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环太平洋Pacific Rim】He or She(Raleigh X Chuck)

标题:He or She?

CP:美澳组

级别:PG

概要:Raleigh坚持Gipsy Danger是个大波妞,但Mako不这么认为……

文 by @琉白evenstar

封面 by @锺子锤子粽子脆仔






He or She

一开始他们只是为了一件小小的问题而争吵不休。

事先声明,Mako小姐与Raleigh一样热爱着Gipsy Danger,并以成为这台核能机甲的驾驶员为豪。自从成为了搭档之后,Mako和Raleigh出双入对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基地的人常常看到两人一起进行格斗训练,模拟作战,或者干脆用整个一下午的时间坐在Gipsy上谈笑风生。

这给Mako招来了很多嫉妒羡慕的目光。当然,通常情况下Mako是不会在乎,但是当这种目光来自于一向眼高于顶的Chuck的时候,Mako感到压力异常的大。

有一次Mako坐在Gipsy肩上的时候看到Chuck就坐在不远处的观景台上,Max枕着他的腿睡大觉,Chuck仿佛根本没注意到双腿之间被Max的口水濡湿了一大片,他当时只顾着趁Raleigh没有注意到他的时候用歆羡的目光打量着那台他梦寐以求能登上的Jaeger以及用眼刀刺伤Mako的后背。

Mako感到万分抱歉,她知道Chuck对Gipsy有多迷恋。

察觉到Mako已经发现了他,Chuck不自觉的像个负气的孩子一样噘了噘嘴,他拍了拍已经睡熟的Max,从平台离开。

而Raleigh完全没有注意到那道复杂的目光,他继续抒发他对Gipsy Danger的热爱。或许Raleigh平时少言寡语,但是一牵扯到Gipsy Danger他就可以变成一个博学的辩论家:

“她的魅力无人能敌,如果达芬奇在世也要为这完美的身体比例而惊叹。她走路的样子骄傲又自信,揍Kaiju的时候简直就像跳舞。她的追求者可以横跨二三四代机甲,从太平洋到大西洋,如果Romeo还没报废的话,他可能是最强有力的竞争者……”

Mako心不在焉的附和着,冷不丁地随口问了一句:“那Striker Eureka呢?”

“Striker Eureka?”Raleigh一下被问楞了,他想起Chuck那张臭屁脸,忍不住想要抬高嘴角,“他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Gipsy Danger可是成熟的女性了!”

Mako耸了耸眉,看来Raleigh只是把Gipsy认定为女性而已。

真有意思。

 

Mako转过头就去找Chuck了。

Chuck站在房间里只穿着四角内裤,尴尬地处理着他湿掉的军裤。Mako推门的时候他以为是Herc,想都没想就直接从洗手台转身了。

然后他发出了一声咆哮。

Mako迅速的背过身去。

“你都不知道敲门吗!”

“我刚才想事想的太投入了。”

“沉浸在你甜蜜的约会中并跑到别的男人的屋子里来,Seriously?”

“我没有在约会!还有,穿上你的裤子!”

“我的裤子湿了!”

他们就这么进行着毫无营养价值的争吵,Mako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直到Herc推门进来。

看到Mako和没有穿裤子的儿子在一起,脸上还带着不自然的红晕,Herc当场就僵硬了。

“很抱歉,Hensen先生。”Mako急急忙忙地抱歉,冲出了他们的房间。

“这是怎么回事,Chuck?”

“没什么,老头子。哦,别用那副教训的眼光看着我,你想到哪儿去了?”

 

尽管Herc极力压低了声音,但是第二天还是有人在餐桌上听他对Chuck说:“和谁恋爱是你的自由,但是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和Mako相处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当她变成Raleigh的女朋友的时候你突然对她产生兴趣?我真的要开始怀疑你的动机了。”

好事者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传播新的八卦消息:Chuck和Raleigh要进行一场残酷的Mako争夺战。

“真的?Chuck?我记得他还骂过你呢。”Raleigh笑的下巴快抖脱臼了。

Mako翻了个白眼:“那不是第一次他骂我,我都听习惯了。”

“你竟然开始维护他了?或许我真该相信那些谣言,我为我曾经揍了你的男朋友而道歉。”

“ChuckHensen不是我的男朋友!”

