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16-20

第十六集

16-1

李局长看着面前的通缉令。

李局长:熏然,解释一下。

李熏然:是这样的,爸。

李局长眼睛一瞪。

李熏然退缩了:局长,我通缉的这个人,就是我们一直以来追寻的盗墓贼胡八二。

李局长:啊?

李熏然: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当年由于一次误诊,胡八一的爹妈以为他们只有一个孩子,没想到这一胎,竟然是双胞胎...

 

16-2

那是一个雨夜。

窗外雷声阵阵。

唰啦——

雷公怒吼,天边乌云滚滚如天兵压境。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胡八一落地了。

屋内的女人并没有停歇,她继续尖叫着。

男人惊慌失措地大吼,刚诞生的胡八一嚎啕大哭。

一道闪电劈过,照亮了房间,又一道婴儿的啼哭声响彻云端。

女人的声音弱了下去,男人跑到床边。

男人跑到床边接起了孩子,慈爱和忧虑的表情同时浮现在他的脸上:

“只生一个好啊。”

 

16-3

我叫胡八二,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

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

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

那个人,就是胡八一,我的孪生哥哥。

因为一场B超意外,我不在计划生育之内,从生下来开始,就无法活在阳光下。

既然无法光明正大地活着,那我只好成为暗影中的王者。

呜哈哈哈哈哈哈。

我十岁离家出走,去学了一门手艺,从此成为了摸金校尉。

下斗数千,摸宝无数,我知道警察在追缉我,但是他们永远不可能追到我,我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他们只会追到我的孪生哥哥。

胡八一。

 

16-4

李局长:你讲完了?

李熏然:嗯。

李局长:...

当天下午,经过李局长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然后李熏然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李熏然:爸爸爸,别打了,不许揪头发,发际线发际线——

李局长一边打一边骂:你个臭小子,这么会编为什么不去写小说啊,我办过的案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你还敢骗我,我让你骗我!

李熏然:爸,我不敢了,你听我说,胡八二真的存在的,你听我解释。

 

16-5

我叫胡八二,因为刚刚的故事没有骗过火眼金睛,耳聪目明的李局长。

所以我的身世变成了这样。

在一个雨夜,我出生了。

当年家庭穷困,家里的锅都要揭不开了。

我的父亲看着两个孩子犯了难,最终狠心抛下了我。

我在另一个家庭里茁壮成长起来。

我和原来的那个家庭永远失去了联系,但是,谁在乎呢。

我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16-6

李熏然怏怏地把被踢翻的桌椅摆好。

李熏然:胡八一的父母非常后悔,非常想要找到这个孩子,于是只能求到了我身上。

李局长:这是通缉令!是全国通缉!你当这是好玩的!你这是公器私用。

李熏然:爸,胡八一能让我发通缉令找人,可见他们家都急到什么份上了。

李局长:那也不行。

李熏然:他爸都快死了。

李熏然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声,胡叔叔对不起。

李熏然:他妈刚检查出身患癌症。

李熏然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声,阿姨对不起。

李熏然:胡八一还说,如果帮他找到了弟弟,一定会报答我们的!我让他现认罪,蹲个几年,然后以顾问的身份把他聘出来,帮我们抓盗墓贼,好不好?

李局长动摇了。

李局长思考了很久:好吧,一个星期,要是一个星期找不出来这个人,马上给我撤下来,不能扩大影响,知道吗?

李熏然乐得露出两颗兔子牙:好!

 

16-7

胡八一又觉得后背一阵凉。

胡八一:妈的,李熏然这小子一定又把我卖了。

萧景琰:你说李熏然坏话。

胡八一:你们俩合起来出卖我,我还不能埋怨两句了?

萧景琰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没理他,继续看杂志。

胡八一:看什么呢?

萧景琰:眼镜。李熏然说,要不是我有眼疾,肯定看不上你这样的,他要带我去检查视力给我配个镜。

胡八一:...

