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26-30

第二十六集

26-1

胡八一合掌:景琰,我保证,最后一次。

萧景琰:这句话,皇后也经常对我说。

胡八一:所以你会帮我喽?

萧景琰想起来什么,脸上一红,怒骂:所以打死我也不信。

 

26-2

胡八一急得围着萧景琰转,萧景琰白了一眼,下车。

萧景琰:先许诺后背诺,无情无义,你对不起李熏然,我看不起你。

胡八一一听这话心头火起灵机一动,啪的一下摔上车门:萧景琰,你有情有义,为什么就没脑子!

萧景琰果然停下来了。

胡八一惊了,这句话简直像开关一样,对萧景琰果然有神效。

萧景琰退回车边,胡八一赶紧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不能靠李熏然过一辈子,对吧。

萧景琰:你说得对。

胡八一松了一口气,萧景琰抓住胡八一的前襟。

萧景琰:但不是谁都能说我没有脑子,你更没有这个资格。

胡八一刚想回话,胸前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拖了出去,天空地面倒转,胡八一后背重重着地,被摔了个七荤八素。

萧景琰拍拍手:我打不过皇后,打你绰绰有余。

胡八一仰望天空,还没反应过来。

萧景琰长嘘一口气:好爽。

 

26-3

胡八一:是,我是打算为了熏然金盆洗手的。但是...我也是答应了王胖子在先。再说了,你和皇后又不是真死,为什么留一室的价值连城的宝物?不就是怕醒来以后没钱花,留点能换钱的宝物吗?

萧景琰仔细想了想:有道理,继续。

胡八一:我联系的这个买家,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爱国收藏家...

 

26-4

陈家明:他专门收购海外流失的国宝,这么多年,眼睛尖得厉害,我家里那明代瓷器,他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

费德南:假的你还这么开心?

陈家明:虽然是假的,但也是民国的物件。

费德南:他安慰你的吧。

陈家明白了费德南一眼:什么啊,是真的!

陈家明把手机拿出来,把照片调出来给费德南看。

陈家明:我跟你说,这件东西可不是我买的,是我上次去香港的时候,一个香港富商送我的,我不要,他就说这是明代就传下来的传家宝。

费德南:传家宝他给你?

陈家明:他说,我跟他爷爷年轻的时候长得特别像,说不定还是转世,反正就是有缘啦。我一看,长得还真是挺像的。

陈家明拍拍心口:幸亏他已经死了,不然我这美丽的容貌还要与这世间另外一个人共享。

费德南:...

 

26-5

费德南牙都酸了。

费德南:世界上还有跟你长成一模一样的妖孽?

陈家明从相册里搜出早些年的照片。

陈家明:不信你看啊。

费德南看见一张手机拍摄的,老旧的发黄的照片,照片上的人依稀穿着一身黑色军装,因为图片太旧,看不清是什么制式的,面容倒是一看就让费德南惊了一下,确实是陈家明的脸,但是脸型方正,棱角分明,从上到下透露着一股禁欲的气息。

费德南偷偷瞄了一眼陈家明,觉得一张好脸就被他给糟蹋没了。

 

26-6

费德南:说不定你跟他真有亲缘关系呢。

陈家明:不可能,这人你知道是谁吗?他叫方孟韦,建国以前是北平警察局副局长,后来奔香港了。我们家跟他们家不同宗不同祖,绝对没半点关系。

费德南:谭宗明去了你家一趟,证明了你一直视若珍宝的明代瓷器是个民国仿制品,怎么就让你对他印象一瞬间就改观了呢?

陈家明:值钱的不是瓷器,是里面的东西...

 

26-7

一天前,陈家明家。

谭宗明带着白手套上下看了一眼瓶子,看了看底款:你这瓷器是民国仿的,虽然不至于上几百万,几万块钱还是有的。

陈家明气得两眼冒火:我就知道那老头骗我,什么我长得像他爷爷,啊呸,说不定那张老照片都是他PS出来的。

谭宗明:你不是说这是他送你的吗,横竖你也没受什么损失。

陈家明:他打着我和他家爷爷有缘的名义送我东西,还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呢,说不定以后让我给他免费做个广告。

陈家明翻着白眼翘着腿,不可一世:我陈家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请得动的。

谭宗明突然发现了什么,摇了摇瓶子,手要往里面伸。

陈家明:别伸,别伸!你手伸进去拔不出来了怎么办?难道我还把它给摔了啊。民国的东西也是老东西啊。

谭宗明:里面有东西,你放进去的?

