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五章

第五章 明楼十四岁 阿诚十岁

明楼坐在先施百货商场的沙发上,看着杂志上的金笔广告。不远处女柜员认真仔细的用尽心力将最新潮的衣服拿出来打扮阿诚。

“两位明少爷,都满意吗?”女柜员把阿诚推到明楼面前。

明楼手指勾起阿诚的背带,试了试松紧,拿过女柜员手里的另一根颜色的背带,单膝跪下来,比着阿诚瘦小的身体,从前腰绕到后背。

“怎么脸色还是这么不好,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明楼皱着眉在阿诚耳边问,潮热的气息喷在阿诚的耳边,阿诚痒痒的一缩,明楼退开稍许,用审视的目光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指着阿诚的脚,对柜员吩咐,“给他换一双牛津鞋,这双太宽松了些,看起来不大精神。”

女柜员赶紧应了一声去拿,褪下了阿诚的皮鞋,阿诚的脚趾在袜子里蠕动,然后他偷偷抬头看了一眼明楼:“大少爷,你不用对我这么好。”

“为什么?”

阿诚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只是害怕噩梦再一次被重复一遍,仔细斟酌了词句,他终于把原委道来:“我母亲五岁之前都对我很好的,从不舍得我干活,攒几个月的工钱,都会给我买新衣服穿,在进明家帮佣之前,她在其它人家做过工,新年人家丢给了她几件旧衣服,说是少爷们不想穿了,让她拿回来。她拿回来之后本来是要烧掉的,结果我趁她去做饭时穿上了,她回来以后打了我一顿。那是我第一次挨她巴掌,她说,虽然是穷人,但是也不要穿富人家穿旧了施舍来的衣服。当时我还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哭,因为母亲打我,也因为那件我再也穿不了的衣服,但我知道那时我母亲是爱我的。有一天她从外面回来,看着我的眼神就变了……”

阿诚停顿了许久。

明楼没有打断他,他必须要让阿诚把一切都说出来。

阿诚继续道:“然后我就变成了她的奴隶,就是你看到的那样。长大的那个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对吧?”

明楼那一瞬间觉得有谁在自己肚子上擂了一拳,五脏六腑都纠结成了一团,心里发疼,他恨自己的无力,也怨另一个阿诚竟然什么都不说,他看起来那么健康,乐观,完全想象不到童年竟然经历过这么一段可怕的岁月。

“你害怕我像你母亲一样,对你好到极致,却又突然变成另外一幅模样来折磨你?”明楼用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不会显露出太难过的情绪。

阿诚很难堪,在自己全身从上到下穿的都是明楼置办的衣物时,却直言不信任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是多么冷情的人才会做出来的事。

连路边一条狗吃了施舍的包子都会叫两声谢恩。

 

但是阿诚却必须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做梦做的越甜蜜,醒来的时候越痛苦,他希望明楼呵斥他,把他赶出去,让他自生自灭,这样一切就能再次步入正轨。桂姨多年的打骂摧毁了阿诚一切的自尊,他苟延残喘,却面对突如其来的幸福时不敢接受,他甚至觉得自己低贱的生命配不上这样的生活。

“这不怪你。”明楼却轻声安慰。

明楼面对谁都没有过这样温柔的一面,纵然平日里宠溺明台,但明台在玩闹的过头时,明楼也会板起脸呵斥他。唯独面对阿诚的时候,声音总是放的很轻,像是怕惊醒在梦中沉睡的小猫。

明楼陷入沉思,他从未预料到会遇上这样的情况。

阿诚突然跪下来,给明楼磕了两个头:“谢谢你,大少爷,明家的恩,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会报。”

说着阿诚就想从明楼面前逃掉,明楼眼疾手快的一捞,把人给拽了回来。

“阿诚,别这么对我。”明楼的语气仓皇,他投给阿诚一个恳求的眼神,“就让我试试好吗?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可以跟你订一份合同,我会让你受到很好的教育,提供给你优渥的生活环境,这一切都由律师公证,我还可以登报。”

再没有一个人能像阿诚这样,让明楼可以屈膝到这个地步。阿诚难以置信的望着明楼。

“就算要跑,也至少先把鞋子穿上。”明楼放开了阿诚,女柜员已经拿回来了一双鞋,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两位明少爷,很聪明的没有打扰他们的谈话。

阿诚穿上鞋的时候,他已经下了决定,纵然给他千双万双鞋,他的脚,也绝不会远离明楼一步。

 

 

明楼满意的看着阿诚的态度软化下来,心里长吁了一口气。

“大少爷。”阿诚叫他。

明楼摇头:“你是我认的弟弟,在外人面前还叫我大少爷,好像我真雇佣了童工似的,让别人怎么想我们明家?”

