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21-25

第二十一集

21-1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原本耿直的汉子被酒精一催就变成了小哭包。

李熏然手忙脚乱地献上纸巾:不哭不哭。

萧景琰一把抱住李熏然,鼻涕眼泪全往他身上蹭,李熏然僵着递纸巾的手也不敢动。

李熏然:景琰你放开我,我先开车,有泪回家流。

萧景琰:我不。

李熏然愁得抓头发,灵机一动:那这样,景琰,我带你去发泄一下。

萧景琰:发泄?怎么发泄?你别把我往不三不四的地方领,皇后知道要发火的。

李熏然:皇后比我管得还宽是吧??我是警察!我能把你往什么地方领?

萧景琰坐直了:好吧,去哪里?

 

21-2

李熏然这辈子做过的后悔不迭的事情大概有那么几十件,让萧景琰认识什么叫KTV绝对能排得上前十。

萧景琰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拿着手鼓,一边摇一边在KTV沙发上蹦来蹦去,像一只刚出笼的猩猩。

萧景琰:嘿,哈,过莽山啊跃大江,行万里啊饮千觞,嘿,哈,咱们长林军啊,熏然,来跟我一起唱!

李熏然生无可恋地把脸深深地埋进手掌里。

 

21-3

两分钟后,李熏然打开包厢门,背后萧景琰以一个跪地向天灵魂歌手的姿势完成了他的长林军歌。

萧景琰:将士们,为了长林凯旋,我再唱一遍,来,皇后,陪我唱!皇后呢?

李熏然:...服务员,给我来一打啤酒。

 

21-4

半个小时后,十一个空瓶子四散在包厢的各个角落。

李熏然和萧景琰盯着桌上旋转的空瓶子吹气,瓶口一会儿指向李熏然一会儿指向萧景琰。

最终萧景琰一口长气,瓶口颤了颤,最终指向李熏然。

萧景琰:你输了。

李熏然想了想:大冒险。

萧景琰拿着麦克风,坐正,非常认真的姿态:李熏然,你去拨胡八一电话。

 

21-5

胡八一大半夜的接到电话。

李熏然低沉的声音把他直接从睡梦里惊醒了。

李熏然说:胡八一,咱们私奔吧!

胡八一:李熏然?

李熏然继续说:不不不,私奔可以,但是我是有底线的,你要还在犯罪的道路上行走一天,我李熏然就一定把你抓进去!

胡八一突然心跳得快了那么一小下。

胡八一:那要是我真的从良了呢?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嘿嘿,我是萧景琰!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胡八一:喂,喂!这小兔崽子玩什么呢?

胡八一掀开被子下床,拨了回去。

 

21-6

萧景琰看着李熏然挂断电话

萧景琰:你怂什么?

李熏然瞪了萧景琰一眼:谁怂了?

萧景琰:你不怂你装我做什么?

李熏然:谁告白之前不得做做心理建设?

萧景琰:皇后就不用。

萧景琰突然想起来旧事,有些熏熏的搂着李熏然的脖子,压在他耳边。

萧景琰:他说他喝的酒里有情丝绕,我说我喝的酒里也有,然后就...

李熏然捂上耳朵:不听不听,不要细节,谢谢,别说细节!

萧景琰:他骗没骗我,我不知道。反正我是骗他的...

 

21-7

李熏然:我和胡八一,关系很复杂,不是你和皇后那样的。

萧景琰躺在沙发上揉着脑袋:那是什么样的?

李熏然拿着酒瓶子,透着瓶子看萧景琰,感觉像是自己对自己说话,这样挺好,只有自己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不会说谎。

李熏然:他救过我的命。我在一个倒卖文物的国际犯罪团伙里卧底,胡八一说有一件文物要跟他们交易,我想提前给截下来,就跟老大说要去探探人...