陈家明:我吃饱了撑的?

谭宗明:拿把夹子出来,我看看。

陈家明不忿谭宗明对他呼来喝去,但是他也起了好奇心,赶紧找来一个夹子,两人对着一个瓶子掏来掏去。

陈家明:怎么还掏不出来,砸了吧。

谭宗明:民国的物件也是老物件。

陈家明:你真麻烦。

谭宗明:...

 

26-8

陈家明拿着手机给谭宗明照明,谭宗明拿着夹子夹住了一个东西,慢慢扯了出来。

陈家明:小心点小心点。

谭宗明:就你废话多,找东西垫着点。

陈家明赶紧把自己的枕头拿过来了。

陈家明:行不行,这可是天鹅绒的,丝绸面...

谭宗明:...好好好,凑合一下。

陈家明:什么叫凑合?

话音刚落,谭宗明夹住的东西落在了枕头上。

两人定睛一看,一封信,上书,荣石启。

陈家明:快打开看看,里面写什么东西,是不是在某个银行里还存了一大笔遗产,逃香港的时候没取出来?

谭宗明带上白手套,小心翼翼地把已经发黄有些脆了的纸取出来,看了一遍,脸色怪异地看着陈家明。

谭宗明:这是一封情书。

 

26-9

陈家明:我们从瓶子里掏出来一共十三封没有寄出的情书。

费德南:所以,你们发现了这位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恋情?

陈家明:不光是这样,我们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这个荣石,应该是个男人!

费德南看着陈家明异常兴奋的样子。

费德南:长得跟你像的人去搅基了让你这么兴奋?

陈家明:当然了。这有力地证明了,我和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有半点关系!我陈家明,是顶天立地的直男!

费德南觉得心好累。

 

PS:

方孟伟——王凯在《北平无战事》中饰演的角色,北平警察局副局长。

荣石——靳东在《箭在弦上》中饰演的角色,阔少、也是商会会长和黑道老大,特殊技能是见到喜欢的人会口吃。

 

第二十七集

27-1

半夜十二点,萧景琰偷偷从沙发上蹑手蹑脚爬了下来,经过李熏然房间时,萧景琰几乎是把身体贴在地面上蹭过去的。

当了七年皇帝,他还从来没这么挫过。

萧景琰心里开始咒骂起胡八一来。

萧景琰好不容易爬到了门口,厨房门唰地滑开,李熏然靠在门边看着地上的萧景琰。

李熏然:干什么呢?

萧景琰:我...去厕所。

李熏然:厕所在反方向。

萧景琰:晚上太黑分不清方向。

李熏然意味深长地“哦”了一下。

萧景琰骗人的经验几乎为零,一骗人脸上热成一片,还好屋里黑看不出来。

萧景琰尴尬地转移话题:大半夜你来厨房干什么?

李熏然:饿了,你饿吗?

萧景琰:饿。

两人各自心怀鬼胎地分享了一碗老坛酸菜面。

萧景琰终于熬不住了,决定坦白从宽,话还没开口,李熏然先说话了:我今晚去加班。

萧景琰嘴里还塞着半截面条猛地一抬头:这么晚还要加班?

一说话一截面条就飞上了李熏然的脸。

李熏然:...吃饭的时候别说话。

萧景琰低下头猛吃面,李熏然盯着他,萧景琰头越埋越低。

李熏然:简瑶他们公司出了一桩大案,有几个犯人得要连夜审。

萧景琰:早点回来。

李熏然:你想让我早点回来,可是有些人不想呢。

萧景琰:...什么意思?

