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36-40

第三十六集

36-1

看着凌远的老警官比较有经验,看见楼下民警那想办又怕惹事不能办的样子,急了,朝楼下喊:你们是不是傻了!他这是妨碍公务,铐起来!

凌远一听,也冲楼下喊:启平,你快走!

赵启平:我不走我不走!我要把你救出来!

警官哭笑不得:...我还没当王母娘娘呢,你们倒先把自己当牛郎织女了!

 

36-2

下面民警一听头上发话了,开始动真格的。

赵启平心一横。

最后一招,砸!砸出响,砸出态度,砸出一片新天地。

赵启平捡起一块石头,朝着凌远那个房间就扔了出去。

凌远偏头一闪。

啪啦一声,玻璃应声而碎。

审讯警官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额角流血。

 

36-3

凌远赶紧扑过去查看警察伤势,做急救止血措施。

外面警察听见响动,立刻打开门看情况。

凌远坐在昏迷的警官身边,地上一块带血的石头,一片碎玻璃渣子,警官的头部汩汩流血。

凌远:...我说不是我干的你们信吗?

 

36-4

赵启平看着自己打碎的玻璃,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也没想到自己能投那么准。

赵启平问医闹:啊,我砸这么准,是不是他们该放人了?

医闹掉头就跑。

从被砸碎的窗户里探出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从左到右扫了一下,指着赵启平:抓住他!

二十几个医闹呼啦一下做鸟兽散,赵启平发觉事情大条了,迈开大长腿就跟一群医闹一起往回跑。

 

36-5

赵启平气喘吁吁地跑,追上医闹:你...你不是说...精髓就在一个字,砸吗?砸了怎么不管用啊!

医闹也喘着粗气:砸,砸你们医院,打医生,那是你们好欺负,被砸了也闷不吭气。你看这警察像是闷不吭气的样子吗?

后面警察:别跑!快!抓住那两个闹事儿的!

医闹: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小赵医生,对不住了!

医闹伸出脚一绊,赵启平摔了一个狗吃屎。

医闹:警察同志!这人是头目!我们拿钱办事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医闹一边叫着一边跑远了。

赵启平坐在地上,冲着医闹背影破口大骂:人渣,社会败类!

 

36-6

赵启平灰头土脸的被带进审讯室,发现凌远被铐在暖气片上。

赵启平自觉地朝凌远过去。

警察一拽:这边来!

赵启平:我要跟他铐一起!

警察:你想得美!要不是另一间审讯室还在用,你们俩就得一人一间!

赵启平一屁股坐地上:我不管!我们一年没见了,好不容易回来,连抱都没来得及抱一下,就要遭受这种非人的待遇!

凌远叹息一声:启平,听话。

赵启平眼巴巴地看着警察:你让我抱一下。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放弃似的点了头:好好好,就抱一下啊!

 

36-7

赵启平像一只八爪鱼一样吸住了凌远。

两个警员合力把他往下拽:抱完了没有?

赵启平:没有!没有!

两警员看凌远:你劝劝他!

凌远:启平,你跟他们走吧。

赵启平抬头,撇嘴:你赶我走?

凌远:没...没有...

赵启平:你想我没有?

凌远:想。

赵启平:要不要再抱一会儿?

凌远:...好。

赵启平四肢紧紧地盘住凌远:多抱一会儿——

警员:...

凌远:我试过了,他不听。

 

36-8

两警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赵启平从凌远身上摘下来了。

赵启平蔫蔫的被铐在椅子上,凌远在另一头。

凌远:启平。

赵启平:你别跟我说话。你一跟我说话我就心跳加速血液倒流躁动不安,想把你扔到床上,用15秒钟剥光,舔遍你的全身。看见我的舌头了吗?

凌远看赵启平,赵启平把舌头卷成一个O型。

赵启平:我刚练会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

凌远呼吸一滞,发现自己先起反应了。

 

36-9

凌远深吸一口气,不自然地交叉起双腿,开始找其他话题来降降温。

凌远:在美国过得好吗?