 

21-8

李熏然完全不想承认,第一次见到胡八一的时候,被对方摆了一道。

胡八一用一种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手法,把跟李熏然一起来的光头一巴掌就抽晕了。

然后把李熏然顶在墙边死角,捂着他的嘴。

胡八一:别着急叫人,听我说。

李熏然点头。

胡八一:你这一身条子味,隔着好几百米我就闻见了。

李熏然眼色一变,冷眼看着胡八一。

胡八一:不信?你的小队在十点钟五十米外的面包车里,还有两个便衣在那边吃麻辣烫,你以为自己隐瞒得有多好?

李熏然示意胡八一把自己放开,胡八一慢慢撒手。

李熏然对着领口的双向窃听器说:各方位不用动,有新情况。

说完,李熏然把窃听器摘了下来。

李熏然:你叫什么名字?

胡八一:我叫胡八一,我是来杀你的。

 

21-9

李熏然:我卧底身份早就暴露了,胡八一也不是去交换文物的,他是去救朋友的,那个团伙的老大说,只要胡八一肯杀了我这个卧底表示一下诚意,他就放了胡八一的朋友。

李熏然揉了一把脸。

李熏然:我暴露了就不能待下去,他自己一个人去救了朋友,还把对方的犯罪证据送到我手上,算是帮了我的大忙。

萧景琰:哦,原来是过了命的交情。

李熏然:他救过我的命,我不想让他在局子里待一辈子,这次换我救他了。

 

第二十二集

【审核成谜的第二十二集,PC端可看】

 

第二十三集

23-1

萧景琰头疼欲裂地醒过来,呻吟出声,一看周围环境,发现自己不在家,不在KTV,而是在车里。

鉴于曾经有过数次酒后失仪的经历,萧景琰第一时间解开裤子看了看,贞操还在,然后他看见了另一头熟睡的李熏然

萧景琰立刻扑过去解李熏然的裤子。

李熏然感觉到异动,哼哼唧唧也醒过来了,一睁眼看见萧景琰拉着他的裤腰往里看。

李熏然:...萧景琰,你干嘛!

萧景琰不敢说实话:我,我就看看。

李熏然:都一样的你看你自己的去!

萧景琰:不行不行,事关人生大事你必须让我看一眼我才放心。

说完萧景琰开始脱李熏然的裤子。

李熏然:萧景琰你再这样我报警了啊!我真报了啊!我不骗你!啊啊啊...萧景琰你不能对不起皇后啊!

 

23-2

突然车门一拉,胡八一在外面看见车里俩人折腾的这架势。

胡八一: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李熏然:等等你别误会啊。

胡八一:这事儿等不了,我明白,大家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不打扰了。

萧景琰看见胡八一,脸色顿时变了。

萧景琰:胡八一,你别走,过来。

胡八一:这样不好吧。

萧景琰拉住了胡八一的裤腰带。

萧景琰:你让我看一眼!

胡八一死死拉着裤腰:不行!萧景琰你再这样我报警了!李熏然!李熏然!

李熏然趁机提裤子:对不起我也管不了!

胡八一:萧景琰,你和皇后每天早上也玩这个?看你自己的去!

 

23-3

萧景琰:你跟我说,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

胡八哼了个曲调:我是男生~漂亮的男生~

萧景琰和李熏然面面相觑。

李熏然:昨天晚上咱们点这首歌了?

萧景琰:有印象。

昨晚片段似的记忆慢慢浮现上来,李熏然按住脑袋。

李熏然:萧景琰,我想吐...

 

23-4

李熏然冲出路虎抱着一棵树开始狂吐。

胡八一爬上车前盖,半躺在挡风玻璃上看日出。

萧景琰靠在车边,胡八一一伸手,把萧景琰拉了上来。

萧景琰躺在胡八一身边,看着太阳从波光粼粼的大海上一跃而出,霎时霞光万丈。

这是萧景琰从地底复活后第一次看日出,颇有重见天日之感,不禁动容。

一时间两人都忘了呼吸。

萧景琰:昨天熏然...

