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琉白evenstar的脑洞
超人死忠
美队中心
海王大大后援团
↑以上CP无节操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六章

第六章  明楼十二岁,阿诚二十二岁


王天风是西北人,并非来自书香门第,而是一户贫农家庭,后来父亲死了,他随母亲投了亲戚,那位亲戚家倒是家境殷实,有些诗书底气,从不怠慢家里孩子的教育,王天风被当成书童来养,耳濡目染,腹中也有不少墨水,如今在酒宴上装一装文人,决计是别人看不出来的。

 

但他喝着味道寡淡的洋酒,还是想念能一口下去能穿肠肚烂,又荡气回肠的烈酒,这么想着,口中就越发的没味。他面上刚显出一点不耐,就感觉有人碰了他一下,他赶紧打起精神,五指微微拢起,两指一夹,一包药眨眼间就到了他手上。

 

他今晚的任务,就是把这包药下在汪曼青的酒水里,一击不成,楼上左侧第一个花盆底下,还有一支枪,但等到用那支枪的时候,他离丧命也就不远了。

 

没有人会记得他。

 

但没关系,因为日本人会少一条进入中国的通道,中国人会少一个汉奸。可惜今日组织只下了杀汪曼青的命令,不然他一定连旁边的汪芙蕖一起杀。

 

王天风不着痕迹的将药粉下进了杯子里,看着侍者走向了汪曼青。

 

他看见汪曼青拿起了杯子,然后递给了站在他对面的少女,面上笑容虚伪奸猾。

 

“侄女啊,明氏如果早些能和日本人的纱厂合作,哪至于到今天的地步。那些工人到头来还是想要工钱,你不给,他们就要闹,你给了工钱,他们就安心做工,谁会想钱是日本人给的,还是中国人给的?”

 

少女接过了酒杯,王天风的心提了起来,这杯酒如果被别人误喝了,毒死了人,王天风不至于心怀愧疚,毕竟这汪氏的家宅中,来赴宴的也没有几个好人,不过都是和日本人蛇鼠一窝的卖国贼,而且如果能制造出骚乱,对王天风的计划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可是王天风就是不想让她死,或许是他心存了希望,纵使满屋在他眼里不过朽骨烂肉,他还是希望眼前这个少女,是不一样的。

 

于是他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几步上前,打算阻拦。他还未走到少女面前,只见她头轻轻一扬,声音抑扬顿挫,虽然不铿锵有力,却一字一句都如箭镞一般扎进汪曼青的骨肉里。

 

“明氏从不苛待工人,即便是发不出工钱,有我明镜的承诺在,决出不了乱子,就算有些工人闹的厉害,我也自有处理方法,汪叔父就别费心了。”少女举着酒杯,微微倾斜,酒慢慢的洒在了地上,“我不善喝酒,今次带明楼来,一是明汪两家毕竟世交,我这是全了礼数。二是告诉叔父,从今日起,我明家就与汪家断绝往来,划清界限。”

 

明镜倒光了酒,把酒杯随意的扔到了侍者身上。汪曼青刚想动怒,王天风已上前一步,殷勤的伸出了手:“明镜小姐,可否赏脸跳一支舞。”

 

明镜倨傲的瞥了汪曼青一眼,握住王天风的手,音乐一起,王天风带着明镜滑进了舞池。汪曼青问一旁的汪芙蕖:“明家的少爷呢?”

 

汪芙蕖低着头回他:“已经带走了。”

 

汪曼青这才脸色稍霁,看着翩翩起舞的明镜:“到底是个女人,明家最大的短处,还是这个小少爷。要是丢了明楼,光是明家人就不会放过明镜。”

 

汪芙蕖赶紧陪着笑了两声。

 

*

 

明诚突然被抛甩到一个房间里,他左右环顾了一下,从衣柜里找出衣服胡乱套上,走出房间。循着音乐声走去,他看见了柱后若隐若现的汪芙蕖,还有和他交谈的另一个中年男子。

 

记忆如呼啸的火车一般从脑海中穿梭而过,精确的落在一个莫斯科的夜晚,明楼写了一张纸条,让他记住上面所有的讯息,然后当着他的面把纸条烧成了灰烬。

 

明楼说:“记得这一天,这个地方,我的命在你手里。”

 

明诚从侍者的托盘上抄走一杯酒,走上了二楼。

 

*

 

明楼追着汪曼春去了二楼,汪曼春从他一进门就缠着他要和他玩捉迷藏,明镜本对汪曼春没什么好脸色,想要带走明楼,却又被汪芙蕖和汪家的另一个狠角色汪曼青缠住了。

 

论辈分,汪曼春也要叫汪曼青一声伯父,汪曼春畏惧汪曼青的严厉,与他走的不如汪芙蕖近,与汪曼青的儿子汪曼庭倒是来往颇多,只不过如今汪曼庭去了湖南读书,能被汪曼春缠着玩的,也就只有明楼了。

 

明楼默数了二十个数,开始找人,汪氏的别墅占地甚广,辅楼就有两栋,彼此相连,明楼走了一会儿,没碰上人,汪曼春喜欢玩捉迷藏,却每次都不真藏,要是明楼找不到她,她自己反倒跳出来逗他。可是今天她却藏了个无影无踪,明楼眼神一变,旋身便往回走,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明少爷。”

 

一名侍者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看见明楼要过来拉他,明楼迅速退了几步,侍者脸上笑容更甚:“您是迷路了吧,我带您回去。”

 

“我自己会走。”明楼强撑着不流露出俱意,脚下已经跑了起来,身后的人动作更快,上来就要捉他,那双大手仿佛已经摸到了他的衣领,明楼双腿一软,跌在了地上。

 

