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第二十七集

简介:摸金校尉胡八一挖到了粽子萧景琰出门遇上了警官李熏然

本子:《粽横四海》同人本及挂件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1938515

原作:《琅琊榜》《伪装者》《他来了请闭眼》《到爱的距离》《北平无战事》《欢乐颂》等衍生

CP: 楼诚衍生  胡八一X李熏然/蔺晨X萧景琰/凌远X赵启平/荣石X方孟韦/明楼X明诚

第二十七集

 

1、

半夜十二点,萧景琰偷偷从沙发上爬下来蹑手蹑脚的爬了下来,经过李熏然房间,萧景琰几乎是把身体贴在地面上蹭过去的。

当了七年皇帝,他还从来没这么挫过。

萧景琰开始心里咒骂起胡八一来。

萧景琰好不容易爬到了门口,厨房门刷的划开,李熏然靠在门边看着地上的萧景琰。

李熏然:干什么呢?

萧景琰:我……去厕所。

李熏然:厕所在反方向。

萧景琰:晚上太黑分不清方向。

李熏然意味深长的“哦”了一下。

萧景琰骗人的经验几乎为零,一骗人脸上热成一片,还好屋里黑看不出来。

萧景琰尴尬的转移话题:大半夜你来厨房干什么?

李熏然:饿了,你饿吗?

萧景琰:饿。

两人各自心怀鬼胎的分享了一碗老坛酸菜面。

萧景琰终于熬不住了,决定坦白从宽,话还没开口,李熏然先说话了:我今晚去加班。

萧景琰嘴里还塞着半截面条猛地一抬头:这么晚还要加班?

一说话一截面条就飞上了李熏然的脸。

李熏然:……吃饭的时候别说话。

萧景琰低下头猛吃面,李熏然盯着他,萧景琰头越埋越低。

李熏然:简瑶他们公司出了一桩大案,有几个犯人得要连夜审。

萧景琰:早点回来。

李熏然:你想让我早点回来,有些人不想呢。

萧景琰:……什么意思?

李熏然:比如那些待审的犯人啊,他们一向嘴比较硬,想要撬开他们的嘴,我们警察就得更有耐心,更有毅力。

萧景琰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萧景琰:那那那你去吧。

李熏然微微一笑,出门了。

 

2、

李熏然一走,萧景琰整个人都虚脱的倒在桌上。

萧景琰:胡八一你害死我了……熏然对不起对不起。

李熏然突然回来:你对不起我什么?

萧景琰整个人弹起来:对不起我把你的面都吃完了。

李熏然:我不介意。

萧景琰挤出笑容:你怎么回来了。

李熏然拿出一串钥匙,给了萧景琰一把。

李熏然:明天早上自己去吃饭,门钥匙给你,我先走了。

萧景琰听见门上锁的声音,伸长了脖子等了一会儿,再次倒在桌上:我再也不敢了……

 

3、

胡八一在约定位置等着萧景琰,过了大半个小时,一个黑影窜上来。

萧景琰喘着粗气:开车。

胡八一看了一眼后面:你跑什么,后面有狗追你?

萧景琰:出门碰见熏然,吓死我了。

胡八一:他怀疑你没有?

萧景琰:没有,他晚上去加班,查简瑶那边一个大案,估计明天早上也回不来,他还把钥匙给我了。

萧景琰掏出钥匙晃了晃,扔在后座上。胡八一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想到明天就得交易,一咬牙,油门一踩,直上大道。

李熏然在街角看着胡八一的车飞驰而过,打开手机上定位,看见一个红点在移动,阴沉一笑。

 

4、

胡八一拨开洞口遮挡的树枝,看了一下。

胡八一:没人再进来过,下去吧。

萧景琰和胡八一下了墓道,按照原来的线路走。

走到一半,突然墓穴深处传出一声闷响,脚下一颤。

胡八一脸色一变。

萧景琰:怎么了?

