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楼诚衍生】粽横四海-第四十四集

简介:摸金校尉胡八一挖到了粽子萧景琰出门遇上了警官李熏然


原作:《琅琊榜》《伪装者》《他来了请闭眼》《到爱的距离》《北平无战事》《欢乐颂》等衍生

CP: 楼诚衍生  胡八一X李熏然/蔺晨X萧景琰/凌远X赵启平/荣石X方孟韦/明楼X明诚

44-1

在场谁都说不出话。

过了大概有一分钟,胡八一看着比自己还要清瘦几分的蔺晨,终于挤出来一句话:你,你瘦身成功了?

蔺晨想当场给他一枪子儿。

 

44-2

蔺晨:谁是胡八一?

胡八一站起来。

蔺晨抬脚就踹过去。

胡八一:你干什么?

蔺晨:老子的墓都让你挖了,还不能踹你了!

 

44-3

蔺晨:你们谁发的胡八二的通缉令。

胡八一再举手。

蔺晨刚一抬脚。

胡八一:等等,不是我!是李熏然!他是萧景琰的魂魄之一,这两个月萧景琰不务正业不事生产可都是靠熏然和我养的!

蔺晨收脚:老子差点因为你们一纸通缉令魂飞魄散!

胡八一:你家皇上也是始作俑者你找他去!

蔺晨:那萧景琰呢?

胡八一:他和李熏然被人绑架了。

胡八一被蔺晨一脚踹到墙上。

 

44-4

胡八一胸前一个鞋印,仰躺在地板上。

蔺晨眼角一扫凌远,赵启平合身扑在了凌远身上。

凌远感觉本来就不舒服的胃开始翻江倒海。

赵启平:你要踢踢我,我家老凌有胃病,你别踢他!

蔺晨走过来。

赵启平闭上眼睛:啊啊啊啊啊啊——

半天没动静,赵启平眼睛睁开一道缝,蔺晨坐在他身边,摸着凌远的脉,若有所思。

蔺晨:我所有的病人,最后病入膏肓的,都是自己作的。

赵启平睁大眼睛:你什么意思,我家老凌病入膏肓了?老凌——你不能抛下我啊——

蔺晨:……我的意思是只要他自己不作,这病就没事,还有……

蔺晨叹了一口气。

蔺晨:我在给我的病人看病,你能不能先从他身上下来?

赵启平:不行。

蔺晨摇摇头,放开凌远的腕子:要是景琰也这么黏人多好。

胡八一在墙边呛咳了一下:蔺晨,你气消了没有,我……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44-5

蔺晨:我给阿诚送了终,把人的后事办了,立刻就去了墓里。你大爷的,竟然被你这孙子捷足先登了。

胡八一竟然在这句话里挑不出错。

蔺晨:后来我打算去找景琰,国安局看到了那个胡八二的通缉令,对我的身份产生怀疑,我就被扣在了局里审问,差点因为阳气不足死在里面。我只能把胡八二这件事认下来了,说是一场误会,当时在卧底,情况紧急没有上报,好在这两年我为祖国出过力,上面没有追究。

胡八一:那,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蔺晨:我出来以后联系了谭宗明,问胡八二这事怎么回事,他跟我说遇上了你,所以我顺着线索找过来了。

蔺晨向沙发后一靠,一副下一秒就能找人拼命的架势。

蔺晨:说吧,谁敢动我琅琊阁主的夫人?

 

44-6

李熏然看着从牢门外走过来的男人。

瘦高,30多岁,清俊优雅,走路像一条水里游动的带鱼。

脸长。

李熏然见过他。

以前和薄靳言联合办儿童失踪案的时候,他在现场,穿着警服,李熏然以为是局里刚进来的同事,没有在意过。

薄靳言说过他们被盯上了,李熏然没想到竟然那么早。

李熏然:把我抓过来了不打算报个名号?