李熏然:比如那些待审的犯人啊,他们一向嘴比较硬,想要撬开他们的嘴,我们警察就得更有耐心,更有毅力。

萧景琰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萧景琰:那那那你去吧。

李熏然微微一笑,出门了。

 

27-2

李熏然一走,萧景琰整个人都虚脱地倒在桌上。

萧景琰:胡八一你害死我了...熏然对不起对不起。

李熏然突然回来:你对不起我什么?

萧景琰整个人弹起来:对不起我把你的面都吃完了。

李熏然:我不介意。

萧景琰挤出笑容:你怎么回来了。

李熏然拿出一串钥匙,给了萧景琰。

李熏然:明天早上自己去吃饭,门钥匙给你,我先走了。

萧景琰听见门上锁的声音,伸长了脖子等了一会儿,再次倒在桌上:我再也不敢了...

 

27-3

胡八一在约定位置等着萧景琰,过了大半个小时,一个黑影窜上来。

萧景琰喘着粗气:开车。

胡八一看了一眼后面:你跑什么,后面有狗追你?

萧景琰:出门碰见熏然,吓死我了。

胡八一:他怀疑你没有?

萧景琰:没有,他晚上去加班,查简瑶那边一个大案,估计明天早上也回不来,他还把钥匙给我了。

萧景琰掏出钥匙晃了晃,扔在后座上。胡八一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想到明天就得交易,一咬牙,油门一踩,直上大道。

李熏然在街角看着胡八一的车飞驰而过,打开手机上定位,看见一个红点在移动,阴沉一笑。

 

27-4

胡八一拨开洞口遮挡的树枝,看了一下。

胡八一:没人再进来过,下去吧。

萧景琰和胡八一下了墓道,按照原来的线路走。

走到一半,突然墓穴深处传出一声闷响,脚下一颤。

胡八一脸色一变。

萧景琰:怎么了?

胡八一拿着手电往深处一照,地上一道裂缝从远处延伸到脚下,咔的一下停了。

胡八一屏住呼吸:萧景琰,跑。

 

27-5

墓道顶端无数碎石像飘雪一样滚了下来,胡八一和萧景琰气喘吁吁地在墓里跑,脚下的路层层坍塌,下面是看不见底的深渊。

胡八一觉得脚下踩的路越来越空,眼见快要跑到洞口了,脚刚踩下去,像是踩了豆腐,胡八一心道不好,心一横,借着反力,把萧景琰一把推了出去。

萧景琰逃出生天,回头一看,胡八一陷进了一片碎石里。

萧景琰:胡八一!!

胡八一半个身子沉了下去,下面好像有一只大嘴,把自己往下吸,眼见着就要没顶了,突然觉得自己手臂被人一提,隐隐听见萧景琰厉声断喝:孽畜,认不得主人了吗?

胡八一感觉吸力突然减轻了,萧景琰猛地把他往上一提,两个人倒在草地里,气喘吁吁,洞口像是被一股巨力从两侧推了一把,能够潜入墓道的甬道刹那间在两人面前消失。

萧景琰脸色惨白地大叫了一声“蔺晨”,扑过去搬洞口的碎石。

胡八一:别找了,里面全都塌了。

萧景琰置若罔闻。

胡八一上前拉了他一把:别找了!

萧景琰抓住胡八一的领子扯过来盯着他,眼睛变得血红。

萧景琰:如果蔺晨找不回来,朕杀了你。

 

27-6

目测萧景琰已疯。

胡八一想。

他举着双手做投降状,大气不敢喘。

过了大概有十几秒钟,萧景琰闭上眼睛,放开了胡八一,后退几步,跌坐在一块石头上,平静下来。

萧景琰:有吸管么?借我几口阳气。

胡八一迅速掏出一根随身备的吸管。

萧景琰叼住一头,胡八一往里吹气,萧景琰吸了几口,靠在石头上看自己刚划破了皮的手渐渐恢复如初。

胡八一有些虚弱,强撑着自己:再来两口不?

萧景琰摇了摇头,两指头一夹吸管,扔在地上还跺了两脚。

胡八一:...萧景琰你老实跟我说,李熏然是不是教你抽烟了?

