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31-35

第三十一集

31-1

萧景琰接过信,拆开,看见了开头“见字如晤”四字,只听见内心深处一声长叹。

脸上霎时就湿润了一片。

 

31-2

萧景琰看完了整封信,冲胡八一伸了伸手。

萧景琰:火儿。

胡八一把打火机递了过去。

萧景琰将信倒置,打火。

胡八一大叫一声:慢!

萧景琰置之不理,火舌一卷,不一会儿,信就被烧成了纸灰。

胡八一惋惜:好歹是老物件呢。

李熏然好奇:信上写的什么?

萧景琰:爱过。

李熏然:我明明看见有好多字呢。

萧景琰冷然:都是废话。

胡八一朝谭宗明和李熏然打手势,低声说:我猜是都是情话,你们别问了。

谭宗明:要是情话算废话,你们真该见见方孟韦写给荣石的十三封信。

谭宗明突然肩头被人拍了一把,回头。

萧景琰打着火,眼神森森地看着他:你看过了?

 

31-3

李熏然死死抱着萧景琰:景琰,你冷静,别冲动,我是警察,你好歹给我个面子啊!

萧景琰:不行,只有死人不会说话。

谭宗明大叫一声:等等!

萧景琰看着他。

谭宗明:你现在是方孟韦还是萧景琰?

萧景琰一向端正灵透的眼睛变得诡谲狠戾:我是方孟韦。

 

31-4

胡八一、李熏然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谭宗明怒骂:还看不明白吗,方孟韦的魂魄反客为主,借尸还魂了。还愣着干什么,拉住他啊!

李熏然拖着萧景琰的一条腿,胡八一去抢火,萧景琰拿起桌上紫檀茶壶朝着谭宗明面门就扔了过去。

谭宗明:这是清初的!

谭宗明凌空接住了茶壶,顿时手上就被烫了两个泡。

谭宗明忍着疼放下,然后迎面一件掐丝珐琅的鼻烟壶就飞了过来。

谭宗明抢救下鼻烟壶,大吼:方孟韦,你少矫情,自己一句话不说跑到香港去娶妻生子了,你把荣石放在哪里。荣石要写的都是废话,你写的那一堆就都是屁话。

萧景琰身体里的方孟韦冷笑:他荣石身家万贯,他要真想和我一起,大可以来香港找我。

谭宗明:他要真家财万贯,至于死的时候只有一张草席?你在香港子孙满堂的时候,他连尸骨安放的地方都没有。你委屈什么?

胡八一感觉萧景琰的力量陡然一松,胡八一趁机缴了萧景琰的打火机。

萧景琰脸色渐渐发白:你再说一遍?

 

31-5

谭宗明:荣石的去向我查过,以前他当商会长的时候,日本人坑了他一把,被人误会当了汉奸,后来虽然正了名,但是终究留了个底,再加上他家产殷实,文革的时候头一个拿他下刀,他一把硬骨头,愣是撑到文革最后两年,可惜,还是死了。不过正是因为他死了,蔺晨才醒了。

萧景琰,或者说是方孟韦不接话,不知道是没法接受,还是在忖度这些话的真实度。

谭宗明坐下来,大手不耐烦地一挥:你要找信这里也没有,我给别人了。

萧景琰:你给谁了?!

这时候门口铃声一响,陈家明花枝招展地抱着一本册子没等人开门就跑进来。

陈家明:老谭~~你看,我特意找了人把信给裱起来了...啊!!

一声脆响,三人看见萧景琰保持着脱手而出的姿势,方孟韦的那个瓶子就正正地砸在陈家明的脑袋上,碎成了八块。

陈家明摇晃了两下,倒了下去。

 

31-6

谭宗明跑过去,看着那碎裂的瓶子,心疼得要命。

谭宗明:方孟韦,你自己不珍惜自己的东西,别人替你收着,你还毁掉!