“好吧,那谁才是?”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的话,Gipsy Danger。”

“What?!

“Raleigh,你就从来没想过Gipsy Danger其实是个帅哥吗?”

“可是她有胸啊。”

“那只能算是胸肌。”

“看她修长的双腿。”

“是健壮的大腿,而且他还有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腹肌和美丽的人鱼线。”

Raleigh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两秒,他一咬牙,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Gipsy没有小JJ。”

“Raleigh,看看他的外观,他穿着内裤呢,我们看不到他到底有没有小JJ。”

这下Raleigh无话可说了,他只是摇着头,一味的否认这个事实:

“不不不,Gipsy是个性感到爆的妞!”

“为什么你就不能正视你的错误承认他真的是个帅哥呢?”

“Mako,我是个男人,我为什么要去驾驭另一个男人啊?”

“哈。”这就是问题之所在,Mako嘲讽的看了他一眼,“是吗?”

他们决定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深入下去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放弃了自己的立场。

 

Jaeger搭档私下里的话题其实少的可怜,因为对方的一切秘密都早在Drift的时候暴露无遗,Mako很爱吃巧克力,不知道是不是Drift的次数多了,Raleigh也有了吃巧克力的习惯。

他开始大批量的订购巧克力,像仓鼠一样把它们往屋子里搬,基地开始流传Raleigh为了追求Mako疯囤巧克力的故事。

对此Raleigh只是当没听见而已,偶尔碰到咬着他裤脚不放的Max的时候他还拿出几块巧克力去逗狗。

“让你的巧克力离Max远点!”Chuck一掌拍掉了Raleigh的巧克力,抱起他的狗好像Raleigh刚刚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拿去喂Mako。”

“你最好对Mako放尊重点。”

“好啊好啊,带上你的巧克力找你的小女友去。”Chuck白了他一眼,在Raleigh再一次有理由揍他之前跑了。

Raleigh双手叉着腰,为Chuck侮辱了自己的搭档或是Chuck不听他的话而生气。

Mako冲Chuck离开的方向眯起眼睛。

 

Chuck打开门,他裸着上身,手里拿着毛巾擦他那永远乱蓬蓬的头发,脖子上的军牌荡来荡去。他看了堵在门口的Mako两眼:“留在这儿,让我穿件衣服再出来,我可不想再让老头子误以为咱们两个在谈恋爱。”

最后Chuck也没有让Mako进门,他倚在门框上:“如果你是为了我不停地称你为Raleigh的小女友而生气的话,我道歉。”

“是吗?那你会停止这么叫我吗?”

“至少在Becket面前不会。顺便说,我可不是怕了他。”

“你就是欠揍,对吧?”

“恩,对,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我要去喂Max了。”Chuck准备关门,Mako一手顶开门把Chuck撞进屋里,然后把门反锁上了。

Chuck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连连后退:“我真的没想追你!我挑衅你就是想气Becket而已……”

Mako叉着腰,咄咄逼人的看着他:“我是来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StrikerEureka是男的还是女的?”

“哈?”因为离臆想中的话题太远,Chuck一时间完全跟不上Mako的思路。

“Heor She?”Mako咬字清晰的重复了一遍问题。

Chuck呆了几秒:“你瞎了吗,Eureka当然是个姑娘!是个苗条、靓丽,青春,性感,凹凸有致的大胸妞!”Chuck托着自己的胸脯比划,“看看她的罩杯!”

“可是Raleigh说StrikerEureka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在Gipsy Danger的追求者名单里甚至排不上号。”

“什么?!!” 

 

Mako整整一天都得意洋洋的,Raleigh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Raleigh,我找到我的理论的支持者了。”

“什么理论?吃黑巧克力辅以适当运动不会发胖?”

“GipsyDanger 是个男人。”

“Yougotta be kidding me!!!”