 

27-7

萧景琰:教了。

胡八一从兜里拿出一个烟盒,递给萧景琰。

萧景琰推开:我抽着没感觉,不想抽。

胡八一赶紧收起来,长叹一声:果然把摸金符给出去,祖师爷就不再保佑我了。刚刚墓里那个把我吸下去的东西,是什么?

萧景琰:蔺晨养的蜃蜃。

胡八一:...你们是喜欢给所有宠物都起这么恶心的名字吗?

 

27-8

萧景琰:琅琊阁常年云雾缭绕,在世间时隐时现,有外敌攻山时,琅琊阁甚至可制出虚景,诱敌入阵,靠的就是这只蜃。

胡八一:也就是说,上次,上上次,我们进墓里的时候,它就在我们脚下?

萧景琰:对。

胡八一:为什么上次我们进来的时候没事?

萧景琰抬手:我送你去问皇后?

胡八一:别别别,冷静。

萧景琰收掌。

胡八一:现在怎么办?

萧景琰:我不管,你负责把皇后给我找回来。

胡八一:好,我帮你找。

萧景琰又负气坐了一会儿,眼看着天空泛起鱼肚白了。

萧景琰:墓里的东西拿不回来了。

胡八一:不要了,尘归尘土归土。

萧景琰:可是我还需要钱。

萧景琰从怀里摸出一个鸽子蛋大的珍珠,扔给胡八一:卖了吧。

 

27-9

墓穴深处,一条黑色的蟒蛇贴在地面上游走,丝丝地吐着红信。

主室之内,一人手持火把,看着空空如也的棺椁,脸上表情捉摸不定。

“蟒蟒?”

黑蟒听见呼唤,蛇头一摆,滑到了那人身边,亲昵地贴了过去。

“跟我走。”

黑蟒乖乖地跟在那人身后。

“此处已留之无益。”

那人走到洞口,左掌虚空一握,主室瞬间塌陷,露出下面黑漆漆的深洞,棺椁随着碎石一起沉了下去,直到再也看不见。

整个墓室内只剩下那人手中的一束光源。

跃动的火光映出一张与胡八一毫无二致的脸。

 

第二十八集

28-1

胡八一赶紧把珍珠放进萧景琰手里:这不是你小叔的吗,不能卖。

萧景琰:不知道还能不能遇上他的转世,小殊不像我们,转世之后,前尘尽忘。这东西不过是给我留个念想,算了,拿去卖了吧,我需要钱。

胡八一:你需要钱做什么?

萧景琰:拿到钱之后,我不留在这里了,我要去找皇后。

胡八一:你别着急,通缉令已经发出去了,你再等等。

萧景琰摇摇头:可是我怕他不想等我了。

 

28-2

“负心汉抛弃植物人丈夫,在外游荡多年不归。”

“千年老人行走万里寻找发妻,大梁的皇后啊,你夜不归家为哪般?”

胡八一脑海深处突然蹦出来两个标题,说不上哪个更吸引眼球。

胡八一迅速擦掉脑海中的画面,安慰萧景琰:不会的,皇后那么胖,除了你没人要他。

萧景琰沉默了一下,似乎捡起来一点信心:你说得对。

 

28-3

萧景琰情绪不太好,李熏然也是,像架了冲锋枪一样向着犯罪嫌疑人裴泽而去,一句话赶着一句话,连诈带威吓,不到几个小时就把裴泽的犯罪过程给套出来了。

同行的下属一脸崇拜地看着李熏然:李队,你收我为徒吧。

李熏然把审裴泽的记录放进档案袋:咱们队加个班,明天跟我抓犯人去。

下属:啊?抓什么犯人?

李熏然:涉嫌非法盗墓,非法进行国宝交易的盗墓贼胡八一。

 

28-4

萧景琰一路呆呆地看着窗外,不知道想什么。

胡八一把他送到楼下。

萧景琰:不上楼了,不是约了今天早上交易吗?

