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第二十九集

简介:摸金校尉胡八一挖到了粽子萧景琰出门遇上了警官李熏然

本子:《粽横四海》同人本及挂件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1938515

原作:《琅琊榜》《伪装者》《他来了请闭眼》《到爱的距离》《北平无战事》《欢乐颂》等衍生

CP: 楼诚衍生  胡八一X李熏然/蔺晨X萧景琰/凌远X赵启平/荣石X方孟韦/明楼X明诚

第二十九集

 

1、

谭宗明看着眼前这个跪下就管自己叫弟弟的家伙,就冲着这张脸,谭宗明也不敢不认。

谭宗明蹲下来把胡八一拽起来,正想细问,胡八一合身扑了上来把他扑倒在沙发上,抱着他呼天抢地。

胡八一:二啊,爸妈快想死你啦~~~

谭宗明张了张嘴,胡八一抱着他的头。

胡八一:二啊,爸妈和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们吧!!

谭宗明正想把人推开,胡八一压低了声音说:不想被抓就配合一下。

谭宗明推人的手顿时就变成了一个搂抱的姿势,也低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胡八一:我叫胡八一。

谭宗明镇定了一下,大呼一声:一啊~~~~~~

萧景琰终于见识了什么叫演技实力派。

而李熏然……

李熏然想给他们颁个奥斯卡。

 

2、

李局长:这是怎么回事?

胡八一抹着眼泪:李叔叔,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孪生弟弟。

李局长怀疑的看了一眼谭宗明,但是这标准的大头褶子脸是决计骗不了人的。

李局长叫了一声李熏然,李熏然明显还没有回过神来。

李局长只好继续问胡八一:你来这里,是认弟弟的?

胡八一看这李熏然带队上门来拿人的架势,明显是冲着他来的,一咬牙点了头。

李局长蔑视的一笑,问萧景琰:景琰,你在这里干什么?

萧景琰看见李局长就慌了,面对22岁入党,24岁参加工作,破的案比李熏然吃的盐都多的李局长,萧景琰半个谎都不敢说。

萧景琰支支吾吾了一阵,从兜里拿出一个鸽子蛋大的珍珠。

萧景琰:我是来卖东西的。

胡八一扶住额头。

 

3、

这东西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李局长一双隼目盯着胡八一,胡八一无所遁形。

萧景琰:干……干爹,这是我传家宝。

李局长看李熏然,李熏然点点头。

李局长:你为什么卖自己的传家宝。

萧景琰深吸一口气,表情沉痛:我好穷,我没爹没娘没存款,没有工作,我不能靠熏然养我一辈子啊!!

李局长竟然发现萧景琰没说假话。

李局长: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想,没有钱也不能卖传家宝,这说不定是你身上唯一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了!你那点食量,还真能吃穷熏然吗?熏然,你说句话。

李熏然现在只想给萧景琰颁个金马奖。

 

4、

李局长脸上阴晴不定,李熏然低头认错:局长,对不起,是我证据收集不齐就贸然行动。

李局长:你去给我回去写个检查,停职观察一个月。

李熏然垂头丧气:是。

李局长一敬礼:打扰了。

谭宗明假笑:配合人民警察,责无旁贷。

李局长带人撤了。

在屋里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胡八一气上心头,看着李熏然:你派人来抓我?

李熏然耸眉:你真是来认弟弟的?

胡八一不吭气了,但是被刚告白过的人像老鼠一样逮,终归是不舒服。

萧景琰从中说和:熏然,胡八一不会再盗墓了。

李熏然:你怎么保证?

萧景琰:他再盗墓我送他去见皇后。

李熏然:……你还记得我是警察吗?

 

5、

胡八一终于过了心里那道坎,非常歉意的看着李熏然:熏然……

李熏然:不要说话,我们现在开始冷战。

胡八一求助的看向萧景琰。

萧景琰耸肩: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胡八一掀桌:你帮我的方式就是许诺杀了我?

 

6、

谭宗明见这几人仿佛拔自己给遗忘了,轻咳了一声。

萧景琰三人总算还想起来有谭宗明这回事。

胡八一和李熏然对视了一眼,开始了脑电波交流。

胡八一:双胞胎梗能不能用?

李熏然断然摇头:不行,万一人家有爸妈呢。

胡八一比了一下脸:说整容吧。

李熏然眼神轻蔑:谁会整成你这模样的啊,说服力好低。

胡八一瞪圆眼睛:我怎么了?

李熏然捏着脸,挤出了三层褶子。

谭宗明:……你们到底打不打算解释了?

 

7、

萧景琰沉默。

李熏然沉默。

胡八一沉默。

就在三人绞尽脑汁,企图编一个好理由的时候。

谭宗明开口了。

谭宗明看着胡八一:你和蔺晨是什么关系?

 

8、

胡八一:哈?

谭宗明又看着李熏然和萧景琰:你们两个谁是琅琊阁主夫人?

萧景琰:哈?

李熏然:哈?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谭宗明:明白怎么回事吗?

三人狂摇头。

谭宗明: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三个人狂点头。

谭宗明泡了一壶茶,吹了口凉气:我从头开始说吧。

 

9、

谭宗明的生意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早年下海的时候,曾经赔过一大笔钱,不仅赔光了家底,还欠下许多外债。

就在穷途末路的时候,有一个神秘人打来了一笔巨款,在那个年代,几乎是个天文数字。

谭宗明在这笔钱的帮助下,很快就东山再起,但是他心里一直计较着这笔钱,他用了许多渠道终于查到了这笔钱的源头,是一位住在巴黎,姓明的老人打过来的。

他千方百计找到老人的联系方式,终于获得了见上一面的许可,连夜坐上了巴黎的飞机。

在塞纳河畔,谭宗明见到了一位满头银发,却亦然腰板笔挺,风度翩翩的老者,老者坐在路边的咖啡厅,看着谭宗明落座,眼中满是怀念。

老者说:当年我大哥就坐在你的位置,我们经常在这里谈论哲学,艺术,时局……你这一坐,感觉就像回到了从前。

谭宗明顿时有些如坐针毡。

老者伸出来一只手:我叫明诚。

谭宗明赶紧握住:明先生。

老者:你一定在疑惑,你与我素未谋面,为什么我要资助你。

谭宗明:是。

老者:其实资助你的也不是我,我给你引荐另一个人。

老者对塞纳河边一个画画的男人招了招手:蔺晨。

男人穿着一条牛仔裤,左手插着兜,画笔在右手的指尖灵活的转着。

男人回过头,谭宗明呆坐在位置上。

他认得那张脸,因为每天早上他照镜子的时候都会看到。

那是他自己的脸。


评论(63)
热度(540)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