赵启平委屈:不好,一点都不好。每天都是奶酪奶油,为了保持好身材天天都要去健身,我还练出腹肌来了。

赵启平撩开自己的衣服:你看你看。

凌远觉得岔开话题根本就没有什么卵用。

监视室内。

警员:201有情况!

警员观察一会儿,摔笔:光天化日之下在审讯室跳脱衣舞!我把这个臭小子带出来!

一个女警员按住他:等等,让我再看一会儿...

 

第三十七集

37-1

最后赵启平被带到另一个审讯室严加看管了。

警员:你不是多动症吗,你动一动啊。

赵启平很高冷地瞥了警员一眼,眼睛利得像刀子一样,与刚刚还黏在凌远身上的那个赵启平完全就是两个人。

赵启平带着嘲讽的表情启唇:对着你我没有任何表演欲望,请不要打搅我的思考。

警员:大哲学家,面壁不思过,思什么呢?

赵启平抻了抻手铐:铐子挺结实的,等我出去以后,能不能送我几副?

年轻警员完全不想知道赵启平的脑子里到底有什么。

 

37-2

与此同时,关凌远的那一间房突然被打开。

警局局长亲自前来解了凌远的铐子。

局长:胡八二同志,对不起,是我们的上级信息库出了问题,您的通缉信息已经被撤下来了。

凌远:我真的叫凌远。

局长:不管您叫什么,我代表全警局,向您道歉。

凌远揉了揉手腕:我可以走了?

局长:我亲自送您。

凌远:那我朋友怎么办?

局长面露难色:您那个朋友...还得再关着。

 

37-3

凌远拉着赵启平:我不要赔偿,我就要他。

凌远一向是话不多的人,为了能把赵启平捞出来,简直费了一整年的口水。

局长也是爱惜手下,不管是不是拘捕凌远错在先,赵启平闹事打伤了民警这是铁定的事实。

最后局长退了一步,打了个半折:处罚500元,拘留3天。

凌远还是不同意:那您把我也一起关进去吧。

局长:您又没犯法。

凌远左右看了看,拿起警员面前的水杯。

局长和警员全都捂着脑袋往后退:您您您冷静点,间接伤害和蓄意伤害是不一样的!

凌远把水杯往地上一摔:我破坏公物,抓我!

局长:...

警员:...

 

37-4

局长:这样吧,您可以交保释金延缓拘留,人您先带走,但是我们的处罚是正当的,过两天您还得把人送回来。

凌远要急,赵启平先说话了。

赵启平:凌远,你先走吧,第一医院的病人还等着你呢。

凌远猛然想起来明天确实还有一台手术,78岁的老太太做搭桥。

赵启平:还有两天就出去了,你每天来看看我。

凌远不说话。

赵启平:你亲我一下就当精神补偿了。

凌远叹了一声,看局长和警员。

局长:好好好我们给你们二人世界。

局长和警员出去了。

 

37-5

局长看了看手表:都五分钟了,真是年轻气盛。

警员:局长,他们该不会把咱们支开想办法越狱吧!

局长和警员赶紧扒着窗户往里看。

瞄了一眼又回过头。

警员:花样真多。

局长:哎,还是年轻气盛。

 

37-6

赵启平像一只大猫一样把凌远的脸一寸都没放过全都舔了一遍,终于把他放开了。

赵启平舔舔嘴唇:没想到带着手铐接吻这么带感。

凌远:你还被铐上瘾了?

赵启平很坦诚:经常变换地点和姿势有助于增进情趣。

凌远:我不想在这里跟你增加情趣。

赵启平小鹿一样的眼睛里闪烁着狡黠,他抻长了声音,手指绕着凌远的领带打着圈,显得整个人懒懒的:凌警官,我是你的犯人,你说哪里能增加情趣,我们就在哪里做。

凌远觉得自己再不走,下一秒自己就要着火了。

 

