八一气得直吸气。

胡八一:我想更好地活着啊!

萧景琰又朝他勾了勾手指,胡八一凑上去。

萧景琰:所以我不介意你偷摸走一两件。

胡八一:祖宗你同意?

萧景琰:摸走了分我一半,不然我就告诉熏然。

胡八一:...刚才那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到底是谁!

 

08-4

一整个下午李熏然都在补眠。

胡八一去买李熏然那份的装备,萧景琰没事干,就跟着一起去了。

两人经过超市。

萧景琰第一次体会到了试吃的快乐。

两个人离开的时候,胡八一背了足够吃三个月的零食和一个今天晚上要用的手电筒。

 

08-5

胡八一生无可恋地开着车,萧景琰吃着薯片,看着窗外的风景。

突然萧景琰大叫了一声:停!

胡八一吓了一跳猛一刹车,萧景琰已经跳下去了。

胡八一:哎呦我...我下次就该让他绑安全带!

萧景琰呆立在一个旅行社前,外面的广告牌上写着巴黎蜜月双飞六晚七日游。

萧景琰看着塞纳河的照片,眉头紧拧。

胡八一:粽子想旅游了?

萧景琰:这个地方,我认识。

 

08-6

萧景琰对胡八一说:我要去这里。

胡八一:祖宗,你有钱吗?

萧景琰:晚上摸的陪葬品你三我七,不然我告诉熏然。

胡八一呸了一声:你你你全要了算了!

 

08-7

旅游经理看外面两个人盘旋不去,赶紧出门迎出去。

旅游经理:两位先生,是要去哪儿啊?

萧景琰指着“巴黎蜜月双飞”。

旅游经理看看胡八一,看看萧景琰,恍然大悟。

旅游经理:哎呀呀,恭喜二位,恭喜二位。巴黎,浪漫之都,太会选了!

胡八一:嗯?你误会了,我是...

旅游经理:哎呀我懂得我懂得,我没有别的意思。其实如果蜜月的话,我还想给你们推荐旧金山,你们这个时候去,刚好能赶上参加那个什么...Gay Pride Parade!

萧景琰:他说什么?

胡八一:就是宣扬平等,反对歧视的游街。

萧景琰:哦,很好啊,带上熏然一起去吧。

胡八一看着旅游经理一脸“我懂”的表情,什么都不想解释。

 

08-8

最后胡八一拿着一堆花花绿绿的宣传广告,带着萧景琰回车上来。

萧景琰拿着笔,把自己熟悉的地方都标了出来。

胡八一瞄了一眼,巴黎,维也纳,莫斯科。

胡八一:这些你都有印象?

萧景琰点头。

胡八一:别装了,其实你就是看着图片好看,想去看看对不对?但是找不着好理由,就说你有印象,好让我们带你去。

萧景琰也没理胡八一,看着莫斯科红场的图片出神,然后突然冒出来一句:

“Да здравствует большевистская”

“卧槽!”胡八一一脚刹车靠在了路边,冷汗刷刷刷地往外冒。

胡八一僵硬地扭过去脖子看萧景琰。

胡八一:你刚刚说了什么?

萧景琰摇头。

 

08-9

李熏然迷迷糊糊地睡着,手机开始在裤兜里震,他摸来摸去,翻出了手机。

李熏然:胡八一你们能不能让我睡两分钟。

然后李熏然听见那头胡八一快要哭出来的声音。

胡八一:李熏然,你祖宗会说鸟语了。

 

第九集

09-1

李熏然比了一个数。

李熏然:这是几?

萧景琰:一。

李熏然:鸟语怎么说?

萧景琰努力想了想:吱!

李熏然不信任地看胡八一:这叫会鸟语?

 

09-2

胡八一跳起来:他刚真说了!还有卷舌音的。

胡八一对上萧景琰木然的脸:你承认不承认?

萧景琰:恩,我真说了。特别长的一句。但是我不确定是不是鸟语,先生没教过。

胡八一:你家皇后还会说鸟语?

萧景琰:对啊,他是鸽子精。

胡八一:所以说,你的皇后还是个鸟人?

胡八一使劲消化下去这惊天大秘闻:那我呢?

李熏然快要笑晕过去了:你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

 

09-3

胡八一凌乱了。

萧景琰突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李熏然你看他多好骗。

胡八一悲愤:你耍我,为什么耍我,我才是那个把你挖出来的苦力!

萧景琰:因为先生不好骗,所以骗骗你找一下成就感。

胡八一:你还知道成就感?

萧景琰:恩,刚学的新词。熏然教的。

胡八一:怎么教的? 

