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第四十集

简介:摸金校尉胡八一挖到了粽子萧景琰出门遇上了警官李熏然


原作:《琅琊榜》《伪装者》《他来了请闭眼》《到爱的距离》《北平无战事》《欢乐颂》等衍生

CP: 楼诚衍生  胡八一X李熏然/蔺晨X萧景琰/凌远X赵启平/荣石X方孟韦/明楼X明诚

第四十集

 

1、

胡八一:赵启平,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赵启平:为什么叫我叫的这么生分?

胡八一鸡皮疙瘩直往下掉:启平,我们好好说话。

赵启平不情愿的把自己挪回了副驾驶。

胡八一立刻下车给李熏然打电话

电话接通,对面乱成一团,李熏然在那边扯着嗓子:我这边处理医闹呢,你有事快说。

胡八一:我,遇见萧景琰的魂了。

李熏然:你什么?

胡八一重复了一遍:他和你找的凌远还是一对儿。

李熏然沉默了一下,大叫一声:坏了,萧景琰!

电话啪的一声被撂下了。

胡八一:喂,喂??

赵启平懒懒的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所以说……萧景琰到底是谁?

 

2、

事情发展快的就像台风过境。

李熏然刚刚走到咨询台,询问小护士凌远办公室在哪里。

小护士不是那些刚调过来的实习生,在这里待的时间颇长,一见着李熏然,脸上堆笑:赵医生好久没回来,凌院长的办公室都忘了怎么走了?

李熏然已经察觉到有些什么事情不对劲,比如警察的误认,以及眼前这个小护士嘴里一口一个的赵医生。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一帮人从门口涌过来,指着他:没错,他就是骨科组长,你们找他!

然后呼啦一群人把他围了起来,一个脸晒的黑红黑红的妇女怪叫着就扑倒在他脚前,抱住他的大腿:我儿子的腿治不好啦,你们要负责啊。

李熏然:您放手,您认错人了。

带头的中年男子一横眼: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想推脱,一次两次不见我们,还让保安把我们轰出去,今天我们带足了人来,就是要找个说法。

李熏然:你真的认错人了。

李熏然要掏自己的警官证。

中年男子见着李熏然不认,勃然大怒,一拳就挥了上来。李熏然可不是那群不懂反抗的医生,向后折腰一躲,挣脱开中年妇女的禁锢,拉住中年男子的胳臂,跃肩,一个背摔。

中年男子直直的躺倒在地上,李熏然反剪着他的双手,终于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证,冲众人一亮,指挥小护士:去报警,这里有人闹事,还有几个要闹的?我全给抓起来!

小护士还没反应过来:赵医生,您在美国进修的是骨科,还是格斗啊?

 

3、

萧琰跟献王的关系绝对不算好,献王还当太子的时候,萧景琰就敢把剑架在他脖子上。

自从献王被贬出金陵之后,萧景琰更是至死都没见过他。

突然碰见献王的转世,还对他笑的这么热络纯诚,萧景琰一时半会真的接受不能。

韦天舒看见萧景琰这呆愣的模样,笑了:小赵,你去美国才一年就认不出我来啦,我啊,韦天舒,韦三牛,当初知道你和凌远谈恋爱,我阻止你们,你还揍过我呢!

被揍过到底有什么好兴奋的?萧景琰看着回忆当初被揍的光荣历史就满脸红光的韦天舒,表示不理解。

 

4、

韦天舒:走走走,找凌远去。

萧景琰:我脖子还没看。

韦天舒看了看萧景琰:你还真是医者不能自医啊,这点小事,凌远就能给你看了。

韦天舒带着萧景琰往院长办公室走,一路上跟各种人打招呼,最后拉住一个女医生:少白,你看谁回来了?

女医生正过脸来,萧景琰被惊吓的后退一步:莅阳姑姑?

 

5、

秦少白:小赵一个人在墙角干什么呢?

韦天舒:不知道,可能是准备见凌远的台词吧。

秦少白:还用准备?哪一次不是抱上去就啃?