37-7

凌远终于走了,临走之前叫了一堆外卖,拉着警员的手嘱咐:我们干医生这一行的,胃都不太好,他这一年在美国,也没吃好,你看他饿得都没人形了。

警员心里嘀咕:是越来越没人性了。

凌远:先给他上这道菠菜垫垫胃,然后给他盛500cc的牛肉汤,再给他上六个饺子,这道牛肚有点辣,一次吃不了太多,就是给他看两眼激发食欲的,他时差还没倒过来,晚上会闹腾,你们多担待一下,要是过了三点还睡不着,你们给他放这首歌,我唱的,一听准睡。

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悠扬的《贝加尔湖畔》,警员有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37-8

凌远磨磨唧唧地走了,赵启平潇洒地抖开餐巾围在脖子上,仿佛这里不是警察局,而是一家高级餐厅。

警员按照凌远的“医嘱”给赵启平上菜。

赵启平:来,一起吃。

警员:不吃。

赵启平: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让凌远明天进来就舍不得离开?

警员期期艾艾地坐在赵启平对面,委屈地开始动筷子。

赵启平:哎,我认真的,这铐子等我出去你送给我吧,我跟它有感情。

警员:这是我们配发的,你说要就要,你当我们警局是情趣用品商店啊!还给你发免费试用装?

赵启平:跟你随便聊两句,你生这么大气做什么,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让...

警员:你别逼我,虽然我没有一百种方法,但是我知道有一种方法绝对能治你。

警员拿出手机,祭出《贝加尔湖畔》。

 

37-9

一曲完毕。

警员:你怎么还不睡?

赵启平:谁跟你说我听了就睡?

警员:你男朋友说的。

赵启平:我哄他玩的,要不他怎么给我唱歌?

警员:(╯‵□′)╯︵┻━┻

 

第三十八集

38-1

胡八一开着车,载着李熏然和萧景琰去新市。

胡八一:要上门道歉的是你,为什么我要开车送你?

李熏然:因为去新市费油。

胡八一:...为什么不订机票?

李熏然:局里不给报。

胡八一偷偷看了一眼后视镜,萧景琰闭着眼睛睡觉。

胡八一:我开累了,给我加点油吧。

李熏然:怎么加?

胡八一:啵一口。

李熏然:好好开车。

胡八一:那我啵你一口。

李熏然不说话,胡八一以为得了默许,慢慢凑近,李熏然突然整个身子往后一倒,胡八一啵了个空。

萧景琰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眼睛,踩着副驾驶的躺倒扳手。

萧景琰直视前方:好好开车。

胡八一突然想把萧景琰塞回坟里去。

 

38-2

胡八一一连开了俩小时的车没停,无聊得厉害。

胡八一:听歌吧。

李熏然:你品味不好,我选歌。

胡八一:行了行了,就你那歌单,听一首我就想开到公路下面去。

李熏然:都说了那是下墓专用的!

萧景琰:哎哎哎别吵了,我们听评书吧。

萧景琰打开电台。

只听一声惊堂木。

“——这陈霸先废了梁敬帝,自立为帝,建立陈朝,到这时候,南梁的气数就算到头儿了。”

萧景琰:...胡八一,你这车,该叫人好好管教一下了。

胡八一:皇上冤枉!!!

 

38-3

又开了一会儿。

萧景琰:好无聊,零食呢?

李熏然:后备厢,自己拿。

萧景琰从后备厢提了一大袋子零食,拿了一包膨化食品,拆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塑料玩具。

长得像个弩,里面还有个橡皮筋。

萧景琰:这什么东西?

李熏然:里面不是有个橡皮筋吗,套在弩后面的钩子上,可以崩人的。

萧景琰:崩人?有这么大威力?

胡八一:小屁孩的玩意儿,打在脸上跟挠痒痒一样。

话音刚落,胡八一就被萧景琰崩了一脸。

萧景琰:还痒吗?

 

38-4

半个小时后,12315接到投诉。

“我投诉,那个上好佳新出的虾条里面赠送的小玩具,太危险了。熊孩子的破坏力有多大你知道吗?我他妈都被崩一路了...萧景琰,你没完了你!!!”

 

38-5

胡八一打了个哈欠。

李熏然:你别开了,疲劳驾驶要出事的。

胡八一把车开下高速,找了个僻静的小路停在一边,驾驶座上换了李熏然。

萧景琰:你们让我开一会儿好不好?