 

16-8

萧景琰:你为什么还待在李熏然家里?你没自己家住吗?

胡八一:你信不信我现在出去走不出三步就给人当成胡八二拷进去了?我现在想要保全自己,只能和李熏然寸步不离。

萧景琰:你就是想找个理由黏住他,我明白。

胡八一:你明白什么了?

萧景琰:当年皇后也这样。有一次上元灯节,我易装出行,刚走到集市就被蔺晨瞧见了...

胡八一:等等,细节就算了。

萧景琰:...他骂我现在已是皇上,要万般小心,所以他自荐来当我的护卫,我们两个逛到大半夜,他把我送回皇宫...

胡八一翻着白眼心中默念,李熏然你什么时候回来,萧景琰又开始虐狗了。

 

16-9

萧景琰沉浸在自己和皇后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回忆里。

胡八一忍不住看着萧景琰的侧脸,想象着长着跟自己一样脸的皇后和萧景琰一起抬着头,看着漫天的花灯的场景。

想想还真有点小浪漫呢。

胡八一嘿嘿嘿地笑了三声。

两人的想象突然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

萧景琰接起来,对面是李熏然的声音。

李熏然:景琰,爸让你晚上出来一起吃顿家宴。

萧景琰心里开始打鼓:家宴?

 

 第十七集

审核成谜的第十七集,PC端可看

 

第十八集

18-1

胡八一对萧景琰报以万分的同情。

胡八一:我觉得这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你总是这么饿。

萧景琰:快,告诉我,参加家宴需要准备什么。

胡八一:真的什么都不用准备,带一张嘴去就行了。

萧景琰:不行,这是我复活后的第一顿家宴,有纪念意义的。

胡八一:好好好,我不跟你争,你想怎么样?

18-2

萧景琰穿着一身收腰黑色西服,昂首阔步走在商场里。

胡八一戴着一副墨镜,生怕被别人认出来,跟在萧景琰身后,手里一堆大袋小袋。

萧景琰经过一个广告牌,前行几步,退回来。

导购员看面前这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贵气,丰神俊逸,赶紧上前:先生您好,您看的是我们刚刚推出的新款机械表,与意大利知名设计师合作,P.9001/B机芯...

萧景琰指着广告牌子。

萧景琰:要买。

胡八一看着那璀璨发光的表盘,一咬牙。

胡八一:买!

萧景琰:我是说全身都要。

胡八一手里一堆大包小包扔给了萧景琰。

胡八一:自己买去!

18-3

萧景琰一摆皇帝架子:你就是皇后的一缕魂魄,你敢对我不敬?

胡八一:你找正主去啊,你废了他啊,李熏然不是老早就鼓动你废后了吗?去废去废,我不拦着你。

胡八一转身就走。

萧景琰抬着一堆包装盒和袋子,跟在后面。

萧景琰:你要走我现在就举报你,我跟干爹说根本就没有胡八二。

胡八一:你去,抓了我,我看谁给你付钱买东西。

导购员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

导购员:人长得俊就是有好处,有个男朋友,还有个干爹,啧啧啧。

18-4

两人吵了一会儿,很快就发现这事儿谈下来根本就是两败俱伤。

俩人坐在购物商场的长椅上谁都不理谁。

萧景琰先服了软:这样,你先垫着,我以后还你钱。

胡八一:你怎么还,把你的陪葬品卖了,还是把蟒蟒卖了?

萧景琰:卖陪葬品倒是也可以,但是熏然发现了怎么办?

胡八一听萧景琰有所松动,赶紧撵上:你也不想想我干什么的?我有门路啊!

胡八一把萧景琰拉过来:李熏然现在就挣那么点工资,还得分出一半来养你,你都不想着给人减轻点压力?