方孟韦不答他,只是捡起地上的册子,慢慢翻开。

然后他蹲在地上,脸上表情皱成一团,一滴眼泪就落在了纸上,将笔迹晕染开来。

方孟韦一边哭一边打嗝:我怎么知道,我又不能读心,他每次跟我说话都结结巴巴的,终于送我走的时候不结巴了一次,他竟然让我去香港以后把他忘了,他和我道不同,只能殊途,我遂了他的意,怎么好像是我负了他一样?

经这么一提,谭宗明想起来以前调查荣石的时候看过一本回忆录,说荣石见着自己喜欢的人,说话会口吃,心思一转就把其中关节想透了。谭宗明光想着方孟韦在香港过得滋润,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折,对自己口不择言也有些后悔,此时拼命往回找补。

谭宗明对方孟韦说:你不知道荣石见着喜欢的人会口吃吗?

方孟韦两眼泪朦朦地瞪大了。

谭宗明:他送你走的时候没口吃,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你了,而是因为...他说谎了。

 

31-7

当务之急是把信件从方孟韦手里抢救回来,但方孟韦又抱得死紧,谭宗明只能干着急。

没想到方孟韦哭了一会儿,竟然闭上眼睛睡着了。

谭宗明一推他:方孟韦,你先松开。

方孟韦一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谭宗明吓了一跳,刚要去摸呼吸,地上的人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刚刚发生什么了?

谭宗明:萧景琰?

萧景琰:怎么了?

谭宗明:刚才你被自己的魂魄给夺了肉身了。

萧景琰揉了一把脸:我阳气不足,压不住魂,你借我两口。

萧景琰在兜里掏了掏吸管没掏着,这才记起来昨天胡八一给的吸管被自己扔了,萧景琰想想蔺晨去过红灯区的事,气上心头,捧住谭宗明的大脸,吧唧一口堵了上去。

 

31-8

胡八一和李熏然下巴唰的一下磕到了地上。

胡八一问李熏然:你说这算是大梁皇帝纳新妃,还是阁主夫人红杏出墙?

李熏然:别说话,我们还在冷战。

胡八一:...你是忘不掉这茬了是吧?

 

31-9

吸饱了阳气,萧景琰打了一会儿坐,终于恢复过来了。

萧景琰:你的故事没讲完,蔺晨下落呢?

谭宗明摇头:我离开巴黎之后,蔺晨和明诚单方面与我断了联系。前不久我接到一封信,没有寄件人。上面说,明诚先生已经去世了。我想,这封信应该就是蔺晨寄过来的。

谭宗明把信拿过来,几个人一看,恰好是信件寄出的那一天,胡八一进了萧景琰的墓。

原来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第三十二集

32-1

蔺晨的线索就这么断了,萧景琰有点郁闷,几人想起屋里还有一个陈家明,又开始头疼。

胡八一问谭宗明:你和陈家明又是怎么扯到一起的?

谭宗明:你们也认识他?

谭宗明想起来:原来他说有两个整容成和他一样的绑架犯就是你们!

李熏然摸了摸鼻子,软弱无力地分辨:也没一样,我们俩的下巴比他的好看多了。

 

32-2

谭宗明:有一次我看杂志看到了他的专访,他和明诚年轻的时候长得那么像,我以为琅琊阁主夫人也复活了,过来试探一下。接触了两次,发现他竟然一无所知。

萧景琰生气:你瞎了,他有半分像我吗?

谭宗明:琅琊阁主形容他夫人时,说夫人一颦一笑,皆是万种风情。

萧景琰的脸以显而易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胡八一:萧景琰,你和皇后能有一天不吹对方吗?

 

32-3

谭宗明:后来我猜测,他应该也是三魂六魄之一,想着替蔺晨也照料他一下,误打误撞,发现了他保存着方孟韦的遗物,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谭宗明把东西还给了萧景琰。

谭宗明:怎么处置,你自己决定吧。

萧景琰叹息一声:留着吧,等找见了蔺晨,给他看看,也算了却荣石的念想。

谭宗明指着陈家明:那他怎么办?

胡八一:那就得委屈你了。

 

32-4

陈家明在一片荒郊野地里醒过来,手被人绑着。

陈家明惊叫:发生什么了,老谭,老谭!!!

