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九章

第九章  明楼十三岁,阿诚二十四岁

 

“我今年十三岁了。”明楼说,他看着眼前人,“你看起来比上次年轻一些。你是第几次见到十三岁的我?”

 

“第一次。”青瓷咧开了嘴,“看起来好像比上次高了一些,还……”

 

青瓷看着明楼明显鼓起来的双颊:“还壮了一些。”

 

明楼兴奋起来:“我上次见到二十七岁的你了,你猜猜那时候你是什么样子?”

 

青瓷沉默了半天才说:“我没想到能活到那时候。”

 

明楼呆住,气急了:“你胡说什么!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上次见你,你还被人打了一枪。”

 

青瓷不得不安抚住眼前这个还是孩子的明楼:“无论我去做什么,那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可不可以不选。你可以去做生意,可以出国,你……你现在在哪里,叫什么名字,我要去找你。”明楼刚刚开始变声,时而比以前沉了几分,时而又带着少年人的清亮,两相夹杂在一起,青瓷觉得自己耳边有两个人在吵。

 

青瓷捂上明楼的嘴:“这里人多嘴杂,你可别大喊大叫的,是嫌我的秘密捂得太严实了吗?”

 

回应他的是明楼的尖牙利齿,待青瓷抽出手来,巴掌上已经印了两行牙印。青瓷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十岁以阿诚的身份遇上十四岁的明楼,那时明楼已经是个谦谦君子,这个明楼明明只小了一岁,怎么看都是个混世魔王。

 

说不准明楼一直在自己面前都是装成一副深沉的模样,青瓷的思绪渐渐飘远了。

 

“如果我能早些遇见你,一定要管着你,只要是有半分涉险的事,绝不叫你去做。”明楼很认真的说,那千金一诺的模样突然和青瓷印象里的明楼重合。

 

“好啊,我等你来保护我。”青瓷露出了白洁整齐的牙齿,明楼对他这副不上心的样子很是不待见,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走,青瓷苦笑一声,匆匆跟上。

 

明楼见到青瓷的时候,心脏都像风筝一样,起起伏伏,可是听到青瓷说那些话,陡然就变成了太湖石,咚的一声就沉了底,他本来是拉着青瓷出来考察市场上的香水品类,可是如今品香的心情是一点都没有了。

 

明楼终于还是问出了徘徊在心中许久的问题:“青瓷,你到底是什么人?”他手一抬,一斜划,竟然将当时青瓷杀人的那手势学了个十成十的像,“你杀那些坏人的时候,干净利落,没有……你就没有犹豫过吗?”

 

“没有。”青瓷的眼神空灵起来,目光淡如烟波,像是放空了自己,机械的回答着明楼的问题。

 

“你说谎。”明楼发怒了,“看着我说话。”

 

青瓷迫不得已盯着明楼的双眼。

 

“你是什么人,杀手?军人?特务?”明楼每问一句就更心惊,“还是……三者都是?”

 

青瓷眨了一下眼,拍开明楼的手:“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就是这样。”

 

两人走出百货,走了没几步,青瓷突然向后看了一眼,把明楼向前一推:“往前走,别回头。”

 

明楼全身都紧绷起来,后背支撑的力量陡然一松,青瓷突然就从他身后消失。

 

#

 

阿诚逆着人群穿行,从一个人头上顺走了一顶帽子带上,走进了一个小巷,左突右拐,觉得总算是甩掉了身后的尾巴,突然前面一个人靠在墙上,鼓起掌来,阿诚暗叫一声“不好”,立刻将帽檐按低。

 

靠在墙上的青年男人两道剑眉向上斜划,一双圆眼鬼火幽冥,拍掌拍的清脆有力:“阁下身手如此老练,不知是哪一路英雄?”

 

阿诚仍然低着头,长衫一抖,马步已经扎好,准备动手了。

 

对方一见这架势,赶忙解释:“阁下不用紧张,昔日在汪宅,我们见过一面,阁下可还记得我?”

 

阿诚变了一个声音,嗓音浑浊,仿佛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您恐怕认错人了,不过,阁下又是何人?”