胡八一:我一会儿发个短信取消掉吧,王胖子顶多抱怨两句。

萧景琰自顾自继续说:卖了这个珍珠,赚来的钱应该也够你花一阵子的了。别盗墓了,不然我真的想替李熏然打死你。

胡八一发誓:我再下斗,就被蜃蜃吃掉。

 

28-5

李熏然一夜没睡,看着屏幕上的红点从郊外移动到了家里,又从家里开走。

李熏然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李熏然:萧景琰你这个不学好的!

李熏然怒骂。

李熏然:行动组跟我走。

李局长突然走了进来。

李熏然:爸?

李局长:一晚上没睡啊。

李熏然:是,连夜审了红叶山庄的案子,犯罪嫌疑人裴泽已经抓起来了。

李局长:听说胡八一那边又有小动作了?

李熏然冷眼扫了一遍行动组的几个嘴边漏风漏得勤快的。

李局长:你别瞪他们,大白天的抽调一个行动组,我总得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熏然:胡八一的事情您交给我吧。

李局长:你一晚上没睡了,我怕你出纰漏,这样,这次行动,我和你一起去。

李熏然感觉事情已经开始向不受控制的方向滑去了。

 

28-6

李熏然开着车,紧张得手心冒汗,方向盘都湿了。

李局长非常安然地平视前方。

李熏然:爸,你这是不相信我吗?

李局长:胡八一要真进行非法交易了,你打算怎么办?

李熏然: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李局长:你少给我背填空题。

李熏然烦躁地吐了一口气:还能怎么办,抓进去呗。

李局长:我是问,你打算怎么办?

李熏然突然听出了弦外之音,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眼神乱飘:什么怎么办?

李局长手一伸,勾出了李熏然脖子上的摸金符:胡八一的吧。

李熏然有些尴尬地把摸金符塞了回去。

李熏然:是。

李局长:爸不是不开明的人,胡八一救了我儿子的命,这件事我记一辈子,但恩和情要分清楚,而且身为警察,情和理,也要分得清。

李熏然凝重地点点头:我知道,爸你别担心。

李局长哭笑不得:我能不担心吗,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李熏然鼻子一酸。

李局长轻咳了一声:注意点,快到了。

李熏然呼了一口气,给了李局长一个自信的笑容,停在了离一栋别墅不远的地方。

李熏然:开始监视,等我命令。

李局长拿了一个望远镜,盯着别墅前面停着的车,过了一会儿,胡八一从驾驶座上下来了。

然后下来的是萧景琰。

李局长手一抖,望远镜掉在了车座上。

 

28-7

李局长:怎么景琰也在?!

李熏然:他,他是我派过去的卧底。

李局长气得一指头点上李熏然的脑袋:你是不是脑子不够用了,萧景琰是一个没有任何经验,没有任何专业背景的普通人。遇到危险怎么办?

那我为招惹上他的人默哀,李熏然想。

但是李熏然赶紧捡了个台阶准备下:要不要中止行动?

李局长捡起来望远镜:他们进去了,别中止,继续。

李熏然给胡八一、萧景琰和自己同时点了一根蜡烛。

 

28-8

胡八一按了一下门铃,来开门的是一位老管家,告诉他们谭先生在书房处理生意上的事情,马上就下来。

两人进了客厅坐着,胡八一称赞着屋里低调古朴的装潢摆设,然后对着墙上一张赵孟頫的字啧啧称奇。

萧景琰环视了一周,目光定在置物架上的一个瓶子上。

萧景琰神色突然一变,奔过去拿起那只瓶子,瓶子一离开置物架,整个屋里响起防盗铃的尖啸。

胡八一:萧景琰!放回去!

萧景琰全然不顾,神色慌张:里面东西呢?

胡八一:什么东西?

这时从楼梯上迅速冲下一个人,怒气冲冲:你们放下那个瓶子!

胡八一赶紧抢过那个瓶子,递给来人:对不起,我兄弟不懂事,谭老板多担...

胡八一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28-9

李熏然看见窗口里,胡八一拿着一个瓶子递给了一个男人,但那个男人正好挡住了窗口,看不清面容。

行动队那边传来声音:李队,抓不抓?

李熏然看了一眼李局长,李局长点了下头。

李熏然:抓!