谭宗明被绑在他身后,扯着绳结。

谭宗明:家里进了一伙儿强盗,你一进门就被他们打晕了。我说,家里东西都给他们,把咱们俩放了。

陈家明:什么!!那我刚装裱好的信呢?

谭宗明叹气:也被他们拿走了。

陈家明:怎么碰上你我总是没好事啊,好不容易天降横财,还飞来横祸,你怎么给他们了呢?

谭宗明翻了翻眼睛:他们说,不给就划花你的脸。

陈家明:哦,天哪,老谭,你的决定真是太英明了!

 

32-5

谭宗明回到家,发现自己家里真的被洗劫了。

置物架上的老古董全都没了,橱柜里放的一皮箱现金也被拿走了。

谭宗明气得一口气堵在心头:这群强盗...强盗!

陈家明给谭宗明顺气:老谭,我们赶紧报警吧!

谭宗明:好,报...报警。

谭宗明报了警,过了一会儿李熏然打电话过来。

李熏然:谭先生,我听说你报警了,对不住,我拦不住他们。

胡八一在那头扯着嗓子。

胡八一:就当你孝敬阁主夫人的了!

萧景琰怒斥:胡八一,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毁了墓的事情全告诉熏然。

李熏然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墓毁了?胡八一,你给我说清楚!

胡八一装鸵鸟:我不跟你说话,我们还在冷战。

紧接着一阵紧急刹车的声音。

谭宗明听着对面吵吵闹闹,嘴角抽搐,陈家明急迫地问:怎么样了?能不能抓人?

谭宗明咬牙切齿:算了,就当是打发要饭的了。

 

32-6

李熏然长腿一跨从驾驶座上窜到后座揪着胡八一开始抡拳头。

李熏然:胡八一,你这是犯罪啊!

胡八一:我发誓我一没带枪二没碰炸药,真不是我毁的!我还心疼里面的东西呢!

李熏然放开胡八一。

李熏然:如果这墓被发掘出来,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胡八一:不就是你们市多一个能收费的景点吗。

李熏然又是一个拳头打了出去。

李熏然:你知道什么,这是历史遗产,毁了就再也没有了!

萧景琰赶紧拦住:熏然,墓都毁了,你生气也没有用,我也有责任,我愿意负责。

李熏然挑眉:你怎么负责?

 

32-7

萧景琰一身华服,长发在脑后编成辫子,束在顶心,腰间拴着一枚玉髓,步履轻盈,一身贵气,玉树临风,光彩照人,风华绝代。

萧景琰指着一个陶罐,缓缓启唇:这件青釉夹梁盖罐,罐直口,圆唇,短颈,肩腹丰满,往下渐收,平底稍内凹。肩部前后各装一鋬耳,左右各有一对夹耳,我大梁国力昌盛,远胜于北渝,南楚,物产丰富,能工巧匠数不胜数,这个陶罐就是当时匠工们的创新之作。

一双双稚嫩的眼睛从下而上看着他,充满了好奇感。

萧景琰微笑,缓缓转身:除了陶器之外,大梁的玉器也颇具气象,请各位小朋友跟我来。

带队老师:同学们,大梁皇帝萧景琰的解说精彩不精彩?

小朋友:精~~彩~~

带队老师:我们给他鼓掌吧~~

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脆响,萧景琰保持着嘴角上扬的角度,带着参观的小学生们进入博物馆的下一个展馆。

 

32-8

终于送走了小学生,萧景琰看见了来接他下班的李熏然。

萧景琰把假头套“啵”的一下摘了下来,觉得神清气爽。

李熏然递过来一瓶饮料:热不热。

萧景琰:热死了。

李熏然:所以给你剪了头发多好。

萧景琰含糊地嗯嗯了两声。

萧景琰看了看钟点:怎么今天来得这么早?