萧景琰蹲在墙角:我要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我还没做好准备。

萧景琰脑子乱乱的,突然听见背后一声轻咳,熟悉的声线把他拉进了现实:启平,你怎么不进办公室?

 

6、

萧景琰只看了一眼凌远,就知道这不是蔺晨。

失落从眼中划过,而细心的凌远立刻就发觉了。

凌远:生气了?

萧景琰:啊?没有。

凌远:拘留所的人对你不好?

萧景琰:没有。

凌远: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萧景琰:……我脖子扭了。

 

 

7、

没有李熏然的指示,胡八一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先把人稳住为上,就这么办!

胡八一想到这里,开始发挥自己侃爷的魅力:这个萧景琰呢,恩……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赵启平扑闪着求知欲非常强烈的眼睛:我有时间听。

胡八一:那这事要从五代十国说起。

赵启平:那你还是简略一点吧。

胡八一:不行,简略不了,估计能讲到你睡着。

赵启平摸上胡八一的大腿,笑的非常流氓:原来今天晚上睡前你只想给我讲故事吗?

胡八一想现在就冲回去问问到底是赵启平和陈家明哪一个继承了萧景琰的闷骚。

 

8、

胡八一跟赵启平一人手里一个蛋糕,坐在甜品店里。

胡八一讲到萧景琰被散了三魂六魄的时候,赵启平已经完全是心不在焉状态了。

胡八一看着就来气,臭小子我在给你做心理建设,免得一会儿吓死你,你倒满不在乎。

赵启平打了个哈欠:你这故事太长了,我都憋不住了。我去上个厕所,回来听你继续编。

胡八一跟着赵启平一起站起来了:怎么就叫编了?

赵启平:又是大梁皇帝,又是三魂六魄,你怎么不编出一个四魂之玉呢?

赵启平在厕所找了个位置拉开裤链,胡八一也拉开裤链。

胡八一:你现在不听,以后肯定后悔。

赵启平满不在乎的嬉皮笑脸,探了探身子,瞄着胡八一的下面:我在美国这一年,你自己都是怎么解决的?

只看了一眼,赵启平脸色突然变的凝重,沉默了下来。

胡八一拉上裤链:走吧,继续给你讲。

赵启平扭头就走,胡八一追上他,拉他肩膀:怎么了。

赵启平回头就是一拳,胡八一没躲过去,觉得牙齿都崩掉了几颗。

胡八一怒了:你有病啊!打坏了怎么办?

赵启平冷若寒霜,与刚刚还在与胡八一调笑的那人仿佛来自于两个世界:我是骨科大夫,坏不坏我说了算。

赵启平甩了甩酸痛的手指:你不是凌远,你到底是谁?

 

9、

萧景琰揉着脖子,凌远在他背后给他敷了个冰袋。

凌远:好了,24小时之内就养着,别乱动。

萧景琰:哦。

凌远:脖子怎么搞的?

萧景琰支支吾吾:就是……拧过劲了。

萧景琰扫视了一下周围环境,看见了案头的几份文件,上面都是凌远的签字,然后右侧是一个简朴的相框,照片上,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年轻人搂着凌远的脖子,凌远背着他,两人在沙滩上笑的十分甜蜜。

萧景琰想起现在还不知所踪的皇后,悲从中来。

凌远摘下表:本来还打算去接你,既然你自己回来了,那一会儿跟我一起回家。

萧景琰头变成两个大:呃……再等一会儿吧。

凌远解开扣子,把衬衫脱了下来,一抹翠色在胸前晃来荡去。

萧景琰盯着那块玉牌,眼睛都直了。

凌远察觉到萧景琰的目光,以为他在看自己的身体,毫不介意的微微一笑:怎么样,虽然不比你在美国天天健身练的漂亮,但至少也没走形……

话还没说完,凌远被萧景琰扑倒在沙发上。

凌远:启平,早晚都是你的,别这么着急。

萧景琰挑起他脖子上一直带的那块玉牌:这东西,你怎么拿到的?

 

 


评论(48)
热度(544)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