萧景琰:好吧,我考虑一下。

胡八一立刻喜笑颜开。

萧景琰:但是今天还是你付钱。

胡八一拍胸脯保证: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萧景琰:走,我们去那家逛一下。

胡八一:萧景琰...那里是厕所。等等,你进错了!

18-5

半个小时以后,胡八一拖着一个拖车,上面放着大小包裹,跟在萧景琰后面。

萧景琰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萧景琰:眼镜果然是好东西,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萧景琰指了指胡八一,对店员说:你找他付钱。

萧景琰戴着眼镜走进一家高定西装店。

柜员小姐热切地拿出一个大包裹。

柜员:您可来了,早给您准备好了,您看一下。

柜员把一款纯白色西装从盒里拿出来。

萧景琰眼前一亮。

柜员:没问题我给您包上了啊。

萧景琰:啊,我去找人付钱。

柜员:您不是早就让人来付过了嘛。

萧景琰疑惑,很快就明白了,心想,就算只有皇后的一魂,胡八一也是很懂自己心中所想嘛。

萧景琰喜滋滋地拿着西装走了。

18-6

胡八一付完了款,一眨眼萧景琰不见了。

胡八一:一个粽子!不老实呆着跑什么跑。就该把他上交国家。

胡八一左右四顾,终于找见萧景琰,上前拉住他。

胡八一:行了祖宗,别逛了,还得送你去吃家宴呢。

对方反应剧烈:谁是你祖宗,你是谁,为什么随便摸我的手!!走开!!小艾!!!有人非礼我!

18-7

胡八一被他这么一喊吓得赶紧放开了手。

对方惊惶失措地扶了扶眼镜,上下瞄了一眼胡八一:长得不怎么样,穿衣品位还不错......不过这也不是你随便碰我的理由!

胡八一:萧景琰你抽风啊?

对方:什么萧景琰,你给我看清楚了,我可是时尚界的风云人物陈,家,明!小艾,小艾!!你哪儿去了,竟然有人不认识我~~~

18-8

胡八一看着那个人翻着白眼从他眼前离开。

胡八一完全懵逼。

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他一下,胡八一转头,萧景琰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戴着黑框眼镜,领子上还配了一条红色领巾。

萧景琰:你看我穿这一身怎么样?

胡八一掏出一把糯米扔在了萧景琰的脸上。

萧景琰:......

胡八一:......

萧景琰:我没想到你这么讨厌这套衣服。

胡八一:......不,不好意思,我以为你被谁附身了。

18-9

柜员正在填写取货单,突然面前桌子被人敲了两下,来客腰一拧,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靠在了柜台上。

柜员:先生您又来了,是西装有什么问题吗?

陈家明:什么问题,你都不给我看我能说出什么问题来,拿出来让我看看。

柜员揉了揉眼睛:可是,可是您已经拿走了啊。

陈家明惊恐地捧住了脸:谁!!谁拿走了我亲自设计的西装,小艾————

PS:

陈家明——王凯在《丑女无敌》中扮演的小娘炮角色,概念公司广告导演。

小艾——《丑女无敌》中陈家明的助理。

 

第十九集

19-1

李熏然面对薄靳言的时候,总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尴尬。

明明话很投机,但是薄靳言仍然只有半句多。不过李熏然发现当他夸赞薄靳言的时候,尽管对方依旧冷冰冰的,但是明显愉悦了许多,所以李熏然不免多夸了一些。

薄靳言面对绵延不绝的夸赞,也只是点头,或者回应一两个字。

但他的潜在意思很明显,夸我,快夸我,用你能想到的词多夸夸我!

李熏然突然就没词了,薄靳言流露出失望的眼神。

薄靳言:人类的词语真贫乏。

李熏然:...

就在李熏然绞尽脑汁准备接下一句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李熏然如蒙大赦一般冲了出去。

李熏然开门。

萧景琰:我没找错吧,熏然,干——

李熏然关门。

李局长:熏然,是不是景琰来了?