“明楼。”另一道声音出现在了另一侧,走道里灯光昏暗,但明楼一下子就辨认出了那人低沉的嗓音,“没有摔疼吧。”

 

青瓷从远处走来,端着一杯酒,侍者停下了脚步,脸上出现了防备的神色。

 

“你是……”

 

青瓷一边走,一边喝光了杯中酒,晃了晃酒杯,笑着回答:“我是汪先生请来的客人。汪先生就这么教你们待客之道的吗,明家的大少爷要是在你们这里出了个三长两短……”

 

青瓷走到了侍者和明楼的身边,细长的手指抚摸着杯沿,明楼忽听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青瓷右手三指拈着一道寒光,向着侍者脖子上划去,同时左手捂上了明楼的眼睛。

 

“不要看。”青瓷平淡的声音仿佛他已经干过无数次这样的事。

 

明楼被抱了起来,坐在青瓷的肩膀上。

 

“别往后看,听话。”青瓷说。

 

明楼闭上眼睛,听见了青瓷淡淡的笑声。

 

“曼春会不会……”明楼突然想起来。

 

“她没事的。”

 

明楼心思又转了几回:此事与汪曼春有关吗?是否汪曼春扮演了诱饵的那个角色?刚刚那个侍者是要绑架他,还是杀了他,如果他出了事……

 

“大姐!”明楼惊叫。青瓷停了下来,踹开了一处房门,将房间的窗帘结成一个长绳,拴在明楼身上,打开了窗户,要把他送出去。

 

“我大姐还在下面!”明楼推开青瓷,青瓷又把他捉了回来,双目一凛犹如两点寒星。

 

“我去救你大姐。你出了汪家,左拐第一个小巷里等着,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靠近这里。”青瓷见明楼脸上仍然是抗拒,猛地摇晃了一下他,“相信我!”

 

明楼一咬牙,顺着绳子爬了出去。

 

青瓷将明楼送走,退了回去,在走廊上走了两步,踢翻了一棵盆栽,露出了藏在盆底的手枪。

 

“毒蜂啊毒蜂,你的任务,我代劳了。”

 

*

 

明镜发觉明楼不见的时候,整个脸都白了一层,王天风看出明镜的心烦意乱,忙问出了何事。

 

明镜看了汪曼青一眼,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冻住了:“我的弟弟不见了,要是汪曼青绑了他……”

 

王天风时刻记着自己的任务,拍了拍被自己挎在臂弯里的明镜:“我帮你去找找。”

 

话音刚落,一声枪响,子弹击中了吊灯,整个巨大的水晶吊灯伴随着巨响和尖叫砸了下来。王天风耳力不错,立刻就辨认出了开枪人的方位,一个青年冷着面孔,从他背后走来,然后——

 

“带着明小姐离开,出门左走第一个巷口。

 

带着一股肃杀之气,冲进了慌乱的人群,却从容不迫将枪口准确的指向了汪曼青。

 

两声枪响。

 

王天风看着汪曼青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上多出来的两个血洞缓缓倒地,整个汪家顿时乱成了一团。

 

明镜纵使闯荡商界几年,几经拼杀,可从未见过这阵仗,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说不出话,王天风抓起明镜的手就往外跑。

 

“不行,我要回去,我弟弟还在房子里!”明镜反应过来,拼命掰开王天风的手,王天风不管不顾的继续带着明镜跑。

 

“大姐。”明楼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裤子被剐出一个洞,手也磨破了,看着有些惨兮兮的。

 

明镜瘫软在地上,哭了起来,明楼抱住明镜,眼神很怀疑的飘到了王天风的身上。

 

那名刺客是谁,是明家人派来的吗,为什么要特意保护明镜,明楼为何又出现在这里?

 

王天风心中把疑问过了十几遍,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他摘下来帽子,当街摇晃了一下,招来一辆汽车,把明家姐弟送上了车,自己消失在了上海复杂的巷弄之中。

 

*

 

阿诚寻找着汪芙蕖的踪影,可是这无胆鼠辈,早就不知道钻到哪张桌子下面去了。阿诚扯了扯嘴角,对上了举枪瞄准他的汪家保镖。

 

“你是谁派来的。”

 

“中国人。”阿诚说,闭上眼睛,向后一倒。

 

枪声四起。

 

阿诚“咚”的一声落在了厚实的地毯上,不远处明楼坐在他的床上,翘着腿,微阖着眼。

 

阿诚爬起来,把大少爷的腿从床上拨了下去,没好气的说:“不要弄脏我的床。”

 

明楼翻翻手腕看了看时间,把薄被披在阿诚赤裸的身上,紧紧搂着他。

 

热血还在血脉里翻涌,阿诚深吸了一口气,咬上明楼的唇,两人纠缠了一会儿,明楼的眼镜不知被阿诚丢到了哪里,呼吸乱了起来,缠成一团,情到深处,阿诚抑制不住的拥抱着明楼宽阔的背脊,扬起好看的脖子,一边笑一边说:“大哥,我真高兴。”

 

明楼的嘴唇摩挲着他的耳朵:“阿诚,你救了我的命,我是你的了。”

 

 

PS:汪曼青是随便编的一个人名,设定为新角色汪曼庭的父亲,汪曼春的伯父。

PS2:上一次更新这篇文是好几个月以前了,中间经历了各种杂事,写了点别的东西,和写小说手感完全不一样,所以不知道文风是否能和以前保持一致,反正以完结为最高目标。

评论(53)
热度(229)

© 琉白evenst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