萧景琰开始当复读机:成就感,愿望与现实达到平衡产生的一种心理感受。例如,如果有一天能把胡八一关进去,判个十年八年,我就特别有成就感。

胡八一扭头大骂:李熏然!你狼心狗肺!

 

09-4

胡八一自然不敢拿李熏然怎么样,他跑到墙脚画了个圈圈,回来了。

胡八一:反正你说了鸟语了,你重复一遍。

萧景琰:我不记得,就是好像突然脑子里蹦出来一句词,过后就忘了。

胡八一一拍脑袋:刚刚你是看着广告图片说出来的,我给你找。

胡八一手忙脚乱地从一堆零食袋里翻出旅游广告。

李熏然看着宣传单上的几个大字“巴黎蜜月双飞”,拿起一袋薯片扣在了胡八一的头上。

李熏然:胡八一,你休想打景琰的主意!

 

09-5

李熏然追着胡八一扔薯片,胡八一躲来躲去,衣服领子里全是薯片碎渣:都是误会!!是他先看上的!萧景琰你说句话!

萧景琰:嗯,我就是在路边看见这个东西觉得上面的风景很眼熟。胡八一没有说要带我去。

李熏然抓起一把薯片,泄愤似的吭哧吭哧吃了。

萧景琰一拍头:不过胡八一说旧金山有个Gay Proud Parade,我们一起去吧。

李熏然:胡八一!!

李熏然拆了另一包薯片继续扔胡八一。

萧景琰若有所思:刚才我是不是说鸟语了?

 

09-6

胡八一用李熏然的电脑给他在网上调出伟大的俄罗斯文学和艺术纪录片给他看。

“伟大的十九世纪俄罗斯音乐与绘画艺术,是欧洲艺术史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萧景琰看得津津有味,胡八一和李熏然看得昏昏欲睡,李熏然开始打呼噜,脑袋一歪,搁在胡八一肩上睡着了。

“观众朋友们,我们下期再见。”

萧景琰:啊,胡八一,没了没了。

胡八一:什么没了?哦,5秒以后就下一P了等着吧。

胡八一推了推李熏然:里屋睡去,别跟这儿眯着。

李熏然半醒不醒地起来,行尸走肉一般地往里屋走。

萧景琰兴奋的看着又亮起来的屏幕:播了播了!

胡八一:祖宗别这么兴奋,现代科技,熟悉熟悉就好了。

屏幕黑白,历史资料影像,一个大全景,里面的俄罗斯人穿着军装,背着长枪,列阵穿过莫斯科红场。一个近景,军人们对着镜头,嘶吼...

萧景琰突然站起来:乌拉!

李熏然脚一打软撞在了门上,彻底清醒了。

 

09-7

李熏然揉着鼻子,严肃地看着萧景琰。

这只粽子会说俄语。

李熏然:你会说俄语。

萧景琰:不是鸟语吗?

李熏然:你再说一遍。

萧景琰:乌拉~~

李熏然冲胡八一点了点头:我确定是俄语,还会别的词吗?我估计你说俄语是靠记忆画面触发,你好好想想,把自己带进一个情景...

萧景琰闭上眼睛使劲想了想,记忆深处的图像被挖了出来。

雪,他坐在一扇窗前,看着屋外的大雪纷扬。一间屋子里,周围全是人,他们有的与自己一样,黄皮肤,黑头发,黑色眼珠,有些人像是番邦人,高鼻梁,金发,碧眼。

一个人走进来,留着短短的胡子,他头顶上悬挂着一面红色的旗帜,上面画着镰刀和斧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他也是,他们一起说:

“Да здравствует большевистская”

 

09-8

胡八一跳起来:就是这句!!

李熏然拨通了简瑶的电话,开了免提。

李熏然:瑶瑶,你能懂俄语吗?

简瑶:一点点。

李熏然:你帮我听听这句话什么意思?

李熏然让萧景琰凑近,说了一遍。

简瑶那头听见的是和李熏然一模一样的声音说了一句俄文。

简瑶:熏然你念俄语真好听。

胡八一:我也觉得好听。

李熏然踢了胡八一一脚,胡八一赶紧躲得远远的。

简瑶:这句话的意思是...

三人屏住呼吸。

“布尔什维克万岁。”

 

09-9

胡八一和李熏然缓慢地扭过脖子盯着萧景琰。

胡八一:你一个上千年的粽子,觉悟竟然这么高?

萧景琰:什么觉悟,我怎么了,布尔什维克什么意思?

李熏然:布尔什维克是苏联的无产阶级政党,恭喜你,萧景琰同志。

李熏然握住萧景琰的手。

李熏然:你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了。

 

PS:简瑶——《他来了,请闭眼》中的女主角,与李熏然是青梅竹马。

 

10

审核成谜的第十集,PC端可看

评论(28)
热度(718)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