 

“我叫王天风。”阿诚一愣,没想到对方真的将姓名据实以告,对面青年走上前两步,“我仰慕义士……”

 

话还没说完,阿诚一道腿风就朝王天风下盘扫过去,对方刚要挡,阿诚又收腿站稳,一拳击出,打在王天风下颌处。

 

“阁下也是在九爷手下做事?”王天风踉跄了几步,迅速稳住身体。

 

“哼,我不认得什么九爷。”阿诚哑着嗓子回答,“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说罢阿诚冲上道路两侧堆积的杂物,从王天风头顶上跨过,向另一条小路上逃了,王天风大骂了一声,迈腿就追,两人在巷弄里兜兜转转,王天风追的满头大汗,正找不到人影,突然见猎物竟然直直的冲自己跑过来了,王天风长手一伸,打掉了阿诚的帽子。

 

阿诚反手一拧,把王天风按在墙上,王天风的脸被擦破了,手臂疼的厉害,却死扛着不认输,一边反抗一边说:“我从民国九年就追随王九爷,你的身手路数,和我同根同源,我不信你和九爷一点干系也无。”

 

说完王天风脚下一撩,攻阿诚的下盘,阿诚早有准备,膝盖一弯,击在王天风的膝弯处,王天风扑通的一声跪倒在地。阿诚放开他,捡起帽子,朝反方向跑,王天风拔腿就追,还没跑两步,另一个岔口一个灰色的人影像炮弹一样就撞在他身上,王天风四脚朝天的被撞翻在地上。

 

“快跑!”明家的大少爷四肢紧紧抱着王天风冲着远处大吼。王天风气急,掰开明楼的手指,推开他,两人四目相对。

 

“你?”

 

明楼愣了半秒钟,又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王天风万万没想到堂堂明家大少爷还会这种泼皮无赖似的打法,一时间竟然还没办法,两人缠打在一团,明楼看也不看的掀起王天风的衣服,逮着一块肉,狠狠的咬了下去。

 

王天风发出一声惨叫,一手刀劈在明楼的脑后,明楼霎时就晕了过去,王天风看着自己被咬出血来的腰,骂了声娘,朝着人消失的方向追了几条巷子,终于在一处杂物堆上发现了那滑鱼似的家伙的衣服,王天风拿起衣服,喘了两口粗气,狠狠的把衣服掼在地上。

 

#

 

“哎呀,我的大少爷,你自己出去一趟,你跑去那巷子里干什么去了?”明镜一边心疼的给明楼上药,一边数落他,“你穿成这样子,还往那里钻,不劫你劫谁?”

 

明楼嘶嘶的抽着气,讨好的看着明镜,说:“大姐,我错了。”

 

明镜让苏医生接管上药的事,对明楼说:“等你什么时候做大哥了,带着一群弟弟妹妹,我看你还敢不敢再这么胡闹。”

 

明楼虚虚的应着,明镜那头已经开始大骂劫匪了,明楼顿时来了精神,跟着明镜也大骂了几句,明镜终于气消了,明楼也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明镜说:“明天我送你去上琴课。”

 

“不用吧……”明楼刚要反驳,看明镜那张快要凝出冰来的面孔,还是把后半句话咽进了嘴里。

 

#

 

“疯子,让我们看看你伤在哪儿了?”王天风周围的人起哄。

 

王天风慢吞吞的站起来,掀起衣服。酒席上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王天风沉默的尽情接受着同僚们的嘲笑。

 

坐在首位的中年男子笑的前仰后合:“疯子啊疯子,你也有吃亏的一天。”

 

王天风放下衣服:“九爷,我追的那人,确实是个练家子,身法路数和咱们同出一处。”

 

王天风口中的这位九爷,就是叱咤上海滩的暗杀大王王亚樵,字九光,道上都喊一声九爷,他是出了名的仇日分子,斧头帮帮主的名声响彻整个上海滩,而对王天风来说,王亚樵更是一个志同道合的追随对象。他追随王亚樵四年,同样追随于王亚樵身边,如他一道钻营暗杀的,曾共有三十九人,死十三人,剩下的都在这包间里了。他们都是被王亚樵亲手调教过的,暗杀手段,身法,都如出一辙。

 

王亚樵眼里精光一现,止了笑容:“可看清楚了,同出一处?”

 

王天风点头。

 

王亚樵想想:“我这一手虽然不算是独门独派,但也不是随意练练就能成事的,可这人竟然能在你手下逃脱,可见功夫不能小觑,你身上这一口,不是他咬的吧。”

 

王天风开始磨牙:“这人和明家大少爷来往甚密,这一口就是他家大少爷为了让他逃出我的追捕,咬下来的。”

 

王亚樵笑眯眯的喝了一口酒,掀起王天风的衣服,喷在他腰上,两排红印被酒一催越发的显眼,怎么看怎么嚣张。

 

“明家掌家里说得上话的明堂和明镜都是爱国人士,结识一些反日义士也是有可能的,跟着他们再查查,但心思不要全放在这上面。”王亚樵对王天风说,“也不要打搅他们。”

 

王天风应了一声,酒宴开席,王天风喝的昏天黑地,第二天被朋友摇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朋友一边摇一边说:“王天风,别睡了,明家又出事了。”

 

王天风像是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顿时全身细胞都醒了。

 

——

明天老王继续上线,汪曼春上线!眼镜上线!

评论(18)
热度(211)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琉白 转载了此文字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