李熏然:不,什么人都没有。

19-2

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

李熏然深吸一口气,再开门。

李熏然看着外面一身白西装还拿着一束玫瑰的萧景琰。

李熏然:你是来求婚的妈?

胡八一从下面提着大包小包从电梯出来:我说过让他脱下来他不听。

李熏然:你过来干什么?

萧景琰:这是我复活后的第一顿家宴嘛,有纪念意义的。

李熏然:这并没有解释胡八一为什么在这里。

萧景琰:他是来拍纪念照的。

胡八一:对我是来...哈?

19-3

李熏然死死地顶住门。

李熏然:不,我不让你进去,你给我换了衣服再进来。这衣服趁早退了,谁给你买的,胡八一,是不是你?

胡八一:不是。

萧景琰:是。

李熏然:胡八一,你什么审美品位!

胡八一:都说了不是了!

萧景琰皱眉:我觉得挺好的。

李熏然转头教训萧景琰:也是,能看上胡八一那样的,你肯定眼瘸,明天就带你查眼科。

胡八一:怎么这枪子儿正打反打全打我身上?

19-4

李熏然:还买了别的衣服没有。

胡八一掏出来另一套:还有一身黑的。

李熏然:黑的可以,穿黑的。

萧景琰:白的...

李熏然:白的退了。

萧景琰露出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神。

李熏然投降:好好好,给你留着,等找到皇后给你拍婚纱用。

胡八一:等等,谁穿婚纱?

李熏然和胡八一打量了一下彼此,同时打了个抖。

19-5

萧景琰把花递给胡八一,在门口不情不愿地把黑西装给换上了。

换完李熏然把萧景琰往里推。

萧景琰:花。

李熏然:一会儿给你拿进去。我跟胡八一说两句。

萧景琰进去了,李熏然掏出钱包。

李熏然:多少钱?

胡八一“哎”的一声推拒:怎么能算这个呢,大家上辈子都是一家人。

李熏然皱眉:谁跟你一家人?算清楚账下回抓你才能不手软。

胡八一白了李熏然一眼,拿出一堆购物小票。

李熏然拿起来看了看,还给胡八一。

李熏然:你看,胡八一,好歹大家都是上辈子合葬过的...

胡八一:什么都别说了,我明白。

19-6

李熏然:他以前是皇帝,对花钱当然没概念,你怎么也不拦着他?

胡八一想,我拦他做什么,你见过赌场老板拦着赌徒不让下桌的吗?等把他墓里东西一卖,我抽的成都能买游艇了。

当然胡八一面子上还是说:没关系,不过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一下,那套白西装,真不是我买的。

李熏然一扫购物小票,确实没有。

胡八一凑到李熏然耳边,压低声音:我可能找到萧景琰的另一缕魂了。

19-7

萧景琰收到了热烈欢迎。

简妈妈:老李你真是有福气,你还羡慕我们家有俩女儿,你现在也有俩儿子了。

简瑶:景琰哥,天大地大,你怎么就跟熏然哥碰上了呢。

简萱:景琰哥你该不是某实验室的克隆试验品吧。

简妈妈:胡说什么,简萱,你给我洗碗来!

薄靳言凉凉地说:这世界上,如果没有血缘关系,人与人的相似程度是达不到李熏然和萧景琰这个高度的,倒是克隆这个推想说得通,不过目前这个世界的技术还没有达到能够克隆人的地步。

李局长有些尴尬地接不下去了,萧景琰瞄了薄靳言一眼,撇了撇嘴。

简妈妈和简萱进了厨房,李局长向门口张望。

李局长:熏然呢?

萧景琰:在门口,说跟胡八一说两句话。

李局长:胡八一?

19-8

李局长怒气冲冲地打开门。

看见胡八一手捧玫瑰,嘴巴贴在自己儿子的侧脸上。

李局长:胡八一,你想对我儿子做什么?!

胡八一:叔叔都是误会!!真的是误会,你信我!!