男人扶住了李熏然的椅子扶手,居高临下的形成一股无形的压迫力:你要死了,知道我的名字没有意义。

李熏然:你怕我?

男人:你被绑在这里我怕你什么?

李熏然:你怕我逃出去,又知道你的名字,就能抓到你。

男人:你这么有自信吗?

李熏然:如果我逃出去,我也可以靠脸找到你。

男人好笑的看着李熏然,仿佛他在说天方夜谭。

李熏然恳切的看着男人:你至少给我一个能叫的名字,不然我叫你什么,喂?

男人思考了一下:我叫谢晗。

 

44-7

李熏然想这个名字应该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个人眉目中都流露着绝对的高傲和自信,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屑于为了一个名字而说谎。

所以谢晗这个名字是真的。

谢晗问:你满意了吗?

李熏然:分尸案现场留下的红字,是你写的吗?

谢晗:是我。那是留给simon的一封信。

李熏然:你的目的是什么?

谢晗:一开始的目的,是Simon,但是在观察他的时候,我发现了另一个惊喜。

李熏然心跳开始加速,他看着谢晗一步步朝萧景琰走过去。

谢晗非常温柔的问他:萧景琰,你是不老不死的粽子吗?

 

44-8

李熏然知道大喊没有用,但是他不能看着谢晗对萧景琰施加伤害。

谢晗笑了:你看,你们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想让你们痛苦,你们就得痛苦。

李熏然怒吼:谢晗,你冲我来!

萧景琰一声断喝:李熏然,你闭嘴!

李熏然喘着粗气,瞪着谢晗。

谢晗掏出一把刀,顶在萧景琰脸上。

萧景琰:熏然,闭眼。

谢晗压了压刀,一道血痕出现在萧景琰的侧颊,李熏然目眦欲裂。

萧景琰大吼:我让你闭眼!

谢晗重重一划,拉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刀口。

萧景琰疼的眼泪往下掉,但是狠命咬着唇,没喊出声。

谢晗取出一个方帕子,温柔的在萧景琰脸上揉了揉。

萧景琰脸上的伤口恢复如初。

谢晗赞叹:真是个宝贝。

萧景琰有些虚弱的提了提唇角: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长生?秘术不是我施的,我给不了你。

谢晗笑了:不,我要把你变成我的作品。

 

44-9

长生有什么意义呢?

谢晗看着萧景琰想。

过于漫长的生命,是那么的枯燥而无聊。

他更喜欢过有趣的生活,他喜欢操纵别人的生命。

尤其,是萧景琰这样一个超越于时间而存在的,高级的生命。

谢晗看着被绑缚在椅子上的萧景琰,他身后的音箱里播放着他最爱的古典音乐。

刚刚经历过电击的萧景琰眼神有些空茫。

谢晗轻声说:你会变成我的作品,我的工具,你,是我的雕刻。

谢晗将一只怀表放在他的眼前,来回摆动。

萧景琰的意识有些模糊,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在抽离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俯瞰着自己。

谢晗说,你是我的作品。

萧景琰想,蔺晨。

意识清晰了一点。

谢晗说,你是我的工具。

萧景琰更用力的想,蔺晨,蔺晨。

谢晗说,你是雕刻。

萧景琰有些明白过来谢晗想要做什么,他想剥夺自己这一个人格,把自己变成一个只听从于他的傀儡。

萧景琰有些恐慌,他所学到的知识里,并不包括如何应对现在这种情况。

恐慌是崩溃的第一步。

谢晗满意的看到了萧景琰眼神的变化,继续他的催眠。

萧景琰绷紧了神经,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景琰,放松,交给我。

萧景琰:阿诚?

声音说:是我。

萧景琰终于松开了全身的力量,闭上眼睛,将自己沉浸在一片黑暗中。

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谢晗打了一个响指,萧景琰睁开眼睛。

谢晗:你是谁?

萧景琰:我是雕刻。


评论(173)
热度(743)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