李熏然:不行,自己赚钱报班学车去。

萧景琰:就一会儿,就一百米。

李熏然指胡八一:你问车主去。

胡八一:不给开。

萧景琰:你这么信不过我,我当年也是跨马奔千里,戍边守疆的亲王。

胡八一揉揉脸坐起来:车就是男人的老婆,你老婆给人随便摸吗?

萧景琰看着握着方向盘的李熏然:熏然你怎么随便摸人老婆呢?

李熏然开门下车:我离你老婆远点。

胡八一:哎哎哎,你随便摸!随便摸还不行吗!萧景琰,我给你开!

 

38-6

萧景琰好奇地坐在驾驶座上,李熏然在他身边。

李熏然:自动档,加档,减档,手刹,很好开的。

萧景琰:我知道。

萧景琰要踩油门。

胡八一:等等!我先下车。

胡八一出去了。

李熏然:别理他,开车。

萧景琰一踩油门,车子往后一倒,咚一声闷响。

李熏然:撞着什么了?

萧景琰:不知道,后面没东西啊。

李熏然和萧景琰对视一眼:胡八一!

 

38-7

胡八一被两人从车底拉出来,悲叹一声:没想到我摸金校尉,最终还是要死在粽子手上。

 

38-8

胡八一坐在副驾驶上。

胡八一:来,慢慢起步,脚往下踩。

萧景琰终于把车开起来了。

胡八一:五秒钟看一眼左后视镜。

萧景琰:这车还挺好开的嘛。

胡八一:五秒到了!看左后视镜!

胡八一扳住萧景琰的头往左一拧。

咔。

 

38-9

李熏然:我现在要给你把头拧回来了,你忍着点疼啊。

萧景琰:胡八一,你把手给我。

胡八一:好,给你,给你加油,给你温暖。

李熏然:三,二,一!

李熏然两手一扳,萧景琰把胡八一的手放在嘴里就咬。

胡八一:啊!!!!!

萧景琰活动活动头:好了,回来了。

胡八一倒在椅子上:妈呀,我要中尸毒了...

三人就这样晃晃悠悠开到新市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顾不得挑挑拣拣,直接找了一家快捷酒店倒头就睡。

就这样,一觉睡到了下午。

 

第三十九集

39-1

凌远出了局子的第二天,赵启平也被移送到拘留所去了。

一路好吃好喝地供着,走的时候恨不得全局欢送。

凌远回医院把被赵启平砸了头的警察列为特殊关照对象,护士三分钟一查房,脑袋上的伤口被贴了十层纱布,很快就出院了。

在家被特批休息了一天,爱岗敬业的警察同志迫不及待地回局里准备继续为人民做奉献了。

刚刚下车,他看见赵启平换了个发型活蹦乱跳地像出进家门一样走进了警局。

好哇,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39-2

只听警局里一声大喝:抓住他!

赵启平就被轰了出来,一群警察从里面冲了出来。

赵启平看起来有点憋着气:各位,有话好说,我知道是我们那里的信息出了错,导致大家抓错了人,带来诸多不便之处,我给大家赔罪了。

被伤了的警察怒从心头起:少来这些有的没的,赵启平,你怎么从拘留所里跑出来的!

赵启平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我是潼市警察局的李熏然。

赵启平抖开一个警官证,上面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刘海遮住了额头,看起来十分亲和,下面还有一串警号。

警察从上到下扫了一遍警官证上的东西,大喝一声:赵启平,你还敢办假证来糊弄我们!铐起来!

 

39-3

李熏然不是第一次戴铐子,小时候自己不听话,被老爸锁在床头做作业。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警察,有一天还能被同僚给逮捕起来。

李熏然:你们好好看看我的警官证,真的没有问题。

警察:为了骗我们,你不光花钱做以假乱真的警官证,还改变发型,真以为我们认不出你吗!

警察上前把李熏然的刘海拨上去:这发际线我一看就认出来了!

李熏然:别逼我动手,不提发际线大家还是同事!!