李熏然:爸,爸,刚刚我们就是说两句话。

李局长:说话需要凑这么近吗,你当我是瞎啊,我打不死你这个盗墓贼。

胡八一:= =|||叔叔其实我是来帮你们家照相的。

19-9

失魂落魄的陈家明走进公司,迈着小碎步冲进总裁办公室。

林无敌:陈老师,费总还在开会,等等——

陈家明:走开啦,我的事情更重要。费德南,我的定制西装被人拿走了,我一想到我精心设计的衣服穿在了别人身上,我就好难过,我不想活了啊啊啊啊啊。

概念广告公司的总裁费德南尴尬地看了一眼客户,安慰陈家明。

费德南:家明,我还在开会呢。

陈家明:我不管!!

费德南:咳咳,来认识一下,这位是谭宗明,谭总。

陈家明从总裁怀里抬起头来,擦擦并不不存在的眼泪,优雅地递出手。

陈家明:谭总,我是概念公司首席广告导演...怎么又是你,你还摸我的手!非礼啊!!

PS:

薄靳言——《他来了,请闭眼》中的男主角。

简萱——《他来了,请闭眼》中女主角简瑶的妹妹。

费德南——《丑女无敌》的男主角,概念广告公司总裁。

谭宗明——《欢乐颂》中靳东扮演的角色,海市生意界传奇人物。

 

第二十集

20-1

胡八一:来,三,二,一,笑。

咔嚓一声,一张“全家福”照上了。

李熏然:好了你走吧。

胡八一:拔屌无情!

李局长: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胡八一:叔叔我现在就走!

李熏然塞过来两条炸鱼。

李熏然:多做了两条,给你路上吃。

胡八一:就两条鱼?

李熏然回去点了一下人数,从胡八一手里拿走一条。

李熏然:不好意思,只多做了一条,这条我拿回去了。

20-2

胡八一眼看着门要合上。

胡八一:我现在这张脸可是全城通缉呢,我出去两步被抓了怎么办?

李熏然:那正好,我们局食堂给今天加班的做了饺子,我一会儿打个电话让他们多做点。

李熏然把胡八一手上的最后一条炸鱼拿了回来,关上了门。

胡八一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

胡八一:李熏然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门一开,李局长面黑如铁,胡八一赶紧面带微笑。

李局长递过来一兜垃圾。

李局长:把垃圾带下去。

胡八一:...

20-3

胡八一饿着肚子钻回车里,想着李家和简家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喝着小酒唱着歌,心中愤愤不平。

胡八一找出手机给王胖子打电话,不出意外对方关机。胡八一又给对方发了几句黑话,意思是要出手好货,让他帮着找买家。

过不到一分钟王胖子回电话了。

王胖子:胡八一,你被放出来了!

胡八一:什么放出来不放出来,我就没进去。倒是你,跑得那么快,亏我把你当兄弟!

王胖子赶紧岔开话题:你说你手上有好货。到底是你的还是那只粽子的?

胡八一:有区别?

王胖子:上次你就被粽子卖了,你就不怕再被卖一次?

胡八一:嘿嘿,他现在也穷疯了等着钱花呢,一身上下行头都是我给他买的。

王胖子:...胡八一,我早就想跟你说了,连粽子你都包养你是不是太饥渴了点?

20-4

胡八一把王胖子骂了回去,又等了一会儿,觉得李熏然那个小没良心的肯定是没有把他叫回去的心了,于是郁闷地发动了车子,刚一踩油门,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就差点撞到他车前盖上。

胡八一把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来。

胡八一:你他妈找死啊!