 

Chuck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

Raleigh像鬼一样突然出现在旁边,吓得他差点被履带卷下去。

“你搞什么鬼!”Chuck快跑了几步跟上速度。

“小袋鼠,我们谈谈。”

“别,叫我,那个名字。” 

“小混蛋,停下来,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Raleigh手贱的把速度调高了。

“Becket!”Chuck刹住了跑步机,像一头愤怒的公牛一样走下来,“你是嗑药了吗?”

“是你告诉Mako我的GipsyDanger是个猥琐的中年半残废?”

“是,没错。是你先说Striker Eureka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显而易见那是事实,物似主人形。”

“这句话一字不落的还给你。哦,那这么看来Gipsy充其量算个猥琐的残废老头。”

“而Eureka是个还没破处的娘娘腔。”

Raleigh立刻就被一颗名叫Chuck的小肉弹砸中了。

尽管Raleigh非常想说:“Kid,你打架就像小狗咬人。”但是在揍人的时候Raleigh向来不喜欢废话,他三两下就反拧住Chuck的手臂,双腿横跨过他的腰,把他整个人压在跑步机上,右手毫不犹豫的高高扬起,狠狠的抽在了Chuck圆滚滚的屁股上。

Chuck反应了好长时间才发觉到他被人打屁股了。

 “Raleigh Becket,我要杀了你!”

Chuck像一只跳到岸上的鱼一样疯狂挣扎。

Raleigh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他的下胯开始涌上熟悉的鼓胀感,而Chuck扭动而带来的摩擦使得这种感觉愈加强烈。Raleigh有些慌了神,吓得立刻放开了Chuck。Chuck得到空隙反击,就马上掀翻了Raleigh骑到了他身上。

“Chuck!”一阵脚步声接近他们,Herc把Chuck整个人抱了起来拖到后面,“你是个成年人了,注意点你的行为!”

Raleigh坐直身体,双腿蜷曲起来努力掩盖着自己军裤上不正常的凸起。

“怎么了?”Herc插在两人中间,有意无意的将Chuck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之内。

Raleigh侧头去看Herc,但眼神仍然似有似无的瞟到Chuck身上,像在打量一块盯上的猎物。Chuck面色僵硬的别过头去。

 “你的儿子辱骂了Gipsy。”

Herc笑了出来:“这不可能,我儿子可能会不尊敬你,但是他绝对不会不尊敬GipsyDanger。”

“喂,老头,别这么肯定。”Chuck突然诡异的脸红了。

“Gipsy刚刚遭受重创那会儿谁说他的半句闲话,Chuck就要狠揍那个人。”

“我没有!”Chuck跳起来辩解。

“Gipsy是Chuck最爱的英雄,He loves him somuch。”

“Him?”Raleigh皱紧了眉,不悦写在脸上。

“Yeah,我指的是GipsyDanger,有问题吗?”Herc有些疑惑。

Raleigh虽然不喜欢Chuck,但是对Herc他依然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他努力淡定的说:“我一直认为Gipsy是个漂亮女人。”

Herc愣住了。

“而你的儿子侮辱Gipsy是个猥琐的中年半残废。”

“你真这么说了?”Herc不满的看着Chuck。

Chuck急着告状:“是他先说Eureka的坏话,他说Eureka是个乳臭未干的处子。”

Herc沉默了,然后幽幽的看了Raleigh一眼,安静的问:“是吗?”

 

Raleigh曾经认为两个Hansen里至少还有一个是能讲讲道理的,显然这想法太幼稚了。

当Raleigh被Herc按在地上,因为手臂诡异的从脖子后面绕过去掰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而疼的呲牙咧嘴的时候,他为自己的愚蠢而感到好笑。被Herc狠狠的教训了之后他就被Mako送进了炜氏兄弟的房间。掀开上衣的时候,他听到炜家三兄弟同时发出了惊叹声。

“你到底干了什么能让Herc对你下狠手?”炜虎一边给Raleigh关节上的乌青抹虎骨膏一边好奇的问,“你强暴了他的儿子吗?”