 

39-4

局长在外面看着里面的赵启平。

警员:这小子,太狡猾,这次不能轻易放掉。

局长留了个心眼:你去查查他的警号。

警员进库里查了一下警官证上的警号,眼珠子快瞪出来了。

警员:局长...真...真的有李熏然这个人。

局长赶紧打电话给拘留所:赵启平还在你们那里吗?

拘留所值班室:在,在,你们是不是想把他带走,我们马上给你们送过去!

局长:不用不用。

只听对面传来一声哀嚎,局长赶紧挂断电话。

局长:赵启平在拘留所。

 

39-5

警员震惊:这是怎么回事?

局长脑内已经脑补了一出狗血大剧:【双生兄弟被人抱错,分离二十多载】

局长:别人的家务事我们就不管了,赶紧放人。

局长三天两次给人点头哈腰地道歉,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大霉,但是面子上还是和和气气的:不好意思,是我们信息库出了问题,把李警官错认成嫌疑犯了,不过李警官的信息库出过问题,想来能了解我们的难处。

李熏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哈哈哈这网络办公真难搞,资料库总是出问题。

局长:哈哈哈,就是就是,那李警官这次来我们局有什么需求吗?

李熏然:我听说你们在通缉令撤下来之前,逮捕了一个人,这件事算是我们局的责任,所以我们局派我来给各位,还有那人道个歉,所以请您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下。

局长脑内故事的狗血值陡然升了一个档次:【弟弟为了真爱与大叔私奔,哥哥怒发冲冠誓抓弟而归】

警员为难:局长,这...

局长斩钉截铁:给。

 

39-6

胡八一从床上醒过来,一看钟点,已经下午了。

萧景琰刷着牙从洗手间探出身来:

胡八一:李熏然呢?

萧景琰刷着牙模模糊糊地说:他去警局了。

胡八一看着萧景琰,觉得哪里不对劲:你怎么没跟他一起去?

萧景琰慢慢从洗手间挪出来,胡八一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胡八一:萧景琰,你脖子怎么歪了!!

 

39-7

李熏然提着一篮子水果回来了,回来就看见胡八一扳着萧景琰的脖子。

萧景琰:你这么拧对不对啊?

胡八一:肯定对,网上说就是这么拧。

李熏然一篮子水果砸过去:你住手!干什么呢!你当萧景琰脖子是抹布能让你拧来拧去啊。

胡八一:你昨天晚上拧过头了。

李熏然:谁拧过劲儿了谁自己心里清楚。

胡八一:那现在怎么办?总得正过来才能见人啊。

李熏然:医院没下班,去医院。对,巧了,被警局抓到的那个人是第一医院杏林分部的院长。正骨和找人两件事一起办了吧。

 

39-8

三人开着车到了医院,萧景琰和李熏然下了车赶紧赶着最后一波去挂号,胡八一把两人放在门口。

胡八一:我就不进去了,免得这脸引起误会。

胡八一把车开出医院,停在路边,摇下车窗开始吹小风。刚刚把车停好,副驾车门就被人拉开,李熏然换了一身衣服坐了上来。

李熏然:等我呢?不用等了,我自己先跑回来了。你怎么换新车了?

李熏然坐好,抱着胡八一在他脸上啃了一口。

胡八一当机了。

李熏然:吃饭去,饿死我了。

胡八一:萧景琰呢?

李熏然:谁?凌远你说清楚,萧景琰是谁?

胡八一懵了:你,你是谁?

“李熏然”怒视胡八一,从副驾驶刺溜一下窜过去,跨坐在胡八一身上,捧着他的脸:你说我是谁,你敢不认我?

胡八一看着跨坐在他身上的“李熏然”薄唇微启,一字一字地砸在他的脑海里。

“我是赵启平。”

 

39-9

李熏然给萧景琰挂上了号。

李熏然:你在这里等着,我拿我身份证给你挂了号,叫李熏然你就进去,知道吗?