胡八一打断他:别说话,看景。

日轮的红光浮到胡八一的脸上,他突然打破寂静。

胡八一:我特别爱看日出,但是又特别害怕看日出。摸金校尉本来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哪怕死在了斗里,就算自作孽给粽子们陪葬了。后来,有次从斗里出来,大难不死,胖子提议说去看日出庆祝一下,我们就开到海边等日出。我从来没怕过,但是看到日出的一刹那我就怕得厉害,怕到想一想还要下斗就打哆嗦。

胡八一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地看着萧景琰:摸金校尉,一旦在世上有了留恋,下斗就变成一件很难的事。

萧景琰与胡八一对视,心有灵犀地一笑。

萧景琰:胡八一,你要好好待熏然。他对你有情。

胡八一:我知道。

 

23-5

胡八一不怕死地多问了一句:要是我对不起他怎么办?

萧景琰冷笑一声:这魂魄留之无用,不如让皇后收了去。

 

23-6

李熏然昏天黑地地吐完,摇摇晃晃地走过来,胡八一把他接上来让他坐在车顶上。

三个人安静地看完日出。

萧景琰翻身下去回车厢待着去了。

胡八一刚想下去,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黑色勾爪垂在他眼前。

李熏然:这是什么?

胡八一:送你的,护身符。

李熏然:管什么的?

胡八一:姻缘。

李熏然:去你妈的,真管姻缘你怎么没跟粽子结个冥婚去?

 

23-7

李熏然硬要往胡八一脖子上套,

李熏然:你随身的东西别给我。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李熏然每次见到胡八一,他身上都套着它,李熏然猜测估计是什么护身的东西。

胡八一赶紧挡:这东西是摸金符,是摸金校尉的身份象征,也是下斗的护身符。

李熏然急了:这东西你给我,你找死啊。

胡八一:不,我想跟你一起活着。

李熏然愣了。

胡八一:收着吧。

李熏然干咳了一声,移开视线,把摸金符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23-8

胡八一吹着小风,放着歌,一路驱车回了城。

李熏然和萧景琰互相搀着上了楼,李熏然请了假,躺在沙发上装死狗。

萧景琰坐在地毯上喝着茶,整个人呆呆的。

胡八一:我给你们看个东西,你们肯定感兴趣。

胡八一也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拿iPad戳开一个视频。

李熏然和萧景琰凑近了看,有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男人,带着黑框眼镜,腰身一扭,一手托腮:我陈家明从来不追赶潮流,我就是潮流~~~

萧景琰一口茶喷在了胡八一脸上。

 

23-9

萧景琰看着屏幕上像一只花蝴蝶似的陈家明:熏然,我怕。

李熏然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景琰,别怕。

 

 

 

 

第二十四集

24-1

胡八一擦着脸上的茶水。

胡八一:萧景琰,下次喷水能不能打声招呼。

萧景琰:对不起,我受到了严重的惊吓。

胡八一接过李熏然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把脸,指着陈家明对萧景琰说。

胡八一:上次那件闷骚的白西装就是他的。

萧景琰:能不还吗?

李熏然,胡八一:不行!

萧景琰:不是给我留着拍婚纱吗?

李熏然:喜服都是成双成套的,你现在留着这件,以后等皇后找到了,怎么给你配套?

胡八一:对,不吉利。

萧景琰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

24-2

胡八一开着车带着两人去购物商场。

萧景琰:咱们放下衣服赶紧跑,免得跟这个陈家明撞上。

胡八一:你这不对啊,遇上李熏然这样正常的,你就亲得不得了,遇上陈家明那种你就嫌弃,怎么对待自己三魂六魄还带偏心的呢?人,要勇于面对自己。

李熏然:那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总是找不到皇后了。

萧景琰:为什么?

李熏然:皇后嫌弃胡八一,不想面对他。

 

24-3

萧景琰:你走,我也嫌弃你。

胡八一怒斥:忘恩负义!还钱!

胡八一猛然想起来还有王胖子那档子事。

胡八一瞥了瞥李熏然脖子上的摸金符。

完了,送早了。

 

24-4

萧景琰:我没有嫌弃他。虽然是我的魂魄之一,但是他有自己的生活。如果真遇见了他,解释起来又要费一番口舌。

李熏然:说得对,赶紧把衣服还回去就好了。

胡八一按着袋子上的Logo找到高定店。

胡八一把袋子拿过来:我去还,你们在外面等着。

胡八一:上次错拿了一件衣服,这件衣服不是我们的。

柜员:谢谢先生,这件衣服可算是找到了。方便我验一下吗?