“我倒宁愿去强暴他儿子的狗。”Raleigh在一个抻拉下疼的闷哼一声。

“Chuck一定会伤心的,因为你选择了他的狗而不是他的屁股。”炜祥说。

炜龙用中文低斥了一句什么,炜祥吐了吐舌头:“拜托大哥,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我赌100美金,如果Raleigh真的想要干他,Chuck不到两分钟就乖乖躺平了。”

炜龙还想说点什么,一直在翻杂志的Mako插了进来:“我加100美金。”

“Mako!你知道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发生!”Raleigh用被背叛的语调斥责他的搭档。

“Becket,被我家老头子揍出翔来的感觉怎么样?”Chuck幸灾乐祸的抱着狗推门跑了过来,“你们刚刚在打什么赌?”

炜祥踌躇了一下,模糊的说:“一个Raleigh肯定会输掉的赌。”

“那我也加100美金。”

“……”

 

“给你们添麻烦了。”Mako向三人鞠躬。在她身后Chuck一边叫着“揍他!揍他!”一边抓着Max的小爪子在Raleigh的脸上蹭来蹭去。

“真正麻烦的是你吧。”炜虎嘴角向下弯了弯。

Mako翻了个白眼。

“你还没有解释Herc为什么打Raleigh。”

“其实是我们因为无法确认Gipsy和Eureka的性别而产生争执。”Raleigh一边哼哼着,一边套上T恤,把狗爪子拨远了点。Chuck又给了他一个熟悉的贱兮兮的讥笑表情,Raleigh知道赏他一拳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索性当做没看见。

炜氏三兄弟面面相觑,眼中点燃了不可思议的火焰:“我们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们通常称暴风赤红为‘it’。”

“哦?那现在给你个机会,好好想想,暴风赤红是男的还是女的?”

 

他们一路吵到了Newton的实验室,Newton一边在进行他的桥接实验一边忍耐着听几位和他的智力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级的驾驶员们进行无意义的争吵。

“听着,英雄们,如果要测试它们的性别,我们要进行大量复杂的电流测试和计算,我不觉得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这上面有什么用处。”Newton最终忍无可忍的叫停。

“但从外形上来判断就够了,博士。”炜龙扬起头,“Crimson Typhoo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她有亮闪闪的大眼睛,喜欢穿红色的裙子,她奔跑起来的时候会挥舞着手臂。多么充满童趣的画面,不是吗,Mako?”

Mako邪恶的笑了笑:“没有哪个女孩子会有三只‘手’,炜龙。那充其量算是一根小JJ而已,Crimson Typhoo在裸奔。”

炜氏三兄弟自信笑容僵在了脸上。

男性们的世界观崩塌了。

 

无论三兄弟如何哭求Newton做实验证明Crimson Typhoo都无济于事,Newton甚至还帮Mako说话:“从外形上来判断,Mako小姐说的没错。当然也有一种可能,你们可爱的Crimson Typhoo是个长了三条手臂的小怪物。医学史上确实记载过长了三个手臂的女性。”

“不,不不不,博士,Crimson Typhoo绝对不是个怪物。”

Newton耸了耸肩:“承认它是个男性和承认她是个畸形,你们自己选吧。”

炜祥还不甘心的拉着Newton的马甲不愿放手:“博士,我请求你做一次测试吧,你不能这样放弃,你让我怎么承认我一直操纵的是一根小JJ?”

 

Newton是个大嘴巴,当天下午所有人都知道了Crimson Typhoo是个裸奔的小男孩这件事。晚上炜氏三兄弟绷紧了脸出现在餐厅里,一副‘都给我好好的闭上嘴,谁敢提那件事谁就死定了“的表情阴沉着看着人群。

喧闹的食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谁掐着嗓子模仿妇产医生喊了一声:

“Its a boy!