萧景琰点点头。

李熏然:我去打听一下凌院长办公室在哪儿。

李熏然刚走没多久,萧景琰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只觉得背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小赵!你可回来了!!你小子挺能的啊,听说你还把警察给打了。

萧景琰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张大了嘴巴:献王?

 

第四十集

40-1

胡八一:赵启平,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赵启平:为什么叫我叫得这么生分?

胡八一鸡皮疙瘩直往下掉:启平,我们好好说话。

赵启平不情愿地把自己挪回了副驾驶。

胡八一立刻下车给李熏然打电话

电话接通,对面乱成一团,李熏然在那边扯着嗓子:我这边处理医闹呢,你有事快说。

胡八一:我,遇见萧景琰的魂了。

李熏然:你什么?

胡八一重复了一遍:他和你找的凌远还是一对儿。

李熏然沉默了一下,大叫一声:坏了,萧景琰!

电话啪的一声被撂下了。

胡八一:喂,喂??

赵启平懒懒地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所以说...萧景琰到底是谁?

 

40-2

事情发展快得就像台风过境。

李熏然刚刚走到咨询台,询问小护士凌远办公室在哪里。

小护士不是那些刚调过来的实习生,在这里待的时间颇长,一见着李熏然,脸上堆笑:赵医生好久没回来,凌院长的办公室都忘了怎么走了?

李熏然已经察觉到有些什么事情不对劲,比如警察的误认,以及眼前这个小护士嘴里一口一个的赵医生。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一帮人从门口涌过来,指着他:没错,他就是骨科组长,你们找他!

然后呼啦一群人把他围了起来,一个脸晒得黑红黑红的妇女怪叫着就扑倒在他脚前,抱住他的大腿:我儿子的腿治不好啦,你们要负责啊。

李熏然:您放手,您认错人了。

带头的中年男子一横眼: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想推脱,一次两次不见我们,还让保安把我们轰出去,今天我们带足了人来,就是要找个说法。

李熏然:你真的认错人了。

李熏然要掏自己的警官证。

中年男子见着李熏然不认,勃然大怒,一拳就挥了上来。李熏然可不是那群不懂反抗的医生,向后折腰一躲,挣脱开中年妇女的禁锢,拉住中年男子的胳臂,越肩,一个背摔。

中年男子直直地躺倒在地上,李熏然反剪着他的双手,终于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证,冲众人一亮,指挥小护士:去报警,这里有人闹事,还有几个要闹的?我全给抓起来!

小护士还没反应过来:赵医生,您在美国进修的是骨科,还是格斗啊?

 

40-3

萧琰跟献王的关系绝对不算好,献王还当太子的时候,萧景琰就敢把剑架在他脖子上。

自从献王被贬出金陵之后,萧景琰更是至死都没见过他。

突然碰见献王的转世,还对他笑得这么热络纯诚,萧景琰一时半会真的接受不能。

韦天舒看见萧景琰这呆愣的模样,笑了:小赵,你去美国才一年就认不出我来啦,我啊,韦天舒,韦三牛,当初知道你和凌远谈恋爱,我阻止你们,你还揍过我呢!

被揍过到底有什么好兴奋的?萧景琰看着回忆当初被揍的光荣历史就满脸红光的韦天舒,表示不理解。

 

40-4

韦天舒:走走走,找凌远去。

萧景琰:我脖子还没看。

韦天舒看了看萧景琰:你还真是医者不能自医啊,这点小事,凌远就能给你看了。

韦天舒带着萧景琰往院长办公室走,一路上跟各种人打招呼,最后拉住一个女医生:少白,你看谁回来了?

女医生正过脸来,萧景琰被惊吓得后退一步:莅阳姑姑?

 

40-5

秦少白:小赵一个人在墙角干什么呢?

韦天舒:不知道,可能是准备见凌远的台词吧。

秦少白:还用准备?哪一次不是抱上去就啃?

萧景琰蹲在墙角:我要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我还没做好准备。

萧景琰脑子乱乱的,突然听见背后一声轻咳,熟悉的声线把他拉进了现实:启平,你怎么不进办公室?

 

40-6

萧景琰只看了一眼凌远,就知道这不是蔺晨。

失落从眼中划过,而细心的凌远立刻就发觉了。

凌远:生气了?

