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伪装者】死贱计划

二十年前我有过一段良缘,是我自己为了家庭选择放弃,我也有自己崇高的理想和奋斗的信仰。可是我不能放弃两个兄弟,我不能甩手而去。我守着家业,终身未嫁,我抚养你们,家和业始终要交给你。到头来该读书的去了战场,该算计生意的在算计人的身家性命。家和业在你们眼里分文不值。

——明镜--《伪装者》第37集


Wanrning:

1、大纲文,一个风镜身份调换的脑洞扩展,全员身份调换,明镜为特高课主任(别问我她这个性格怎么活到四十集的),其它人商人身份。

2、微启丽。

3、不是学经济的,经济部分都是瞎编的。


二十年前,明镜选择了自己奋斗的信仰和崇高的理想,前往武汉军...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明楼十四岁  阿诚十岁


阿诚不知道明楼和保镖老王有什么深仇大怨,总之两人见面十有八九是在冷嘲热讽中度过的,剩下的时间就是在骂脏话了。


王天风看着阿诚,悠哉悠哉:“个子虽然小了点,但苗子不错。不如当我徒弟,强身健体,保家卫国。”


“是四分五裂,死无全尸。”明楼白了王天风一眼,对阿诚说,“你以后离他远点。”


阿诚躲在了明楼身后,明镜从小屋里和医生交换了意见出来:“怎么回事又吵起来了,王大哥刚伤,明楼你就不知道让着他?”


明楼听着“王大哥”这三个字刺耳的厉害,...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十章

第十章  明楼十三岁  阿诚二十四岁


明镜拉着明楼和明台跪在小祠堂,实实的给无名女子磕了三个头。从此以后明家就多了一个名叫明台的幼童。


明镜抱着明台哭的很伤心,哭父母双亡,哭命运多舛,哭世道艰难。


明堂震怒,彻查车祸主使,结果找到人的时候,那惹祸的司机已经死在了长三堂子里,身上被砍了十八斧。再追查下去,司机无名无姓,是个外来人,出手阔绰,直接住在了长三堂子里,有些广东口音。


明堂将此事给明镜一交代,明镜气的砸碎上好的骨瓷杯:“汪曼庭,他手真是伸的够长。”


明堂说:“...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九章

第九章  明楼十三岁,阿诚二十四岁


“我今年十三岁了。”明楼说,他看着眼前人,“你看起来比上次年轻一些。你是第几次见到十三岁的我?”


“第一次。”青瓷咧开了嘴,“看起来好像比上次高了一些,还……”


青瓷看着明楼明显鼓起来的双颊:“还壮了一些。”


明楼兴奋起来:“我上次见到二十七岁的你了,你猜猜那时候你是什么样子?”


青瓷沉默了半天才说:“我没想到能活到那时候。”


明楼呆住,气急了:“你胡说什么!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上次见你,你还被人打了一枪。”


青瓷...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八章

第八章  明楼十三岁,阿诚二十七岁


明镜处理完工厂的事后,打定了主意要在生意场上给汪家人好看,连同明堂一起在商会里上下走了一番,说动商会要整顿工厂黑帮横行,欺压同行的情况,结果顺藤摸瓜果然又查到了汪家产业。有几个汪家的工头没什么眼色,竟然还挑头扬言自己就是洪帮子弟,带着大批的人打了商会派出去的调查员,此事被明堂私下里捅给了和洪帮交好的几个笔杆子,洪帮使门下弟子查了一查,发现那挑头的几个,根本就是冒牌的,洪帮虽不是什么正义之士,但也绝不能让别人顶着自己的名头作恶,当下就派人把那几个冒牌货给清理了,此事才算尘埃落定。


之后汪芙蕖怎么琢磨也觉得...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七章

第七章  王天风十九岁,明镜十七岁

王天风与明楼素来不睦,甚至可谓是积怨已久,王天风骂明楼少爷脾气,明楼讽王天风不知进退,两人只要一见面,话不出三句,就会像点了炸药桶一样,不到动手来一次真格决不罢休,一直到两人到蓝衣社共事也还是如此,旁人劝说根本无济于事,最后闹到戴副局长出面干涉,两人也只是维持面子上的和平,而戴副局长呢,也乐得见两人不睦,若是手下人都一条心了,他反倒有所顾虑。