顿时穹顶都要被爆炸的笑声掀开了。

炜氏三兄弟拿上餐盘落荒而逃。

 

Sasha是笑的最大声的那个,她喜欢看到炜氏三兄弟吃瘪的样子,谁让那三个小孩在自己公放乌克兰慢摇的时候怨声载道。她当着三兄弟的面给Mako递过去一瓶啤酒,而自己舔干净了Vodka瓶口的最后一滴酒液。

“那么……为什么你们突然讨论起机甲的性别?”Alexsis疑惑起来,Sasha看起来也一样。

“因为Raleigh坚持GipsyDanger是个女人,而我认为那绝对是个男人。如果这事不解决很有可能会导致更多的争吵,最终让我们在Drift的时候失准,我们就做不了搭档了,Raleigh要重新选择一个能跟他的审美保持一致的搭档,再次适应一切,但Kaiju不会等我们。”

“听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Sasha做出了被shock到的样子。

“Mako你只要承认Gipsy是个美人我们两个绝对不会出现失准的状况。”

“Raleigh,女人配上GipsyDanger这个名字显得很像个脱衣舞娘!”

“男人配上这个名字难道不像午夜牛郎吗?”

“当然不!” Mako被激怒了,“那是个睿智优雅、有着深眼窝、长睫毛、不羁的发型,嘴角经常挂着邪气笑容的成熟男人!”

Raleigh被大量精确的形容词震晕了,过了两秒钟他怪叫:“你确定自己形容的是GipsyDanger而不是Johnny Depp?”

Mako尴尬的咳了一下:“总之,是个性感的男人。”

“我同意。”Sasha说,“这个名字很适合男人。”

“我也同意。Gipsy Danger是个很有男子气概的英雄。”一直闷头戳土豆的Chuck突然开腔。

Raleigh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Chuck:“你刚刚是在说Gipsy Danger是个英雄?哇哦,这可……太意外了。”

Chuck的脸可疑的红了一下,突然变得恶狠狠的:“所以你这种失败者去驾驶GipsyDanger 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

“哦别这样,Chuck,你承认了Gipsy就是在承认我,不过我们一会儿再解决这件事。但是现在,Alex。”Raleigh拉住最后这根名叫Alexsis的稻草,“别告诉我你也觉得Gipsy是个男的!如果你敢这样说,我就说Cherno Alpha也是个男的!你绝对不会想……”

“小Alpha本来就是男性。”Alex无情的把Raleigh推开了,“无论是Cherno还是Alpha都是男性姓名。当然我们从来没有在意过它是男性还是女性。”

“哦,不……”Raleigh绝望了。

“但如果一定要用一个活的生物来比拟的话,我想Alpha应该是……”Alex和Sasha对视了一眼,非常默契的微笑了。

 “一只小猫/一只小狗。”夫妻二人异口同声。

“什么?!”Sasha和Alex愣了一下,对视之中彼此的笑容冻成了坚冰。

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席卷了餐桌。

 

“你们,正在,摧毁世界最后的防线!”Pentecost将军大发雷霆,“Kaidanovsky 夫妇曾经保持过18个小时的神经链接,至今都没有人打破过这项纪录。而今天他们竟然在半天之内就出现了两次失准!而炜祥还在接受心理干预!”

“我非常抱歉,将军。”Mako看起来难过极了。

“你知道如果你们要是因为Jaeger的男女问题而导致无法正常进行Drift,Mako,我不得不把你调离。要么说服Raleigh,要么说服你自己。” Pentecost将军说,看了一眼Raleigh,又把视线转回来,“如果你做不到,我会让Hansen和Becket进行Drift。”

 

Mako和Raleigh仍然没有放弃说服对方,他们争辩了一路,当Mako打开自己房间铁门的时候Raleigh拉住Mako的肩膀让他面对自己:“Mako,别这样,承认Gipsy是个妞对你来说没什么难的。”

“为什么你不试试也接受我的观点呢?我知道你觉得驾驭一个男人觉得很奇怪,但是我觉得驾驭一个女人也很奇怪。”Mako退了一步,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抱歉,Raleigh,如果让我做出改变,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或许将军说的对,Chuck Hansen对你来说是个更好的选择。至少他接受Gipsy是个妹子比我要容易的多。”

Raleigh看着在他面前合上的铁门十分无语。

他最不想见到的小讨厌鬼这时候从走廊另一头插着兜一步一颠的走过来,火上浇油:“我希望你和你的小女友能尽快的解决这个弱智的问题,否则和你搭档的就是我了,我可不想抛弃我家老头子让你这个Loser拉我的后腿。” 

Raleigh斜睨了Chuck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拽住他的前襟,踹开自己房间的门把他推了进去。

“你他妈的搞什么……”

“闭上你那张不干净的嘴,否则我会有东西堵住它的。”Raleigh踢开一张椅子把他按在上面。

Chuck被吓到了:“你没有那种奇怪的情趣对吧,Becket?”