胡八一:随便验,吊牌没拆。

柜员西装拿出来,展开。

胡八一听见一声高分贝的尖叫。

一个黑影从后面冲出来:我的小宝贝!!!

 

24-5

陈家明抱住一身白西装,像抱住自己的孩子,狠狠地瞪着胡八一。

陈家明:你三番两次骚扰我,还偷我衣服,想干什么?

胡八一:误会。

陈家明一叉腰:我看想偷走我的衣服,以此来胁迫我对不对?你小看我陈家明了,你是那牛郎,我可不是织女。我陈家明是个顶天立地的直男!

胡八一后退:想远了,我早看上别人了。

陈家明:呦,是吗,你也让我见见,我看是谁这么不长眼。

李熏然和萧景琰这时候慌慌张张闯进来。

李熏然:胡八一,我刚刚看见陈家明往这边过来了。

李熏然突然噎住了,看着刚转过头,一脸震惊的陈家明。

胡八一不忍直视地指了指李熏然:我...我看上的就是那个。

李熏然:嗨...嗨?

陈家明看着两人,双腿一软,呈S型晕倒在地上。

柜员看着三个人,两眼一翻,也晕倒在地上。

 

24-6

胡八一像做贼一样扛着陈家明,看左右没人,把他扔上车。

李熏然和萧景琰钻了进去,三个人把车子开出一段,停在没什么人的公路边。

胡八一一拍方向盘:让你们别进来,怎么进来了呢?现在怎么办? 

李熏然:说我们是他未曾谋面的三胞胎哥哥。

萧景琰:对,我叫陈家日。

李熏然:我叫陈家月。

胡八一:除了这招没别的了?创意,创意呢?

萧景琰响起简萱以前的话:有了,有了,我们是陈家明的克隆人。

胡八一:我靠,这也太...

李熏然急了:你行你上啊,你有什么好主意?

陈家明哼哼唧唧地醒了,胡八一在他脑后一掌劈下去,陈家明又晕了。

胡八一:暂时没想到,就这样吧。

 

24-7

李熏然:他早晚要醒过来的。

胡八一: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扔下算了,他醒了肯定以为自己是梦游了。

萧景琰:不行,不安全,给他送回家吧。

李熏然:你知道他家在哪儿?

三人一时又犯了难。

这时候陈家明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来电人显示是小艾。

李熏然:这个人是谁?

胡八一:从他嘴里听过这个名字,不是女朋友就是助理。

李熏然:怎么办,挂了吧。

李熏然刚要挂,胡八一突然灵光一闪:等等,别挂,接起来。你是警察,你最会套话了,你把他家里地址套出来。

李熏然:这个主意靠谱,你让我找找感觉。

李熏然闭上眼睛,找了个状态,一接电话。

李熏然左手竖起兰花指:小艾~~~~~~~

胡八一偷偷拿出了手机调成了录像模式。

 

24-8

李熏然一边挡胡八一的镜头一边套话:小艾,刚刚有两个人冒冒失失地把我给撞了。

小艾:你有没有事啊,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李熏然:哎呀,我陈家明怎么会有事啊,我要是有事了,今后时尚界的潮流由谁来引领?

小艾:你别说这么多了,你到底在哪儿啊。

胡八一把手机塞给萧景琰,萧景琰继续拍。

李熏然手指支额头:哎呀,我没事啦你不用过来。哎呦~~我头好晕,我想回家,我家都想不起来在哪儿了,小艾你快把家里地址告诉我,我打辆车回去。

胡八一笑得整个车座都在颤。

小艾:你被撞得连家都想不起来了还说没事,回什么家啊,我带你去医院。

李熏然去抢萧景琰的手机,萧景琰赶紧把手机还给胡八一,胡八一找了个李熏然够不着的角度接着拍。

李熏然勃然大怒,指着胡八一:我告诉你他妈再这样我抽你啊。

小艾:...