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单反相机,上面安着长焦镜头,一看就是那种偷拍明星的狗仔。那人对胡八一摇了摇手,示意是自己的错。胡八一没再纠结,开了出去,开出一会儿,他朝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那人正对着李熏然的那栋楼拍来拍去。

胡八一没来由地心里一沉,他车子绕了一圈,再回李熏然的楼下,那名狗仔已经不见了。

胡八一只记得那名狗仔,有一张超长超长的脸。

20-5

薄靳言感觉自己遇见克星了。

这个克星抢走了属于他的全部注意力,虽然他并不在意。

这个克星堵住了他所有炫耀的机会,虽然他并不在意。

这个克星吃掉了大半条鱼,这个他非常,非常在意。

难道这顿饭不是来庆祝他和简瑶顺利抓到分尸狂人吗?

为什么他们还没有聊到分尸狂人这个话题?

简妈妈:景琰,这鱼蘸汤才好吃,我给你把下面的鱼肉翻上来。

萧景琰:谢谢简婶。

简妈妈:薄教授,你也吃。

薄靳言高冷地一笑,还没说话,萧景琰抢走了他早就盯上的鱼腹。

薄靳言顿时眼睛就红了。

20-6

李熏然看见薄靳言盯着鱼眼睛都发红了,赶紧递话题:听说美国评教授很难的。薄教授你这么年轻就是副教授,真不容易。

薄靳言:事实上我的专业成果完全可以评为教授级以上,因为...

萧景琰:熏然,简婶的这条鱼特别好吃。

李熏然:真的,我好久没尝简婶的手艺了。

两人欢乐地吃了起来。

薄靳言:因为年限不够,所以...

萧景琰夹住了一块排骨,给简瑶分了一块,然后又给李熏然夹:还有排骨。

李熏然赶紧接着萧景琰递过来的排骨:慢点,慢点。

李局长:呵呵呵呵,你看,这孩子像是好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一样,不知道在外面受了多少苦。

简妈妈:多吃点,多吃点。

薄靳言忍耐着把最后一句话说完了:因为年限不够,他们拒绝了。

完全没有人理他。

简瑶默默夹了一筷子鱼,放到薄靳言的盘子里。

20-7

李局长端起酒杯站起来。

李局长:这次多亏了薄教授,分尸杀人案才能这么快被破掉,还救出了一个孩子,薄教授,这杯我敬你。

薄教授冷淡地回绝:我只是在完成我的工作,用不着感谢我。

萧景琰眼睛一亮。

萧景琰:干爹,你能喝酒!我跟你喝,我跟你喝!

萧景琰看向薄靳言:你喝不喝酒?

薄靳言:不喝。

萧景琰端起薄靳言的酒杯:那我帮你喝了。

薄靳言:...

20-8

萧景琰醉了。

李熏然不知道萧景琰是怎么办到的,反正萧景琰是醉了。

萧景琰酒品还算好,不胡闹,也不随便乱说胡话。

就是定定地看着李熏然,看得李熏然有点心里打鼓。

李熏然:爸,景琰醉了,我们就不多留了,先走了。

李局长和简妈妈关心了景琰几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发现确实人已经没什么反应了,笃定这是喝醉了。

李局长白得了个儿子,又这么会喝酒,开心得不得了。

萧景琰临走前突然说:谢谢你们,给了我一个家。

李局长被酒意一催,鼻子平生出一股酸意来。

李熏然拍了拍萧景琰肩膀,把他带走了。

薄靳言问一脸柔情的简瑶:你们平时都这么容易被这种直白简单的人类情感打动吗?

简瑶:你闭嘴!

20-9

回到车上。

萧景琰在副驾驶上一歪。

李熏然扣好安全带:你数数你今天岔了薄教授多少次?

萧景琰:我故意的。

李熏然:他招你了?

萧景琰:这是我的家宴,我能让他给我冷了场?原来我朝也有几个腐儒,自视甚高,空谈阔论。皇后最擅长对付这种人了。

萧景琰突然不说话了,过了一阵子。

萧景琰:熏然,我想皇后了。

说完,毫无预兆地就流下两行泪来。

 

评论(55)
热度(644)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