李熏然有些郁郁不得志的样子:没事情做,今天把检查交上去了,明天通缉令就只能撤下来了。

萧景琰也没表示什么,拿了博物馆给日结的工资,数出来四百给李熏然。

萧景琰:走,叫上胡八一,撸串去。

李熏然觉得萧景琰作为一个粽子,真是越来越有烟火气了。

 

32-9

胡八一坐在小凳子上:我跟你们讲,方圆十里,就这家的腰子最好吃,烤得八分熟,两分血,外皮用猪肠衣包了一圈,外焦里嫩,多吃点,壮阳的。

说完自己先找一串啃了起来。

萧景琰挑了个肉筋,细嚼慢咽。

李熏然问:景琰,蔺晨这事,你怎么打算的。

萧景琰想了想:通缉令撤下来了,还有报纸,微博,虽然是大海捞针,但毕竟现在信息这么发达,肯定能找到。

李熏然一想也是,当时不知道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就想起来通缉令这么一个蠢主意。

萧景琰又说:明诚既然见过蔺晨,所以他最后的一段时间应该是和蔺晨在一起的,我现在一时想不起来。但是有方孟韦曾经夺我身在前,我可以想一个办法,让明诚也出来晃晃,你们趁机问他。

胡八一和李熏然对视一眼,咬串的动作也停了。

胡八一:你多久没吸阳气了?

萧景琰:该吸了。

胡八一把萧景琰面前的腰子拿走。

说干就干,引诚出动!

 

第三十三集

33-1

李熏然和胡八一查着资料。

明楼算是上海孤岛时期的风云人物,再加上文革时期闹过一阵子风波,先是被打成反革命,文革之后又被正名了,他的资料还挺好查的。

胡八一在网上动动手指一搜索,就找到了明楼的,非常幸运,明楼的背后还有明诚。

胡八一招呼萧景琰来看照片。

萧景琰一眼就看到了明诚,然后目光移向了照片的主角:这胖子是谁?

 

33-2

萧景琰内心深处是拒绝的。

他以为蔺晨那样就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还有明楼这样的,萧景琰感到了一丝危机感。

如果找到了蔺晨,说什么也要让他减成胡八一那样才能踏实一点。

萧景琰多看了两眼照片,不知怎么,觉得明楼两颊鼓得颇有肉感,脸虽然圆了,倒是比胡八一多了几分沉稳和世故。

想想当年明楼一手把持着上海经济,一手搅得上海政局天翻地覆的功力,如今见着老照片,反倒觉得,长成胡八一那样的脸颊清瘦的,也不可能镇得住那群如狼似虎的汪伪特务和日本人。

萧景琰越看越喜爱:这个明楼,长得还...挺可爱的。

李熏然不可思议地看着萧景琰半晌:我明白你爱屋及乌,但是你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33-3

明楼,你可以说他英气逼人,可以说他沉稳方刚,但是可爱二字是绝对与他不沾边的。

李熏然心想。

但是萧景琰一向审美有点问题,所以这件事不用再计较下去了。

一旁的胡八一摸着自己的脸,想想自己以后不下斗了,难免也养出一身肥膘,不由得心有戚戚焉。

胡八一:熏然,如果我以后胖了...一点点,你还要我吗?

李熏然:要啊。

胡八一心里踏实了。

李熏然:我要你在跑步机上跑到死。

 

33-4

胡八一:我们回想一下,萧景琰关于巴黎和莫斯科的记忆应该是属于阿诚的。当时触发他语言记忆的是照片和资料片。而直接促使方孟韦夺了景琰肉身的,是荣石给方孟韦的一封信。

李熏然:所以说,只要情境与记忆重叠,或者能直接刺激到灵魂,此时再加上萧景琰阳气不足,就能把明诚引出来?

胡八一:应该是这样。

李熏然:现在怎么办?给他看明楼的照片没用啊。

胡八一:我们得让明楼,起死回生!

 

33-5

第二天,李熏然交了检查请了假,和胡八一出去采购了一圈。

胡八一买了一件和明楼相似的大衣,顺手买了一个帽子和白色围巾,把自己打扮好了,在镜子里叼着烟看了一圈,觉得还不错。

萧景琰在家里看着明楼照片出神,这时门被敲了三声,萧景琰抬头,胡八一穿着一身厚重的大衣,带着宽檐帽,围着一条白色围巾,从外头走了进来。

胡八一热切地注视着萧景琰:阿诚。

萧景琰:...胡八一,你热不热?

