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第三十一集

简介:摸金校尉胡八一挖到了粽子萧景琰出门遇上了警官李熏然


原作:《琅琊榜》《伪装者》《他来了请闭眼》《到爱的距离》《北平无战事》《欢乐颂》等衍生

CP: 楼诚衍生  胡八一X李熏然/蔺晨X萧景琰/凌远X赵启平/荣石X方孟韦/明楼X明诚



1、

萧景琰接过信,拆开,看见了开头“见字如晤”四字,只听见内心深处一声长叹。

脸上霎时就湿润了一片。

 

2、

萧景琰看完了整封信,冲胡八一伸了伸手。

萧景琰:火儿。

胡八一把打火机递了过去。

萧景琰将信倒置,打火。

胡八一大叫一声:慢!

萧景琰置之不理,火舌一卷,不一会儿,信就被烧成了纸灰。

胡八一惋惜:好歹是老物件呢。

李熏然好奇:信上写的什么?

萧景琰:爱过。

李熏然:我明明看见有好多字呢。

萧景琰冷然:都是废话。

胡八一朝谭宗明和李熏然打手势,低声说:我猜是都是情话,你们别问了。

谭宗明:要是情话算废话,你们真该见见方孟韦写给荣石的十三封信。

谭宗明突然肩头被人拍了一把,回头。

萧景琰打着火,眼神森森的看着他:你看过了?

 

3、

李熏然死死抱着萧景琰:景琰,你冷静,别冲动,我是警察,你好歹给我个面子啊!

萧景琰:不行,只有死人不会说话。

谭宗明大叫一声:等等!

萧景琰看着他。

谭宗明:你现在是方孟韦还是萧景琰?

萧景琰一向端正灵透的眼睛变得诡谲狠戾:我是方孟韦。

 

4、

胡八一、李熏然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谭宗明怒骂:还看不明白吗,方孟韦的魂魄反客为主,借尸还魂了。还愣着干什么,拉住他啊!

李熏然拖着萧景琰的一条腿,胡八一去抢火,萧景琰拿起桌上紫檀茶壶朝着谭宗明面门就扔了过去。

谭宗明:这是清初的!

谭宗明凌空接住了茶壶,顿时手上就被烫了两个泡。

谭宗明忍着疼放下,然后迎面一件掐丝珐琅的鼻烟壶就飞了过来。

谭宗明抢救下鼻烟壶,大吼:方孟韦,你少矫情,自己一句话不说跑到香港去娶妻生子了,你把荣石放在哪里。荣石要写的都是废话,你写的那一堆就都是屁话。

萧景琰身体里的方孟韦冷笑:他荣石身家万贯,他要真想和我一起,大可以来香港找我。

谭宗明:他要真家财万贯,至于死的时候只有一张草席?你在香港子孙满堂的时候,他连尸骨安放的地方都没有。你委屈什么?

胡八一感觉萧景琰的力量陡然一松,胡八一趁机缴了萧景琰的打火机。

萧景琰脸色渐渐发白:你再说一遍?

 

5、

谭宗明:荣石的去向我查过,以前他当商会长的时候,日本人坑了他一把,被人误会当了汉奸,后来虽然正了名,但是终究留了个底,再加上他家产殷实,文革的时候头一个拿他下刀,他一把硬骨头,愣是撑到文革最后两年,可惜,还是死了。不过正是因为他死了,蔺晨才醒了。

萧景琰,或者说是方孟韦不接话,不知道是没法接受,还是在忖度这些话的真实度。

谭宗明坐下来,大手不耐烦的一挥:你要找信这里也没有,我给别人了。

萧景琰:你给谁了?!

这时候门口铃声一响,陈家明花枝招展的抱着一本册子梅等人开门就跑进来。

陈家明:老谭~~你看,我特意找了人把信给裱起来了……啊!!

一声脆响,三人看见萧景琰保持着脱手而出的姿势,方孟韦的那个瓶子就正正的砸在陈家明的脑袋上,碎成了八块。

陈家明摇晃了两下,倒了下去。

 

6、

谭宗明跑过去,看着那碎裂的瓶子,心疼的要命。

谭宗明:方孟韦,你自己不珍惜自己的东西,别人替你收着,你还毁掉!

方孟韦不答他,只是捡起地上的册子,慢慢翻开。

然后他蹲在地上,脸上表情皱成一团,一滴眼泪就落在了纸上,将笔迹晕染开来。

方孟韦一边哭一边打嗝:我怎么知道,我又不能读心,他每次跟我说话都结结巴巴的,终于送我走的时候不结巴了一次,他竟然让我去香港以后把他忘了,他和我道不同,只能殊途,我遂了他的意,怎么好像是我负了他一样?

经这么一提,谭宗明想起来以前调查荣石的时候看过一本回忆录上说荣石见着自己喜欢的人,说话会口吃,心思一转就把其中关节想透了。谭宗明光想着方孟韦在香港过得滋润,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折,对自己口不择言也有些后悔,此时拼命往回找补。

谭宗明对方孟韦说:你不知道荣石见着喜欢的人会口吃吗?

方孟韦两眼泪朦朦的瞪大了。

谭宗明:他送你走的时候没口吃,不是因为他不喜欢你了,而是因为……他说谎了。

 

7、

当务之急是把信件从方孟韦手里抢救回来,但方孟韦又抱的死紧,谭宗明只能干着急。

没想到方孟韦哭了一会儿,竟然闭上眼睛睡着了。

谭宗明一推他:方孟韦,你先松开。

方孟韦一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谭宗明吓了一跳,刚要去摸呼吸,地上的人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刚刚发生什么了?

谭宗明:萧景琰?

萧景琰:怎么了?

谭宗明:刚才你被自己的魂魄给夺了肉身了。

萧景琰揉了一把脸:我阳气不足,压不住魂,你借我两口。

萧景琰在兜里掏了掏吸管没掏着,这才记起来昨天胡八一给的吸管被自己扔了,萧景琰想想蔺晨去过红灯区的事,气上心头,捧住谭宗明的大脸,吧唧一口堵了上去。

 

8、

胡八一和李熏然下巴唰的一下磕到了地上。

胡八一问李熏然:你说这算是大梁皇帝纳新妃,还是阁主夫人红杏出墙?

李熏然:别说话,我们还在冷战。

胡八一:……你是忘不掉这茬了是吧?

 

9、

吸饱了阳气,萧景琰打了一会儿坐,终于恢复过来了。

萧景琰:你的故事没讲完,蔺晨下落呢?

谭宗明摇头:我离开巴黎之后,蔺晨和明诚单方面与我断了联系。前不久我接到一封信,没有寄件人。上面说,明诚先生已经去世了。我想,这封信应该就是蔺晨寄过来的。

谭宗明把信拿过来,几个人一看,恰好是信件寄出的那一天,胡八一进了萧景琰的墓。

原来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评论(32)
热度(542)
  1. 腐二摩斯琉白evenstar 转载了此文字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