“什么?当然不!你的小脑瓜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呢?难怪你这么愚蠢的掉进了Mako的小陷阱。”

“什么陷阱?”

“她只是假装自己找到了一个盟友,你。”Raleigh得意的笑了,“你从来没有认为过Gipsy是个男人,但你只是习惯性地和我作对。现在,我们各退一步,我承认Eureka是个漂亮妹子,无数的少男春梦里的女神,而你也得承认Gipsy是个火辣的女郎。”

Chuck犹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Raleigh摊开了双手:“看,问题解决了。现在,Chuck,正步走向我对面的房间,敲响Mako的大门,把这件事告诉她。让她彻底认输吧。”

“Raleigh,你怎么能这么愚蠢。”Chuck嘲笑他,“这涉及到价值观的问题,我听到你们在说驾驭一个男人或者女人的话了。不过你为什么不发挥一下你的绅士精神,设身处地为Mako想想,或许驾驭一个男人没那么糟糕,尤其是你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女……”

Raleigh懊恼的打断了他:“我绝对不会对驾驭男性产生任何快感,就好像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去干你一样。”

Chuck危险的眯起眼睛,站了起来,双手抱胸:“你当然不会干我,你连硬都硬不起来了Oldman.”

“Ohyeah?”

“Yeah~”

看着Chuck摆出的第101号“今天就是要气死你”的贱脸,Raleigh失去了理智,被爆发的男性荷尔蒙操控着扑上去把Chuck按倒在了床上。

“你想和我比比谁硬的比较快吗?”

“你疯了吗?!”Chuck狠狠的给了Raleigh一肘,用任何能打得到肉体的部位攻击他,勾拳,脚踹,头槌全都用遍了。在一次Chuck把Raleigh狠狠地撞向墙面结果不小心自己磕到了头之后,整个人就眼冒金星的呻吟着瘫在床上不动了。

整个过程还没超过两分钟。

Raleigh想起炜祥的那个赌约。 

“啊哦。”Raleigh看着自己鼓起来的裆部,悲哀的发现他真的对驾驭一个男性产生了快感。

Chuck感觉到了顶着他大腿上的东西,惊慌的扭动着:“你这个猥琐的混蛋从我身上滚下去!”

Raleigh破罐子破摔的按住了Chuck的双手:

“你害我赔了好多钱,小混蛋。”

 

“Raleigh,我想好了,我愿意接受Gipsy Danger是个女人这个悲伤的现实……”Mako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脸上带着从容就义的表情推开Raleigh房间的门。

“Mako!”床上的两个人同时大叫。

“对不起,我只是在想……我不知道你们在……”

“现在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了,出去,立刻!”

Mako忙不迭夺门而出。过了一秒,她想起了什么,再次返身开门:“Raleigh,你欠我一百美金!”

在怒吼声中她关严了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摸了摸发烫的脸颊,感到一股胜利的喜悦涌遍全身。

 

第二天Mako和Raleigh再一次进行了Drift,一阵令人窒息的影像在脑中回闪过之后,Gipsy Danger用女性低沉的声音提醒他们:“校准完成。”

 “Tendo,把Gipsy Danger 的语音指令换成男性声音。”

“你确定,Mako?”

“我确定,而且我想Raleigh这次不会反对我。他已经学习了如何正确驾驭一个男人。”Mako不怀好意的扭过头笑了笑,“Raleigh,Gipsy Danger是个非常性感成熟的帅哥,你说对吗?”

Raleigh报以一个虚伪的假笑。

【END】




评论
热度(69)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