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二章

第二章  明楼十四岁,阿诚十岁

阿诚不住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明楼将枣糕掰碎了,递给阿诚。

阿诚要取,明楼示意就着自己手吃了算。

阿诚差点把明楼的手啃下来。

明楼站起来,阿诚也站起来,后退几步,跌跌撞撞的碰到了橱柜上的银器,砸中了脑袋。

明楼跑过去,把阿诚抱在怀里,仔细看有没有伤到。

明楼说,你别害怕,我不伤害你。

阿诚沉默。

明楼看见了阿诚脖子里的红痕,明楼上手去翻开阿诚的领子,阿诚退无可退,恐惧的闭上眼睛,明楼解开他的前襟,少年的躯体在他眼前展露出来。

明楼倒吸一口气,愤怒迸射出眼眶,他双手握成了拳,狠狠的砸在柜子上。

阿诚猛地一僵,身体往后一绷,但是想象中的抽打或是亵玩却没有到来,他睁开眼睛,看明楼像暴躁的狮子一样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谁干的!”明楼的雷霆之怒让阿诚不敢回答,又不敢不回答。

阿诚舔掉手上最后一粒能给他带来无限快乐的饼干渣,嗫嚅着说:“娘。”

明楼难以置信一个母亲会对孩子下如此毒手:“你娘在哪里?”

背后“当啷”一声响,桂姨出现在小厨房门口,菜篮子落在地上,明楼从未见过桂姨如此狰狞的表情,简直像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桂姨怒喝:“阿诚,你怎么在这里!”然后她上手去打阿诚,明楼没来得及拦住,阿诚的脸被扇到一边,红痕立刻浮显出来,还有血丝渗出来。

明楼惊怒交加。

桂姨却惶然未觉的转过来,赔上一脸低三下四的笑容:“明少爷,我们家阿诚不懂事。”

明楼只说了一句话,声音中都带了一丝:“桂姨,虎毒尚且不食子。”

 

明楼曾经为明台洗过澡,明台不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却能看出是被父母娇宠着长大的,身上只有几处磕碰留疤,也只是少时顽劣留下的印记,进了明家之后,明镜更是对他呵护有加,明台的身体就像是刚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比之汪曼春那极其爱护的脸蛋也毫不逊色。

 

而阿诚的身体,宛若盘山走道,疤连着疤,到处青紫,还有化脓了却没处理干净的,稍稍一动,就渗出血来。明楼能认出来有些是被鞭打,有些是撞在了硬物上,有些是被故意烫伤的。

 

阿诚竟然能在这样残酷的对待中活下来,明楼感到痛心和愧疚,他后悔为什么不能早些找到阿诚。但是他同时也明白,他只能在确定的时间,确定的地点找到那个从他的每一段岁月走过的人,如果稍有差池,之后的一切都会随之改变。

 

他害怕失去任何一个不该失去的人。

 

明楼把阿诚带到明镜面前,阿诚局促的绞着双手,明镜慈爱的看着他,这并没有减轻阿诚的紧张。

明楼说:“大姐,从今往后,阿诚就是我们明家的少爷。”

明镜温和的目光转向明楼,陡然利了三分,她说:“跟我来祠堂说话。”

阿诚看着明楼随明镜进了小祠堂,里面的声音一点都透不出来,阿诚被尴尬的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明家小少爷明台围着阿诚走了一圈又一圈,嘻嘻一笑:“你穿的好脏,我给你换一件衣服吧。”

明台蹬蹬蹬的跑上楼,拿下来一件白色衬衫,一件背带裤,和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阿诚认出来,那双皮鞋是桂姨带回家让他擦的,顿时一口气堵在胸口,怎么也散不去。

明台想把衣服塞进阿诚的手里,阿诚往后一躲,手背在身后不肯接,明台以为他是怕碰脏了,就说:“没关系,这件衣服以后就给你穿了,穿坏了我们再买新的。”

说着明台要去扒阿诚的衣服,阿诚咬着下嘴唇,扭头就跑出去了。

 

小祠堂里,明镜问明楼:“阿诚自然可怜,但我明家,也不是开善堂的,做少爷,自然以后要继承家业。”

明楼说:“大姐,阿诚当得起明家的少爷。”

明镜摇头:“你一定是想,既然能认明台做少爷,为何不能认阿诚。你别忘了,明台的母亲救过我们两人的命,我们要对得起明台母亲的恩。”

明楼低头片刻:“大姐,阿诚也救过我的命,很多次。”

说完,他抬头看向明镜,眼中一片赤诚。

明镜竟然看不出明楼有半点虚言。

明镜细细的问:“哪几次,何时,何地?”

明楼摇摇头:“大姐,此事事关重大,弟弟曾起誓绝不泄密。”他目光灼灼,宛如刀锋,“但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有性命之虞,阿诚总会救我。”

明镜还在斟酌,只听见外头传来咚咚的闷响。小祠堂分内外两层,明镜和明楼都在里层,是外层的敲门声传进来了。

明楼立刻由跪而立,开了门,明台在外面跳着喊:“那个小哥哥,他跑了!”

明楼迅速追了出去。

 

他喊着阿诚的名字,阿诚头也不回的跑,明楼心一沉,迈开长腿也跑出去。

阿诚跑到大路上,急于甩脱明楼,没有注意到身后急速开过来的汽车。

车笛声大作,阿诚被吓的呆立在原地。

明楼扑了过去,抱着阿诚就地一滚,衣角险险擦过车头,两人一起倒在路上。

汽车紧急刹住,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拿着一根手杖,穿的西服革履,身上还带着一股草木香气:“哎呀,明楼啊,要是你有个好歹,我怎么对得起你大姐你爹娘明家的列祖列宗?”

明楼放开阿诚,看着那梳着大油头的俊朗男子,心有余悸拍拍磨破的裤子:“明堂表哥。”

 


评论(47)
热度(456)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