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四章

第四章 明楼十一岁,阿诚二十岁


很久以后,桂姨在一个大年夜回到明家,阿诚愤怒之余,却想起了当初自己被明楼收养的那一天,明楼为自己勾画了一个多么美好的未来。

阿诚对明楼说:“我一直以为你口中那个未来的我是不会存在的,你当时说的那个完人像是你自己。”

明楼看着他,笑容亲近又遥远:“你怎么忘了,阿诚,是你成就了如今的我。”

阿诚想,他穿越回过去,遇见了十岁的明楼,陪他度过了最孤独的时光。然后明楼又遇见了他,把他从深渊中解救了出来,让他成为了如今的自己,阿诚分不清楚到底应该哪一个在前,哪一个在后,他们的命运从9岁的那个雨夜开始就不断纠缠着,直到彼此成为对方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他们的宿命。


对于阿诚来说,明楼在他生命中出现的时候,就像一束刺破浓浓暗雾的阳光,或是逡巡在死寂沉沉的沙场上的一首战歌,从那以后,阿诚的人生被明楼推向了另一个华章,澎湃,激昂而充满光明。


然而对于明楼来说,阿诚出现的时候,大多数像个猥琐的变态。


明楼拿着羽毛球拍,大张着嘴巴看见一个男人从树林里钻出来,光裸着身子,摇摇晃晃走到他面前,明楼迫使自己的眼睛往上看。


那个男人在离明楼三步的时候虚弱的趴伏在地上,宽阔的背脊一起一伏,用力呼气让自己不用吐出来。

“明楼?”那人缓了一会儿,抬起头眼前这个十一岁的男孩。

明楼僵硬的点点头。

那人舒展眉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点笑意:“帮我拿件衣服。”

明楼拔腿就跑。


明楼跑回屋子里的盥洗室,洗了把脸,镇静了一下。

我也许是看错了,他想。

反正这种事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更悲哀的想。

明楼慢慢蹭到窗口,掀起纱帘,几乎不敢看,害怕自己看到的一切真的如虚沫泡影一般消失不见。

而那个人还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明楼跑上明镜的房间,从妆匣中取出父母生前使用的房间钥匙,小心翼翼地开了门,取出明锐东的衣服,又把钥匙还到原处。


明楼回到原处,把衣服递给那个怪人,父亲的衣服套在那人身上明显不合身,空空荡荡的。

明楼问:“你是谁,从哪里来?”

那人回答:“你一定要知道我的名字吗?”

明楼挑眉:“你闯入我家,不自报家门吗?”

那人咕哝:“本是一家人。”

明楼更加听不懂了。

那人想了想:“你以后总会知道我的名字。”

明楼紧追不舍:“多久以后?”

那人问:“你多大了?”

“你又多大?”明楼被这人的无礼激怒了。

“我二十岁。”那人毫不犹豫,清晰而明确的交代了出来,然后抛了个疑问的眼神给明楼。

明楼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平等交换:“我十一岁。”

“那么,你会四年后遇到我,真正属于你的那个我。”

那人的声音砸在明楼耳边。

“在那之前,你可以叫我青瓷。”

“我来自你的未来。”


这听起来着实有些滑稽不堪,或者说,如果用这一套骗小孩的玩意来取得明楼的信任,这个“青瓷”未免有些太过小看他了。

然而青瓷说:“你父亲的书架上,从上往下数,第三格,左手第五本书,第十八页,看完它,我在这里等着你。”

明楼睁大眼睛,青瓷眼里的坚定和那一透到底的清澈,让明楼把自己的信任又交出了一点点,怀疑少了一点点。

过了大概一刻钟,明楼拿着一本书砸在了青瓷的头上。

“这是一本拉丁语的书!”

青瓷惊讶地微微张开嘴,然后爆发出一阵欢悦的笑声:“是我忘了,你这时候还不会拉丁文。”

青瓷翻开了书,上面的文字像蝌蚪一样爬在纸面上,青瓷咳了咳嗓子,翘起舌头,用他那略微低沉沙哑的声音,吐露出一段流利而婉转,如诗一般的词句。

“这段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得了一种怪病,他管这种怪病叫做……”



“时空穿梭。”

汪曼春看着明楼,神情极为认真,像个小大人一样背着手,向明楼炫耀自己刚刚从汪芙蕖那里知道的一切。两人在提趴书店的书架背后靠着玻璃的一侧,暖暖的阳光照在书脊上,还有汪曼春的乌发上,荡漾出一层金色。

“得了这种病的人,会穿越时间,回到过去。”

“回到过去的人,都会做什么呢?”明楼燃起了希望。

“这本书上说,你可以做很多事情,唯独不能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为什么?”明楼大声喊。

汪曼春在桌上摆了一根笔,指着笔的头和尾:“这里是你原来的时间,这里是你穿越后的时间。”她以笔尾为圆心把往旁边歪了一寸,“如果你改变了过去,那么原来那个未来的你,又在哪儿呢?”

明楼如坠冰窟。


后来汪曼春还和明楼说了些什么,明楼想不起来,他已经被难过的情绪完全支配了。

一直到他再次遇见青瓷。

青瓷匆匆的套上不合身的衣服,这一次他比上一次要好多了,至少没有在草坪上躺上半个小时才能起来。

明楼告诉他,他已经知道了书里写的内容,并且完全相信了青瓷就是那个可以穿越时间的人。

青瓷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哀戚,他说,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改变。

明楼继续沉默下来。

青瓷把有些过于肥长的裤腿挽了挽,说:“我知道你想用一切方法换回你父母的生命,我也知道事实很难让你接受,但那是不可更改的。这个世界的规律是守恒的,当我们改变一件事,那么另外一件事就是不可预估的。如果死的不是你的父母,有可能死的就是你,或者你的大姐,你也许永远都不会遇到属于你这个世界的我。”

这答案在意料之中。

明楼攥了攥拳头:“那么我想知道是谁害死了我的父母。”

青瓷用一根手指压住了他的嘴唇:“你会知道的,你会报仇的。”

“什么时候?”提前预知了未来的快意在明楼的身体中流淌。

青瓷温和的眼神冲淡了他的戾气:“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

“未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真的不能告诉我吗?”明楼的声音中带有一丝哀求,像是那些提前一周被告知有生日礼物,却不能拆开的孩子乞求只把礼物盒子掀开一条小小的缝时一样。

青瓷摇摇头:“很多事情,你只能等待它发生,我不想直接抛给你一个被规划好的人生,那不公平,对未来的你和现在的你都是。”

明楼只好强压住自己焦躁不安的内心,和一个未来之人攀谈,就好像守着一个巨大的宝库,然而你却不能把手伸进去,窃取一分钱。

明楼拉住青瓷的手:“只告诉我一件事,好吗。”

明楼仰着头,郑重其事的看着青瓷,明楼的眼瞳深处是黑色,而外圈在阳光下散出浅浅的棕色,发现这一点轻微的差异并不难,只要能够认真的,长久的注视他,这对青瓷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一般,最简单的事。

青瓷看着那双一向很容易蛊惑人心的眼睛,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明楼问:“未来的我,是什么样的人。”

青瓷蹲下来,瘦长的手掌捧住明楼的脸颊:“你会成为一个伟人。”


PS:下一章,我美美哒风镜就要出场了!


评论(40)
热度(389)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