萧景琰:啊?没有。

凌远:拘留所的人对你不好?

萧景琰:没有。

凌远: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萧景琰:...我脖子扭了。

 

40-7

没有李熏然的指示,胡八一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先把人稳住为上,就这么办!

胡八一想到这里,开始发挥自己侃爷的魅力:这个萧景琰呢,嗯...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赵启平扑闪着求知欲非常强烈的眼睛:我有时间听。

胡八一:那这事要从五代十国说起。

赵启平:那你还是简略一点吧。

胡八一:不行,简略不了,估计能讲到你睡着。

赵启平摸上胡八一的大腿,笑得非常流氓:原来今天晚上睡前你只想给我讲故事吗?

胡八一想现在就冲回去问问到底是赵启平和陈家明哪一个继承了萧景琰的闷骚。

 

40-8

胡八一跟赵启平一人手里一个蛋糕,坐在甜品店里。

胡八一讲到萧景琰被散了三魂六魄的时候,赵启平已经完全是心不在焉的状态了。

胡八一看着就来气,臭小子我在给你做心理建设,免得一会儿吓死你,你倒满不在乎。

赵启平打了个哈欠:你这故事太长了,我都憋不住了。我去上个厕所,回来听你继续编。

胡八一跟着赵启平一起站起来:怎么就叫编了?

赵启平:又是大梁皇帝,又是三魂六魄,你怎么不编出一个四魂之玉呢?

赵启平在厕所找了个位置拉开裤链,胡八一也拉开裤链。

胡八一:你现在不听,以后肯定后悔。

赵启平满不在乎地嬉皮笑脸,探了探身子,瞄着胡八一的下面:我在美国这一年,你自己都是怎么解决的?

只看了一眼,赵启平脸色突然变得凝重,沉默了下来。

胡八一拉上裤链:走吧,继续给你讲。

赵启平扭头就走,胡八一追上他,拉他肩膀:怎么了。

赵启平回头就是一拳,胡八一没躲过去,觉得牙齿都崩掉了几颗。

胡八一怒了:你有病啊!打坏了怎么办?

赵启平冷若寒霜,与刚刚还在与胡八一调笑的那人仿佛来自于两个世界:我是骨科大夫,坏不坏我说了算。

赵启平甩了甩酸痛的手指:你不是凌远,你到底是谁?

 

40-9

萧景琰揉着脖子,凌远在他背后给他敷了个冰袋。

凌远:好了,24小时之内就养着,别乱动。

萧景琰:哦。

凌远:脖子怎么搞的?

萧景琰支支吾吾:就是...拧过劲了。

萧景琰扫视了一下周围环境,看见了案头的几份文件,上面都是凌远的签字,然后右侧是一个简朴的相框,照片上,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年轻人搂着凌远的脖子,凌远背着他,两人在沙滩上笑得十分甜蜜。

萧景琰想起现在还不知所踪的皇后,悲从中来。

凌远摘下表:本来还打算去接你,既然你自己回来了,那一会儿跟我一起回家。

萧景琰头变成两个大:呃...再等一会儿吧。

凌远解开扣子,把衬衫脱了下来,一抹翠色在胸前晃来荡去。

萧景琰盯着那块玉牌,眼睛都直了。

凌远察觉到萧景琰的目光,以为他在看自己的身体,毫不介意地微微一笑:怎么样,虽然不比你在美国天天健身练得漂亮,但至少也没走形...

话还没说完,凌远被萧景琰扑倒在沙发上。

凌远:启平,早晚都是你的,别这么着急。

萧景琰挑起他脖子上一直带的那块玉牌:这东西,你怎么拿到的?

 

PS:韦天舒——《琅琊榜》中饰演太子的演员高鑫在《到爱的距离》中饰演的角色,普外科专业二组组长,主任医师。

秦少白——《琅琊榜》中饰演莅阳公主的演员张琰琰在《到爱的距离》中饰演的角色,副主任医师,副教授,妇产科副主任。

 

评论(41)
热度(624)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