阿诚只好改口:“大哥。”

他又低声问,含了几分试探的意思:“那我回家是不是就可以叫您大少爷了?”

明楼好笑的看着阿诚,不忍心戳破他拙劣的诡计:“走到哪里我都是你大哥。”

阿诚这才咧开了嘴笑了出来。

 

 

明楼仔细的打量阿诚这一身,量体订做的衬衫包裹上稍显瘦削的身躯,下身套着上好的外洋呢子制成的背带裤,脚上蹬着一双擦的锃亮的德比鞋。

茂密黑亮的头发打好了发油,蓬松的沿着发缝分在两侧。

除了手掌暴露出了不符合年龄和身份的厚茧之外,阿诚从里到外,看起来就像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富家公子。

只是脸色仍然发黄,像是数九寒冬里被冬风吹的凋零萧瑟的一根枯枝。

明楼再次问他:“阿香有没有给你按时做午饭,为何身体还是这么差?”

明楼白日里都去上学,中午饭是不在家吃的,明镜说是去苏州忙生意,这几日也不在家,就剩下明台和阿诚,明楼无端的担心仆人会对两人区别对待。

“我有好好吃饭,只是吃多了容易肚子痛。”阿诚说。

明楼皱起两道英挺的眉毛:“试完了衣服,让司机直接送我们去苏医生那里,给你瞧瞧。”

“不用。”阿诚下意识的反驳。

明楼完全没有理会他,招呼人来,取出一根金笔,在一个空白纸条上写了几个尺码,让人照着上面的做一套二十多岁成年人的成衣出来。

明楼盖上了钢笔帽,慢条斯理的说:“为了你不至于死在二十岁之前,无论如何我都会强迫你去看看。”

 

 

明楼端正的坐在后座上,阿诚从未坐过轿车,晕车晕的厉害,明楼告诉他,睡过去就好了,于是阿诚就睡的四仰八叉,明楼无奈的把阿诚的头枕在自己的膝上,准备了一个袋子,敞开口放在车座下面。因为他记得上一次,阿诚睡醒过来时难受的吐在了他的鞋上,但那并没有让明楼有半分畏缩,对待阿诚,他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耐心。

 

车子开进了法租界,在一栋小洋楼下停了下来,明楼下车来,阿诚脸色菜青的扶着车门摇摇晃晃的撞进明楼的怀里,然后立刻弹开,扶着树干呕了一阵。明楼轻拍他的后背,大概是没吃什么东西,阿诚也没吐出来,缓了一会儿,明楼递过来方帕子,阿诚擦了擦嘴,放在了自己的兜里。

 

法租界的房子是整个上海最漂亮的,有中国人居住的房子,大多数都是折中主义的欧陆风格。苏医生的诊所就在这栋小洋楼的二层,一楼是承租给了一位文人,明楼从未见过他。明楼牵着阿诚有些冰凉的小手,敲了敲苏医生家的门,并未有人回应,明楼推了一下房门,房门没有锁。

 

明楼问了一声:“苏医生?”他仿佛从不透明的玻璃里看到内间有人影走来走去,明楼又开了内间的门。

 

然后他看见“去苏州做生意”的明镜正坐在床边,端着药碗,一勺一勺的把药汁送进躺在病床上那个脸上毫无血色的青年人嘴里。

青年人被苦的脸皱成一团,明镜倒是一脸冰霜,恨不得直接一大碗汤药灌进去才好的架势。

明镜一转头看见了明楼,手一抖,药碗倾斜了一下,险些掉落,青年人眼疾手快的把药碗端住,牵动了肩上的伤势,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明镜顾不得明楼惊讶的眼神,赶紧去查看青年人的伤势。

明楼沉默了两秒,关上了门。

阿诚愣愣的抬起头看明楼:“大哥,大姐不是去苏州做生意了吗?”

“哦,刚刚回来吧。”

“那刚才躺在床上那个人是谁啊?”

明楼在外间找了个沙发坐下,语气有些不善:“保镖老王。”


-----

PS:

很多年以后。

阿诚:大哥,对不起,这件事我真无能为力。

明楼:阿诚,别这么对我,让我们就试这一次!我可以跟你登记结婚,让你进最好的医院,享受最优渥的待产病房,我还可以登报昭告天下。”

阿诚:大哥……我真生不了……


PS2:

不写大纲就开文是老毛病= =

所以现在陷入逻辑坑里了,结局已经弄好了。但是中间那——么——漫——长的岁月,脑子里想的都是日常不抓人的状态戏,看着好心焦= =

如果有逻辑漏洞就提出来吧,随写随改,妄图挑战时间穿梭坑是我的错。

评论(70)
热度(397)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