行动组敲开房门。

行动组:不许动!

行动组看清了房间里的情形,呆住了。

李局长和李熏然跟在行动组后面进入房间,看见了客厅中间站着的三人,也呆住了。

胡八一看看李熏然,又看看李局长,转头再看看明显已经秀逗的谭宗明,眼疾手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抱住谭宗明的大腿:

“二啊~~~~哥哥找你找得好苦啊!”

 

第二十九集

29-1

谭宗明看着眼前这个跪下就管自己叫弟弟的家伙,就冲着这张脸,谭宗明也不敢不认。

谭宗明蹲下来把胡八一拽起来,正想细问,胡八一合身扑了上来把他扑倒在沙发上,抱着他呼天抢地。

胡八一:二啊,爸妈快想死你啦~~~

谭宗明张了张嘴,胡八一抱着他的头。

胡八一:二啊,爸妈和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们吧!!

谭宗明正想把人推开,胡八一压低了声音说:不想被抓就配合一下。

谭宗明推人的手顿时就变成了一个搂抱的姿势,也低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胡八一:我叫胡八一。

谭宗明镇定了一下,大呼一声:一啊~~~~~~

萧景琰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演技实力派。

而李熏然...

李熏然想给他们颁个奥斯卡。

 

29-2

李局长:这是怎么回事?

胡八一抹着眼泪:李叔叔,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孪生弟弟。

李局长怀疑地看了一眼谭宗明,但是这标准的大头褶子脸是决计骗不了人的。

李局长叫了一声李熏然,李熏然明显还没有回过神来。

李局长只好继续问胡八一:你来这里,是认弟弟的?

胡八一看这李熏然带队上门来拿人的架势,明显是冲着他来的,一咬牙点了头。

李局长蔑视地一笑,问萧景琰:景琰,你在这里干什么?

萧景琰看见李局长就慌了,面对22岁入党,24岁参加工作,破的案比李熏然吃的盐都多的李局长,萧景琰半个谎都不敢说。

萧景琰支支吾吾了一阵,从兜里拿出一个鸽子蛋大的珍珠。

萧景琰:我是来卖东西的。

胡八一扶住额头。

 

29-3

这东西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李局长一双隼目盯着胡八一,胡八一无所遁形。

萧景琰:干...干爹,这是我传家宝。

李局长看李熏然,李熏然点点头。

李局长:你为什么卖自己的传家宝。

萧景琰深吸一口气,表情沉痛:我好穷,我没爹没娘没存款,没有工作,我不能靠熏然养我一辈子啊!!

李局长发现萧景琰竟然没说假话。

李局长: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想,没有钱也不能卖传家宝,这说不定是你身上唯一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了!你那点食量,还真能吃穷熏然吗?熏然,你说句话。

李熏然现在只想给萧景琰颁个金马奖。

 

29-4

李局长脸上阴晴不定,李熏然低头认错:局长,对不起,是我证据收集不齐就贸然行动。

李局长:你回去给我写个检查,停职观察一个月。

李熏然垂头丧气:是。

李局长一敬礼:打扰了。

谭宗明假笑:配合人民警察,责无旁贷。

李局长带人撤了。

在屋里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胡八一气上心头,看着李熏然:你派人来抓我?

李熏然耸眉:你真是来认弟弟的?

胡八一不吭气了,但是被刚告白过的人像老鼠一样逮,终归是不舒服。

萧景琰从中说和:熏然,胡八一不会再盗墓了。

李熏然:你怎么保证?

萧景琰用手在喉咙上划了一下:他再盗墓我送他去见皇后。

李熏然:...你还记得我是警察吗?

 

29-5

胡八一终于过了心里那道坎,非常歉意地看着李熏然:熏然...

李熏然:不要说话,我们现在开始冷战。

胡八一求助地看向萧景琰。

萧景琰耸肩: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胡八一掀桌:你帮我的方式就是许诺杀了我?

 

29-6

谭宗明见这几人仿佛把自己给遗忘了,轻咳了一声。

萧景琰三人总算想起来还有谭宗明这回事。

胡八一和李熏然对视了一眼,开始了脑电波交流。

胡八一:双胞胎梗能不能用?

