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伪装者/全员HE】倒写伪装者

简介:这就是把整个伪装者倒过来,部分情节排列组合的脑洞,中间要是没有逻辑,请自己填逻辑!

《倒写伪装者》


明台接到组织消息,脱离崔中石身份来到上海。

在上海火车站与两位哥哥明楼与明诚会和。

三人一起击杀藤田芳政,解救明镜。

明台受伤,被送到苏州养伤,遇到桂姨。

明诚看望明台,发现桂姨踪迹。

桂姨是藤田芳政单线联系的间谍,调查藤田芳政死因。

桂姨找到汪曼春,请求彻查凶手。

汪曼春查明楼,明楼约汪曼春去面粉厂答应告诉她一切。

明诚炸了面粉场,汪曼春侥幸活了下来,炸失忆了。

明楼与王天风策划死间计划,确保第三战区胜利。

王天风假意被抓之后叛变,指出明台有密码本。

明台被76号抓住,明台说自己是军统毒蝎,回到上海干两件事,杀明楼,传密码本。

郭骑云与于曼丽救明台,让76号相信密码本是真的。

阿诚以人质相要挟,与梁萌萌交易,处死明台,暗中救人。

程锦云故意暴露身份,引76号抓人,行动组倾巢出动。

明台、于曼丽、郭骑云将人困在酒吧里,全部杀光。

明楼告诉王天风,明台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军统特务,代号毒蝎,王天风相信明楼。

明台成为上海军统行动组组长,因为76号参与抓捕明台的人都死绝了,明台以归家小少爷身份继续活动。

第三战区失利,梁萌萌被处死,最后一个参与明台抓捕案的人死了。

桂姨发现汪曼春完全失忆,自己失去与上级联系。

为了能更好套取情报,桂姨回到明公馆,阿诚认为桂姨不怀好意。

明楼约会汪曼春,汪曼春因为失忆,害怕日本人质疑她的工作能力,明楼答应帮汪曼春隐瞒,汪曼春依赖明楼。

藤田芳政死后,南田洋子接管藤田职位,孤狼与南田洋子单线联系,南田洋子对这个不明不白出现的“特工”有所怀疑,但同时对明楼也有所怀疑。

南田洋子离间明楼与阿诚,桂姨套阿诚的话。

阿诚觉得桂姨可疑,暗中查桂姨身份,发现她在东北消失数年,彼时藤田芳政在东北任职。

阿诚认为当年他们没有查到的日本间谍孤狼,就是桂姨。

许鹤叛变,被南田洋子送往日军陆军医院。

阿诚与明楼策划杀死南田洋子和许鹤。

阿诚与明楼吵架,桂姨认为阿诚需要钱,桂姨几番试探阿诚,让阿诚确信桂姨身份。

阿诚与南田洋子联系,告知南田洋子自己能够联系毒蜂。

阿诚告诉南田洋子,孤狼是毒蜂下属,南田洋子私下告诉汪曼春,自己怀疑孤狼是军统特务。

明台收到袭击明楼座驾通知,租下两栋房子。于曼丽不知道明楼真实身份,认为军统太过无情,明台安慰曼丽。

明楼与汪曼春一起参加特高课会议,药晕汪曼春,明台杀死南田洋子,阿诚被明楼打伤,进入陆军总医院,杀掉许鹤。

明楼与明诚一起出现,有不在场证明。

南田洋子离奇死亡,汪曼春想起孤狼。

明台知道军统走私,炸毁军统走私船,引起高层震怒。

汪曼春调查孤狼,阿诚将明台租下两栋房子的事情告诉桂姨,同时通知明台迅速撤离到香港。

夜莺告诉汪曼春最近自己截获电台,桂姨将租房合同偷偷拍下寄给给了汪曼春,夜莺破解电文,是王天风给孤狼下达刺杀明楼的命令。

汪曼春心慌,告诉明楼,孤狼彻底暴露,汪曼春要抓明台,明台已经和于曼丽远走高飞。

阿诚将桂姨引到苏州,杀死桂姨。

明台、于曼丽和上海地下党最后一次合作,炸毁樱花号列车之后前往香港。

明台与于曼丽刺杀波兰之鹰,接到军统电报,得到嘉奖令,回军校任职。

明台与于曼丽回军校,王天风怒骂明台毁掉军统走私船,明台怒而出走军校,打了个报告拉着于曼丽去维也纳了。

王天风派人追击,在飞机上,明台看见王天风。

明台说:没想到我们经历一切之后,还要面对背叛和出卖。

王天风把自己的怀表送给明台当做纪念,放弃追杀明台的计划。

明楼与阿诚继续潜伏,于曼丽到欧洲在明台资助下去了学校学习。

郭骑云与三线小明星结婚,明台和于曼丽寄给他一套蔡司新镜头,郭骑云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摄影师。

明楼和阿诚熬过抗战之后,回巴黎教书。

明楼成为一名经济学教授。

阿诚精通6国语言,成为语言学教授。

于曼丽退出军统,成为学霸阿诚的助教。

明台觉得亚历山大。

王天风因放走明台而遭到怀疑,被军统厌弃,戴老板死后,王天风最后一丝留恋也断了干净,去了台湾。

明镜将明公馆捐给了新中国,也去了巴黎。

明楼邀请王天风去维也纳小住。

从未去过维也纳的王天风欣然前往。

结果王天风发现明家一家子全都通共。

王天风当场发飙,砸坏了明楼最爱的那幅《家园》

明镜大吼一声:“你反啦!!”

王天风委屈:“小倩!你们全家都玩我!”

明诚:“大姐,这疯子老讽刺我画技不上档次,他早就对那幅画图谋不轨了。”

王天风:“!!!”

明台看着地上的画惋惜。

明台:“唉,没想到这幅画逃过了我的摧残,逃过了抗战岁月,逃过了日本间谍的毒手,逃过上海轰炸,远渡重洋,途经香港,落地巴黎,好不容易送到这里,最终还是落在了国民党的手里。”

明镜一听炸了。

明镜:“王天风,你赔阿诚的画来!”

王天风:“……”

第二天王天风在明楼的私人别墅里乖乖画画,画的是那张被他讽刺了无数次的《家园》。

明楼在旁边端着红酒:“哎呀呀,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有些人一点艺术感都没有,偏说那些画画的人画技不上档次。阿诚,你说是不是。”

明诚:”大哥说的对,大哥说的太对了。“

于曼丽想补一句,王天风以为于曼丽要替他说话,赶紧希冀的看着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女学生。

于曼丽:”老师您的配色真难看。“

王天风:”你闭嘴!“

维也纳的早晨,阳光明媚。

【END】


 

 

 

评论(188)
热度(3983)

© 琉白 | Powered by LOFTER