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第二十六集

简介:摸金校尉胡八一挖到了粽子萧景琰出门遇上了警官李熏然

本子:《粽横四海》同人本及挂件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1938515

原作:《琅琊榜》《伪装者》《他来了请闭眼》《到爱的距离》《北平无战事》《欢乐颂》等衍生

CP: 楼诚衍生  胡八一X李熏然/蔺晨X萧景琰/凌远X赵启平/荣石X方孟韦/明楼X明诚

第二十六集

1.

胡八一合掌:景琰,我保证,最后一次。

萧景琰:这句话,皇后也经常对我说。

胡八一:所以你会帮我喽?

萧景琰想起来什么,脸上一红,怒骂:所以打死我也不信。

 

2.

胡八一急得围着萧景琰转,萧景琰白了一眼,下车。

萧景琰:先许诺后背诺,无情无义,你对不起李熏然,我看不起你。

胡八一一听这话心头火起灵机一动,啪的一下摔上车门:萧景琰,你有情有义,为什么就没脑子!

萧景琰果然停下来了。

胡八一惊了,这句话简直像开关一样,对萧景琰果然有神效。

萧景琰退回车边,胡八一赶紧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不能靠李熏然过一辈子,对吧。

萧景琰:你说得对。

胡八一松了一口气,萧景琰抓住胡八一的前襟。

萧景琰:但不是谁都能说我没有脑子,你更没有这个资格。

胡八一刚想回话,胸前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拖了出去,天空地面倒转,胡八一后背重重的着地,被摔了个七荤八素。

萧景琰拍拍手:我打不过皇后,打你绰绰有余。

胡八一仰望天空,还没反应过来。

萧景琰长嘘一口气:好爽。

 

3、

胡八一:是,我是打算为了熏然金盆洗手的。但是……我也是答应了王胖子在先。再说了,你和皇后又不是真死,为什么留一室的价值连城的宝物?不就是怕醒来以后没钱花,留点能换钱的宝物吗?

萧景琰仔细想了想:有道理,继续。

胡八一:我联系的这个买家,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爱国收藏家……

 

4、

陈家明:他专门收购海外流失的国宝,这么多年,眼睛尖的厉害,我家里那明代瓷器,他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

费德南:假的你还这么开心?

陈家明:虽然是假的,但也是民国的物件。

费德南:他安慰你的吧。

陈家明白了费德南一眼:什么啊,是真的!

陈家明把手机拿出来,把照片调出来给费德南看。

陈家明:我跟你说,这件东西可不是我买的,是我上次去香港的时候,一个香港富商送我的,我不要,他就说这是明代就传下来的传家宝。

费德南:传家宝他给你?

陈家明:他说,我跟他爷爷年轻的时候长得特别像,说不定还是转世,反正就是有缘啦。我一看,长得还真是挺像的。

陈家明拍拍心口:幸亏他已经死了,不然我这美丽的容貌还要与这世间另外一个人共享。

费德南:……

 

5、

费德南牙都酸了。

费德南:世界上还有跟你长成一模一样的妖孽?

陈家明从相册里搜出早些年的照片。

陈家明:不信你看啊。

费德南看见一张手机拍摄的,老旧的发黄的照片,照片上的人依稀穿着一身黑色军装,因为图片太旧,看不清是什么制式的,面容倒是一看就让费德南惊了一下,确实是陈家明的脸,但是脸型方正,棱角分明,从上到下透露着一股禁欲的气息。

费德南偷偷瞄了一眼陈家明,觉得一张好脸就被他给糟蹋没了。

 

6、

费德南:说不定你跟他真有亲缘关系呢。

陈家明:不可能,这人你知道是谁吗?他叫方孟韦,建国以前是北平警察局副局长,后来奔香港了。我们家跟他们家不同宗不同祖,绝对没半点关系。

费德南:谭宗明去了你家一趟,证明了你一直视若珍宝的明代瓷器是个民国仿制品,怎么就让你对他印象一瞬间就改观了呢?

陈家明:值钱的不是瓷器,是里面的东西……

 

7、

一天前,陈家明家。

谭宗明带着白手套上下看了一眼瓶子,看了看底款:你这瓷器是民国仿的,虽然不至于上几百万,几万块钱还是有的。

陈家明气的两眼冒火:我就知道那老头骗我,什么我长得像他爷爷,啊呸,说不定那张老照片都是他PS出来的。

谭宗明:你不是说这是他送你的吗,横竖你也没受什么损失。

陈家明:他打着我和他家爷爷有缘的名义送我东西,还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呢,说不定以后让我给他免费做个广告。

陈家明翻着白眼翘着腿,不可一世:我陈家明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请得动的。

谭宗明突然发现了什么,摇了摇瓶子,手要往里面伸。

陈家明:别伸,别伸!你手伸进去拔不出来了怎么办?难道我还把它给摔了啊。民国的东西也是老东西啊。

谭宗明:里面有东西,你放进去的?

陈家明:我吃饱了撑的?

谭宗明:拿把夹子出来,我看看。

陈家明不忿谭宗明对他呼来喝去,但是他也起了好奇心,赶紧找来一个夹子,两人对着一个瓶子掏来掏去。

陈家明:怎么还掏不出来,砸了吧。

谭宗明:民国的物件也是老物件。

陈家明:你真麻烦。

谭宗明:……

 

8、

陈家明拿着手机给谭宗明照明,谭宗明拿着夹子夹住了一个东西,慢慢扯了出来。

陈家明:小心点小心点。

谭宗明:就你废话多,找东西垫着点。

陈家明赶紧把自己的枕头拿过来了。

陈家明:行不行,这可是天鹅绒的,丝绸面……

谭宗明:……好好好,凑合一下。

陈家明:什么叫凑合?

话音刚落,谭宗明夹住的东西落在了枕头上。

两人定睛一看,一封信,上书,荣石启。

陈家明:快打开看看,里面写什么东西,是不是在某个银行里还存了一大笔遗产,逃香港的时候没取出来?

谭宗明带上白手套,小心翼翼的把已经发黄有些脆了的纸取出来,看了一遍,脸色怪异的看着陈家明。

谭宗明:这是一封情书。

 

9、

陈家明:我们从瓶子里掏出来一共十三封没有寄出的情书。

费德南:所以,你们发现了这位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恋情?

陈家明:不光是这样,我们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这个荣石,应该是个男人!

费德南看着陈家明异常兴奋的样子。

费德南:长得跟你像的人去搅基了让你这么兴奋?

陈家明:当然了。这有力的证明了,我和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有半点关系!我陈家明,是顶天立地的直男!

费德南觉得心好累。

 


评论(43)
热度(551)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