李熏然断然摇头:不行,万一人家有爸妈呢。

胡八一比了一下脸:说整容吧。

李熏然眼神轻蔑:谁会整成你这模样的啊,说服力好低。

胡八一瞪圆眼睛:我怎么了?

李熏然捏着脸,挤出了三层褶子。

谭宗明:...你们到底打不打算解释了?

 

29-7

萧景琰沉默。

李熏然沉默。

胡八一沉默。

就在三人绞尽脑汁,企图编一个好理由的时候。

谭宗明开口了。

谭宗明看着胡八一:你和蔺晨是什么关系?

 

29-8

胡八一:哈?

谭宗明又看着李熏然和萧景琰:你们两个谁是琅琊阁主夫人?

萧景琰:哈?

李熏然:哈?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谭宗明:明白怎么回事吗?

三人狂摇头。

谭宗明: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三个人狂点头。

谭宗明泡了一壶茶,吹了口凉气:我从头开始说吧。

 

29-9

谭宗明的生意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早年下海的时候,曾经赔过一大笔钱,不仅赔光了家底,还欠下许多外债。

就在穷途末路的时候,有一个神秘人打来了一笔巨款,在那个年代,几乎是个天文数字。

谭宗明在这笔钱的帮助下,很快就东山再起,但是他心里一直计较着这笔钱,他用了许多渠道终于查到了这笔钱的源头,是一位住在巴黎,姓明的老人打过来的。

他千方百计找到老人的联系方式,终于获得了见上一面的许可,连夜坐上了去往巴黎的飞机。

在塞纳河畔,谭宗明见到了一位满头银发,却依然腰板笔挺,风度翩翩的老者,老者坐在路边的咖啡厅,看着谭宗明落座,眼中满是怀念。

老者说:当年我大哥就坐在你的位置,我们经常在这里谈论哲学,艺术,时局...你这一坐,感觉就像回到了从前。

谭宗明顿时有些如坐针毡。

老者伸出来一只手:我叫明诚。

谭宗明赶紧握住:明先生。

老者:你一定在疑惑,你与我素未谋面,为什么我要资助你。

谭宗明:是。

老者:其实资助你的也不是我,我给你引荐另一个人。

老者对塞纳河边一个画画的男人招了招手:蔺晨。

男人穿着一条牛仔裤,左手插着兜,画笔在右手的指尖灵活地转着。

男人回过头,谭宗明呆坐在位置上。

他认得那张脸,因为每天早上他照镜子的时候都会看到。

那是他自己的脸。

 

第三十集

30-1

谭宗明:你是谁?

蔺晨看明诚:关于我是谁这个故事太长了,你能不能代讲一下。

明诚开始理袖扣:老了,精神不济,记不大清了。

蔺晨向上飞了个白眼:你还记得什么?

明诚:你今天早上少抛售了一支股票,大哥要是还在,你就等着听他数落吧。

蔺晨指了指自己的头:别说了,我现在觉得他在骂我。

谭宗明脸沉了下来: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蔺晨面容整肃:我是蔺晨,许多年前,我自行抽走了自己的三魂六魄,变成了一个活死人。你就是我的灵魂之一。

谭宗明有些难以消化,他想了好一会儿,决定从源头问起。

谭宗明:为...为什么你要抽走你自己的三魂六魄?

蔺晨瞥了一眼明诚:我要等我的夫人复活。

话音刚落明诚的拐棍就落在了蔺晨的头上。

 

30-2

胡八一看萧景琰:你不想解释一下琅琊阁主夫人这件事吗?

谭宗明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阁主夫人。

萧景琰脸皮火辣辣的:朕从未认识什么琅琊阁主夫人。

李熏然问谭宗明:你都知道蔺晨,你不知道琅琊阁主夫人是谁吗?

谭宗明:蔺晨曾经说他夫人是大梁皇帝,名讳不可说。

胡八一、李熏然:这提示得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胡八一扯萧景琰袖子:所以说你们两个谁做皇后谁做夫人这件事到死都没商量好?