李熏然:不不不,小艾,别生气,刚才那句话不是跟你说的。

小艾那头迅速报了一个地址,决然地挂了电话。

 

24-9

李熏然撂下电话,攥起拳头就朝胡八一抡了过去。

李熏然:你给我删了。

胡八一一边挡李熏然的拳头,一边回放,视频里传出李熏然故作娘娘腔的声音。

胡八一:萧景琰你看见没有,这才叫演技,好好学着点。

萧景琰咬着手指头,忍着不大声发笑。

三个人打打闹闹成一团完全没注意到陈家明又醒了。

陈家明:你们...

萧景琰、李熏然和胡八一被吓得不动了。

陈家明惊恐地捂住脸蛋。

陈家明:你们为什么要整容成我的样子,是哪家医院做的,我要告他们侵犯肖像权!!!

 

第二十五集

25-1

李熏然看萧景琰,萧景琰看李熏然,李熏然看胡八一。

胡八一迅速反应过来:韩国做的!

陈家明:我的花容月貌简直就是老天恩赐的礼物,但是这礼物全天下独一无二的!你们怎么能够用这种拙劣的手段偷走我的美...

李熏然:对不起,在电视上看到您太美了,忍不住就整了。

陈家明:还不给我整回去!

李熏然:好好好,我们马上整回去。

陈家明:下巴挺好,不用动。

李熏然:...

 

25-2

陈家明眼睛一转盯死了胡八一。

陈家明:谭...

胡八一一掌又把人打晕了。

李熏然:干嘛打晕他?

胡八一:你没听他说吗,他要谈赔偿了。咱们赶紧把人送回去往家门口一扔就好了,等他醒了爱找谁找谁去,反正不会有人信的。

萧景琰:说得有道理,快开车。

 

25-3

三人驱车赶往陈家明家,坐落在豪华社区的一栋小型别墅。

门口保安过来查验身份,李熏然把车窗摇下来,萧景琰钻到座位下面去了,拿衣服把陈家明一盖。

保安上下瞄了一眼李熏然。

保安:陈先生今天气质不一样了啊?

李熏然嗯嗯啊啊搪塞着。

保安仔细看了看。

保安:感觉更有男人味了。

李熏然:嗯嗯,刚整了个下巴。

李熏然在保安愕然的注目礼下开进了小区。

保安:早上出去,下午就整完了还不用恢复?祖国的整容技术已经这么牛了?

 

25-4

到了车库,胡八一和萧景琰把陈家明从车上搬下来,李熏然去停车。

胡八一左翻翻兜右翻翻兜,什么都没有。

胡八一:为什么一个人连家门钥匙都没有啊!

萧景琰:你不是摸金校尉吗,快撬锁啊。

胡八一:我盗的是墓,不是家啊。

萧景琰:都是入室盗窃哪有那么多名头啊。

胡八一:你跟李熏然都学些什么玩意,入室盗窃这锅我不背。

李熏然那边停着车,胡八一落在座位上的手机震了起来,来电显示未命名。

李熏然鬼使神差地接起来,对面传来王胖子的声音。

王胖子:老胡,我还真给你找见买家了,费了我不少功夫呢,你这次得给我抽多点利。

李熏然明亮的眼睛瞬间聚集了暴风骤雨。

他按掉电话,删掉通话记录。

双手猛击了一下方向盘。

李熏然:胡八一你敢骗我!

 

25-5

胡八一和萧景琰还正愁怎么开门。

李熏然车门一关,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瞪着胡八一。

胡八一:别瞪我,我真没办法。

李熏然:没办法还不起开!

李熏然拨开胡八一,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曲别针,开始撬锁。

胡八一:李熏然你真是警察吗?

李熏然一边撬一边骂:以前接过入室抢劫的案子,报案屋主家的锁就跟这一样,特别不好撬,一般贼撬一次撬不开,就收手了。哪知道有些贼,撬一次不开,天天围着这个锁打转。

李熏然把曲别针捅进去使劲鼓捣,锁纹丝不动。

胡八一:你到底会不会撬?