 

33-6

李熏然从门背后冒出来:我说过这不管用的啦!你至少要学学人家民国人的做派吧。

胡八一:我怎么不是民国做派了,你看过《上海滩》吗,周润发一出场,白围巾一扬,双枪一亮,啪啪啪!此时应有音乐...对!

胡八一眼睛一亮。

胡八一:是音乐不到位,感情不足,重新来。

李熏然的眼睛翻得只剩下眼白了。

 

33-7

门被敲了三声。

音乐响起:浪奔~~浪流~~

胡八一一推门,一阵风卷起他的大衣,白色的围巾被帅气地一甩,胡八一叼着一支烟,帽檐下面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烟雾缭绕之中透露着一股不屑。

胡八一:阿诚,我是你大哥。

萧景琰白眼一翻:我是你大爷。

胡八一当场破功。

 

33-8

胡八一开始漫长的自我检讨。

胡八一:首先,可能是脸型出了错,明楼比我胖,所以我得在衣服里塞点东西衬一下。

李熏然:对,厨房里有五十斤大米,一会儿可以挂身上。

胡八一:第二,我觉得音乐有问题。

李熏然:又是我的锅?

胡八一:浪奔浪流情绪不对,而且又不是那个时代的曲子,换个老的,温柔的。

李熏然:好,换!

胡八一:最后,我对明楼的理解出了问题,明楼虽然是上海滩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是明诚是明楼的兄弟和爱人,所以我的眼神应该更深情,像这样...

胡八一调整了一下状态,闭眼,睁眼,冲李熏然抛了一个电眼。

李熏然:胡八一,你这样,有伤风化。

 

33-9

门响了三声。

萧景琰抬头,一支玫瑰从门外伸了进来。

此时音乐响起: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胡八一拖着沉重的步子,像企鹅一样摇摇摆摆地走进来,脸上肉鼓鼓的。

胡八一手一翻转,玫瑰在萧景琰眼前消失了。胡八一在萧景琰耳边一捉,一支玫瑰又出现在了他手中。

胡八一:阿诚...

胡八一一开口,为了使脸型鼓起来而塞下去的馒头就喷了出来。

萧景琰接过了玫瑰,低下头,再抬头时,眼神中变得多了一股萧景琰没有的通透和坚韧:你别演了,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第三十四集

34-1

胡八一:阿诚?

萧景琰,不,应该是阿诚看着胡八一,揉揉眉心。

阿诚:我大哥要是照你这么演,一天要被日本人枪毙八回。瞧你穿的,像个...像个小开一样!

胡八一:我都是照许文强学的。

阿诚:什么许文强,浮夸!要想演好你的角色,必须要有代入感,做好前期调查这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有真情实感...

李熏然:停停停,两位影帝,你们一会儿再交流演技好吗?明诚,我问你,两个月前,蔺晨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阿诚:是啊。

李熏然:那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阿诚:不知道。

 

34-2

明诚活了很长时间,长到他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

当年凭着一腔热血和必死的觉悟,站进了上海这个漩涡,挣扎在黑暗中,期待着光明的到来。

有时候,他不免也去想如果任务失败了,自己会是什么结局。

他想过自己被日本人枪毙,或者被汪曼春抓了折磨死,甚至死在自己人手里。

但是他确实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活到寿数。

年轻的时候,他为了任务挨了明楼一枪,到了老年的时候,肩膀总是疼,明楼每日给他上药,一寸一寸地揉,仿佛世界上只剩下这一件重要的事。

明诚说:大哥,我这身子骨估计得先你一步走。

明楼板着脸,弹了明诚一脑瓜:屁话,我这天天操心国事家事的都没说要走,你走什么?