胡八一拿着手电往深处一照,地上一道裂缝从远处延伸到脚下,咔的一下停了。

胡八一屏住呼吸:萧景琰,跑。

 

5、

墓道顶端无数碎石像飘雪一样滚了下来,胡八一和萧景琰气喘吁吁的在墓里跑,脚下的路层层坍塌,下面是看不见底的深渊。

胡八一觉得脚下踩的路越来越空,眼见快要跑到洞口了,脚刚踩下去,像是踩了豆腐,胡八一心道不好,心一横,借着反力,把萧景琰一把推了出去。

萧景琰逃出生天,回头一看,胡八一陷进了一片碎石里。

萧景琰:胡八一!!

胡八一半个身子沉了下去,下面好像有一只大嘴,把自己往下吸,眼见着就要没顶了,突然觉得自己手臂被人一提,隐隐听见萧景琰厉声断喝:孽畜,认不得主人了吗?

胡八一感觉吸力突然减轻了,萧景琰猛地把他往上一提,两个人倒在草地里,气喘吁吁,洞口像是被一股巨力从两侧推了一把,能够潜入墓道的甬道刹那间在两人面前消失。

萧景琰脸色惨白的大叫了一声“蔺晨”,扑过去搬洞口的碎石。

胡八一:别找了,里面全都塌了。

萧景琰置若罔闻。

胡八一上前拉了他一把:别找了!

萧景琰抓住胡八一的领子扯过来盯着他,眼睛变得血红。

萧景琰:如果蔺晨找不回来,朕杀了你。

 

6、

目测萧景琰已疯。

胡八一想。

他举着双手做投降状,大气不敢喘。

过了大概有十几秒钟,萧景琰闭上眼睛,放开了胡八一,后退几步,跌坐在一块石头上,平静下来。

萧景琰:有吸管么?借我几口阳气。

胡八一迅速掏出一根随身备的吸管。

萧景琰叼住一头,胡八一往里吹气,萧景琰吸了几口,靠在石头上看自己刚划破了皮的手渐渐恢复如初。

胡八一有些虚弱,强撑着自己:再来两口不?

萧景琰摇了摇头,两指头一夹吸管,扔在地上还跺了两脚。

胡八一:……萧景琰你老实跟我说,李熏然是不是教你抽烟了?

 

7、

萧景琰:教了。

胡八一从兜里拿出一个烟盒,递给萧景琰。

萧景琰推开:我抽着没感觉,不想抽。

胡八一赶紧收起来,长叹一声:果然把摸金符给出去,祖师爷就不再保佑我了。刚刚墓里那个把我吸下去的东西,是什么?

萧景琰:蜃蜃。

胡八一:……你们是喜欢给所有宠物都起这么恶心的名字吗?

 

8、

萧景琰:琅琊阁常年云雾缭绕,在世间时隐时现,有外敌攻山时,琅琊阁甚至可制出虚景,诱敌入阵,靠的就是这只蜃。

胡八一:也就是说,上次,上上次,我们进墓里的时候,它就在我们脚下?

萧景琰:对。

胡八一:为什么上次我们进来的时候没事?

萧景琰抬手:我送你去问皇后?

胡八一:别别别,冷静。

萧景琰收掌。

胡八一:现在怎么办?

萧景琰:我不管,你负责把皇后给我找回来。

胡八一:好,我帮你找。

萧景琰又负气坐了一会儿,眼看着天空泛起鱼肚白了。

萧景琰:墓里的东西拿不回来了。

胡八一:不要了,尘归尘土归土。

萧景琰:可是我还需要钱。

萧景琰从怀里摸出一个鸡蛋大的珍珠,扔给胡八一:卖了吧。

 

9、

墓穴深处,一条黑色的蟒蛇贴在地面上游走,丝丝的吐着红信。

主室之内,一人手持火把,看着空空如也的棺椁,脸上表情捉摸不定。

“蟒蟒?”

黑蟒听见呼唤,蛇头一摆,滑到了那人身边,亲昵的贴了过去。

“跟我走。”

黑蟒乖乖的跟在那人身后。

“此处已留之无益。”

那人走到洞口,左掌虚空一握,主室瞬间塌陷,露出下面黑漆漆的深洞,棺椁随着碎石一起沉了下去,直到再也看不见。

整个墓室内只剩下那人手中的一束光源。

跃动的火光映出一张与胡八一毫无二致的脸。

 


评论(66)
热度(526)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