虽然明楼和王天风知道,这不睦里有几分是装出来的,但到底也有几分是真情实意的。


明楼从第一眼在巷子口看见王天风拉着大姐从汪家跑出来的时候,就有隐隐的预感,这不...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六章

第六章  明楼十二岁,阿诚二十二岁


王天风是西北人,并非来自书香门第,而是一户贫农家庭,后来父亲死了,他随母亲投了亲戚,那位亲戚家倒是家境殷实,有些诗书底气,从不怠慢家里孩子的教育,王天风被当成书童来养,耳濡目染,腹中也有不少墨水,如今在酒宴上装一装文人,决计是别人看不出来的。


但他喝着味道寡淡的洋酒,还是想念能一口下去能穿肠肚烂,又荡气回肠的烈酒,这么想着,口中就越发的没味。他面上刚显出一点不耐,就感觉有人碰了他一下,他赶紧打起精神,五指微微拢起,两指一夹,一包药眨眼间就到了他手上。


他今晚的任务,就是把这包药下在汪曼青的酒水里,...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五章

第五章 明楼十四岁 阿诚十岁

明楼坐在先施百货商场的沙发上,看着杂志上的金笔广告。不远处女柜员认真仔细的用尽心力将最新潮的衣服拿出来打扮阿诚。

“两位明少爷,都满意吗?”女柜员把阿诚推到明楼面前。

明楼手指勾起阿诚的背带,试了试松紧,拿过女柜员手里的另一根颜色的背带,单膝跪下来,比着阿诚瘦小的身体,从前腰绕到后背。

“怎么脸色还是这么不好,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明楼皱着眉在阿诚耳边问,潮热的气息喷在阿诚的耳边,阿诚痒痒的一缩,明楼退开稍许,用审视的目光从上到下的看了一遍,指着阿诚的脚,对柜员吩咐,“给他换一双牛津鞋,这双太宽松了些,看起来不大精神。”

女柜员赶紧应...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四章

第四章 明楼十一岁,阿诚二十岁


很久以后,桂姨在一个大年夜回到明家,阿诚愤怒之余,却想起了当初自己被明楼收养的那一天,明楼为自己勾画了一个多么美好的未来。

阿诚对明楼说:“我一直以为你口中那个未来的我是不会存在的,你当时说的那个完人像是你自己。”

明楼看着他,笑容亲近又遥远:“你怎么忘了,阿诚,是你成就了如今的我。”

阿诚想,他穿越回过去,遇见了十岁的明楼,陪他度过了最孤独的时光。然后明楼又遇见了他,把他从深渊中解救了出来,让他成为了如今的自己,阿诚分不清楚到底应该哪一个在前,哪一个在后,他们的命运从9岁的那个雨夜开始就不断纠缠着,直到彼此成为对方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

 

【伪装者/时间旅行梗】时不我待-第三章

第三章 阿诚十岁  明楼十四岁


自明锐东夫妇逝世后,明镜与明楼,就陷入了群狼环伺的境地。

不光是之前与明锐东合作过的汪芙蕖盯着明家香的产业,就连明家里有些势利小人,也开始明里暗里下黑手。

明镜亲自去见了明堂,彼时明堂已经是上海金融界翘楚,手下还经营着两座矿山,上海总商会里炙手可热的人物。

明镜拿着企划书,往明堂面前一放,虽然仍然脖颈昂扬,但话里却颇有些不得不低头的不甘。她说,大哥,我与明楼在这明家无依无靠,不愿仰人鼻息过活,也不打算依仗谁,但是希望大哥能救救我们姐弟。

明堂看了一遍企划书,惊讶于从未接触过生意的明镜的经营天赋,也为明镜的壮...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