萧景琰:胡八一,我现在杀了你,你代我问问蔺晨,到底是想做皇后,还是想做废后?

李熏然:求你们给我一点警察的尊严好吗?

 

30-3

谭宗明:总之,蔺晨,也就是我的本体,四十年前从墓穴里醒了过来,然后就开始寻找自己的灵魂,明楼先生的档案在文革时期因为潘汉年事件被公开,闹过好一阵风波,很容易找,好在那时明楼和明诚已经去了巴黎,逃过一劫。蔺晨找到明楼后,被他放在身边教习,对外的名义说是继承人,明楼先生去世后,蔺晨就继承了明家的产业,一直照顾明诚先生的起居。

胡八一举手:我有一个问题。

谭宗明:请讲。

胡八一:蔺晨为何复活得比萧景琰早那么多?

谭宗明: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他的魂魄,比萧景琰的早一步归位了,换句话说...

萧景琰深吸一口气:他的魂魄,比我的早死。

 

30-4

蔺晨:人有三魂七魄,得其四就能感知世界,得其五就能复生躯壳。九魂归一,方能与常人无异,在世间行走,否则就会变成我这样的活死人。当年我得了五魂的时候,墓葬被一群盗墓贼挖开,被迫复生。之后,我重新封了墓,除非是我自己,或者是你这样传承我的灵魂的人能打开陵墓,其他人进墓皆死。

谭宗明:出墓之后,你就开始寻找自己的灵魂,所以找到了明楼,也找到了我,其它人呢?

蔺晨:除了你,我还没有找到其他人,就算找到了,如果不是像你一样穷途末路,我是不会随意与他们联系的,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我也不方便打扰。

谭宗明:那你为何与明楼先生相认了?

蔺晨:因为他比较有钱。

话音刚落,明诚又一棍子敲了下来。

 

30-5

明诚:臭小子,狼子野心,狼心狗肺!

蔺晨躲着明诚的拐杖:喂喂喂,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夫人的魂魄之一,我真动手了啊。

明诚:你还敢动手,我打死你。

蔺晨:你打!打跑了我看谁给你当保姆。

明诚:你走,我明天就写遗书,明家的财产一分都不给你留!

蔺晨:越有钱越抠门,切!

明诚:越老越不要脸,呸!

谭宗明:...

 

30-6

胡八一:九魂归一,才能与世人无异,只要有一个灵魂没有回来,蔺晨和萧景琰就能一直活着?

谭宗明:对。

胡八一:那岂不是很爽?

谭宗明:活死人,主要靠阳气为生,虽然不老不死,但是却非常脆弱,一旦断了阳气,就魂飞魄散。

李熏然:所以蔺晨这么长时间以来,靠谁的阳气支撑?

谭宗明:巴黎的移民和流民都很多,蔺晨从来都不缺食物。实在撑不住了,还找不到下手对象,巴黎还有红灯区。

胡八一和李熏然恍然大悟。

萧景琰看着两人:红灯区是什么?

 

30-7

萧景琰发飙了。

萧景琰:做了我的皇后还敢去那种风月场所,拿纸笔来,我要废后!!!

 

30-8

萧景琰气哼哼地坐在沙发上,听谭宗明继续讲故事。

谭宗明:后来我就回国了,之后就再也没了联系,临走之前,蔺晨给了我一封信,让我找一个人,但是我只找到了他的后代,所以这封信我也没送出去。

谭宗明从书架上找出一本书,从中抽出一封信,递给萧景琰。

谭宗明:不过我想,给你也是一样的。

 

30-9

巴黎机场,谭宗明带着一身的行李,蔺晨推着明诚来送行。

蔺晨从怀里拿出一封信,交给谭宗明。

蔺晨:如果方便的话,帮我去香港找个人,姓方,长得应该与明诚有七八分相似,更年轻些。更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

谭宗明:为什么要找他?

蔺晨:我的魂魄之一对他有执念,吵得我睡不安稳。如果找得到,你把这封信给他,跟他说——荣石对不起他,此生就当是错过了吧。

 

 

评论(44)
热度(666)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