明诚嘿嘿笑着,不敢再说。

再后来,两人一起老去,巴黎人时常看见两个中国绅士从左岸经过,早几年是背着手,低着头大步地往前走,后来步子慢了点,快走变成了漫步,再过几年,就互相搀着,小步小步地挪。

明诚觉得能陪明楼这么平静地过完一辈子,真是天大的福气。

他送走了明楼,换了蔺晨陪在身边,虽然是一样的脸,但终究不是那人,生活陡然就空了一块。

又熬了好些年,明诚也躺在了病床上,这一次他终于觉得要到时候了。

他侧头,手指在病床上弹动了几下,一双熟悉的,温和的大手罩住了他的。

他看见了蔺晨坐在床边,目光深情,有包容,理解,怀念,还有漫长的时光酝酿出来的,难以言说的爱。

明诚怔了怔:大哥?

明楼借着蔺晨的躯壳握紧了明诚的手:我在等你。

明诚双目泛起泪花,点了点头。

明楼探过身去,吻住了明诚的双唇,吮走了明诚咸涩的泪水。

监护仪上的心跳波动正常弹动了几下,陡然加速,最后变成了一条直线。

 

34-3

李熏然:没了?

明诚:后来蔺晨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的故事已经讲完了。

李熏然焦躁地吐了一口浊气,朝胡八一一伸手:烟,火儿。

胡八一从兜里掏出来丢了过去。

明诚把两人的默契看在眼里,然后对胡八一招了招手。

明诚:你,过来。

胡八一:怎么了?

明诚看了一眼窗台边上抽烟的李熏然,问胡八一:你们两个,在一块了?

胡八一嘿嘿一乐:对啊。

明诚严肃起来:那,你入党了吗?

 

34-4

萧景琰醒了。

一看钟点已经过了四个半小时。

萧景琰:怎么这么久?

胡八一生无可恋地甩了甩被明诚逼着做的笔记:我刚刚经过上海地下党小组青瓷同志的特批,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了。

萧景琰:为什么要成为党员?

胡八一:阿诚说我党性不够,不能追李熏然。

萧景琰闭上眼睛,在识海中探索了一阵,睁开眼睛:明诚逗你玩的,他就是想找人说说话。

胡八一:...卧...槽...

 

34-5

萧景琰:所以,你们还是不知道蔺晨去哪儿了?

胡八一和李熏然摇摇头。

萧景琰垂头丧气地一捶桌:这个不守妇道的男人!

 

34-6

李熏然在微博上打了一串字。

萧景琰凑上去看:求转发,本人老伴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症,于日前在XX小区中走失,跪求各大媒体转发,必有重谢。

下面配了一张胡八一吃腰子的照片。

萧景琰一拍李熏然肩膀:好文采,发!

 

34-7

李熏然还没点下去发送,一个电话就打到他的手机上。

局里的小赵来了电话:李队,闯大祸了!

李熏然:你慢点说,怎么了。

小赵:你发的那份通缉令,没等我们撤下来。就被别人撤了。

李熏然顿时心里一沉:谁撤的?

小赵:国安局。

 

34-8

李熏然驱车赶往局里,小赵赶紧迎出来不让李熏然进去。

李熏然:怎么了?

小赵:李局长在发火呢。

李熏然:怎么了,因为国安局把通缉令给撤了?

小赵:不是,是因为撤下来之前,新市的警方抓住了一个嫌疑人,长得跟照片一模一样。

李熏然:一模一样?

小赵:听说还是一个大型医院的院长,刚做完手术,人都没站稳就给逮进去了。

李熏然脚步一顿。

完了,事情大条了。

 

34-9

李局长把档案夹“啪”的一声甩在了李熏然的面前,李熏然惊得一抖。

李局长:有一有二还有三儿,他们老胡家真是人丁兴旺啊!这是要干嘛,玩开心消消乐吗?

李熏然:爸,您消消气,说不定是那边的数据输错了呢,反正这个案子已经被撤了,现在他们也只能放人,对吧。

李局长:输错了?这种低级错误坚决不能容忍。

李熏然连连点头:对,不能容忍。

李局长:这件事错都在你,你,带上果篮,亲自登门去认错。

李熏然:啊?

 

 第三十五集

【审核成谜的三十五,PC端可看】

评论(30)
热度(598)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