李熏然把曲别针一扔,继续指桑骂槐地骂:这贼就觉得世界上没有打不开的锁,曲别针撬不成,就用踹的。

李熏然咣一声踹上防盗门,一声巨响。

胡八一:你这干什么?

李熏然还要再踹一脚,胡八一和萧景琰一左一右拉着他的手臂把他往后拖。

胡八一:熏然,别激动,咱不撬了。

李熏然尤不死心地两只脚在空中乱蹬。

李熏然:屋里的人听见响声,就出来看看,结果贼进了门,把家里东西全抢没了。

胡八一:这屋主也真够笨的,不出门什么事都没有。

李熏然喘了两口气,眼睛红红的,瞪了一眼胡八一。

李熏然:对,我就是个蠢货。

说完李熏然一拍屁股,什么都不管,回车上了。

胡八一看看萧景琰:我又没骂他,他干嘛气性这么大?

萧景琰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胡八一。

萧景琰:可是我觉得刚才他一直在骂的好像是你。

 

25-6

胡八一实在没办法。

胡八一:干脆把他扔这儿算了,效果差不多。

萧景琰:那就这样。

两人把陈家明放在门口,萧景琰觉得哪里不对,上手把陈家明摆成了一个S型,走了。

 

25-7

李熏然把头伸出来,冲两人招手。

李熏然:有车来了,快走。

胡八一和萧景琰赶紧上车,李熏然一倒把,前脚刚走,后脚一辆黑色奥迪就停在陈家明门口。

谭宗明一边扣着西装扣子一边下了车,眼睛一转,看见了地上S型的陈家明。

谭宗明默默拿出手机照了下来。

 

25-8

陈家明从谭宗明的车里醒过来。

陈家明:啊啊啊啊不要杀我!!这张脸你们自己留着,我不让你们整了。

陈家明吱哇乱叫了好一阵,终于发现了谭宗明。

陈家明:我就知道一切都是你主使的!你找了两个人整容成我的脸,然后偷偷杀掉我,用这两个人代替我的位置。

谭宗明一脸“简直不可理喻”。

陈家明:那两个人呢。

陈家明反应过来,按住心口。

陈家明:难道...难道他们现在已经完全取代了我的身份?我在哪里,谭宗明你想对我做什么,先奸后杀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我陈家明是个顶天立地的直男。

谭宗明:陈家明,我发现你简直真是浑身都是戏。

陈家明一扭头:那当然...你什么意思?

谭宗明:昨天你让我到你家来商讨方案,我这刚开到你家门口,什么都没做呢,你就自己幻想出来一桩绑架案出来。你是不是该去查查精神科了?

陈家明扒着窗子看外面,果然是自己家。

陈家明:不可能,难道我刚刚是在做梦?

谭宗明:肯定是做梦。

陈家明:你是我啊,我都不确定的事,你怎么知道?

谭宗明拿出手机给陈家明,陈家明看见了自己在地上睡成一个S型的照片。

陈家明羞涩地摸摸自己的小脸蛋:啊,没想到我睡觉的姿势也如此美丽。

谭宗明:...

 

25-9

胡八一一路上看着李熏然情绪都不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到家,李熏然把钥匙丢给胡八一,自己开了车门就走。

胡八一:他到底怎么了。

萧景琰耸肩。

这时候胡八一手机响了。

王胖子:胡八一,我好不容易找着的买家,你还卖不卖了?不卖别耽误我功夫。

胡八一:卖!当然卖!

王胖子:这买家姓谭,一个跑海商人,特别有钱,这两年才玩起收藏来,据说常年在国外收中国被八国联军抢出去的宝贝...这两年回国了。

胡八一:好,就要这样有情怀的,可以多讲讲价。

胡八一喜滋滋地撂下电话,习惯性地摸摸自己的摸金符,手过之处一空,胡八一喜色顿时消褪。

胡八一:那个,萧景琰,我求你件事。

萧景琰双手在胸前一交叉:你别说,我先想想是现在吸走你的阳气,还是等皇后来收拾你。

 

 

评论(48)
热度(713)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